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英瞬間轉身,緊張萬分的望向使出終極大招的林凡,歸無期淡淡的看著有些失去分寸的,未來盤古大陸(五大陸的總稱)唯一的冰神龍,輕聲嘆息。

縱使再強悍的人物,也會對這世間的情愛俯首稱臣。

歸無期活了幾千年,閱人無數,對眼前少女的情懷瞭然指掌,但卻始終沒能讀懂不遠處正為未來奮力拚殺的少年郎。

驚魂一出,天地失色。

巨大的能量波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們紛紛停下征戰的腳步,獃獃的望向近乎瘋狂的一人一獸。

劍氣悠長,劍殤微恙。

當林凡祭起驚魂之後,無與倫比的仙劍盪出的銀灰色劍芒彷彿一朵凄美動人的絕世蓮花,為世人勾勒出了一道最動人的畫卷,璀璨如墜落的流星,驚艷稍縱即逝。

『蓬!』這是一人一獸之間的強強對話,以生命為代價,為生存而戰天下。


也是這場較量中,林凡第一次使出能夠和吳工相匹配的**。

是生?或死?

下一秒揭曉!

一擊之後,林凡如失去牽引的風箏,倒飛而出,一道淡藍色的清影,魚躍而出,不顧一切的將他攬入懷中。

她的清淚奪眶而出,不住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我沒有及時出手。」

「傻瓜。」林凡虛弱的笑道,「歸無期說的對,有些事情,我必須站出來,親自面對。」

反觀小山一樣的蜈蚣,在林凡的一擊之下,縱使是魔獸本體,也止不住騰騰騰倒退十幾步。

步履踉蹌中,明顯負了內傷。

驚魂之威,恐怖至斯。

「嗬!」蜈蚣仰天發出一聲怒急的輕嘯。

林凡掙扎著對龍英說道:「放我下來!」

龍英卻拭掉眼淚,堅定的說道:「剩下的我來。」

「不!」林凡語氣決絕,堅定的說道,「我說過了,有些事,註定要我自己去面對。何況,哪有女人保護男人的道理?」

龍英心頭微震,愣愣的任由林凡扶著自己緩緩站起,一步步走向正肆意咆哮的蜈蚣(吳工),他有咆哮的資格,因為林凡已經使出了絕招,到了窮途末路,而他還保存著真正的實力。

但林凡的敢於斗天斗地的性格,深深震撼著在場的所有人,眾人望著她略顯消瘦卻堅定不移的背影,紛紛豎起了大拇指。

人活一世,當如此子!

吳工陰笑道:「林凡,你還能提得動劍嗎?」

林凡不去看他,深吸一口氣,默念口訣,已經有些暗淡的金甲驟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輝,心念微動間,他已提劍躍到吳工的上空。

他腳踏七星,不斷的變換著腳步,頃刻間,一個簡單的乾坤大陣(簡稱)緩緩出現在他的腳下,吳工一時搞不清楚對方的意圖,便靜觀其變。

一戰之下,他已摸清了林凡的實力,連番的重創,他現在有一百二十分的自信,可以將之徹底擒殺。

他輕敵!

他停下來,懷著好奇的心態作觀望之態:我倒要看看你還能玩出什麼幺蛾子?!

所以,他眼睜睜的看著林凡將乾坤大陣布置完成。

浩瀚的星辰之力俯衝而下,他立即施展出了蜈蚣一族的最強殺技:『烽火連城!』比之前大了千倍萬倍的魔氣,瞬間覆蓋了方圓一里的範圍,那些反應遲鈍的妖獸,瞬間被魔氣吞噬的屍骨全無。

蜈蚣對著半空的林凡,和數月之前一樣,發出了最後的終極一擊!

卻聞恍若金甲天神一般的林凡輕笑道:「現在才想反抗,太遲了。」

… 接下來的一幕,驚呆了所有人的眼球,能夠吞天滅地的魔氣,無力的停佇在距離林凡的三尺之外,再不能前進分毫。

林凡穩居中宮,雲淡風輕的挪動著七星的位置,寒芒微吐,仙劍一引,清朗的喝道:「湮滅!」


自創劍式第四式:湮滅!

