“OK,沒問題,很歡迎。”

劉興一邊說,一邊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隨後繼續說:“球館裏面大家都在做基礎訓練,這樣吧,我們幾個去外面的操場上去。”

文森和徐飛也沒有拒絕,於是三個人順着球館的走道,來到了露天的操場上。操場上,打野球的人已經紮成了堆,打着各自的比賽,看到劉興過來提出多加一組人,自然所有的人都賣這個籃球隊長的面子,徐飛,文森和劉興就組成了臨時的方陣。

見到劉興來了,露天球場圍觀的人開始漸漸多了起來,畢竟這個學校裏,誰都知道劉興昨天剛拿了一個三分冠軍,誰都想見識一下。

“今天和劉興一組的兩個人究竟是什麼來路,能讓隊長不管隊裏的訓練,出來打野球?”

“是啊,是啊,劉興可是幾乎不打野球的。”

“你們還不知道吧,那兩個人,一個是富豪文家的少爺文森,另一個是前幾天在臨海師大大出風頭的徐飛。”

“大出風頭?就是那個和韓真幹架的傢伙?”

有時候耳朵尖也並不是好事,很多八卦本來是不會流到自己耳朵裏的,但是耳朵一尖,就什麼也藏不住了。

“OK,到我們上了。”野球場上的三對三都是輸球的換人,所以,當徐飛等人上場的時候,那種八卦也就不再進入他們的耳朵了。

“徐飛,是不是覺得幹了些轟動的事情,特別有成就感啊?”上場的路上,文森還不忘在徐飛的耳朵變嘀咕。

“你小心被人打爆。”徐飛順勢指了指對方的一個大個子,顯然對方的身高和塊頭都比文森要大。

“高就有用嘛?我文森也將近190公分,我怕他?”文森說完看了看劉興,此時的劉興卻是一臉認真,看起來,無論對手是誰,他都是不會放鬆警惕的。

“文森內線,我鋒線,徐飛外線,這樣行不行?”劉興並不清楚徐飛的確切實力,所以他按照身高給三個人佈置了一下位置。其實三對三的比賽中也沒有很清晰的站位區分,大多數街球高手都是能兼顧數個位置的。

見到二人都沒什麼異異議,隨即他們便站上了各自的位置。球一到劉興手裏,場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這邊來。劉興畢竟是這個學校球隊的驕傲,也是現在最受關注的焦點。

但是劉興並沒有急於出手,他順勢將球送到了徐飛的手中,然後一溜煙跑到了地角站了一個位置了事。站在內線的文森一下子就看出了劉興的用意,他是想試探一下徐飛的實力,所以文森也猛然向另一側的地角移動過去,順便把對方的內線球員吸引了出來。

球場上現在的位置,一下子變成了兩個大個子分別在地底角站定,而圈頂,留下了徐飛和對方的一個後衛一對一。

“徐飛,攻擊!”劉興在一個地角招着手,碩大的球場就讓給了徐飛來施展。

在掌握了惡魔的能力之後,徐飛並沒有用他來炫耀過任何的東西,也不是說徐飛不喜歡炫耀,而是他本能的抗拒着身上的這種能力。就是因爲這種能力,他失去了原來的父母,姐姐,甚至是自己。但是現在,他又不得不依靠這種能力,依靠他們也解救自己的家人,依靠他們恢復原來的生活。對於惡魔魂力這種東西的又愛又恨,沒有一個人可以去體會。

“徐飛,別愣神!”文森也在另一側低角呼喊着。

徐飛開始啓動了,他雖然不會去使用魂力打球,但是他的身體素質提升了卻是不爭的事實。他身體一個劇烈地晃動,快速向自己的右側主動手方向邁出了第一步。

只是一個簡簡單單地第一步啓動突破,對方的後衛就楞是沒有看清楚,這個第一步太快了,對方摸清楚動向的時候,徐飛半個肩膀已經過去了。

“真快!”對方心想着,只能後轉身貼身追了上去。

但是徐飛球才運到一半,就砸在了自己的腿上,彈出了底線。徐飛的第一步雖然是快,但是他運球的節奏還是維持着身體強化之前的節奏,所以球的運轉明顯慢過了人的運轉,這纔會有現在的這次失誤。

“好快的第一步,但是爲什麼人和球沒有辦法統一呢?”劉興馬上就看出了端倪。

攻防轉換,對方從底線開球,球高高地拋向了三分線外的隊友。這本是一個怎麼也沒有辦法阻截的傳球,但是徐飛楞是依靠他驚人的原地彈跳,用指尖撥到了球,球應此改變了方向,徐飛又趕在球落地前找準落點,將球捏在了手心。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有想到徐飛能有如此的表現,大家紛紛都發出了“哦”的嘆息聲。

