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驕陽身邊的天地大道全部消失,他的肉身被擊中,整個人瞬間燃燒起來,鮮血橫流白骨外露。龍驕陽被五雷轟頂得打落到地上,樣子極度慘烈。

龍驕陽強忍痛楚,催動五轉金丹的藥力覆蓋全身,剛才他與天地大道相互感應之時,出現了一點點的破綻,瞬間引來了五雷轟頂。這就是五轉金丹有一點小缺陷的弊端,它無法完全覆蓋龍驕陽的全身,讓其無時無刻都處於欺天狀態下。

龍驕陽的速度已經夠快,可是天劫雷霆已經開始,他無法避免的又一次遭遇五雷轟頂。

這一次,龍驕陽的肉身都快要散架,渾身冒黑煙,許多肉都被烤熟了。

「啊……」

這種痛楚太可怕,龍驕陽無法承受的凄厲長嘯,不過龍驕陽沒有放棄,他以時空域門之術避開雷劫之地,全面催動正魔道心聖化。

五轉金丹還是起到作用,讓龍驕陽可以避免持續不斷的被五雷轟頂。龍驕陽在艱難的過程中,完成了正魔道心的聖化,他一瞬間進入到獨立於天地大道之外的狀態。



龍驕陽曾經以這種狀態,幫助過小石人等人避開過滅道力量。不過今日天劫針對的是他,他處於這種狀態之下,一下子就讓五轉金丹的欺天道紋失效。

轟轟轟轟轟!

五雷轟頂再度來臨,而且接連不斷,眨眼間劈得龍驕陽成了一副骨架,他的血肉都被焚掉,只有五臟六腑與血管還存在,如果這些都被滅掉,龍驕陽的肉身就死了。

楚玲兒緊閉眼睛,眼淚直流,她不忍心在看下去。小玲瓏從未見過如此慘烈的天劫,她嚇得的將腦袋埋在了楚玲兒的秀髮中。

丹魔早已經不說話了,他被震撼到了極致,這五雷轟頂的禁忌天雷真是太恐怖。如果是他在承受這種天雷,一下子就會被劈成劫灰。

「驕陽,加油啊,你一定要成功。」丹魔在心中不斷重複這句話。

龍驕陽吃了大虧,不敢在施展正魔道心的辛秘之術,他現在疼到了極點,元神都快要爆掉。在氣海丹田之中,他的正魔道魂也遭遇重創非常的萎靡。

「御天神雷訣!」龍驕陽的骨架與五臟六腑中,有五雷轟頂的滅絕雷霆力量暴動,他不將其滅掉根本無法在繼續衝擊,龍驕陽只得施展雷霆至尊的秘術,讓肝臟中的雷木本源來吞噬這要將他滅殺的禁忌雷霆。

御天神雷訣很驚人,龍驕陽體內的靈力被快速吞入肝臟的雷木本源中,龍驕陽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可以對抗天劫雷霆,他就能渡劫成功。

龍驕陽的正魔道心在快速完成聖化,龍驕陽的骨骼上的正魔紋路也在變化,融入到了龍驕陽骨骼之中的本命護甲火紅戰甲上的正魔道紋也在聖化。

五轉金丹的作用明顯,五雷轟頂的天劫在龍驕陽全面聖化之時,並沒有爆發。而且滅道天雷沒有出現。

龍驕陽的肉身與精氣神全面聖化完畢,接著一步是最為重要也是最後一步,他將要與天地大道感應,先前他如此做,直接引來了五雷轟頂。可是龍驕陽不得不這樣做,要不然他的渡劫就是失敗的。