浩瀚的星辰之力,瞬間爆發,勢如破竹般盪向已經絕望的吳工。

戰場上風雲迭起,主帥對陣,最忌憤怒和輕敵,吳工卻輕易的觸犯了這兩條禁忌。

魔氣和星辰之力轟然相撞,天地無聲。

方圓足一里的巨型大坑應運而生,煙塵散去,卻獨見傲然而立的林凡,不見吳工的蹤跡。

一縷布條飄落在眾人面前,證明著他的去向。

湮滅之下的吳工,徹底灰飛煙滅。

片刻之後,『滅蠅』小分隊的成員發出了海嘯一般的歡呼,吳工的死,也意味著戰鬥的結束。

樹倒猢猻散,果然,包圍在四面八方天上地下的妖獸,眼見主帥隕滅,再無戀戰之心,如潮水般開始退卻。

林凡借著殘留的星辰之力,緩緩落到眾人面前,勉強一笑,轟然倒地。

他負傷很重,更主要的是,太累了。

「把星耀給我。」歸無期忽然皺著眉頭說道。

龍英遲疑半晌,還是乖乖交出了此前老頭送給自己保命的寶貝。

歸無期接過星耀,隨手將其拋向空中,一縷銀光在他指尖一閃而逝,風中的星耀驟然變大,柔和的星辰之力從上面散出,在眾人驚奇的神色中,緩緩將虛弱的林凡輕輕吸入了龜殼之內。

龍英長出一口氣,感激的看了老頭一眼,同時,也對星耀的神奇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識,這寶貝不僅可以做超級盾牌,其間蘊藏的星辰之力,還有助人療傷的奇效。

混戰也耗盡了眾人的精力,紛紛席地而坐,開始恢復元氣。

「一群廢物!」天地間陡然傳來驚雷滾滾的怒喝。

尚未喘過氣的眾人瞬間寒毛倒立,暴戾的怒喝聲里充滿著滔天殺氣。

隨著這聲怒喝,剛剛退出戰場的妖獸,便像冰雹一般,被人直接拋了回來。

眾人忽然都作嘔似的捂上了嘴巴,這些退出去的妖獸,此刻竟無一活物。

血腥之氣瞬間充斥在四周,也將恐懼直接傳遞到眾人身上。

無法形容的難受,彷彿置身於冰與火的雙重考驗之下,來人還未現身,死亡的喪鐘已經敲響。

貴為冰龍神的龍英騰身而上,真龍之威層層蕩漾開去,稍稍緩解著眾人頭頂上的恐怖威壓。

吳鐵翼的身影緩緩出現在大地上空,天空為之一暗。他的身後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妖獸大軍,全都冷冷的注視著眾人。

龍英冷冷的望著吳鐵翼,清冷的說道:「吳鐵翼,你作威作福了這麼久,還不夠嗎?」

「哈哈,」如同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吳鐵翼乾笑兩聲,嗡嗡的說道:「你們殺了我的兒子,還敢質問我的不是?!」

