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子外。

冷羽沫他們驚魂未定,走出老遠才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

「小小小,小師妹,你也太厲害了吧,竟然敢跟小師叔那麼說話!」大師兄嚇得說話都和二師兄一樣結巴了。

「小師妹,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連小師叔都敢得罪。」

慕顏摸了摸鼻子,「小師叔很可怕嗎?」

「何止是可怕啊,是非常非常可怕好嘛!!」凌宇笙尖叫道,「你這個笨蛋,這下死定了,回頭小師叔找你秋後算賬怎麼辦?」

慕顏這下是真疑惑了,「不過是小師叔而已,也沒見你們這麼怕師父啊!」

「你開什麼玩笑?師父能跟小師叔比嗎?」冷羽沫哀怨地看了慕顏一眼,「一百個師父捆綁在一起,也沒有一個小師叔可怕好嘛!」

楚末離輕咳了一聲,一針見血道:「咱們逍遙門沒有任何收入,能撐至今日,全靠小師叔一人。」

這下慕顏明白了。

逍遙門的財神爺啊,唯一收入來源啊!

鎮世武神

可問題是她得罪也得罪了,還能怎麼辦?

他總不能半夜殺了自己吧?

冷羽沫拍拍她的肩膀,「小師妹,你就自求多福吧!」

說完,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充滿了同情憐憫,又搖了搖頭,才轉身離開。

慕顏:「……」搞什麼,弄得她都忐忑不安了。

難不成小師叔真會報復她?

===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日冷羽沫他們說的過於玄乎。

慕顏做了一晚上被洛雲瀟惡整報復的噩夢,第二天醒來還覺得蔫蔫的。

她去天光墟上看了一眼,發現依舊一張符籙都沒賣出去。

而【石破天驚】店鋪外卻排起了長龍,不由鬱悶地直接離開了天光墟。 舞蹈室。

打從那天權清辰來了喬璇這裡學跳舞之後,喬璇就再沒見到這小傢伙來找過自己。

而她本想試圖性去找那孩子,但每回去幼稚園時,都見到權君城身邊的一夥黑衣人在,更是沒法接近自己寶貝兒子了!

這麼一連幾日下來。

喬璇就是一個禮拜沒看見過一眼自己兒子魍。

就連到現在,怎樣才能把權清辰永遠留在自己身邊,她都沒想好!

有時候想想,自己都覺要想把清辰從那個男人身邊帶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檎…


「小璇,你又開小差!」

正想著,坐在對面的舒晴就揮了揮手。

喬璇悶悶不樂的回了回神,無精打采應道:「幹嘛……?」

「什麼幹嘛呀?我正跟你說著我們這月的盈利情況呢!這都比上個月少賺好多錢了……」

舒晴邊看著數據,邊嘀咕著。

因為之前權清辰和權默廷住院的事情,喬璇都不怎麼經常去店裡。

而白天的時候,舒晴學校里又有課,也不能一直過來。


以致店裡這月收益慘淡。

喬璇單手撐額,道:「我這月會一直在店裡,應該會比之前好些的。」

「哎!小璇,我指的不是這個,我是說呀……」

舒晴邊講,就在旁邊拉了把椅子坐到她身邊。

一副賊頭賊腦的樣子,一看就像是要打著壞主意了。

啟口道:「我是指,你看你現在和大少爺都要結婚了!不如讓權氏的廣告部,給咱們這個小店打個廣告唄!?」

權氏,家大業大。

所經營的行業數不勝數,只要能賺錢的,權氏全都干!

說著,舒晴就道:「反正,只是讓他們公司給咱們打個廣告而已,只要讓大少爺和權氏的人打聲招呼不就行了?!」

「算了,還是等下個月看了營業額再說吧。」

喬璇一口拒絕。

即便現在自己馬上就和這個男人結婚了,但她當初創業,就沒想著要攀高枝。

否則,像她混跡夜宴的話,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願意在店面上面幫自己了。

只是結果要付出的……

那就另當別論了。

所以,在這點上,喬璇還是不情願。

「小璇~小璇~!」

這頭,辦公室里正聊著。

門就突然被人打開——

只見權清辰那個小身影背著書包站在門口。

身後還跟著的是喬璇的助理。

助理見了,抱歉道:「喬姐……對不起……這個孩子硬要闖進我們店裡來,一進門還就往你辦公室跑!我攔都攔不住……」

喬璇罷了罷手。

示意助理出去。

**********************************************************************

打從這個小傢伙第一次來她們店裡,早就摸透了這兒的環境。

在這兒簡直跟在自己家一樣隨便!