徐飛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素質下,若是沒有足以搭配自己身體素質的控球,是沒有辦法完成帶球突破的,所以他趕忙招呼文森過來掩護,兩個人做了一個默契的擋拆配合,徐飛將球順勢拆給了高位檔人的文森,然後順勢切入籃下。

文森明明可以用直塞球將球送在已經甩開後衛突入禁區的徐飛,但是他卻狡猾地將球拋向了籃圈邊緣,逼得徐飛只能跳起拿球。

徐飛高高躍起,他的右手穩穩地捏住了皮球,在空中一個停頓,然後輕鬆的打板,將球拋進了籃筐,動作一氣呵成,在空中甚至還有一個滑翔的動作,讓人好不羨慕。

“這下可撈到寶了。”劉興在內心默默地念叨着,這樣的身體素質,簡直對於籃球隊來說,百年一遇啊。

考察了徐飛兩個球后,劉興開始了發威,他一個側向擺脫,從底線繞了出來,雖然對方因爲知道他的威名而貼身盯防,但是他還是利用進攻主動先開一步,就是利用這一步的時機,他完成了接球,起跳,投籃三個動作,將球穩穩地射進球網,完成了一個射手最經典的接球急速跳投的動作。

三人利用技戰術和身體素質,幾乎是百戰百勝,一直戰了一個多小時,他們都沒有輸過球,只見其他的隊伍在輪換上場,楞是沒有一組隊員能把他們拉下馬。

“不虧是劉興,真強,絕對難以防守的投射啊!”

“那個小個子很能跳啊,連續做了幾次封蓋。那個帶眼睛的高個子的籃板球和背身單打也有幾把刷子。”

順着這些評論聲,遠處,也有另一夥人在關注着這裏的局勢。

“籃球嗎?”韓真遠遠地注視着這邊的情況,“時機差不多了,就讓那二個人和他們幹一場吧!”

預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17k.com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贏了一個小時球,徐飛的心情算是難得的好。他整起了書包,站在學校門口等着芮恩的到來。雖然芮恩的心並不是徐飛的姐姐,但是芮恩的身體確是姐姐無疑。那種割裂開來的感覺,讓徐飛也會時不時犯渾。

徐飛看了看日頭,太陽就要下山了,和芮恩約定的時間也早已經過了,但是徐飛卻依然不曾見到芮恩的到來。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打了手機,傳來的也是這樣的迴音,這讓徐飛不禁有些擔心起芮恩的安危來。

一輛顯眼的跑車,突然從遠處開來,跑車精確地停在了徐飛的面前。韓真少爺拿下了墨鏡,隨手甩出一副耳環,帶有略到嘲弄意味的笑看着徐飛。徐飛穩穩地接住,定睛一看,心中一慌。耳環明明就是姐姐經常帶的,怎麼會落到韓真的手裏了?

“你把我姐姐怎麼樣了?”徐飛理所當然要這麼問。

“沒什麼,只是她現在正在臨海師大的籃球館裏,我的人正在和他聊天,她讓我接你過去罷了。”韓真嘴上說得輕鬆,但是明眼人明顯就看得出來不是那麼回事。

“還有,林倩現在也在那邊,我想你或許有興趣再上演一次英雄救美。上次我們的決鬥還沒有分出勝負呢,我想這次,正好是個機會。”韓真從他的車座旁邊拿出一個籃球,丟向徐飛說,“別不來哦?當然,你若是不來,我想我可以請你的姐姐順道回家喝茶。”

徐飛內心的憤怒開始升騰了起來,他從來沒有那麼厭惡過一個人。驕傲自大,目中無人,自我膨脹,卑鄙無恥,這些徐飛最討厭的元素竟然都集中在了一個人身上,這個人還是公認了這個城市未來的代表。

“你等着死吧。”徐飛的口吻驟然產生了變化,他的目光炯炯,精神狀態於之前截然不同。

“很好,別讓我久等啊!”韓真一踩油門,跑車繞了一個彎,返回了他的根據地中。

“喂,文森,又要麻煩你了……”徐飛撥通了文森的電話。


==========分割線==========

當徐飛和文森到達球館的時候,籃球館裏圍觀的人已經十分多了。這裏面不知道埋伏的韓真多少手下。他們並沒有叫上劉興,因爲徐飛覺得韓真的目的顯然沒那麼單純,他也不想拖劉興跟籃球隊下水。於是,秦書成了臨時代打,要和韓真這種具有魂力的人物對抗,秦書多少還能有一點思想準備。

