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換做是他們,鐵定也不會給林逸留活路,這便是叢林法則,只要是敵人,必須要趕盡殺絕,沒有人願意給自己留下威脅。

「呵呵,沒想到我周家宛如神龍一般的存在,竟然會在小小的中江市栽跟頭,真是笑話,諷刺啊!」

「不錯,既然天要亡我周家,凡人豈能抗衡?」

兩名宗師之境的強者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竟然直接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砰砰!」

兩聲悶響。

在周家,在華中,乃至在整個華夏,都算是威名赫赫的兩名強者,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濺起了一捧灰塵。

「受傷的人排隊,我來治療,其他的人打掃戰場。」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

「是,林少!」

彭家子弟一個個急忙上前,熱血沸騰的答應道。

以練骨境後期的修為,力戰四大宗師之境強者,這簡直堪稱是驚世一戰,而他們則是這驚世一戰的見證人,同樣有著無上榮耀。

林逸微微點頭不在廢話了,開始幫彭振武治療,至於彭剛宇,早就已經死透了,他便是有華佗在世的醫術,也無法救治,只能說他命該如此了。

聊齋大聖人 在林逸給彭家子弟治療的時候,整個中江市卻像是發生了大爆炸一樣,但凡是在地下世界有點名頭的人都知道了一個名字,林逸。

一個宛如魔神一般恐怖的人。

一個宛如戰神一般彪悍的人。

一個殺了四名宗師之境強者的人。

這樣的存在,讓整個中江市所有人都震驚了。

江邊,那奢華的龍家別墅內,龍天行宛如謫仙人一般,依舊在舞劍,他的劍似乎比之前的更加沉重了,也長的驚人,在他那魁梧有力的手中,給人一種無可匹敵的可怕感覺。

一頭黑色的長發,隨意的披散在白色的中山裝上,極具視覺衝擊,就算是電視上最充滿陽剛氣息的男明星也無法跟龍天行的那種狂放不羈的氣勢相提並論。

或者說,這世間本就沒有幾人能夠根他相提並論,江南四少,他不是中江市四少,也不是華中四少,他是江南六省的四少,地位無與倫比,簡直堪比過去的帝王。

一名身段婀娜,穿著杏乾的小巧女人靜靜的站在一旁,那清澈杏乾的電眼中充滿了濃濃的愛慕。

這便是龍天行的可怕之處,彷彿天生自帶光環,任何一個女人,只要跟他相處的時間長久之後,都會深深的愛上他,心情甘情願的為他拚命。

「呼……。」

龍天行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收劍。

馬上,就有幾名宛如國際名模一般高挑杏乾的女人,穿著高跟鞋,搖曳著杏乾的軀體走了上來。

有忙著給龍天行擦汗的,有忙著給龍天行換衣的,有忙著收走長劍的。

簡直就是把龍天行當成了真正的帝王來伺候。

而站在遠處那名嬌小杏乾的女人也急忙走了上來,看著龍天行恭敬的說道:「少爺,周家的人全部戰死!」

「哦?全是林逸一人所為?」 柏舟不思今 龍天行那明亮的星眸帶著一絲詫異,看向了少女。

這次周家來的有哪些人他可是非常清楚啊!雖然這些人他也不放在眼裡,可林逸能夠解決還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了。

少女微微點頭,「四大宗師之境全部死在他手中,而且,根據下面的人分析,以此子的個性,說不定還會殺上周家。」

龍天行笑了,龍行虎步朝著遠處的涼亭走了過去。

「少爺喝茶。」

一名穿著紅色小碎花旗袍的女子,宛如花中精靈一般,用如春蔥一般水靈的小手,托起茶杯恭敬的遞到了龍天行的面前。

「呵呵,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啊!」龍天行哈哈大笑,隨後接過茶杯,脖子猛的一抬,一飲而盡,繼而笑道:「沒想到他的進步竟然如此之快,這樣也好,我殺他的時候也會有一點挑戰性,否則,碾死一隻螞蟻,我有什麼樂趣呢?密切關注他的動向。」

「是!」

杏乾的女人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而龍天行則是從身上拿出了一張照片,十分有年代感的照片,上面霉點密布,在照片上,一個小孩子似乎得了冠軍,正拿著獎盃在歡呼雀躍,而另外一名生的眉清目秀,丰神俊朗的男孩兒,則是一臉陰鷙的盯著對方,似乎很不爽。