「最後一步,讓我在雷霆中涅槃聖化!」龍驕陽深吸一口氣,開始與天地大道感應! 五雷轟頂,讓至尊大殿外的天空白如紙,刺眼的不能正視。

龍驕陽與天地大道感應,無法避免的暴露了己身,他雖然避開了滅道雷劫,卻無法避免禁忌天雷。龍驕陽的承受力非常強大,他的骨頭被劈裂了數次,又數次重組。

可是他沒有能渡劫完成,五雷轟頂的禁忌天雷接連成片,形成了滅絕天雷陣,要徹底滅殺龍驕陽。

龍驕陽體內沉睡的靈物桂花樹被驚醒,它上一次為救龍驕陽消耗太大,一直沒有能熟醒,這一次的蘇醒過來,它已經被雷劫轟擊的快要燒焦。


「主人,我無法存活下去,將最後的本源力量給你……」桂花樹首次給龍驕陽傳言了,這或是也是它最後的言語,它將無盡生機傳遞給了龍驕陽。

「不要這樣,我能渡劫成功,我可以保護你……」龍驕陽阻止道

「主人,你的生機都快要斷絕,保護不了我的。」靈物桂花樹道

冰山雪蓮這時候也浮現出來,它也在將生機給龍驕陽,要犧牲自己來幫助龍驕陽渡劫。

龍驕陽無法阻止靈物桂花樹與冰山雪蓮,因為他真的被劈地快要死去,生機近乎滅絕。五雷轟頂太可怕,他正魔雙修根本無法對抗。

「不,我不能讓身邊的靈物犧牲性命,天地大道不認可我,那就全部毀滅!」龍驕陽癲狂了,他不能失敗,更加不想靈物桂花樹與冰山雪蓮死去,他瘋狂的讓正魔道心逆反碰撞,讓天地間的大道全部毀滅!

這就是逆反的正魔太極八卦圖所形成的威力,而龍驕陽第一次爆掉了天空中劈下禁忌天雷,五雷轟頂的天雷被正魔道心逆反形成的混沌風暴席捲掉。

這一霎,龍驕陽有了一種天高任鳥飛的通達感,天空中的恐怖劫雲在消散,龍驕陽狂暴毀滅的區域所散開的天地大道重新匯聚過來,它們自動與龍驕陽形成了感應,而且龍驕陽生出了一種掌控天地大道的感覺。

「我是凌駕於萬道之上了嗎?」龍驕陽感覺非常驚詫。

靈物桂花樹與冰山雪蓮都沒有在自我犧牲的給龍驕陽提供生機,龍驕陽渡劫成功,它們無需犧牲的活了下來。

龍驕陽身上的強大生機在爆發,龍驕陽骨架周圍血肉在重生,這就聖級境修者的威勢,只要骨頭不斷血肉可以隨時重生。龍驕陽靜靜立著,閉著雙目,他在感應骨頭之中,五雷轟頂的毀滅力量,他在感應這種道紋。

如果是其他修者,肯定沒有興趣來探索差點將自己劈死的雷劫道紋,可是龍驕陽卻修鍊了御天神雷訣,他對天劫雷霆的道則天生有感應,可以去破解與感悟。

「五雷轟頂!」

許久之後,龍驕陽忽然睜開眼睛,他右掌打開,上面有一道五雷轟頂的天劫雷霆浮現。

「果然如此,五雷轟頂中蘊含了細微的滅道力量,所以要強於普通的天劫雷霆。」龍驕陽在自語,他曾經遭遇過滅道力量,對滅道力量的一些道則記憶猶新。所以龍驕陽才能感應五雷轟頂的恐怖原因,而龍驕陽手中浮現出的五雷轟頂的雷霆,並非是他以祭祀之術形成,這是他以御天神雷訣施展出來。

