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楓此時立於一座山峰之巔,他逃離了兩位準大帝追殺之後,就一直在這裡,穩固自身的境界,同時實施著他的一個想法。

許楓看著手中的短杵,把湧入到短杵的力量守護,喃喃自語說道:「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對的!」

「天宮開啟,想出神谷者,入天梯!」


這帶著飄渺和威嚴的聲音傳入許楓耳中,許楓愣了愣。

「一年就快過去了嗎?就要出神谷了嗎?以我此時的境界,出神谷毫無意外了!」

「傳言天梯有著大秘密,既然如此,那就去見識一下吧。想必,此時已經很多人向著那裡趕過去了吧。」

許楓心緒漂浮,也隱隱有些激動了起來。他進入神谷就是為了達到神子級。而他不只是達到了神子級,甚至突破了傳奇,步入了二王境。在神谷所得到的,遠遠超乎了自己的預料。

「也是該回去的,要做的,也要做完了。」許楓緩緩的說道,腦海中不由浮現了一個顛倒眾生的身影,很快又浮現了一個精靈古怪媚氣橫生的少女。

「不知道師尊見過葉思沒有,知道她為何失憶的原因不?」

「二小姐!來到中域之後,也不敢來找你。此刻,達到了神子級帝境,也能來看你了。」許楓不由想起暗閣帶給他的消息,蕭依琳的消息很好得到,只不過蕭依琳姐姐的身份,讓許楓不敢輕易前去打擾。

「二小姐!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你會不會忘記那個小鎮的家丁。」

「柳倩茹!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得知了我的消息!」

許楓突然有著異常熾熱的情緒,很想瞬間就回到中域,把想見的人都見一遍。

第二更,今天就更到這裡了。最近有些忙,各種事情不斷,只能保證每天6千字,當然,有時間肯定是會多寫點的,畢竟我內心很想每天筆不停輟! 第一一二七章

天宮!

坐落在神谷東方,懸浮在虛空!白玉地板從百里之外,就開始鋪向了天宮,天宮殿門前就有兩頭巨大的雄獅,雄獅腳踏天地傲視整個神谷,莊嚴雄偉,震懾著每一個到這裡的人。

這一座平常人跡罕至的天宮,此刻卻無窮無盡的人向著這一邊趕來。天宮美輪美奐緊閉的玉石殿門緩緩的打開,迎接著著無數想要出神谷的玄者。

玄者從四面八方趕來,天宮大門十年一開。這十年內想要離開神谷的玄者,都會前來這裡。當然,有些不願意離開神谷的玄者也會前來。只為在這裡得一場造化。

天梯是一場機緣,就算不能借著天梯離開神谷,也能磨練自身。

天宮之中別無他物,只有巨大的天梯,天梯在神殿的中心,白玉天梯閃動著光芒,蔓延而上,高不可攀。

天梯有著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迄今為止,沒有一人能完全走完。到達天宮的人,一個個都神情敬畏的看著天梯。卻沒有一人踏上天梯。

當許楓趕到天宮的時候,天宮四周早就密密麻麻遍布人群了,許楓走到天宮之中。頓時感覺自身的天地元氣被壓制,無法動用。這種情況讓許楓想起的天宮的神奇。

傳言天宮有著各位神通境的規則之力,步入天宮者,不能動用自身的天地靈氣,到了天宮所有人會暫時失去自身天地元氣。只有離開天宮,或者成功走出天宮,才會恢復自如。

當然,因為天宮能壓制任何一個玄者的天地元氣,在天宮之中於是有著一個不成文的規矩,這其中不能發生爭鬥,所有的爭鬥都放在天梯之上!兩人有恩怨的話,一般都在天梯上一爭高下,比拼誰在天梯上走的更遠。

白玉石階有著雲霧纏繞,古樸中有著滄桑的台階落在蔓延到每一個人的腳下。每一個人都看著腳下的台階,卻沒有輕易踏入。

在眾人的等待這,一道身影驀然的從天宮之外激射而來,化作一道長虹直奔而來。速度極快,瞬間就到了一個天梯之下。如同風嘯般的速度讓眾人都忍不住看向這人。許楓心中也驚奇無比,對方激射而來沒有一絲天地元氣波動,可是速度卻如此迅捷,顯然是依靠肉身的力量。

