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外話------

吐血加更中…… 山莊開業的前幾天,夏蟬抽空去看了前幾天讓曹得壽準備的糧食。

地瓜夏蟬是準備留出來做菜用的,花生呢,初步估計是用來打油,豆子是專門用來準備釀製醬油的,還有小麥,這個不用多說,在北方這個食用麵食最多的地方,小麥就是主食。

若是去別家糧鋪里買,就算是再便宜,那也是比不上自己家裡自給自足的便宜和方便,幸得之前修建作坊的時候,夏蟬就讓人在作坊的後面修了一個巨大的地下保存室,專門用來保存這些糧食。

夏蟬早上吃完飯,便去看了看糧食,曹得壽在前頭走著,拿著鑰匙給開了門。

進了糧倉去之後,曹得壽介紹道:「里正,咱們共收了的糧食就這些了,一共加起來有五千多斤,應該夠用的了吧?」

夏蟬看了看,翻著曹得壽遞上來的賬本瞧了瞧,道:「這小麥倒是夠了,只是為何這花生的產量這麼低?今年一共就這些嗎?」

「那倒不是,花生的產量倒是不低,只是質量良莠不齊,收購的時候,我讓人只挑著各大的收了,剩下的都沒要。」

曹得壽搖著頭說著。

夏蟬點點頭,「看樣子還是咱們這的土地的問題,想來這土地還是不怎麼肥,這樣,明年開春,咱們就讓鄉親們把這地多犁幾遍,這地都是越翻越肥的,到時候再種一年的試試。」

夏蟬說著,見著曹得壽有些猶豫的點了點頭。

夏蟬抿唇,「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覺得這種花生還不如種小麥是不?可是曹叔,我心裡有法子呢,這花生的價值,以後比之小麥肯定要高很多的。」

聽著夏蟬這麼說,曹得壽急忙道:「里正的心裡有主意,我知道,我們都聽您的。」

夏蟬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走了幾步,夏蟬又道:「梅丫,你挑點地瓜帶上,咱們回去研究一下,這一粟食齋也該上新品了。」