當然這與真正的五雷轟頂差距還很大,龍驕陽並沒有真正弄明白滅道力量的道紋是如何的。

不過這已經足夠驚艷,他的領悟與開創能力是越來越強了。

「丹魔前輩,驕陽是渡劫成功了嗎?怎麼他手中有出現了禁忌天雷?」楚玲兒無比緊張的盯著遠方,血肉不斷重生的龍驕陽。

「我不知道。」丹魔苦澀道,他真是不清楚,因為亘古以來的歷史記載中,沒有真正突破到聖級境的人。

當楚玲兒與小玲瓏想要走出至尊大殿,去看龍驕陽到底是什麼情況之時,龍驕陽的身上突然五雷轟頂的雷霆密布,這些雷霆道紋在融入龍驕陽的肉身,在鏤刻進入火紅戰甲中。

這讓楚玲兒與小玲瓏停止了步伐,她們覺得龍驕陽還沒有完成渡劫。

龍驕陽的血肉在快速重生,雷霆道紋一直在閃爍,絲毫沒有消失的意思。片刻龍驕陽終於將五雷轟頂的雷霆道則融入到火紅戰甲之中,他睜開眼睛,取出了從青銅仙殿中得到的隕落魔刀。

隕落魔刀據傳是以一尊大魔的血魂鍛造,它蘊含著無盡魔威,這是一柄魔刀胎形。

「該是讓你被魔魂溫養的時刻了。」龍驕陽將隕落魔刀收入到了體內,讓其進入到氣海丹田的邪血魔基之中,龍驕陽的半魔道魂以六翼魔翅將其包裹覆蓋,開始供養它無窮大魔靈力。

至此,龍驕陽渡劫徹底完成,他的滿頭黑髮伴隨雷霆而生,龍驕陽第一次在不吃丹藥的情況下,一飛衝天踏步青天!

「少主渡劫成功了,少主渡劫成功了……」小玲瓏歡喜飛舞著。

楚玲兒喜極而泣,腳下凝聚劍氣飛衝上天去追尋龍驕陽。

龍驕陽感應到楚玲兒飛來,他飛臨而下,將楚玲兒緊緊抱在懷中。

「驕陽,你差點死了,我以為你會失敗……」楚玲兒語無倫次了。

「我怎麼會死,怎麼捨得死,我還要跟玲兒天荒地老呢。」龍驕陽凝視著楚玲兒如謫仙一般的容顏,忍不住吻了上去。

楚玲兒的臉紅丹丹,卻沒有反抗。

只是當二人如膠似漆之時,一個不適宜的聲音響起道「驕陽,你們先停一停行嗎?」

楚玲兒臉紅的要推開龍驕陽,龍驕陽抓緊楚玲兒,一把將楚玲兒手中的石玉玉石拋向地面。

「你……年輕人怎麼能如此的重色……」丹魔快速滑落的嚎叫。


小玲瓏接住了石玉玉石,她狠狠批鬥道「丹魔,你懂不懂浪漫,懂不懂情調,這個時候居然出言打斷,活該被丟下來。」

話末,小玲瓏小手捧臉望著天空上,相擁在一起的龍驕陽與楚玲兒無比期待道「唉,好浪漫,好幸福,什麼時候會有一個男人這樣擁抱我呢……」

「嘖嘖,你這樣的小侏儒,也想要有人喜歡?」丹魔譏笑了一句。

「你說什麼?」小玲瓏怒了,她發出祭祀力量在攻擊石玉玉石中的丹魔,丹魔悲鳴慘叫,卻無法讓九天上的龍驕陽聽到。 (第三更)

龍驕陽渡劫成功,踏入到了真正的強者行列,以前龍驕陽吃神獸附體丹無法發出真正的威力,因為他不是聖級境修者不能施展出聖級道紋,如今一切都改變了。龍驕陽以後再吃神獸附體丹與敵人對決,他的實力將暴增。