彭家內,林逸的確是做出了去周家的決定,這周家敢對他的朋友動手,依然是死定了,更何況這次還殺了彭剛宇等不少彭家子弟。

他林逸從來就不是一個吃虧的主兒,敢對他的朋友,兄弟動手,就要做好死的準備。

「林少,那周家根深蒂固,貿然前去的話,怕是,怕是不安全啊!」

彭振武一聽林逸竟然要殺上周家,先是激動,隨後便是濃濃的驚恐跟擔憂,周家實在太恐怖了,哪怕是有林逸有斬殺四名宗師之境強者的蓋世神跡,他這心裡也有些沒底。

「呵呵,無妨,你們在這裡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這周家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啊!」 詭醫裊后 林逸說完,便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爸!」

彭靈兒看著林逸的背影,撅著小嘴,一臉緊張的抓住了彭振武的胳膊,焦急的喊道。

「哎,林少的傲是骨子裡帶的,他既然說了不讓我們去,如果我們貿然前去的話,只會引起他的反感。」彭振武重重的嘆息道。

「難道我們真的就任由林少一人前去?」

彭飛揚也起身走了上來,看著林逸的背影同樣焦急的問道。

這次林逸對彭家有大恩啊!

「靜觀其變,若是林少有事兒,散盡家財,滅周家,我去修行了。」

彭振武咬著槽牙,目光堅定的說道。 這次彭家遭逢劫難,林逸難辭其咎,所以在把所有人的傷勢治療好之後,他還傳了彭振武一門兒功法,這功法雖然不是多精妙,可卻能夠讓彭振武在一年之內,輕輕鬆鬆進入宗師之境。

他畢竟已經是幾十歲的人了,早就過了衝動的年紀,現在他們跟著林逸前去周家,只會成為林逸的累贅,與其那樣,還不如抓緊時間修行。

等自己強大之後,在好好的幫林逸。

藥店內,一片愁雲,以前嘰嘰喳喳的營業員,此時一個個臉色都無比的焦急,就在剛剛,他們的老闆娘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被人帶走了。

「吱呀!」

玻璃門被人推開。

「不好意思,今天不營業了。」

營業員皺著眉頭說道。

「吆喝,怎麼了?幾位這是要罷工啊?」

林逸調侃的聲音驟然響起。

聽著那熟悉的聲音,正焦頭爛額的營業員們頓時回過神兒了,隨後猛的扭頭看向了林逸。

下一秒。

這群女人便帶著一股濃濃的香水氣息,一窩蜂的衝到了林逸面前。

「林少,不好了,老闆娘被人綁走了。」

「林少,求求你了,趕緊想辦法救救老闆娘啊!」

聽著周圍一群女人焦急的聲音,林逸的面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慢慢給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林逸強行壓下心頭的憤怒問道,這次他過來,便是想要知會周雅一聲,畢竟周雅是周家的人,而他這次,前去周家,鐵定是要滅掉這個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卻沒想到竟然聽到這樣的消息。

「就在一個半小時前,有人衝進來把老闆娘強行帶走了,我們不敢跟外人說,生怕他會傷害老闆娘,林少,您可得想想辦法啊!老闆娘雖然看似冷漠,可心地卻很好的,她知道你喜歡中藥材,所以,跟我們說,讓我們暗中聯繫藥材商,幫你收購珍貴的藥材!」

說著,那名店長便急忙衝到了櫃檯里,從裡面拿出了一個袋子。

帝國寵婚:盛愛天價萌妻 「這裡面都是老闆娘幫你收集的藥材,林少,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店長看著林逸焦急的說道,在她們眼中,林逸那可是大有來頭的人啊!

彭家也許在周家,在龍家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不算什麼,可是在整個中江市,他們絕對是一流家族,在普通人眼裡,他們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連彭家的人在見到林逸的時候都如此尊敬,在她們看來,林逸那就是豪門大少,救人自然只能有他幫忙了。

「風血草的味道?」

林逸突然鼻尖兒微微一動,隨後一把接過店長遞上來的袋子,急忙打開,在眾多草藥中,林逸一眼便就看到了那一條宛如熒光棒一般血紅色的草藥。

「果然是風血草,哈哈,看來天要亡周家啊!」林逸雙眸放光,激動的笑道,這風血草的來頭可不小,傳聞,必須要有鳳凰落血的地方,才能夠誕生這風血草,端的是無比珍貴的靈草。

就這麼一小截,絕對可以讓林逸一舉衝破煉骨境的桎梏,進入大師之境,以神府的強悍加持能力,他若是進入大師之境,這實力定然是翻倍。

到時候殺宗師之境強者,必定宛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試問,周家如何能不滅呢?