回了家去,就瞧著清泉正挑著個擔子在前頭不知道幹嘛,夏蟬好奇,上前笑著道:「清泉來啦?怎麼今兒有空?」

清泉聞聲,急忙轉身看著夏蟬,笑道:「哎……昨兒個晚上收工,就去山上逛了逛,這不板栗都熟了,就摘了些下來,我自個兒也吃不了這麼多,就給您送來了。」

夏蟬上前一看,果真這籃子里裝了好些板栗,個頭大小不一,夏蟬看的十分喜歡,道:「這下好了,咱們可以做個栗子糕來吃了。」

夏蟬說著,道:「柚青,你把這些板栗都拿進去劃了口然後煮了,咱們這就開始做。」

柚青拍著手,「太好啦太好啦,小姐又要做好吃的了。」

「清泉,你別走了,留下來吃點吧,我很快就弄好了。」

夏蟬邊去洗手邊笑著道。

清泉聞言,急忙搖頭,順手挑起了擔子來,道:「不了里正,俺還得去幹活呢。」

說著,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夏蟬笑笑,轉身進了廚房。

拿著小刀將栗子的皮劃開一個小十字,然後就扔盆里去,一起下鍋煮開。

這樣的栗子煮出來之後比較好去皮。

夏蟬三人弄好了之後,便開始準備燒火煮了,趁著梅丫燒火的空檔,夏蟬又去將挑來的地瓜洗乾淨,放到另外一個大鍋里開始煮。

這會兒,板栗的香味兒和地瓜的香味兒都飄了出來,惹得容長青站在門口一個勁的往裡看,可是廚房裡有煙灰,他是怎麼也不會進來的。

「好吃誒……」夏蟬等到地瓜煮熟了,自己先扒了一個出來,坐在板凳上一邊吃一邊讚歎。

容長青看著夏蟬這滿足的表情,饞的不行。

「怎麼?容娘娘,你也想吃嗎?」

夏蟬笑著問容長青。

容長青抿抿唇,不動聲色的咽了一下口水,梗起了脖子道:「我……我才不想吃,不就是個地瓜嗎?我也吃過……我吃過烤的……比這個好吃多了……」

「是嗎?那好吧,那這種不好吃的,我就自己吃得了。」

夏蟬吃著,連聲喊著燙嘴,這地瓜是新鮮的地瓜,都是夏蟬讓人特地種的那種黃瓤的,是最甜的那種。


夏蟬吃了大半個,覺得過足了嘴癮,這才站起了身子來,將已經剝好了皮的栗子打成栗子蓉。

梅丫好奇,「小姐,這是幹啥啊?」

「打成栗子蓉,咱們一會兒做個栗子糕出來,對了梅丫,你去把我之前用小磨推的紅棗醬給拿出來,這做栗子糕,用上紅棗醬正正好。」

梅丫脆生生的應了,轉身就去拿了。

夏蟬打著栗子蓉,覺得有些累的慌,柚青見了,急忙上前來幫忙,剛要接過夏蟬手裡的木鎚子,就被旁邊的容長青搶先一步拿走了。


「哎……」柚青不滿。

容長青笑著,「嘿嘿,這是男人的力氣活,你們女人一邊兒去。」

夏蟬抱著手臂道:「容娘娘,你不是嫌棄這廚房不幹凈嗎?那怎麼還進來?」

「瞧你說的這話,妹子啊,當哥的哪怕是覺得不想進來,可也不能看著妹子就這麼吃累啊,這活兒哥在行。」

夏蟬笑著,在一旁將地瓜也弄了出來,然後搗成泥,加了牛奶和雞蛋進去,一起攪拌。

等著看著攪拌的成型了呢,夏蟬就洗乾淨了手,將這些地瓜泥一起捏成了圓圓的形狀,上鍋開始蒸了。

這邊的栗子蓉也差不多了,夏蟬將栗子蓉也一點點的捏成了長長的形狀,然後拿著做好的木頭的模具來,卡成一個個整齊的長方形,放在了籠屜里。

拍了拍手,夏蟬笑著道:「這下差不多了,蒸出來之後就可以吃了。」

梅丫跟柚青一人燒一個鍋頭裡的火,夏蟬嫌熱,就先出了去洗手坐下歇息。

這會兒,容長青又來了。

「妹子……歇著呢?哥去給你倒杯茶啊。」

說著,轉身殷勤的去倒茶。

夏蟬挑眉,看著容長青的樣子,笑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你咋知道我的想法呢?」容長青笑著說著,將茶杯遞給了夏蟬,順道摸了一把她的小手。

夏蟬冷笑一聲,一把掐住了他的耳朵。


「哎呦喲……疼啊……妹子鬆手……」

夏蟬看著他齜牙咧嘴的樣子,笑著道:「怎麼?知道害怕了?」

容長青趕忙點頭,「知道了知道了……」

玉自珩打開了窗子,往下看來,皺眉道:「容娘娘,你一天不弄點動靜出來你就難受。」

夏蟬急忙鬆了手,笑著道:「十三,快下來吧,一會兒糕點該熟了。」


玉自珩輕笑,溫柔的看著夏蟬點點頭。

容長青捂著耳朵坐在一旁,道:「妹子,你別怪哥說的話難聽,可哥是要來幹啥的,你也知道,你都把方家老賊的老窩給掏了,那麼多錢,就先拿點給我唄。」

聽容長青又說起了這個,夏蟬不由得抿唇,半晌才道:「好,那方家到底欠你多少錢?」

「一千兩啊。」

容長青急忙說著。

夏蟬點頭,起身上了樓去。

玉自珩下了樓來,看著容長青,「怎麼了又,把我媳婦兒氣著了!」

「我哪兒敢啊,這不是跟人家要錢么!」容長青笑著說著。

玉自珩點頭,道:「容娘娘,你真的要走啊?小知了她悉心栽培你,想讓你成為這兒的戲檯子呢,你這麼走了,她捨不得的。」

容長青嘆口氣,「我要是能留下來不走,我肯定不走,可我家裡,還有人等著我呢,要是回去之後,我一定把她帶來,以後拖家帶口的在你這兒住著。」

玉自珩嘆口氣,拿著眼神往上看了看,「最近先別走了吧,別讓她難受,過一陣子山莊這事兒過去,家裡安定了之後,再去談這些,到時候我們倆隨你一起去回去一趟,親眼看著你安頓了,她心裡還能好受一些。」

容長青皺眉,「多久?我要等多久啊?」

玉自珩笑道:「什麼時候這兒安頓了,你就什麼時候走,小子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傷了小知了的心,我保證讓你這輩子都回不去了。」

「不要……不要啊……」容長青趕忙搖搖頭,「我其實也不想走,我本來打算好了,這次回去之後成了親,就把媳婦兒一起帶來的,反正我家裡那塊,也就那個熊樣子,不能指望真的是親戚的。」

容長青說著,又抬頭看著夏蟬,「你跟我妹子對我好,我知道。我妹子這人,刀子嘴豆腐心,我知道。」

「哼!你知道就好!」夏蟬忽然從背後走了出來,將一個荷包一下子扔在了容長青的身前。

容長青趕忙伸手接住。

「這是啥?」

「裝什麼裝?你不是要錢嗎?這不就是,銀票給你縫在裡面了,散裝的銀子給你路上用,應該夠了。」

夏蟬說著,低頭喝著茶。

容長青伸手拿了荷包來看了看,心裡也是忽然不捨得。

「妹子啊,我想來想去,這一個人回去還是害怕,要不然你先幫我保管著這銀子,等到你們啥時候有空了呢,咱們仨一起去,我成親的時候,你們也好給我隨禮啊。」


容長青笑著說著。

夏蟬輕笑,「真的?你不走啦?」

「我哪兒捨得走呢?想到家裡那小青梅,還不如我妹子萬分之一的好看,我就捨不得走,再者說了,我妹子人長得漂亮做飯還好吃,跟著妹子有肉吃,我不捨得,不捨得……」

夏蟬輕笑,沒說話,心裡卻是忽然間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一樣。

玉自珩抿唇,算你小子識相!