但喬璇看著是自己寶貝兒子的份上,自然也不會管教那麼多。

「清辰,你今天怎麼來啦?」

喬璇一連一個禮拜沒見到自己兒子。

現在一見到小傢伙,就把他抱坐到自己腿上,想近距離接觸。

可權清辰哪知道喬璇是為了和他培養母子感情呀!?

只當是自己的魅力越來越大了!

他的小璇每見自己一次,肢體上的接觸就多一次!

瞧瞧,現在他的小璇都主動投懷送抱了呢~!!

權清辰也是一次比一次皮厚,現在臉都不紅了。

順其自然就把他的小臉蛋兒投靠在喬璇懷裡,兩隻肉乎乎的小白手撥弄著喬璇垂在肩上的頭髮。

一副小鳥依人的可愛樣兒……

故作嚴肅的道:「今天爸爸難得放我出山的!所以我才能來找你的!」

小傢伙邊說,兩隻小肉手還拿喬璇的頭髮圈在自己短小的手指上玩弄。

說話時。

原本就是張可愛的嘟嘟臉,如今帶著訴控的語氣,讓他講話的樣子都是小嘴微撅。

像是來找喬璇抱怨自家老爸對自己怎麼怎麼不好。

完了后。

在背後捅完了權君城的刀子,還不忘感嘆:「小璇啊,你看看,我來找你一次多不容易!我簡直是拿自己的生命來找你!」

喬璇笑著,揉了揉他腦袋,「那以後姐姐來找你。」

「那不行~我作為男生犧牲點不算什麼~」

權清辰空出一隻小白手,揮了揮。

像是為了見他的小璇,他赴湯蹈火都行。

喬璇看著他小大人的樣子,甚是可愛。

待權清辰把自己找喬璇有多麼不容易的經歷都說完后,終於繞到了今天來這裡的目的……

「小璇,你覺得我上次跟你學的舞蹈怎麼樣??跳得好不好呀??!」

權清辰一臉天真無邪的問著。

才喝了一口水的喬璇,聽到這話差點沒噎住——

腦子裡,瞬間回憶起前幾天權清辰來自己舞蹈房跳舞的小模樣……

那兩手叉腰,跟在喬璇身後。

又扭屁股又扭小蠻腰的姿勢……

真是別提有多滑稽了。

**************************************************************************8

但看著寶貝兒子那天真爛漫的面容,小眼神里還透著期待……


想想也不能打擊到這孩子小小的自尊心。

就違背良心道:「清辰跳得不錯呢, 只願自己不愛你 ,很有潛力呀~!」

「真的嘛!??」

那天他只是來她店裡蹦躂蹦躂而已的呀!

他都沒有認真跳舞,只顧著欣賞他的小璇美麗動人的舞姿好不好啦……

看來自己不認真跳就有潛力,認真跳的話都能收徒弟啦~!

喬璇裝作真有這麼一回事一樣。

認真的點點頭,「真的。」

「那小璇,你以後每天都教我跳舞好不好??!」

權清辰循序漸進……

像是在釣魚似的,又拋魚線,又拋肉的。

就等著小魚兒上鉤……

喬璇一聽——

每天!??

都教權清辰跳舞???

這麼誘~人的條件能不答應麽!

如果每天都能教這小傢伙跳舞的話,她都不用每天打著各種主意見自己寶貝兒子了!

二話不說,上鉤了……

「好啊清辰!正好姐姐每天在你放學后,也沒什麼事,可以教你!」

喬璇爽快的答應了。

像是這麼好的機會,可以每天見到自己寶貝兒子,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權清辰心裡默默激動著。

跟魚兒上鉤似的,現在要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