「多謝,你們放心,老闆娘我一定完好無損的給你們帶回來!「

林逸自信滿滿的說道。

「嗡嗡,嗡嗡!」

他話音剛落,手機震動的聲音便驟然響起,林逸眉頭微微一皺,掏出了手機,一個陌生的號碼,稍微遲疑了一翻之後,他還是接通了號碼。

「林逸,你這接電話的速度讓我很是不滿啊!」

一道無比囂張的聲音,驟然在電話中響起。

「你是誰?」

林逸目光陰沉的質問道。

「pia!啊!」

一道耳巴子響起,夾雜著周雅的慘叫。

新妻蜜嫁:腹黑老公,愛太深 「林逸,跟老子說話的時候,記得,一定要客氣,還有下次接電話的時候,一定要快,你耽誤一秒,我就讓周雅這身上少一件衣服,你還別說,這娘們兒雖然已經半老了,可這身材保持的還是相當不錯啊!嘖嘖。」

囂張的男子聲音繼續響起。

林逸沒有說話了,不過抓著手機的大手卻因為憤怒在微微的顫抖,對方這種行為,簡直讓他覺得噁心,所以,他必須要死。

「怎麼不說話了?」

男子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等你挑明。」林逸冷冰冰的說道。

「哈哈,你他瑪德可真是狠啊!四名宗師之境的強者,你竟然都給我們周家殺了,你可知道,這對我們周家來說,是多大的損失?我現在呢正朝著周家趕去,給你一個半小時,追上我,否則,一到周家,你這漂亮的周姐,可就要面臨整個周家男人的怒火,哈哈,我怕她會承受不住啊!」

男子哈哈大笑道:「對了,差點忘記了,咳咳,本人周瘋子,記得快點來哦,我已經有點等不及想要先下手了。」

周瘋子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與此同時,林逸就像是一尊冰雕一般,殺意滔天的站在哪裡,周圍幾名護士看著冷漠的林逸,一時間竟然有種三九天跌入冰窖一般痛苦的感覺,彷彿頭皮都要炸開了一般。

那名微胖的女店長,更是被嚇的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結果卻不小心撞在了後面的玻璃柜上,發出一聲慘叫。

這一聲慘叫,倒是把林逸從那種極度憤怒的殺機中召了回來。

「不好意思,你們可以放心工作,我保證,周姐一定可以回來!」

林逸說完,一把抓住風血草就往自己的嘴巴里賽去,有神府的存在,他根本無需擔憂煉化風血草蘊含的可怕藥效。

在這一刻,他就像是一個在吃雜草的瘋子一般,手裡的藥材不斷的朝著自己的嘴巴里賽去,同時那輛布加迪威龍,也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天齊山而去。

哪裡正是周家的大本營,在把風血草完美煉化之後,林逸果然如期而至進入了大師之境,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最少翻了五倍有餘。 感受著自己的強大,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笑意,現在的他,就算是再度面對周聖等四名宗師之境強者的圍攻,也絕對不需要在耗費心思去計算,完全可以憑藉強大的力量鎮殺。

這便是他林逸進入大師之境的可怕之處。

不過在進入大師之境的剎那,林逸倒也再度恢復了往日的冷靜,這次,周瘋子手裡有人,而且對方取這麼一個名字,也不可能正常到哪裡去。

當即他還是撥通了陳美君的電話,讓對方幫忙追蹤一下周瘋子的手機,對於林逸的要求,陳美君自然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朱家村的事情,如果不是林逸最後力挽狂瀾,還不知道要出大多的幺蛾子呢,結果一件很悲催的事情,硬生生被林逸辦成了大功一件。

