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櫻芝掃了手機屏幕,她並不想看別人的隱私,但是……出現在手機屏幕上的微信內容,實在讓人挪不開眼。

房間開好了,等你?自己先來一次?

這……

宋櫻芝原本蒼白的臉色的更白了,她眼睛從手機上移開,試圖專心看電視。但是,手機仍是在震動個不停。

若是別人,宋櫻芝也不會有什麼情緒。但是那人竟然是“秦律”,表演系公認的系花之一。


而且,秦律是什麼人,她們女人宿舍也都有所耳聞,那可不是一個單純的大一女生,這一點,從她可以風生水起的混直播就能看出來。

而且,女生宿舍裏,關於秦律的風言風語也不少。宋櫻芝平日雖然不關心什麼八卦,但是也多少聽了些。

“好氣……陸寒竟然……”

宋櫻芝忍着腹痛,從沙發上起身,然後打開門,就往外走。

她坐了電梯下樓,在出樓道的時候,正好碰到一路小跑,拎着兩個塑料袋的陸寒。

“咦,幹嘛去?”陸寒驚訝道。

宋櫻芝氣鼓鼓,又不想和陸寒說話,但是眼睛看到陸寒手裏塑料袋裏,有紅糖,有生薑,還有一個暖宮貼?

暖宮貼什麼鬼?直接給宋櫻芝氣笑了,指着道:“你幹嘛,買的都是啥……”

“我去藥房問了,人家說痛經貼這個就好了。”陸寒說。

“你……你才痛經!”宋櫻芝臉色一白,低頭推開陸寒繼續往外走。

“你幹嘛去呀?肚子不疼了?”陸寒追問道。

宋櫻芝不想回答,但是似乎是走得急了,小腹處猛地一痛,如同被針紮了一下。劇烈的疼痛讓她停下腳步,彎下腰去。

陸寒從背後看過去,看到穿着牛仔短裙的宋櫻芝彎身下去的姿勢,心臟小小的跳動了下。

這一瞬間,滿腦子都是又白又長的腿。

“你還走得了嗎,要不要上樓先泡點水喝?”陸寒遠遠的問。

宋櫻芝沒有迴應,但是疼痛讓她難以站起身。

陸寒從雙向儲物箱裏,掏出一瓶用礦泉水瓶裝的月亮井水,走到宋櫻芝面前,遞過去道:“看你的疼的這麼厲害,喝一口礦泉水吧,或許會好點。”

宋櫻芝狠狠瞪了陸寒一眼,氣道:“你有沒有點常識,有沒有憐憫之心……這個時候,讓人家喝涼水,不知道不能碰涼嘛。”

陸寒撓了撓頭,“那位先扶你上樓吧,給點弄點薑糖水,暖一暖?”

宋櫻芝有心想走,但是疼痛讓她走不成,只好又被陸寒扶上去。

……

外面的夜色降臨,小屋裏亮起燈。

美式吊燈散發出暖黃色的燈光,宋櫻芝鎖在沙發上,喝着薑糖水。

陸寒在另一邊用手機給秦律回信息,“你先自己玩吧,今天會晚一些上線。”

秦律:怎麼,有事嗎?快來,沒有你,我寸步難行了,被對方打野抓的好慘。

陸寒:有事,晚些吧。

宋櫻芝邊喝水邊揉肚子,期待肚痛早一點好,她好離開這裏,眼不見心不煩吧,好過在這裏看陸寒坐那一直髮信息。

“我打擾到你了吧,要不,你把我送回宿舍?或是幫我打個車,我要回家。”宋櫻芝說。

陸寒放下手機,回頭看看宋櫻芝,看到她額頭已經冒出了細密的汗珠,不知道是喝薑糖水出的汗,還是疼出來的冷汗。

這模樣倒是楚楚可憐。


陸寒道:“你再等會兒吧,看着這個樣子,也走不了。我也沒什麼事,我點個外賣,吃點東西,或許會好一點。”

陸寒剛說完話,忽然感受到腦海中一道信息閃過:

【檢測到玩家情緒波動峯值,開啓每日任務二】

【檢測周遭環境,任務生成中】

【每日任務二:緩解宋櫻芝經寒之痛】

【時限:6個小時】

【任務獎勵一:幻想幣+3】

【任務獎勵二:《靈樞九問·鍼灸篇》】

【失敗懲罰:幻想幣—6】

陸寒此時的心情又驚又喜,驚是驚訝,想不到自己的情緒竟然引發了“每日任務二”?那是什麼情緒,憐惜之情嗎?