以肉身之力達到這種速度,足以證明這人的不簡單。

而這人的出現,也確實引得虛空一片嘩然,一個個把目光集中到這被黑袍裹著的男子身上。

「是他!他又來了!」無數人驚呼,神情也激動了起來。

「這黑袍人居然又出現了,這一次他要挑戰多少階。」

顯然這個男子在天宮很有名聲,從他出現的時候,就有無數的人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陣陣驚呼不斷。

許楓從這些人的驚呼之中,也漸漸的得知這人的消息。這人從百年前就開始登天梯,他的第一次瞪天梯,就走到了八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的絕佳成績。能達到這種成績的,整個登過天梯的玄者也不多。原本以這樣的成績,足以從神谷走到外面的大陸去。可是讓每一個人驚訝的是,對方居然沒有離開神谷,而是繼續回到了神谷。

第二次再次登天梯已經是十年後,他再創佳績,登到了九萬多台階的成績。而同樣的,這樣的成績他似乎還不滿足,依舊沒有出神谷。

於是,之後每一次天宮開啟,他都來登天梯。而每一次的成績都在九萬台階之上,並且每一次都要強過之前。直到第九次,也就是上一次。他達到了九萬五千九百九十九十九階的成績。

這樣的成績,整個神谷有史以來,就一人達到過,而這人就是當年活著離開神谷的傳奇人物賀狂。也就是說,這個黑袍男子在天梯上,達到了和賀狂相同的成績。

這樣的驕人成績,讓無數人都記住了這個黑袍人。震撼他所登的高度時,又驚訝對方的所作所為。心想以他所登之高度,足以離開神谷了。可是,對方一直不離開,反而一次次的不斷反覆等天梯,他是想要做什麼?

「難道!他想把整座天梯都走完不成?」眾人心中疑惑,驚訝對方為什麼如此做。

「這是他第十次登天梯了。也不知道這一次他能走到多少層次。這一次,他超過賀狂怕是不在話下了。」

「對啊!賀狂在神谷天梯留下的無人打破記錄,此次怕要被這黑袍人打破了。」

「這黑袍人怕是也很強,你看他剛剛以肉身力量進入天宮。顯然也是強悍到驚世的一個人物。」

「只是,神谷從沒有這個人的消息,也不知道是如何冒出來的,以他所等高度,絕對不是默默無為的人。」

「……」

眾人的驚呼和議論聲沒有吧影響這個黑袍人,黑袍人進入天宮之後,就鶴立雞群一般,他看著腳下的天梯,第一個踏上了天梯。有過十次經驗的他,速度極快,短短時間就踏上了一百個台階,讓人看的咋舌不已。


這其中也有走過天梯的人,他們知道每走一個台階極難。但是看對方輕鬆的模樣,這些人就忍不住心中震撼。

有著第一個人踏上天梯,很多人也跟隨,踏上了天梯之上。這踏上天梯的人有很多,其中有此次進入神谷的聖子,也有前幾屆進入神谷,未能離開的聖子。這其中不少的人能引得真正驚呼。其中不乏聲名顯赫的的天才人物。

許楓手臂一揮,把星陣圖之中的汪正等人放出來。天梯有著規則,不能帶人出去,即使許楓有著小世界都不行。天梯的規則之力能滲透進許楓的小世界,這從許楓進來就發現了。

許楓倒是不擔心汪正走不出去,從外界進入神谷的玄者。只要走到天梯的五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就能離開神谷。當然,要是聖子級的話,就要達到六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神子要達到七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

而對於神谷的人,他們要出神谷,要比起外界進入神谷的人艱難的許多。因為他們要比起神谷之外的人多一萬階才能走出去。比如神谷外的聖子級只要六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但是神谷自身的聖子級人物,卻要七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一萬階,這絕對是天地的差別。神谷聖子所要登的台階,卻能比的上外界神子所能等的台階。