其實玉自珩只是以為容長青是覺得受了自己的威脅而這麼說,豈不知容長青說的話,也是都是發自自己的內心裡。

在這裡相處的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容長青卻也是覺得十分的不捨得,只因為這兒有幾人太美好的回憶了。

也罷,等到夏蟬不忙的時候,再一起上路吧。

這會兒,柚青便端著香噴噴的糕點出來了。

「小姐,您快嘗嘗,這味兒聞起來好極了。」

夏蟬笑著點頭,拿著筷子夾了一塊兒栗子糕吃了,這栗子糕軟軟的粘粘的,十分的有嚼勁,而其中因為加了紅棗醬的緣故,栗子的香濃里就又融合了紅棗的甜蜜,十分的可口。

再看這奶香紅薯,地瓜本身就是最好吃最可口的那種黃瓤地瓜了,夏蟬勾兌了比例合適的牛奶和雞蛋進去,蒸出來之後讓地瓜的香氣更加濃郁,夏蟬拿著小勺子一點點的挖著吃,十分的滿足。

「柚青,你去把這點東西的步驟都寫下來,包括剛才我加牛奶和紅棗醬的比例什麼的,然後等著雲姐來的時候,把這配料表給她,讓她捎去一粟食齋里去,上新品。」

柚青應了一聲,轉身就去弄了,夏蟬默默的吃著這糕點,道:「不成,還是我給送去吧,我順便去瞧瞧酒樓最近如何了。」

「你又要親自去跑一趟?」玉自珩皺眉,「最近山莊的事兒就夠累了,你不用這樣每天跑。」

「不行,我得去看看去,酒樓那兒我也得去瞧瞧,要不然心裡不踏實。」

玉自珩看著夏蟬起身上樓,自己便也站起了身子來,道:「我陪你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形勢。」

幾人收拾了一下,便坐上了馬車去了,容長青端著一盤子糕點上來坐著,道:「嘿嘿,正好,咱們到了的時候就是中午了,這樣還可以留下來吃中午飯了,妹子,我想吃烤魚,三斤一條的那種。」

「我去!」夏蟬皺眉,「三斤一條的,你自己吃啊?也太能吃了吧?」

容長青撇撇嘴,「我這是能幹就能吃。」

夏蟬掩嘴笑,沒做聲,低頭看著手裡的賬本,道:「看著賬本么,最近這生意是好了不少了,我想著等山莊穩定下來了之後,我們就去外面看看去,能不能再找個好地方,開始開一粟酒樓的分店。」

玉自珩笑著點頭,「不錯,你這酒樓的招牌勢必要打響全天下的,今兒個回來的時候,去買一本各地的風土人情志,回來的時候研究一下,該去哪裡開,我陪你去看看。」

夏蟬笑著點頭。

「遊山玩水啊?我也去我也去……」

容長青急忙湊上前來,道:「妹子啊,按照哥的想法嘛,咱們先在周邊地區觀察一下,然後逐步的擴展出去,一站一站的去開發唄。」

「然後你就可以跟著我們白吃白喝白住白花,順便吃遍天下美食了?」

夏蟬一語中的,打破了容長青的假面。

容長青撇嘴,「你帶著我,出去也好多了一條路不是?而且,我唱戲去過很多地方,江湖上都有哥的大名兒!哥陪著你,還怕去了哪兒闖不開?」

夏蟬輕笑,「哦?你去過多少地方啊?」

「笑話!什麼叫多少地方?你應該問我,這天下是有哪裡哥沒去過的。」

容長青自信的說著,一不留神,就將這盤子里的糕點給消滅的光光的了。

玉自珩撇嘴,「你倒是好大的口氣,小知了,咱們這風土人情日誌也不用買了,這不身邊兒就有一本活的嗎?」

夏蟬笑著,看著容長青不語。

容長青為了顯示自己的真本事,急忙道:「真的,我真的去過很多地方的,妹子,你說吧,你想要去哪兒?」

夏蟬抿唇,琢磨了一下,道:「你知道這周圍,哪裡的花生產量比較好嗎?」

玉自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容長青犯了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