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著彌涯與彌岩的衝突解決,眾人也不覺有什麼看頭,各自走了,開始閉目養神,以求測試上發揮最大功力!

彌鳩此刻也是回來,對著彌塵說道:「塵兄,過說回來,你現在九階靈力,最大戰力是多少?」

彌塵一愣,說道:「應該勉強能勝過一般五階靈者,至於之上的,估計就沒把握了。」

彌鳩點了點頭,眼裡一道jing光閃過,暗道一聲果然。

當初他處在彌塵這個位置時,最大戰力差不多也是這般,看來自己真是有點小看了他呢,九階靈力,堪比五階靈者的戰力,如果不是年齡上比他們晚到達這個境界,只怕彌塵此刻成就還要高於他們!

彌塵此時沒有講話興趣,學著彌月開始靜下心調整好心態,不管結局怎樣,心態第一!

修鍊之巨,心境十分重要,一旦心境破碎,修鍊一途必不長遠。

從小到大,彌塵歷經百折,心境早已強大無比,世上已經很難有什麼可以打破他的內心!

等了片刻,巨大廣場上已是人聲鼎沸,姿態各般、服飾各異的彌族子弟皆是聚集起來,有的抱成一群喜歡熱鬧。也有些人天生xing冷,不善交流,只好一人獨自在一旁沉默。也有些人生xing高傲,看向周圍的喧鬧人群,目光中充滿了不屑之sè,大有心高氣傲的氣概!

就在這時候,人群忽然一靜,接著是驚嘆聲起,大多數人眼光皆是匯聚在一點,看著從遠處漫步走來的少女,有的錯愕,有的驚艷,有的茫然……


來者是一名歲齡十五六的紫衣少女,膚sè如雪,艷態絕sè,臉上含著chun風化雨的純美笑容,不自然間就被少女這張純真的笑臉吸引進去,深深被少女的美貌所折服。淡然恬靜,卻不失大家風範,面對眾人沒有初涉世事的茫然羞澀,有的只是化腐朽為神奇的甜美笑意,洒脫,高貴,風采卓絕!

面對這樣的絕世少女,眾人心裡不由得想道,恐怕彌族年輕一輩中,只有月小姐能與她一爭高下了吧!

不少少女都對這莫名而來的紫衣少女,抱有敵視態度,同時也有些疑惑,彌族何時有了這麼一位絕代佳人?

有著這般不俗容貌,氣質高雅,這樣的人物不該早是名滿彌族年輕一輩了嗎?怎麼會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許多人都對這突然出現的少女感到無知,在他們記憶里,這樣的絕代紅顏,是不可能被唐突的!

那麼,她又是誰呢?

「啊!我想起來了!」一個彌族少年忽的驚震起來,面sè激動,好似不敢相信一般!

「什麼?你知道?快說,她是誰?」周圍的人見有人知道少女的底細,尤其是自認天資長相頗為不俗的少年,更是活絡了心思,要是能得到如此美人垂憐,縱是折壽十年,也是值得的!

那個彌族少年結巴道:「如,如果我,我沒記錯的話,她……她應該是彌岩少主的未婚妻——彌心然!」

這一言,當真是令許多人料想不到,這突然出現的傾城少女,竟然就是那位傳聞中極其神秘的彌族少主未婚妻——彌心然!

這,這太令人驚訝了!

一些傾慕彌心然的人,頓時眼睛通紅,紛紛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彌岩,這位彌族少主當真是艷福不淺,單這容顏,便是勝卻人間無數!要是能有這樣的佳人相伴一生,不得不說,對於男人這是一件極其有面子的事。

彌心然,固然在彌族名聲極大,但見過她的人卻是寥寥無幾,但每一個見過她的人,不僅對她的容貌讚嘆不已,就是天賦也是極為恐怖!

十六歲不至,超越五階靈者以上的實力,除卻彌月之外,彌族很難找出一手之數的人與她並肩!