那幾名特種部隊的戰士,現在都成為了國寶級別的存在,直接被調京城一處秘密基地開始受訓了。

她陳美君也因為這件事兒,肩膀上又多了一顆星,林逸對陳家的幫助可不小,僅僅只是用了十分鐘的時間,陳美君就把周瘋子的定位發給了林逸。

同時,陳美君的鳳眸也緊緊的鎖定在了眼前的電腦上,上面正是有關周瘋子的一切。

「看來,林逸這的確是要去天齊山找周家的麻煩了啊!」

陳美君眉頭緊皺嘀咕道。

「美君姐,這林逸膽子可真大啊!那天齊山可是周家的發祥之地,聽說裡面可有不少高手,而且這邊的事情也已經傳到周家了,現在的周家可謂是阿鼻地獄,林逸這不是去找死嘛?」

一名嬌小玲瓏的女生,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站在陳美君的背後小聲嘀咕道。

「你不了解這個傢伙,他的實力根本無法用境界來衡量,他若是去天齊山,這周家怕是真的危險了。」

陳美君皺著眉頭,一臉凝重的說道。

「我去,不是吧?你說他一個人就能夠滅掉一個百年家族?」

小丫頭搖頭,臉上滿滿的都是難以置信。

「愛信不信,馬上給那幾個傢伙打電話,他們不是一直想要報恩嘛!現在就是時候了。」

陳美君美眸放光,白嫩的唇角上揚,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不行,絕對不行,他們才剛剛去受訓,如果現在跑出來的話,絕對會受到處罰,還有,你也難逃連帶責任。」小丫頭一聽,馬上搖頭,瞪著眼睛果斷的拒絕了陳美君的命令。

「呵呵,你啊!小東西,需要學的人情世故還多著呢,這些男人就算是死,他們也不會看著林逸身陷險境,否則,到時候知道了,鐵定要怪罪我,而我,陳美君從來也不欠別人的人情,大不了就是再降兩星而已嘛!」陳美君淡淡笑道,一點在意的意思都沒有。

「難道,這,這就是你們大人口中的人情?」

小丫頭歪著腦袋,一臉不解的問道。

「趕緊去辦,耽誤了時機,小心姐姐我打你的屁股!」

陳美君故作生氣的說道,隨後邁開兩條杏乾的鎂腿就急匆匆的朝著外面走去。

「哼!你的明明比我的大,要是打起來,肯定你的更容易被打到。」小丫頭看著陳美君那健美的健美的大腚,撅著小嘴不滿的冷哼道。

有了陳美君的指引,很快,林逸就在前往天齊山的盤山路上找到了那一輛粉色的保時捷,的確一輛大粉色,而且上面還鑲了很多精美的鑽石,怎麼看這就是一個女生的愛車。

可偏偏駕駛這輛掃氣比人保時捷的是一名男人,他的頭髮亂糟糟的看起來就像是乾枯的稻草一般,一張臉不修邊幅,鬍鬚邋遢的簡直就像是一個要飯的叫花子。

在後排座位上,周雅此時卻被五花大綁的扔在座位上,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這周瘋子對於島國的綁人技術很有研究。

雖然現在周雅整個人無比狼狽,可偏偏在這狼狽中還帶著一絲杏干。

「呵呵,不愧是能夠殺了周聖等人的傢伙,來的還挺快啊!」

周瘋子透過倒車鏡看著追在後面,那造型誇張,速度驚人的布加迪威龍,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隨後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手中的方向盤猛打。

「嘎吱!」

一道刺耳的厲嘯驟然響起,整輛粉色的保時捷竟然橫在了路中央,要知道,這裡可是盤山公路,邊上就是懸崖峭壁,如果被林逸撞的飛出去,周瘋子跟周雅兩人都死定了。

「糙!真尼瑪是個瘋子!」

林逸臭罵了一句,緊忙剎車,同時體內的靈氣也宛如兩條毒蛇一般瘋狂的朝著輪轂上沖了過去,宛如兩隻看不見的大手,死死的扒住策輪轂。

「嘎吱吱……。」

車輪在地上擦出了一條十幾米長的黑線,在離粉紅色保時捷還有十幾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周瘋子坐在車裡,透過倒車鏡盯著林逸。

林逸坐在車裡,透過擋風玻璃,靜靜的盯著保時捷里的周瘋子,二人都沒有說話,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似乎只有山風在呼嘯。

半晌后,兩人同時打開車門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