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人心頭劇震:完了!他NN的這是鴻門宴啊!邀請他們來吃飯,就是競標、壓價來的!

5人臉色發灰!

「我們要團結!轉讓費一分不能少!」

「對!我們要扛住!」

「轉讓費不少於3萬元!」

「好!」

……

5人很快形成了攻守同盟!

「主人上位!」

外面傳來一聲吆喝,在張保、黃橫的引導下,兩名艷光四射,貌若天仙的美女走了進來!

5名報社小老闆看呆了:世上還有這麼漂亮有氣質的女子?

「我們準備收一家報社來玩玩,就從你們5家當中選一家,轉讓費最低那家我就要了!」

坐在中間主席位的美女隨口一句話,令5名報社小老闆心頭劇震,此時他們已經沒有功夫欣賞美女了!

「我們先吃飯!我先敬5位老闆一杯,祝5位老闆事事順心,年年賺大錢!」

5名報社小老闆哭喪著臉,舉起酒杯,只覺一顆心在往下沉!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主席位的美女放下筷子,眾人知道她有話說了,於是自覺停了下來,放下筷子。

「我先介紹下我自己,我姓苗名玥茹,這位是我妹妹苗千惠,我們需要從你們5家報社中選出一家,選其中價低的一間!」

報價從5萬直線掉到2萬,然後繼續往下跌!

一直跌到8000元!

5名報社小老闆汗水濕透了衣裳!

他們偷看苗玥茹、苗千惠的絕世容顏,再也沒有一點欣賞之心,只覺世上最毒莫過於女人心!

最後價錢壓到了9000元!看樣子還要往上壓價!

「慢!不要壓價了,就8000元成交吧!我們已經打聽清楚了,有6000元你們已經不虧本了!2000元就當辛苦錢吧。我們不是趕盡殺絕的人!」

「我願意8000元轉讓!」

「我願意8000元轉讓!」

腹黑爹哋假純良 ……

5名報社小老闆面面相覷:大家都8000元,你五選一,你還說不算是趕盡殺絕!我們還有4家要退出局!誰退呢?

5名報社小老闆再也沒有了今天的傲慢,他們知道最後的時刻到來了,眾人眼巴巴的看著苗玥茹,希望她選自己的報社。

苗玥茹也有一些猶豫,不知道選哪一家好?

苗千惠在苗玥茹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苗玥茹點了點頭。

「你們稍安勿躁,我向韋專員請求一下,也許他會把5家報社全部收購了。」

「等等!你說的韋專員,是哪一位韋專員?」

「是不是崖州第一副專員韋步平?」

5名報社小老闆瞪大了眼睛。

「對!確實是崖州第一副專員韋步平,怎麼了?你們認識他?」苗玥茹也沒想到韋步平的名氣這麼大,連一家小報社的老闆都知道。

「如果是韋專員要收購的話,我的報社免費送給他,只要讓我繼續留在報社當一名編輯就行了!」

「對對對!我也是這個意思!」

「我也不要轉讓費了,不要趕我走就行了!」

……

苗玥茹、苗千惠、張保、黃橫面面相覷:這是什麼情況?

「是這樣的,只要韋專員透露一下崖州那邊的經濟發展情況,還有瓊崖保衛隊的消息,我們的報社刊登之後,在業界地位將一躍而起,成為瓊崖銷量最多的報紙!在省內的銷售量也會大增!」

「原來是這樣!那我把事情告訴韋專員,由韋專員來定奪!」

當下苗玥茹寫了電報,很快收到了回電!

「韋專員來電是這樣說的,5家報社他全收購了,轉讓費每家給8000元,願意留下來工作的,除了每月的薪水之外,給你們百分之八的乾股!」

所謂的乾股,是報社有盈利時能夠分到紅利,報社虧錢時不用承擔虧損!這樣的好事,去哪裡去找?

「我願意!」

「我願意!」

……

「韋專員還說了,5家報社擠在瓊崖不好,到時只留一家報社在瓊崖,另外4家要遷移至南京、上海、重慶、雲南!你們當中的人,可能要調到剛才說的地方去!」

「這個沒問題!」

「絕對沒有問題!」

……

「那好,我們把手續辦了吧!」

5名小老闆驚喜交加:有大佬主動挑起重擔,我們是背靠大樹好乘涼,比自己經營好百倍!