或許是吧,看宋櫻芝一副滿頭冷汗的病美人模樣,是挺讓人心疼和憐惜的。

陸寒開口道:“你先不要走,我再去給你燒一壺熱水。”

說罷,陸寒去燒水壺那裏,從雙向儲物箱裏掏出月亮井水瓶,把水倒進去。但實際上,他並不確定,這種月亮井水,燒開之後,還會有會有神奇的效果。 燃氣竈上有奶鍋,陸寒倒進去半瓶月亮井水,加入生薑片,紅糖燒開,倒進碗裏。然後重新找一個碗,倒入沒燒的月亮井水。

兩碗水都端到宋櫻芝面前。

“喝一口熱水,再喝一口涼水吧。”陸寒說。

“這是這麼奇怪喝法?”宋櫻芝當然不解。

“你因爲……陰陽不通所以才痛。熱水爲陽,冷水爲陰,陰陽交替飲用,有利於體內的陰陽調劑。這是家裏祖傳下來的偏方,據說很管用。”陸寒認真的說。

宋櫻芝半信半疑,但因爲這也不是什麼大事,無非就是喝水而已,於是就聽了陸寒的話。

她喝一口熱水,又喝一口冷水,但是因爲熱水很燙她喝的很慢。


陸寒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經徹底黑了。

晚飯還沒吃,而且,他還惦記着遊戲的事。

至於【每日任務二:緩解宋櫻芝經寒之痛】,他倒不擔心,相信以月亮井水的神奇效果,痛楚會迎刃而解吧。

這個任務,對於可以取出遊戲空間物品的他來說,毫無難度。

但若是沒有“雙向儲物箱”那個至關重要的道具,不能取出遊戲裏的物品,那可就費勁了。原本“簡單難度”可能就成了“地獄難度”了。

“如何?好點了沒?”陸寒看着宋櫻芝喝光了兩碗水,期待的問。

沒等宋櫻芝回答,腦海中卻是閃過信息:

【每日任務二完成】

【任務獎勵一:幻想幣+3】

【任務獎勵二:《靈樞九問·鍼灸篇》】

【因玩家在半小時內完成此任務,額外獎勵《青木真氣》】

哇,還有額外的獎勵,這個大發了。

陸寒收取獎勵物品,同時感受到信息:

《靈樞九問·鍼灸篇》和《青木真氣》以灌頂方式灌輸給玩家,本次灌輸免費。

嗡嗡!

兩到無形的熱流,從頭頂天靈蓋灌下,沈澈感覺如沐溫泉,周身非常舒服。

許多關於人體穴道,經脈的知識涌入腦海,閉上眼睛,就能清晰感受到人體的經脈圖。以及一套極爲特殊的鍼灸之法。

從被灌注的知識來看,這套鍼灸法便是“疏通淤塞,活絡經脈”之用,屬於一種養生的針法。

而《青木真氣》那個就厲害多了,可以從植物中吸取一縷青木精華繚繞於手掌,然後,這縷青木精華,平日可以溫養自身,也可以用來治病救人,以推拿按摩的手法注入病人身體,消炎化瘀,舒筋活血。

並且,如果是在戰鬥中,也可以將這縷真氣打出去,打入敵人體內,擾亂敵人的氣血運行。

“這是……可攻可守的一部祕法!”

陸寒對《青木真氣》的興趣,很是濃厚,迫不及待想要找一株植物試驗一下。

宋櫻芝此時卻是仍眉頭微皺,撅着小嘴道:“腹痛還未好轉……痛……”

“沒好?騙誰呢,遊戲系統都判定爲任務完成啦,那說明你的經寒之痛已經緩解了。”陸寒心裏道,但嘴上卻沒有說出來。

只是有些尷尬的看着坐在沙發上的宋同學。

這是幹嘛?不會是要晚上賴在這裏吧?

“你,腹痛還沒好轉嗎?家裏這偏方,按理說,挺管用的啊。”陸寒又問道。

宋櫻芝搖搖頭,皺眉頭:“身體仍不舒服,難道是沒吃晚飯,腹中空空的緣故?”