韓真裝得很和善的在籃球場的一個球架下面投着籃,他的出手柔和而又準確,顯然他籃球底子一點都不差。韓真的身旁,二個身材各異的年輕人站在一旁,守護着韓真。兩人一高一矮,一壯一瘦。高個壯漢足有兩米開外,虎背熊腰的感覺就像一頭大狗熊。矮個男孩170公分出頭,身子修長而利落,雙臂長到膝蓋,就如同猿猴在世。

“這兩個可都是打球的好身板啊。”文森忍不住羨慕道。

“徐飛,很高興再次接受我的挑戰。”見到徐飛的到來,韓真假惺惺地笑着說。

“話太多了,若是要打球,那就開始吧。”徐飛把剛纔從韓真手裏接過來的球丟還給了韓真。徐飛雖然和韓真間隔了七八米,但是他甩出去的球去勢直而快,韓真雖然用手接住,但是依然明顯有被球震到的感覺。

韓真卸下了手中的球,偷偷地甩了甩手,說:“既然是打球,怎麼也要討個彩頭吧?”

“又拿賭什麼東西啊?”文森側過身對着韓真說。

“哎,文少爺,這事你可做不了主。”韓真一閃身,他身後讓出了一條空隙,依舊穿着護士服的芮恩交叉着雙手坐在椅子上,一點沒有反抗的跡象。

“哎,盈盈姐怎麼那麼太平?”文森在徐飛身邊嚼着舌根。

“我也不知道。”徐飛搖了搖頭回答。

說完,徐飛突然想到,今天上午,芮恩來了例假,會不會是因爲這個關係?徐飛畢竟不是女人,他不清楚例假對於惡魔是不是有影響,他也沒有人可以求助,既然芮恩確實是被他們拿住了,那就只能接受他們的挑戰。

“若是我贏了,我可以請這位小姐,也就是你的姐姐,吃個便飯嘛?”韓真繼續用噁心的表情扮演着他的風度。

“我替徐飛答應了!”芮恩插着雙手在座位上吼着,“無論是比什麼東西,我們家徐飛可是不會輸給你這種傢伙的。”

徐飛對於芮恩沒來由的自信顯得有些詫異,韓真的目標顯然變成了芮恩,無論是他只是想報一箭之仇還是因爲上次的對決讓他對徐飛的身份產生了懷疑,芮恩若是落入了他的手裏肯定不會是一個理想的結果。

每次都是這種騎虎難下的局面,徐飛並不特別喜歡,但是若是不能把胯下的大老虎給打掉,那麼也許真就給老虎吃了。韓真無疑就是那隻胯下的老虎,而徐飛也樂於去做一次武松。

籃球賽就在這樣的氛圍下開始了。徐飛審視着對方的三人組,無論在身高上還是塊頭上,對方都要比己方強出一節。

“就讓你們看看秦爺我無敵的籃球技藝吧!”今天出奇安靜的秦書突然終於跳了出來,他之前光顧着尋找觀戰陣容中的美女了。

“哎,我們這還有不安因素啊。”文森嘆了一口氣,但是事到如今,他也沒有辦法再找到一個更好的人選了。

哨子一響,秦書就刷開疾風步向籃下衝去。

“馬克,攔住他。”韓真命令着他兩個幫手中比較瘦小的那一個。

“放心吧,韓少爺。”但是少爺的爺字還沒有出口,秦書已經從他的一側突了過去,疾風步的速度是這個叫馬克的傢伙所沒有想到的。


“居!!!!”一聲長長的哨子聲傳來。

“走步違例!”裁判用很正規的口氣阻斷了秦書的這次進攻。

“這個白癡!”文森和徐飛也不禁忍不住嘆息了起來。

秦書這次舉起了球,才拍了2下,就從中圈衝到了三秒區,雖然裁判沒有看清他的腳步,但是這樣的行進距離和拍球次數怎麼樣算都是不協調的,所以吹罰走步違例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

“哈哈哈哈!”在場觀戰的人一片鬨笑。但是場中間的負責防守他的馬克可笑不出來,秦書驚人的速度讓他一下子奔緊了神經。

“現在知道我這次要讓你們出馬的原因了吧。”秦書拍了拍馬克的肩膀說。

“是的,韓少爺。這個傢伙的速度,非比常人。”馬克回答,“陳雄,注意補防了。”