彌鳩嘿嘿一笑,湊到彌塵耳邊小聲說道:「這些人真不知所謂,彌心然早已被塵兄給降伏了,不知道這要是傳出去,這些人還不個個瘋掉?」

彌鳩語氣玩味,頗有幸災樂禍的意思。看了一眼身旁臉sè如常的彌月,才悄然鬆了一口氣,要是剛才的話被彌月聽見,自己和彌塵脫層皮那都是輕的。他敢和彌岩、彌涯等人叫板,但和彌月一比,他這身武力還真不夠看的。

被彌鳩當年拆穿,彌塵只是無奈翻了翻白眼,並不搭理。眼神瞟過不遠處的風華絕代的彌心然一眼,就立馬移開,不動聲sè。

彌月看著突然出現的彌心然,倒是有些意外,在她的意識里,彌心然應該不是那種喜歡人多地方的人,這與她從小養成的怪癖xing格是分不開的。但如今她卻是來了,而且還是突如其來,連彌月也是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彌心然走在玉石鋪滿的場地,臉上風輕雲淡,微露笑意,柔情頓現,眼波如秋水,黛眉如彎月,不急不緩,淡漠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她的目光動人,如夜空最璀璨的星辰,攝人心魂。

她的腳步輕柔,如細雨夢回那片氤氳芳香,透人心扉。

腳腕邊扣著一個金鈴,叮叮呤呤響個不停,如這世上最美妙的音樂,扣人心弦。

她的目光透過無數的人cháo,直直定在幾人身上,清淡一笑,便是走了過去。

眾人順著她的路線,很快便發覺她的目的地,那裡站立的人正是彌岩等人。

不說人釋然,也有些不甘,這麼好的女子,又是與他們無緣,造化弄人啊!

彌心然到了彌岩身邊,對著他含笑道:「彌岩哥哥,心然來了。」

面sè紅潤,就像是小女人一般,羞澀不安。

彌岩冷冷瞥了她一眼,冷笑道:「不錯,裝的很像!」

彌心然呵呵一笑,說道:「沒有辦法,那是因為彌岩哥哥太聰明了,心然可是個弱女子呢!」

這句話剛脫出口,就讓除彌岩以及彌煉之外的三人滿頭黑線,彌心然?弱女子?

三人一臉哭笑不得,如果她是弱女子,那這世上還有誰敢不自稱自己是弱女子?

看著少女那雙深邃幽暗的眼神,三人臉上儘是鄭重,這個女人,也不是好惹的對象啊!

彌岩早知彌心然的為人,自然對她這句話不屑一顧,倒是一邊的彌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彌心然什麼地方說錯了。彌心然是強,可是在他印象里彌族年輕一輩女xing當中除了彌月之外,其餘的天賦雖然很好,但他卻從未放在眼裡,眼下彌心然承認自己是弱女子,有錯嗎?

彌煉苦惱的抓了抓頭,一臉茫然無知,乾脆站著不說話。

彌岩忽的道:「這次之後,就是你我成親之時!」


彌心然臉上自然平靜,捋了捋額前的秀髮,笑道:「那很好啊,彌岩哥哥不願意娶心然嗎?」

彌岩輕蔑一笑,道:「我只是jing告你,不要自作聰明,否則我不會對你客氣。我不管你心裡喜歡誰,總之你要死了這份心!」

.彌心然把玩頭髮,笑問道:「彌岩哥哥的問題還真是難住了心然呢,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命去享用!」

「砰!」彌岩手中蘊含一股強大力量,猛地捏碎,緩緩吐出一口氣,冰冷的眸子轉向彌心然似笑非笑的面孔,透著一股殺機!

彌心然辦了辦手指,笑道:「心然可以為你免費算上一算,你要是現在和我動手,你的勝率不足三成,所以勸你不要隨便出手,丟臉的只會是你。還有,如果你不想讓人現在知道,彌族少主的未婚妻跟人跑掉的話,就安穩的把戲看到最後,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不會再任由你們擺布了。」

彌岩猛地抓住彌心然的手,狠狠抓緊,似要捏碎彌心然的手臂才能解去心頭之恨!


可是,彌岩卻是駭然發現,自己用了幾乎九成力量,竟然就被彌心然輕飄飄的化解了,感到回饋到他體內的靈氣,猛然撞擊到他的心臟之上,彌岩強忍住吐血的衝動,臉sè一白!