紫衣飄飛,長發隨風亂舞,威武英俊的面容讓龍驕陽看起來威武不羈,他雖然收斂了身上的正魔道紋,可是凌駕於天地大道之上的威勢還是不自覺的外泄。

以至於,龍驕陽從火焰山下來,天火區域的許多人忍不住去跪拜他。

「龍驕陽大人,不好啦,有人要收走天火河的水。」突然有人急急忙忙的跑到龍驕陽的身前道

龍驕陽劍眉一挑,感覺很不好。

「魔胎不會真的打通了仙魔坑與天荒的通道?仙魔後裔不會真的出世了吧?」丹魔道

「這真的很有可能。」龍驕陽沉聲道

火焰城,佔據著神帝域很大一片區域,不過因為這裡太過炎熱,不適合人居住。一直被視為無人區。人族的修者很少有人適應這裡的氣候,會來到這裡取天火河的水。

而且天火河的水,比岩漿還可怕,不是簡單人物可以取走的。

「你最好馬上離開,不要逼我發怒。」耿天火白須微翹,已經處於暴怒的邊緣,因為這一個闖入天火區域的少年打傷了十幾個天火族人。

「嘖嘖,一個聖級境大成期修者,做本尊手下的一個掃地奴僕已經夠格了,跪下臣服在本尊手下,本尊就放過這些無知的野蠻人。」身高八尺的少年,身穿黃金甲手持烈焰長刀,嘴角掛著狂妄笑容道

「你不過是聖級境初期修者,也配讓老夫臣服?」耿天火大怒,運轉天火道紋攻向這個狂妄少年。

少年將烈焰長刀抗在肩膀上,直接無視了耿天火的攻擊。

耿天火異常的震驚,他生氣的全力一擊,竟然沒有能讓對方有絲毫的損傷,這太不可思議了。

「老人家,你這把年紀了,還是乖乖臣服於本尊吧,要不然本尊一擊就能打得你全身散架。」狂妄少年嘲諷挑眉道

耿天火非常的心驚,他的攻擊完全無法奈何對方,難到這個少年是少主都在忌憚的仙魔後裔?

「老人家,本尊可沒有什麼耐心,你再不下跪臣服,本尊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狂妄少年目光陰冷的盯著耿天火。

「你敢脫下這一身戰甲來跟他交手嗎?」龍驕陽冷笑出聲,他趕到之時,恰好看見了耿天火對狂妄少年的一擊,他認出了狂妄少年身上的戰甲來歷,這是靈仙戰甲。

狂妄少年看向龍驕陽,只是他沒有開口說話,發現了龍驕陽身邊美如謫仙的楚玲兒,雖然楚靈兒又一次變成白髮,可是她的美麗還是無損,讓見者心動。

「這個美人是本尊的了!真是一個完美的白髮美人。」狂妄少年一指楚玲兒霸氣邪笑道

龍驕陽眼睛微眯,有危險眼神外泄道「你知道嗎?你觸動了我的逆鱗,我會殺了你。」

「嘿嘿,你活不了!」狂妄少年說著,他身影極快的狂暴斬殺過來。

靈仙戰甲,讓他信心十足,他的招式也沒有太多章法,只是以極速來活劈龍驕陽。

龍驕陽沒有動彈,任由狂妄少年劈殺過來,當狂妄少年進入到龍驕陽一米之內的範圍,龍驕陽渾身爆發出五雷轟頂的雷霆,這雷霆狂暴無比,將狂妄少年直接劈的頭髮倒立渾身抽搐的躺在地上口吐白沫。

「真是一個逗比少年。」小玲瓏俯瞰狂妄少年,笑道

龍驕陽伸手在剝狂妄少年身上的靈仙戰甲,他深知這種戰甲很厲害,是可以讓靈力攻擊無效的頂尖戰甲。

「不……不要……」狂妄少年想要伸手阻止龍驕陽,又一次被龍驕陽身上發出的雷霆給電的全身發麻。

小玲瓏笑眯眯開口道「少主,這人是正道盟盟主武傲之子武麒麟,他在心中不斷想,等出去之後,要讓武傲命令所有正道盟的強者追殺我們,他還想要滅掉天火區域,殺光這裡的所有人。」

「靈仙戰甲是正道盟至寶,他有靈仙戰甲必然是正道盟的人,只是沒有想到他會是武傲盟主的兒子,這真是讓人意外。」龍驕陽停頓了一下,隨後猛然用力將靈仙戰甲整個剝了下來。

「你……你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下場嗎?」武麒麟快哭了,靈仙戰甲可是正道盟的至寶,他好不容易才從老爹手中要來的。

「不會有人知道你死在這裡的。」龍驕陽淡然道

武麒麟瞪大了眼睛,這人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竟然還想要殺他?

