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完待續……) 154章進步的兩人

很快,這一場戰鬥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碧泉宗。

因為這一場戰鬥實在是太過於驚艷了,根本沒有想到這一場戰鬥的結果最終居然是這個樣子的,實在是讓人感到驚訝。

末軒看到這一場戰鬥的結果,嘴角揚起了淡淡的笑容,在先前,不理本身就有一些落後於對方,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來看,對方這一段時間確實是有了非常大的進步了。

其實末軒在不理的身上,看到了一股非常詭異的氣息,這一股詭異的氣息在末軒看來,著實有一些奇怪。

不理身上的哪一種氣息,好像是跟這個世界完全不融合一樣。

但是對方身上的氣息雖然跟這個世界的氣息不融合,可對方卻是有輔助效果。

他相信,這應該是不理身上的秘密,或者說,這是一個不理也不知道的天賦技能。

此時,末軒走上了擂台,將昏迷的不理拉到了另一個他們療傷的地方的密室之中。而此時風瑩也是被另一邊的他們拉走了。

風瑩和不理這一場戰鬥,最終是平手結束。

此時的不理,感覺自己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彷彿就像是另一個奇特的世界。

在這個奇特的世界之中,不理感覺自己好像是在泡溫泉一樣,哪一種感覺非常的舒適。

他剛剛明明記得自己在用全力進行戰鬥,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來到了這樣一個世界之中。

他明明記得自己是跟風瑩在那裡進行戰鬥呀,怎麼可能突然就來到這裡了呢。

難道對方會什麼必殺的功夫,突然將自己給打傷了?或者自己已經死了?

不理看著周圍的環境,整個人都是十分的疑惑。

難道這就是死了之後來到的地方,為什麼感覺這麼舒服呢。

不理此時朝著這個地方的深處走去。

在這個世界的深處,不理想看看傳說中的地獄到底是長什麼樣子的。

不理帶著疑惑往裡邊走去,。

但是他走了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沒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自己好像就是在一個漫長無盡頭的世界之中行走。

不理感覺自己走了許久,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沒有回到盡頭過。

這是一個十分奇怪的世界。

「這裡到底是那呀?我應該怎麼出去?」不理看著周圍,垂頭喪氣。

自己外邊還有親人呢,自己可真的不想在這裡,就算對方這裡是地獄,對他來說也要想辦法闖出去。

不理看著周圍,眼中帶著點點的光芒。

而就在這個時候,不理感受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力量。

浴血宮 「這是什麼?」

不理看到那力量來到自己的身邊,眼中帶著鬱悶的神情。

對方神色焦急,好像是在表達一些什麼,但是可能是自己從來沒有與對方進行過溝通,因此根本不知道此時對方到底想表達什麼。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只看到此時的不理瞪著大眼睛看著那一道光芒。

而他不知道,此時外邊末軒他們幾個早已經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因為他們沒有想到,不理這一個昏迷,居然連一天時間都沒有恢復。

要知道,此時的風瑩早就在回去的時候就已經將自己的修為恢復了,並且整個人如同沒進行過戰鬥一樣。

可是不理這麼久的時間,仍然是沒有恢復過來。

這完全就是一個十分奇怪的一個現象。

只看到此時末軒額頭上出現了許多的密汗,這些密汗足以見得末軒此時究竟有多麼的吃力了。

此時他爭取用自己的修為轉化為引導的力量,將不理喚醒。

因為對方居然沉睡了這麼多個小時。

都整整一天的時間了。

這是非常不正常的。

並且最主要的就是,此時不理本身也是非常奇怪。

因為無論是服用丹藥還是做什麼事情,對方此時身體中居然沒有一點接受的樣子,也就是說,他們在對方的身上施展的任何東西都沒有任何的作用。

按照道理來說,他們的靈氣可以進入到對方的身體之中,可是現在是一個情況他們的靈氣根本進入,不到他的身體之中,所以說這是一個非常反常的現象,因此為了搞懂這個現象的具體,他們將自己,身上的靈氣釋放了出來,進行一個探討,並且將靈力融入到對方的身軀之中。

但是最終的結果還是非常的顯而易見的,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進入到不理的身體之中。