龍英義正言辭的回道:「吳鐵翼,你睜眼看看,好好的一個妖獸國度,被你糟蹋成了什麼樣子!」她指著成堆的屍山,言辭激烈的質問,「你兒子的命是命,他們的命就不是命嗎?」

吳鐵翼的表情一窒,旋即不屑的說道:「他們都是怕死的逃兵,你怎能將這些螻蟻之命和我兒子相提並論?!」

「妄自尊大!」龍英冰冷的回擊道。

吳鐵翼雙目赤紅,他在強行壓制著已經上涌的魔氣,剛剛他又去森林中進行了一輪火攻,剛返回到營地,驚聞吳工的死訊。

他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你們都得陪葬!」

龍英早有準備,金藍色的圖案自她的眉間印出,一條長約百丈的藍色冰龍橫垣在天地間,龍嘴一張,淡藍色的光球率先攻向吳鐵翼。

吳鐵翼臉上的陰冷更甚,他不屑道:「只是剛完成進化的神龍,也敢同日月爭輝。」說罷,順手一撥,藍色光球瞬間改變方向,一頭扎向已經看呆的沈園等人。

「不好!」千鈞一髮之際,歸無期急捏法訣,星耀光芒大盛,瞬間將失去反抗能力的眾人扯進了龜殼之中。

『咚!』大地如遭重擊,時間定格一般,籠罩在了一片白芒里。

放眼望去,只見狂烈的爆炸之力,生生抹平了附近數個山頭。

龍英的心急如焚的望向地面,但見星耀依舊發著淡淡的星辰之光,緩緩漂浮在地面之上,心中不覺一松。

她轉身面對吳鐵翼,鋒利的殺芒覆了全身,片刻之後,整片天地充滿了此起彼伏的龍吟,暴走的冰神龍,將滿腹的怨恨盡皆灑在了對手的身上。

充滿奇幻的風雷元素,充斥了整片時空,吳鐵翼倒沒什麼,卻苦了那些站在他身後的一干妖獸大軍。

冰藍色的能量球所過之處,儘是狼藉。

跑的快的還好,慢一點的全部遭了秧。

吳鐵翼卻毫不在意自己手下的傷亡,反而臉上的冷笑之意更加明顯。

處於暴走狀態的龍英,忽而停止了出手,嘆息道:「吳鐵翼,我們還是換個地方打吧!」

「好啊!」吳鐵翼滿口答應,卻豁然間完成了變身。

只見風雲翻滾的天空中,一條足有千丈的黑金邪龍憑空而現,邪龍兇狠的咆哮一聲,猛然轉過巨大的龍頭,對著身後數以萬計的妖獸大軍噴出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硝煙,戰火,燒焦的屍體,刺骨的慘叫,猶如一幅幅修羅地獄,刺激著龍英的每條神經。

她怒不可歇的指著邪龍罵道:「你怎麼可以?!」

邪龍的陰隼的聲音滾滾傳來:「別急,下一個死的就是你!」說完,一記擺尾,徑直撞向處於憤怒邊緣的冰神龍。

「訇!」

措不及防的冰神龍被邪龍直直的撞向了早已碎裂不堪的大地。

墜落於地的冰神龍發出一聲凄厲的痛苦呻吟,顯然負了不輕的傷。

可想而知,完成融合的吳鐵翼到底有多恐怖,一條接近百丈的冰神龍在它眼裡,不過是個玩物。

冰神龍掙扎著站起身,蓄積能量,再次騰空而起。

忽聽雲層中一個不羈的聲音浩浩而來:「女娃娃,把他交給我吧!」

應龍的身影緩緩出現在了她與邪龍中間,隨之而來的還有十幾人,正是藏匿了許久的龍陽,沈松雲,青棕,龍隼,熊闊海,龍隼,以及幾個修為較高的人。其中最為醒目的是個滿臉堆笑的白鬍子老頭。


恢復人形的龍英卻第一個朝著他施禮道:「花爺爺好!」

這位花爺爺,正是花嬌娘口中的爺爺,妖獸國度中輩分最高的長者,花翁,花無殤。

花無殤微微點頭,焦慮的問道:「嬌娘呢?」

龍英指著漂浮在下方的星耀,示意她很安全。忽然發現花無殤兩眼在冒著綠光,他狂喜道:「星耀!歸老兒!就知道你不會這麼容易掛掉。」

左耳前傳 是誰這麼沒大沒小。」歸無期特有的聲音自星耀中傳出,白光一閃,他的人已來到了星耀之外。

見是花無殤,兩人不由同時大笑起來。

老友相見,自是欣喜。

隨後的一幕卻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歸無期突然像個小孩一樣,雙目擒淚,直勾勾的望向丰神俊朗的應龍,身體僵硬,如遭重擊。

他結結巴巴的說道:「龍–龍–神大人!」

應龍象徵性的對他笑笑,擺手道:「你們都進星耀去!」

歸無期忙不迭的點頭,他已忘記了悲喜。

事關重大,也顧不得和眾人敘舊,法訣輕念,星耀開啟后,十幾個人便魚貫而入,最後只剩下他一人在外面。

歸無期神情凝重的問道:「龍神大人,真的走了嗎?」

應龍沒有正面回答,卻反問:「你不想回家嗎?」

複雜的表情在歸無期臉上一閃而沒,最後卻什麼也沒說,閃身進了星耀。

一直處於靜止狀態的星耀驟然發出刺眼的光芒,盤旋片刻后,風馳電掣般消失在了天地盡頭。

應龍轉過身,臉上的笑意慢慢消散,他盯著邪龍一字一句道:「東皇老友,我們又見面了!」

… 林凡的意識一直處於遊離的狀態,與吳工的拚死一戰,雖獲全勝,卻令他已經恢復飽滿的實力重新回到零點,他有時就在想,這是不是就是自己的命,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安生的日子,立即會有一場風暴,將他打回原形。

這次似乎有些不同,雖處於昏睡中,卻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靈力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增長著,這讓他稍稍心安。

但有種強烈的預感提醒著他,接下來會有更大的災難。

層出不窮的離奇經歷,雖然驚險刺激,卻也會令人厭煩。

所以,林凡寧願睡著不去醒。

可惜天公不作美,人終得從幻想躍進現實。

他是被這個世界吵醒的。

隱約動蕩的流水和驚天動地的斷裂崩坍,就像是世界末日。


是的,世界末日。

當這四個字躍進腦海時,林凡頓時清醒。

他辨認出自己躺在一個溫馨的房間里,陽光自由自在的從小窗戶里溜進來,窸窣的爬滿了房間的每個角落。

只是,總是覺得哪裡透著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