「我是……我是武傲的兒子……你敢殺我?」武麒麟的舌頭打卷,不相信的問。

「你來這裡取天火河的水,不甚跌落其中而亡。我會將靈仙戰甲還給你爹,而後這樣對他說,他說不定還會很感激的給我點禮物。」龍驕陽微笑道

「你騙誰……靈仙戰甲誰不想要……」武麒麟嘲諷不信。

龍驕陽一手拿著從武麒麟身上剝離的靈仙戰甲,另外一隻手上,突然又多了一副靈仙戰甲,他笑容燦爛道「我並不缺靈仙戰甲。」

龍驕陽渡劫成功,他可以動用一直在正魔道心處的靈仙戰甲了。

「你……我知道你是誰了……你是龍驕陽……我錯了,你放過我好嗎?我給你的女人道歉,求你不要殺我……嗚嗚嗚,娘快來救我……我遇上了魔王。」武麒麟突然哭了,他指著龍驕陽好像見到了世間最可怕的存在。

「我有這麼可怕嗎?」龍驕陽冷哼道


「你是個魔王,怎麼不可怕……我娘在我出來之時,還交代我,遇上龍驕陽一點要避開,不能與你發生衝突……我有眼無珠沒有認出你……求你饒我一命。」武麒麟痛哭道

「你怎麼知道我是龍驕陽?」龍驕陽非常奇怪道

「因為靈仙戰甲,正道盟這些年來被人奪走的靈仙戰甲,只有從霍立手中丟失的靈仙戰甲,而奪走霍立手中靈仙戰甲的人就是龍驕陽。」武麒麟推斷道

「以你的實力,能帶走整條天火河的水嗎?」龍驕陽指著天火河問道

「我帶來了一件乾坤仙鏡,可以將一座山給收進去,收這條天火河的水自然也沒有問題。」武麒麟老實交代道

「乾坤仙鏡?拿出來瞧一瞧。」龍驕陽眼睛微亮道 (第四更,求訂閱,另外欠下的章節全部補更完了。)

武麒麟懼怕的看著龍驕陽,小心翼翼道「魔王,我給你乾坤仙鏡,你放過我好不好?」

「你這傢伙怎麼如此沒有骨氣呢?先前囂張之極,現在卻如此奴顏婢膝?」小玲瓏鄙視道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已經敗了,難到還要強硬的送死?」武麒麟不以為然道

「我看不起你這種欺軟怕硬的人。」小玲瓏不掩鄙視之意道

武麒麟青澀的臉上,浮現痛苦之色道「你知道什麼?你懂什麼呢?我要是不裝成這樣,早就死了。」

「哼哼,別想替自己辯白,你剛才是何等的囂張?還想要將玲兒妹妹搶過去。」小玲瓏極其鄙視的盯著武麒麟。

「我是正道盟盟主的兒子,可是我不是他唯一的兒子,我大哥武麒天,三哥武麒皓才是真正的天才。我爹將天材地寶都給了他們,二哥,五哥,六哥都先後死在他們手中,我不裝的紈絝狂妄一點,根本活不下來。」武麒麟悲情道

「誰會信你的這番話!」小玲瓏不屑道

龍驕陽幾人也不相信武麒麟的話,他剛才囂張不像是裝出來。

「我說得都是真的,而且來取天火河的水,是我爹給我們的試煉。他們很快也會來到這裡,而且我爹說天火河中有一株炎火神花,要我們將它帶回去。」武麒麟老實交代道

「天火河的水,炎火神花,你爹要這些東西做什麼?」龍驕陽眉頭微皺道

「這我可不知道,在家族之中我沒有什麼地位,我爹不會將機密的事情告訴我。」武麒麟搖頭道

龍驕陽思考一會,伸手到的武麒麟身前道「乾坤仙鏡呢,拿來瞧一瞧。」

「魔王,你可要信守承諾,我給你乾坤仙鏡,你不殺我?」武麒麟忐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