好像此時對方的身體被一層什麼東西給阻擋住了一樣。

所無論他們現在怎麼樣,還是沒有辦法進入到對方的身體之中。

最終只能是由末軒用自己的靈力進行嘗試了。

他們不相信,難道風瑩真的有這個能耐,在這種情況之下還能將不理重創。

並且他們看之前,對方好像是並沒有任何的傷害,風瑩偷襲也沒有。

但是,這樣一種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此時也就只能是靠末軒為接下來的這一件事情進行一些情況的處理了。

畢竟現在看這個情況,也只有末軒靈力能突破對方的防護盾,進入到那更深層次的世界之中。

他們自己此時的力量,面對這個空間,根本沒有一絲的突破餘地。

正如大家所預料的,此時的末軒確實是進入到了那一個空間之中。

在那一個不理專屬的一個空間,末軒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就被困在了這裡。

因為在這個空間,末軒根本就沒有想到。

要知道,這個空間可是這個世界中,唯一的一個封鎖住自己的一個空間。

按照道理來說,進入這個空間之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修鍊出了問題,最後走火入魔了,才進入到這個空間之中。

不然一般的情況,是絕對不可能進入到這個空間之中的。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不理居然進來了,而且進入到了這個空間的之中。

這按照正常的邏輯,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才對。

這一切,確實是讓人非常的費解。

末軒之所以知道對方在這個空間之中,其中的原因就是這一個空間的特性。

畢竟除非是修士出現問題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種自閉類型的空間在這裡,要不然一般是不可能出現這種空間的。

末軒看到這一幕將自己修為直接釋放了出來。

他發現,此時的不理還是沒有辦法感受到自己的哪一種牽引的力量。

對方實在是有一些奇怪。

說一句實話,按照一般來說,自己這個程度的靈力釋放,對方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抓住自己的靈力出來才對,但是對方為什麼還是這麼迷茫呢。

末軒此時的靈覺後進入到了對方的身體之中,因此也就看到了此時對方的情況。

對方此時那一種迷茫的表情,他也是一清二楚。

難道對方遇到了什麼事情。

在外圍地區的末軒一臉疑惑的神色。

其實末軒不知道,不理此時正在糾結,到底要不要接受這一道靈氣的召喚。

因為不理感受到這一道靈力十分的熟悉,但是因為太過於熟悉了。

所以他心中到是覺得有些奇怪。

不知道為什麼,其實不理自己覺得這個空間雖然十分的陌生。

但是他感覺這個空間,卻給他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好像自己曾經,來過這個空間一樣,或者是那血脈之中,一種傳承的力量,在引導著他來到這裡,所以他,血脈之中會有一種,對這個空間的一種認同感。

因此他才在這個地方停留了這麼久,若是一個十分冰冷,並且毫無一點聯繫的空間,此時的他早已經離開了。

這也就是他為什麼在這裡呆了這麼久的原因,其實他在這裡呆了這麼久,身體之中的一些傷勢,也隱隱的恢復了過來。

就好像自己服用了丹藥一樣,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將自己的傷勢,給恢復了過來。

而為什麼這一個空間,會對他有這麼一種神奇的效果,這也是他留在這裡的一個原因,他也是想探尋這個空間,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空間?並且為什麼會對自己,有療傷的作用?

並且最主要的是,先前他也有過失,受傷,但是,為什麼這個空間,只是這個時候才,浮現出來,這也是一個讓他十分鬱悶的一個問題,難道這個空間有一定的修為限制?只有達到這個修為,才能進入到這個空間之中。

只看到不理雙目微微緊閉,緊接著手腕用現出一道靈光,那靈光散發出,古老的韻味,正是這空間之中,殘存的力量。

在這裡一天的時間,他已經漸漸的掌握了這裡,的一些操作的力量。

而在這一刻,他也感受到了自己身體,好像進入到了一種飽和的狀態,在這一片空間之中的力量好像要經過某種層面之後,才能進行吸收,可是,此時的他卻不知道這種沉澱的方法。

而此時,那一股牽引的靈力越來越濃郁了。

「看來這一個地方,今日也該離開了,下一次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再進入到這個空間之中。」