轉讓手續很快辦好!

5家報社繼續出版發行報紙,由於加插了瓊崖全島官方最新消息,銷售量提高了一些!但是離韋步平的目標還遠得很!

「怎麼提高報紙銷售量呢?」

韋步平苦苦思索著!

韋步平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在報紙連載小說!

如果按照金大俠的《射鵰英雄傳》、《天龍八部》情節寫出來,然後放到報紙上…… 雖然沒有原著照抄,但是誰沒看見幾個版本的《射鵰英雄傳》、《天龍八部》、《神鵰俠侶》電視連續劇呢?後世單是《射鵰英雄傳》就拍攝了8個版本。

原著的細節是記不住的,但是大致情節還是記得的,就根據記得的情節寫出來,只要有金大俠的一成的精彩就夠了!

說干就干,韋步平白天正常工作,晚上根據記憶山寨《射鵰英雄傳》!

……

發布糖廠設備標書已經過去15天了,沒有任何動靜,既沒有電報聯繫,也沒有來人詢問!

崖州專員唐紹儀、感恩縣長龐維仁、昌江縣長凌聲教、陵水縣長龍觀水等人已經失望了:看來洋人對我們中G的糖業不感興趣啊!

倒是萬縣代縣長馮雲開信心滿滿,堅信糧業公司必定成功!

馮雲開是眾縣官當中最為擁護韋步平的縣官,在不同場合均聲稱對糖廠有信心!

馮雲開的表現是有原因的!

陳濟棠和陳策相爭時,陳策退守瓊崖,為了穩固後方,決定把瓊崖的縣長給換了!

換縣長牽動各方利益,涉及到離任審計之類的事項,進展緩慢,有的縣縣長換了,有的還沒換,有的剛剛到位還帶著個代字!

馮雲開就是萬縣的代縣長,他到職時,陳策已經離開了瓊崖到南京任職,馮雲開的委任狀一直沒下來,代縣長前面這個代字一直沒摘掉。

馮雲開腦袋靈活,馬上緊跟崖州一把手唐紹儀、二把手韋步平,在所有場合公開擁護唐紹儀、韋步平的任何決議!

唐門盛寵,隔壁夫人很傾城 不折不扣落實崖州行政公署布置的各種任務!公署布置的任務以韋步平意志為主,帶有近百年的超前意識。

馮雲開真抓實幹,成績馬上突現,在崖州四縣,萬縣竟然後來居上,隱隱有力壓其它三縣之勢!

這樣的表現落在唐紹儀、韋步平眼裡,記在他們的心頭,對馮雲開感覺挺滿意的!

就連其他人也感覺到了:馮雲開代縣長的代字,很快就要摘掉了!

粵東的報紙繼續對瓊崖糖業總公司冷嘲熱諷,除了這個刺可以挑之外,崖州的其它方面,還真沒有什麼刺值得大書特書的了。

崖州現在蒸蒸日上,走進崖州四縣,可以看到縣鄉道路在延伸,路邊有一片片新墾水田,水田裡的稻穀沉甸甸的,有的已經開始收割稻穀了。

良田中間有一個個新村,全是新建的房屋,整齊劃一,井然有序,顯然新村是經過統一規劃。

新村莊的居民,八成以上是流民,他們按政府的規劃建設家園,成為一名堂堂正正的居民。

本地人對崖州行政公署提出的建設新鄉鎮號召,並不十分感冒。

這新來的兩名老少專員,一名年老昏聵,一個年輕得不象話!

本地人認為這倆人來崖州不過是走走過場,在崖州瞎指揮二三年之後,后老的退休,年輕的高升離島!

哪知道人家真有兩把刷子,大赦流民,又是開墾良田,又是大力建設新村!

還搞了幾百間工廠!村鎮的大部分勞動力進廠,拿到了第一筆薪水!

工廠里一個月的薪水,頂外出碼頭扛貨幾個月的苦力錢了!

甚至吸引了瓊州那邊的人過來做工!

以前趾高氣揚的瓊州人,來到崖州后變得低聲下氣!

這幾個月的時間,崖州可以說是政績斐然!

唯一讓人詬病的是瓊崖糖業總公司!現在已經成了粵東的笑話了:這真是熱臉碰了洋人的冷屁股啊!