所以,神谷能走出去的下玄者極少。一般都是進入神谷的是聖子和侍衛,出去的也是神谷的聖子和侍衛。

許楓讓汪正一眾人瞪上天梯,這一群人是最早跟隨他的。但是許楓心想,這一群人之中,走出神谷的有著兩三個他就很滿足了。

看著汪正等人登上石階,許楓也準備踏入上面,可是許楓還未踏入上面。四周又是一片嘩然,一個個瞪大眼睛的看著天宮殿門口。從天宮殿門口居然走進了兩個熟人。

這兩個熟人許楓並不陌生,正是神谷餘下大的兩位準大帝。

「天啊!神谷帝尊都前來了,他們也要登天梯不成?」

「真是瘋了! 卿卿將門妻 ,他們也要離開神谷嗎?」

「准大帝啊,他們能登到多高啊。不知道能不能超過黑袍人。」

「難!天梯並不是以實力而衡量的,你們難道忘記了,曾經有著聖子登的高度超過神子。」

「也對!不過,對方畢竟是准大帝,就算不以實力衡量,他們也不是別人能輕易堪比的。」

對於這句話,也沒有人反駁,他們把目光都集中到兩人身上。許楓也錯愕,沒有想到對方會來登天梯。看來,此次天梯之途怕是會很有看頭了。

「此次,怕是要龍爭虎鬥了。兩位準大帝一直沒有分出勝負,也不知道此次能分出來嗎?」

「對!還有那黑袍人。加上神谷的幾位神子,嘖嘖,大有看透啊。」

無數人興奮了起來,他們第一次見到這樣大的場面。

在眾人的注視中,兩位準大帝緩緩走進來,所有人都為其讓路。兩位準大帝走進來的時候,目光也情不自禁的看了許楓的方向一眼。

許楓見對方看向他,他也不意外。對方畢竟是准大帝,發現他也沒什麼奇怪的。當然,許楓也不會怕。在這天宮之中,誰的天地元氣都敗壓制,沒有力量的優勢,對方想要收拾他極難。何況,他腳下就是天梯,對方真要出手,他踏步走向天梯就是。每一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腳下的天梯,他總不可能踏上屬於自己的天梯來追殺他。

「兩位帝尊,別來無恙啊。」許楓笑眯眯的看著兩位帝尊。


這時候眾人才發現,用著斗笠遮擋著面容的人,正是在兩位準大帝手中逃脫了性命的許楓。這再次引得一片嘩然,看著許楓再次挑釁兩位準大帝,一個個面色古怪。心想這小子倒是大膽。不過想到這是天宮,他們又明白許楓為何敢如此了。

「哼!」兩位準大帝哼了一聲,看著許楓說道,「此次本帝也要出神谷,你別高興太早,能逃的了一次,能逃的了第二次嗎?」

「哈哈!本神子等著兩位,到了中域,那地方可不比你們神谷,那不是你們的地盤,誰殺誰還不知道呢?」許楓笑眯眯的看著兩人。

聽到這句話,兩位準大帝面色變了變,但是很快對方就找到了反擊,對著許楓笑道:「你是說你哪位師尊吧?可是,你哪位師尊要被人超過了。哪位黑袍人,這一次怕要走到你師尊的前面。你師尊也不過如此嗎?」

一句話,讓許楓面容猛的凝驟,冷眼看著兩人。 第一一二八章

賀狂是許楓什麼人?是許楓的師尊!許楓對賀老一向恭敬有加,豈能容忍別人辱罵他!更何況這些人是賀老當年壓制的人物,當年的手下敗將卻在這裡辱罵賀老,許楓如何能忍受的了。

「哼!當年你們被本神子師尊壓制如同土狗一般,此時倒是有臉說大話了。當年師尊能壓制你們,本神子自然也能壓制你們。」許楓嗤笑的看著兩人說道,「你們是准大帝不錯,可在這天梯上,實力並不是一切!」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也罷,今日就先把賀狂的弟子踩下去,再回到中域對付賀狂!讓他明白,當年他能逃走,但也到此為止。」陰過冷眼嗤笑。

許楓聽到這句話,面露譏諷之色。一個準大帝而已,居然妄想對付賀老,當真是不知死活!