“可能吧,你想吃什麼呢,先聲明,我不會做飯的。”陸寒道。

“我也不會,要不點個外賣?”宋櫻芝問。

說着,宋櫻芝拿出手機,搜索起來,問道:“你想吃法餐嗎?味祖餐廳的法式雙人餐不錯。”

“想吃那也是我來點,你來我這裏做客,豈能讓你破費。”陸寒拿出手機,搜了味祖餐廳。

最便宜的雙人餐498元……

看到價格的瞬間,陸寒心臟猛抽。雖然最近在遊戲裏賺了點小錢,但還真沒吃過這麼貴的飯。

不過,既然宋櫻芝都說了,也不好拒絕,也不能顯得小氣,便點了一份。

在等餐的功夫,陸寒道:“即便是剛纔的湯水能讓你緩解經寒之痛,也未必能治本。我家裏還傳下一套鍼灸之法和推拿之法,如果你信得過我,我可以給你試一試。或許,你以後就不用受這種痛楚了。”

“你會?”宋櫻芝驚訝。

不過,表面上雖然驚訝,但實際上,心裏已經信了七分,因爲就在剛纔,喝下那兩碗湯水後,痛楚確實減緩了許多,甚至可以說是已經不痛了。

“你在屋裏稍等,我去樓下藥房買點東西。”陸寒說完,又下了樓。

他去買了一套鍼灸用的無菌銀針,花了九百多,純銀打造,正好是長短九根。還買了消毒用的酒精。

在回來的路上,對着樓下一株薄荷樹,施展了《青木真氣》,施展的瞬間,感受到一股清涼溫潤的氣息進入手掌。整個手掌有一種清清爽爽的舒適感。

然後,上了樓,這時,正好點的外賣也到了。

陸寒倒是沒有急着進行鍼灸,兩人先吃飯,畢竟已經是晚上七點半多了。

芙蓉蟹棒,牛排,紅酒煎鴨胸肉,酥皮洋蔥湯,烤奶酪……撲鼻的酒香混合新鮮奶酪的香氣摻雜着滋滋作響的牛排熱氣瞬時瀰漫整個小屋,兩人食指大動。

陸寒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晚餐,幾乎要把盤底都吃掉。

宋櫻芝笑道:“想不到你這麼喜歡吃這家餐廳的菜,以後我請你吃。”

“好,確實很好吃。”陸寒嘴裏塞滿食物道。

到八點鐘,兩人吃完,收拾了餐具。

陸寒的衛生間裏有一次性的洗漱用具,宋櫻芝去漱口刷牙,然後道:“陸醫生,那就麻煩你啦,如果真能給我醫好,讓我不再受那痛楚,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

“別打趣我啦,我不是醫生。這就是家裏傳下來的土方法,你肯讓我試,說明你膽子夠大。咳,你,在沙發上躺好吧。”陸寒也洗漱了一番,洗淨了手,把九根針拿出來消毒。

微微閉上眼睛,腦海中清晰的出現了人體經脈圖,以及《靈樞九問》的針法詳解。

在17點敏捷和16點感知的加成下,第一,手很穩,一點都沒有抖,第二,對於體表下的穴位,經脈,感知的非常清晰,即便是閉着眼下針,都不會出錯。

問題是……你得把衣服掀上去。

“開始呀?”躺好了的宋櫻芝疑惑道。

“我是想開始,但條件不允許啊,衣服……”陸寒有些尷尬道。

這確實是十分尷尬的環節,本來,大腿修長白皙的宋櫻芝往沙發上一趟,陸寒滿腦子只剩下白腿了。現在還要人掀衣服。

而且,光掀衣服不行,牛仔短褲也要往下一點點。

“鍼灸的主要部位在於小腹上的天突穴,神葬穴,華蓋穴以及第二任脈,第七督脈……”

陸寒說道。

宋櫻芝臉色微紅,弱弱道:“隔着衣服不行嗎?”

“鍼灸……好像沒聽過可以隔衣服的,要不我試試?”

宋櫻芝白了陸寒一眼,“討厭”,然後她閉上眼睛,把白色體恤往上拉了一截,順手拉過沙發上放着的抱枕,蓋在臉上,悶聲道:“快開始吧。”

“短褲也要……”陸寒眼睛瞥向光滑纖細的小腹,又道。

“陸寒,若是沒有效果,看我怎麼收拾你!”宋櫻芝悶聲喊了句,依照陸寒說的,把短褲解開,也下拉了一點點。

陸寒靠過去,彎腰,目光注視着平坦緊緻的小腹,閉上眼睛,摒棄腦海中那些旖旎的猜想,再次睜開眼睛是,眼神清澈。集中注意力,找準穴位,銀針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