二米高的陳雄還是一臉不屑,他冷哼了一聲,說:“沒想到馬克還會讓我補防,有意思啊。”

輪到韓真一方開球了,球控到了馬克的手裏,防守他的,正是剛纔出糗了的秦書。

“裁判的狗屎眼睛幫了你們一把,但是你是別想從我這邊突破的。”秦書又開始說着大話,一邊的徐飛和文森則一邊照看着自己的防守隊員,一邊隨時準備去給秦書補防。

“是嘛?”馬克也只是說了兩個字,他“嗖”得一下就邁開了步子,他的第一步比起秦書來並不慢多少,整個人隨着球極速穿越秦書的右肩膀向籃下突進。

“你休想!”秦書用他最信賴的速度轉身,準備貼着馬克進行跟防。

雖然秦書的腳步異常的快,但是馬克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兩個人肩對肩的一剎那,馬克的肩膀在行進中佔據了先機,秦書檔過來的路線明顯晚了半步,兩個人肩膀相撞,一股猛烈的勁道透過馬克的肩膀傳到了秦書的肩膀上,秦書整個人一下子飛了出去,在底下一個狼狽的翻滾後趴在了地上。

“你個混蛋!”秦書氣氛地跳了起來,似乎大有上去幹架的趨勢,但是卻被一邊的文森拉住了。


“阻擋犯規!”裁判再次吹響了哨子,秦書阻擋犯規。

“怎麼還是我犯規?明明是他拿肩膀撞我?怎麼還是我犯規?”秦書不解地大叫着。

“你給我閉嘴,你沒有站穩就把身子阻擋住對方的道路,就是你犯規,沒什麼好辯解的。”文森捏住了秦書的腦袋說,“你給我聽着,別去和他慪氣,緊緊貼着他,不要犯規,降低他的命中率就可以了,這場籃球是三個人的。”

“秦書,這可是我的戰鬥,你別在這邊搶風頭哦。”徐飛也突然傲氣泠然地說。

文森聽了徐飛的話,心中突然一寒,也許,徐飛心中菲利的意志,又隨着他的憤怒而慢慢浮現出來了吧。 芮恩翹着腿,拿着指甲鉗修着自己的指甲,似乎這場籃球和她完全沒有關係一般。修着修着,他的餘光掃到了在她身側不遠處的林倩。芮恩想了一想,隨即轉頭對林倩說:“我說你,難道就那麼喜歡看到兩個男人爲你爭鬥嗎?”

芮恩的語氣說不上客氣,但是林倩也沒有辯解,她只是專注地看着球場,沉默不語。韓真不斷地找徐飛比試,確實是出自林倩的建議,但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林倩心理藏着得目的並不是喜歡看兩個男人爲自己爭鬥那麼簡單。

見到林倩不願意回答,芮恩也沒有強求,她依舊懶散地修着指甲,然後時不時地看看球場的狀況。

球場上,馬克很識相地把球交給了韓真,在聽了徐飛的那段有關風頭的話語後,馬克也深深地知道這場對決本質上也就是韓真和徐飛的對決,而他們只不過是配角而已。

接球,站位拉開,爲兩個人單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這就是男人之間的籃球。

“徐飛,來吧,你不是我的對手。”韓真嫺熟地控着球向徐飛壓緊。

貼身的肉搏戰映襯着球落地的聲音而展開,韓真側身依靠着徐飛,用自己的身軀掩護着手上的球,利用身高和力量的優勢開始壓入。兩次身體接觸後,韓真已經壓入到側翼三分線內45度角的區域了。韓真突然一揮左手,似乎是做了一個有關戰術的手勢,徐飛還沒有想清楚韓真的戰術意圖,韓真突然改側身爲面框,直接側過一步向籃圈發起了衝擊。

“你休想!”徐飛的第一步不比韓真滿,他緊密地跟防住了對方的腳步,算計着對方什麼時候起跳,準備展開防守。

“是嗎?”韓真嘴皮子翻動的工夫,徐飛後退的路上突然遇到了一堵巨大的圍牆。原來陳雄突然出現在了徐飛的身後,用他的身體爲韓真做了一個強側掩護。

徐飛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就是這一次阻擋,韓真從徐飛的身側溜了過去,直接飛向籃圈。

“別小看我了,還是我這個內線屏障呢!”文森此時緊跟在陳雄的後面,他看到陳雄去做掩護,猜透了陳雄的意圖,於是他趕忙趕到籃圈下面協防韓真的突破。

“啊!”韓真在飛起的同時雙眼的瞳孔再次轉變了形狀,他使出了蘊藏在體內的力量騰空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