「既如此,就把這天梯作為我等之戰場。讓本神子見識一下,失去了自身力量的准大帝,是不是也是無可撼動的人物。」許楓冷眼盯著對方,率先踏上了台階。

在許楓踏上台階的一霎那,許楓感覺整個人都震動了一下,與此同時,許楓覺得身體承受了莫大的壓力,這股奇異的壓力落在許楓身上,彷彿讓許楓背著重石一樣。

白玉石階上頓時霧氣纏繞,把許楓包裹在其中,許楓四周已經沒有了外界轟鳴的議論聲,在他面前是無窮無盡的石階,一眼看去看不到頂峰。

看著許楓踏上石階,兩位準大帝也沒有停留,也踏上了石階之上。看著他們踏入,許唯心纖纖以及摘掉斗笠出現的鳳靈等人,也踏步上了石階。

「黑袍人,兩位準大帝,神子級許楓,鳳靈,玄靈。聖子級許唯心,許鑫龍,纖纖……嘖嘖,這每一個都是赫赫有名之輩的。居然都集中在這裡。「

「這算什麼,你看那個穿紅色衣服的那個妖艷異常的聖子,看似如同女人。但他也極為有名,是前幾屆的聖子,之前從未踏過天梯。但在神谷卻得到莫大好處,從只差神子級一步的程度踏入了帝境。」

「還有那位藍衣聖子!他也只差神子級一步!」

「那位白衣帝境,也是聖子級突破到帝境的,這幾位都是前幾任進入神谷的聖子,幾乎都在此次集合在這裡了。」

「此次出現的人,太多驚采絕艷的人物了。怕是要龍爭虎鬥。也不知道,誰能在這裡出頭。」

「在這天梯上,並不以實力強弱而分類,這裡的分類是自身的意志和對自己達到的領悟程度等等原因。」

「在這天梯上,不乏神子級被聖子級超越的例子產生,也不乏在天梯上聖子級突破到神子級的例子。」

「也不知道誰,能奪得天梯之造化!」

眾人議論紛紛,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許楓。這一位賀狂的弟子,不知道他能不能達到賀狂的高度。不知道能不能帶他師尊,壓制住兩位準大帝。

眾人都興奮的看著石階上,每踏入一個石階,走過的石階就閃動著光芒,能讓人清楚的看到每一個人走了多少石階。

這短短時間,那個黑袍人已經走到了千階之上了。兩位準大帝,也一路激射,速度極快,走到了五百階。玄靈,鳳靈許唯心一眾人,也在短短時間,走到了三百階之上。

而達到三百階之上的一眾人,還有那些驚采絕艷的聖子。

但是讓人面色古怪的是,許楓卻連一百階都沒有走完,他步子十分緩慢,每走一步都承受著萬千重力似的。眾人在石階下看著從石階上投下的迎向,一個個面面相窺。

「以許楓這種速度和狀態,想要達到他師尊的高度簡直是妄想,怕是不少聖子級人物,都能超過他。」

前面萬階,對於眾人來說並不是太難,敢來走天梯的人,大多能走完這前面萬階。當然,即使許楓走的速度慢,但是沒有人認為許楓前面萬階都走不完。只是,許楓相比其他神子聖子,速度慢許多而已。

登天梯的時間過去了數柱香,眾人看著所登天梯的台階排名。為首的自然是那位黑袍男子,以超過兩位準大帝一倍的優勢遙遙領先,讓眾人咋舌不已。一個個更是驚懼這黑袍人是誰,居然強勢到這種地步。

在黑袍人之後是兩位準大帝,其次是鳳靈和玄靈兩位神子,之後是一群聖子,以及一些赫赫有名的皇之境,帝境巨頭人物。

而身為神子的許楓,在這一群人排列下來,居然落在了數十名之後。

「許楓此次怎麼回事?以他的戰績和聲名,不應該如此啊。此時已經排名到五十九了!」

「是啊!連前五十都沒進,簡直丟了神子的臉。雖說這只是剛剛開始,可畢竟大家要奪的先機啊,之後才能一鼓作氣。」

「許楓到底想什麼?前面的優勢也很重要,以這種速度,走上天梯要吃力的多。畢竟在天梯上呆的越久,所承受的壓力越多。也是因為這,每一個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攀登。這樣才能減少承受的壓力!」

「難不成這已經是許楓最快的速度了?」

「……」

眾人皺眉不已,他們不願意相信這是許楓最快的速度,許楓創造了太多奇迹了,幾乎可以比肩斷劍賀狂的人物,怎麼可能只有這樣的速度。在他們想來,許楓要步入前五,才能匹配他的身份。


可是,許楓距離前五何其遙遠!