於是瓊崖特別區行政公署每天來了一堆堆的人,他們都是來遊說行政長官伍朝樞,說不要等了,把這筆錢投到其它實業上吧!

擬成立的瓊崖糖業總公司,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籌集的資金總額已經超過了2000萬,還在繼續增長!

2000多萬啊!

一聽到這個巨大的數目,就令人瘋狂、浮想聯翩!

行政長官伍朝樞是個明白人,開始是推辭,後來煩不勝煩,乾脆避而不見!

就連蔣委員長也關心這筆款項的用途,給伍朝樞打來了電話,詢問這筆款如何使用?如果糖業公司不成,有沒有備用計劃?

面對蔣委員長,伍朝樞這個耿直的人一句話堵住了蔣委員長的嘴:如果瓊崖糖業總公司辦不成,所有款項全部返還股東手裡,想做其它項目,再從各股東手裡把錢收上來吧!

軍政聯姻 韋步平也想著中間到底出了什麼漏子?!

直到發布標書之後第24天,突然有50多名洋人從上海乘坐輪船來到崖州府衙,指名道姓要找韋步平。

韋步平收到消息時,他正在大龍湖試飛新型客機!

崖州400多間工廠正常開工,韋步平這才鬆了一口氣,這400多間工廠,幾乎都有韋步平的股份!

近段時間以來,各種投資、購買物資,耗盡了韋步平的資金,好在有舅舅黃一笑、杜月笙鼎力支持,又意外得到渡邊下偏那筆意外之財,這才勉強支撐了下來!

現在,終於有錢迴流了!韋步平高興之餘,來到大龍湖看望薛思漳,剛好薛思漳組裝好客機。

韋步平試飛的這架客機長19.5米,高5.2米,翼展29.11米!堪稱當今世上空中的巨無霸!

兩台發動機,單台功率達到1100馬力,這款發動機由曲軸、連桿、活塞、汽缸、分氣機構和機匣等部件組成。

汽缸以星型環繞的方式,圍繞傳動軸進行布置,所以這種發動機因此得名星型發動機!

兩台發動機的主要部件材料,全部是從外國購進,然後由薛思漳與他的學生,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精心純手工打磨而成!

從製成的20台發動機里,挑出最好的兩台發動機,安裝到機體上!

……

韋步平駕駛著空中巨無霸在大龍湖上空試飛,剛開始的時候,心裡也在打鼓!雖然剛才薛思漳還有他的學生極力勸阻他不要親自試飛!

韋步平以一副我相信你們的神態,啟動了飛機,開始滑行!

飛機順利升空,隨著油門的加大,越飛越高,韋步平開始緊張起來,不是人人都不怕死的!何況韋步平還想著投身於抗日戰場,保家衛國!更何況,還有未婚妻等著他呢…… 韋步平時刻準備著,準備有一故障,就要抓起降落傘,從駕駛艙一口氣跑到飛機中間的艙門,拉開艙門往下跳!

……

好在一切順利!

當韋步平駕機穩穩降落時,薛思漳等一大群人熱烈的掌聲,慶祝新飛機順利試飛成功!

薛思漳說道:「你這小子真是大膽!」

韋步平說道:「之前造的都成功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薛思漳看著不遠處3架飛機說道:「先前那飛機太小了,只能坐12人,現在這架可以坐24人,整整翻了一倍!剛才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了!」

旁邊的張保說道:「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大規模的生產飛機了!」

薛思漳搖搖頭說道:「200多人,歷經17個日日夜夜,造了20台1100匹馬力的發動機,合格的沒幾台,只有2台可以使用!算起來,成本太高了!如果大規模生產,我們是要吃大虧的!」

黃橫說道:「我們還有什麼問題沒有解決?」

薛思漳說道:「還是材料問題不過關!從韋長官哪裡,我們掌握了電解鋁技術、鋁合金製造技術!但是星形發動機缸體用到的鋁合金製造技術、活塞環技術,我們卻沒有掌握!不具備大規模生產的可能。」

張保驚奇道:「發動機缸體的鋁合金製造技術,剛才你說韋長官不是給了嗎?」

韋步平說道:「不一樣的!我給的只是飛機金屬機身的鋁合金配方!比杜拉鋁好得多,但是離製作缸體和活塞還差得遠!」

「什麼叫杜拉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