「你……」彌岩驚懼看了她一眼,說不出話來。

彌心然輕輕將彌岩抓在她手臂上的手掌拿開,彌岩本心是不想拿走的,可是他發覺自己的手掌已不聽使喚,任由彌心然拿開,沒有一絲抵抗之力!

彌心然笑眯眯道:「彌岩哥哥,不要做些傻事哦,老實說,我從來都沒有將你放在眼裡,這代的彌族年輕一輩,除了彌月之外,沒人是我的對手。你的實力,太弱小了!」

彌心然說的很輕很柔,但是彌岩五人聽在耳中,便是感受到如同一股來自地獄的yin風,讓他們五人身心一涼,背後冷汗直冒!

隨即,彌心然又是笑了兩下,語氣里竟然有了一絲冷意,道:「還有,下次不要隨便碰我的身子,那不是你能碰的東西。下回可就不是讓你的心臟麻痹一會兒了,而是,震碎的你的心臟!擰碎的骨頭!」

彌岩瞳孔一緊,不得不說,此刻的她,對於他這個他從沒有了解過的未婚妻,走了一絲恐懼…… 五人中,腦子不太靈光的彌煉,此時也是臉上莫名流出一絲冷汗,不知道為什麼,他在彌心然的身上嗅到了一種極其危險的氣味,比之剛才彌涯給他的氣息更加危險,更加恐怖!

彌心然看了彌岩等人的神sè,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成果,心裡卻是苦笑道:這彌岩的實力好強,若不是剛才用了強化**的秘法,恐怕這隻手,不廢掉也差不多了。

如果讓彌岩等人知道彌心然心中的想法,恐怕會氣的牙直咬。彌心然方才卻是出了風頭,不過也是用上了全力,彌岩能被成為彌族少數頂尖天才之一,彌心然又怎會輕易蔑視與不屑,就算是,那也是臉上裝作出來的。

彌心然為的就是破去彌岩的心境,就算不能對他造成致命障礙,也要令他在短時間內無法增長實力,這才是彌心然的最終目的!

很顯然,這一局,彌心然賭對了!

彌心然見自己得逞,仍自笑著,她可不是傻子,把內心想法說出去,至於她的真正實力,就讓他們自己去頭疼吧!

在外人看來,剛才彌岩突然抓住彌心然的手臂,態勢曖昧,完全覺得兩人是情投意合,恩愛纏綿的,不過要是他們知道就在剛才兩人差點大打出手,不知會作何感想。

「看啊,心然小姐和彌岩少主牽手了呢,兩人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呀!」

「是啊,也不知哪個混球說心然小姐和那廢物有瓜葛,我看他分明是嫉妒彌岩少主才這樣說的。再說,那廢物也不看看什麼樣,能配得上心然小姐這樣的天之嬌女嗎?」

周圍幾人大有同感,紛紛艷羨看向彌岩與彌心然……

作為當事人的彌岩此刻早已是氣的肺要炸了,如果不是這時身處大庭廣眾,擔心挑明會讓族長一系威嚴大失,不然他不介意和彌心然大鬧一場。

可是,看著周遭的龐量人群,彌岩只能刻意忍耐。自己的未婚妻跟著別人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曖昧關係,甚至剛才說什麼,不要隨便碰她的身子,這不是他能碰的東西。

這簡直是混賬話,她是他的未婚妻,就算現在真碰了,也沒人敢說他的不是。而彌心然三番兩次挑戰他的尊嚴,確實令彌岩感到十分的憋屈,難道在她眼裡,自己真的比不上一個廢物?

彌岩眼裡凶光大盛,拳頭握緊,但卻不敢大發雷霆,要是這件事傳出去,族長一系威嚴何在?連少主長未婚妻都跟別人跑了,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廢物,可想而知,這對族長一系名聲會造成怎樣大的打擊!

彌岩他承受不起這樣的後果,因此,他唯有忍!

彌心然掩嘴輕笑,道:「那就這樣了,彌岩哥哥,這一次之後,你我之間,將不會有任何交際。所謂的婚約,你也知道,廢紙而已,我彌心然從來沒當回事!」

說罷,彌心然當下踏出一步,手掌一擺,竟是不理彌岩等人,徑自去了。

這一次以後,確實不會和彌岩有任何交際了。因為這一次之後,她彌心然將真正擁有自己的一切!