許楓心神寧靜,聽不到那疑惑不解的議論之聲,他依舊一步步的在石階上踏著,每踏一步,他身上的壓力就大一分。走起來很吃力,不過許楓靠著肉身完全承受住了。

走每一步,許楓都細細的感受著每一個台階帶給他的壓力。這壓力不是天地元氣的壓力,也不是道痕的壓力,這種壓力許楓有種說不明,道不清的壓力。如果一定要給予一個稱呼的話,許楓只能給予它『意』的稱呼。

對!就是意的壓力!彷彿這每一個石階都有著意一樣,這股意作用在身上,給人以枷鎖,進而有著股股壓力。

每走一個石階,就有著一股很虛幻,許楓也看不清摸不透的意作用在他身上,讓許楓走起來顯得吃力。 重生都市修仙 ,許楓又感覺有些熟悉。他修鍊了不少華夏武技,華夏武技中有些道意,能找到和石階相似的。

這種發現讓許楓皺眉,但是許楓很快就舒展。這是華夏族立下的天梯,有著華夏族武技的意,也不奇怪。

只不過,許楓為了感受這股和華夏族武技有著相似的意,他步子並不快,以均勻的速度一步步向著台階上走去。而許楓這種速度,讓無數的玄者超越了他,遠遠的把他拋在身後!

但是許楓卻無所謂,他依舊用心感受著石階帶給他的壓力,帶給他的枷鎖,與自身的意相互印證。

許楓每走一個台階,就感覺自身的枷鎖多一分,但是對於當初所學華夏武技所感悟的意,也深厚了一分。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許楓一步步的踏前。

鳳靈一眾人,也有著各種各樣的感覺。他們都是驚才絕艷的人物。每一個人物都是天縱奇才,也能感覺到石階上帶給他們的枷鎖。只不過,他們大多都沒有學過華夏武技,沒有許楓的那種感覺。

但是他們同樣也感知到,石階有著道道神奇的意給他們枷鎖,他們每走一步,都沾染上一分意,帶給他們壓力。

其中有聖子有玄者依靠自身的道驅散這股意,也有著聖子玄者吸收這股意,煉化給自身。同樣有玄者用意印證自身,藉此而淬鍊自身之道。

每個人對待石階上的意都有著不同的手段,但是每一種手段,都是他們認為對自己最適合的。事實也確實是這樣,很多玄者借著自己的手段,得到了非凡的效果。甚至有著玄者,在此而突破自身枷鎖,更上一個層次。

而唯獨許楓沒有做什麼,他細細的感受著台階的意,用華夏武技印證意,也不吞噬,也不煉化,更不擊破這些意,他讓這些意都纏繞在他身上。於是,許楓背負的壓力和枷鎖越來越大。

當然,有些實力非凡的玄者看出了這一幕,他心中也疑惑不解,只是讓他們覺得奇怪而已,心想許楓為什麼不擺脫這些意的纏繞,這樣的話,他的承受的壓力要小的多。

許楓背負這樣的壓力向前,要消耗多少體力。在無法動用天地元氣的情況下,體內每消耗一絲,想要往上登一個層次就難一分了。

至於這些,許楓心底也很明白。甚至許楓沒有驅散這些意的纏繞,他都覺得這樣不應該。可是,這些意讓他有熟悉之感,讓他的華夏武技能領悟的更為透徹,許楓才沒有驅散。

只是,越接觸這些意,越讓它們纏繞自身,許楓就感覺自身的壓力越大。而這些意並不明顯,對於自身的幫助也十分有限。許楓用著如此多體力去換取那微弱的提升,許楓都感覺不值,可是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