不理此時的眼眸之中,明顯有一些流連忘返的感覺,因為,他知道這一個空間,是要經過特定的一些因素,才能進入到其中的。

而之前自己的那,一個傷勢就是那因素的,一個契機。

就好比是一把鑰匙,剛好打開了這個空間,的大門,但是在打開這個大門之後,這把鑰匙也不在自己的手上了。

而在傷勢恢復之後的他,此時感受到了那一股靈力的源泉,那股靈力,正是末軒此時,一股牽引的力量。

對方此時正在施展靈力,召喚自己回去,他們應該是以為自己,進入到了某些空間之中,而沒有辦法找到歸途。

只看到他手腕中散發出的那一道靈光,緊緊的抓住,對方牽引的靈力,緊接著,他便化為一道光芒,離開了這一個空間。

而此時,外邊的她身體,出現了一道異樣的光芒,剎那間,便恢復了過來,整個過程僅在電光之間。

「恢復了?!」

幾人看到這一幕,就是震驚不已,皆紛紛的問道,對方這一天的時間內,到底去了哪裡?

只看到此時的不理,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

而後幾人便去,飯桌暢談了起來,不離將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眾人,眾人聽完之後,皆震驚不已,因為這太聳人聽聞了。

按照對方的說法,對方是進入到了一個與他血脈比較相熟悉的一個空間,這個空間對他的血脈有一種承認的歸屬感,所以在那一個空間之中,具有一定的療傷作用,可是,這明顯是顛覆了一些常識。

修士只有丹田和靈海,去哪裡,還會在自己的靈海之中,有另一片空間呢。

可是看著對方此時的神情,並不像是在說謊,調侃他們。

而這一切,見證者末軒此時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按照這一件事,來說,普通的常理認知,確實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作為一個來自另一個層次的他,非常明確的知道這件事確實是存在的,因為他也有這樣的一個空間。

而那一些高級的修士,本身也會擁有這樣的一個空間,在這一個空間之中,將自己的靈魂封印在其中,若是出現了,一些變故的話,便可以利用血遁等一些招數,將自己的靈魂給送走,只要靈魂存在的話,那麼便可生生不息。

可是此時的不理,本身才是這樣境界的修士,去哪裡會有,那種空間存在。

因為,有著一種空間存在的修士,本身都是一種大能者,而且,並不是這一個空間之中的修士才會有那一種,跨越層次的力量。

難道對方是來自另一個層面,跟他是一個,層面的修士,或者是說是要比這一個層面還要高一些的修士,對方的身世也沒有這麼簡單。

末軒整一個暢聊的時間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對方身世,本身就是,不是這個地方的話,那麼這一個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因為,對方不是這個地方的修士,本身來自更高的位面,所以擁有,屬於那一個位面修士,擁有的一個空間。

…………

(未完待續……) 155章森林遇險

一頓酒足飯飽之後,一群人去打了另一個地方。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鍊,其實他們本身的境界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個地步,因此他們要去一個更高級的地方,只有去那裡才能將自己的實力展現出來,並且,在那裡才能真正的發揮自己的實力,要是在這個世界,在這一個地方的話,如果將自己的修為施展出來,很有可能會造成一定的傷害,所以此時他們只能去另一些地方,而他們這個時候選擇的地方就是一片森林,這是一片原始的森林。

這一片森林距離碧泉宗有一些距離,因此很多高級的修士都會在這一片森林之中,在這一片森林之中進行狩獵,畢竟這一片森林之中也有一些比較高級的人,獸族在這裡。

此時他們本身也是,高等級的修士了,畢竟在碧泉宗之中,他們現在這一個,修為等級的話,就是一些長老的職位了。

這麼年輕的長老,要是放在外面,足以引起一陣騷動。

只是他們的修鍊時間僅僅才是幾年的時間而已,但是對方此時進步的程度卻是整個碧泉宗之中,最高的。

「這一次在,森林之中是不是要,看一下誰獵殺的妖獸比較多一點。」

只看到部里對這幾人笑著說道。

「怎麼,三哥?難道你想要進行,一個獵殺的比賽?」

周勇聽到這個聲音,也是笑著回應。

只看到對方會不會都點了點頭,確實對方也是有這樣的意思,畢竟現在晉級到了這個層次,也沒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們提起興趣了,唯一能提起興趣的就是跟同等級的修士進行一些比試,在同等級的修士比試中尋找到一些樂趣,這才是他們現在尋找樂趣的一個正確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