婚約?切,一張廢紙而已,對她根本無關痛癢!

名聲?那都是凡夫俗子追求的東西,她彌心然不屑!

命運?可以束縛她一時,但絕束縛不了她這一生榮辱!

彌心然從自己眼裡看到的,是光明,是ziyou,是自信!

彌岩臉sèyin沉,竟是怒極反笑,道:「好!那我便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反抗,你天賦確實比我強,但終究難逃棋子的命運!怪只怪你是個女人!這個大陸男尊女卑,向來如此,你逃不了的!」

彌空四人不禁咽了咽口水,感受到彌岩身上的冷意,熟知他的人都知道,這是他暴怒的前景,他們已經很久沒看到這樣怒火衝天的彌岩了!

四人對視苦笑,看來那傳言是真的了,這個彌心然真的和那廢物有染。只是,令四人不解的是,彌心然這樣xing傲的女人,怎會看中一個廢物,難道那廢物是傳說中的情聖不成?

「下次看來要向那廢物請教幾招才行,虧我一直自認風迷萬千少女,可是如今一看,這廢物竟然連彌心然都勾去了,還是那廢物技高一籌。要知道,我對月小姐傾心很久了,不但連手都沒摸到,反而被她暴打了幾次,丟臉啊!」彌藍吞了吞口水,一臉崇拜。

彌楚道:「不可能的,我對月小姐也有意思,不過不說派系不同,就是那xing子,除了那廢物之外,還真沒看到她對誰好過。」

彌藍頓時呸了一口,惡狠狠道:「為了月小姐,大不了把你們幾個綁了送給她當見面禮,然後直接加入【九冥】一系。」

饒是以四人里最是淡定的彌空也是眼皮一抖,罵道:「彌藍,你還有沒有人xing,為了一個女人,竟然連兄弟都出賣?」

彌藍不屑笑道:「沒聽過一句話嗎,為了兄弟,可以兩肋插刀,為了女人,同樣可以插兄弟兩刀。只要月小姐願意,我不介意在你們後背插上兩刀。」

見得彌藍那一臉大有「我為卿狂」的意境,除他之外四人皆是腦門一黑,這傢伙說話也太缺德點了吧?什麼只叫月小姐願意,不介意在你們背後插上兩刀。這傢伙說話太損了!

雖然知道彌藍只是開個玩笑,但是這種玩笑實在一點不好笑。萬一哪天這傢伙真是瘋了,在他們背後來上兩刀,那玩笑就開大了。

彌藍笑道:「你們不會當真了吧,我只是說著玩玩,調節一下氣氛而已。」

除了彌岩,彌空、彌煉、彌楚三人對視一眼,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各人送出一拳,在彌藍沒有任何防備之下,打中彌藍的臉部。


只聽見一聲慘叫,三人一擁而上,對著彌藍就是噼里啪啦一陣暴打,下手一點也不留情,一浪更盛一浪的慘烈叫聲在場地上響起,聽得人心中寒意大生,這位慘叫的仁兄,看樣子是受到了什麼非人的對待啊,否則這叫聲不會這麼凄慘的,像個深閨怨婦一樣……

「呸呸!我干你大爺,你們,你們三個也太沒人xing了吧?不過來了句玩笑,用得著下這麼重的手嗎?」彌藍狼狽的從地上爬起整個人看起來邋遢無比,頭髮蓬亂,一開始的俊朗形象全部毀滅,鼻青臉腫,一臉哭笑不得。

彌空哼聲道:「你這傢伙口是心非,誰知道你是不是真會某一天在我們背上來上一刀,為了以防萬一,只好用武力解決了。」

彌藍一臉委屈道:「交往的這麼多年,我像是那種人嗎?」

彌煉不屑笑道:「雖然我很笨,但我不是傻子,你這傢伙口裡花花,一看就是欺軟怕硬的軟骨頭。」

彌藍無語,自己是軟骨頭?作為彌族頂尖天才之列,竟然被人家說是軟骨頭,當真令他無語之極。

彌空這時皺了皺眉,對著彌岩問道:「彌心然的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其他三人也是安靜下來,聽著彌岩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