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神族的森人並沒有被你們全部抓光哦,一個叫森的傢伙現在正在組織力量準備報復,我是來通知你們陛下的,讓他小心一些,森可能己經潛進這個城市了。”

“噢,我知道了,龍先生有事的話就先忙去吧,我會通知陛下的。招待不週真的不好意思,這裏是駐軍重地啊,我沒法讓龍先生進來,唉,我這個總隊長可不好當啊,天天忙的體恤民情,還要保護皇族安全,累啊。”

邊上騎士隊長聽到總隊長這麼無恥的話,心裏暗罵道:他媽的,簡直不是東西,吹牛不打草稿,放屁不見臉紅,我見過無恥的人,但我這輩子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龍宇依舊不慍不火的回答,道:“那實在是太麻煩您了,我們就不打擾了,您忙,有後有機會見啊。”

“啊,再見啊,再見,龍先生,以後有時間一定請您喝酒。”

說完,龍宇斷開電子屏幕,望着城牆的位置冷笑一聲。

邊上瑪麗絲捂着嘴笑道:“你好壞哦,你居然只告訴他森來,可是你沒說他和神訂立契約了哦,你的目的是什麼呢?”


“我是惡魔。”龍宇看了一眼城牆,繼續道:“我對這一點完全不否認,所以一個惡魔在他被激怒的時候,是不會放棄任何報復的機會。”

“你想讓森掉這座城?”這一次瑪麗絲的表情都變得震驚無比。

雖然不是人類,瑪麗絲對人也沒什麼好敢,但是這座千萬人口的大城市,龍宇如果真的爲了幾句無理的話而遷怒城中千萬人的話,瑪麗絲不敢想龍宇的心到底有多狠。

龍宇微笑道:“不,我只是想讓這些人知道一些教訓而己。”

“可,可是這城中一千多萬人啊?”瑪麗絲有些急了。

“似乎你是魔獸,你並不是人類啊。”龍宇好奇的看着瑪麗絲。

“啊……”瑪麗絲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份,踢飛路上的一顆小石子,怒道:“該死的,吃的人太多,我居然也開始偏向人類了。”

“哈哈,難道我們兩個的性格在一起時間長了,居然有調換的趨勢不成。”龍宇大笑着。

“可是我不明白,你,你爲什麼能這麼狠心,這裏是一千多萬人啊。”瑪麗絲還是難以理解的望着龍宇。

龍宇反問道:“剛纔的情況,如果我們硬闖的話,那個什麼總隊長的傢伙會不會爲難我們。”

“那個白癡,我好像在黑暗界的戰鬥中見過,不過就是得到了力量而己,居然囂張成這個樣子。如果硬闖的話,他當然不會好心的幫我們說話。”

“所以呢,我們就算進去也是被當成了刺客的身份,見到國王的話,他會聽誰的,他信任的總隊長呢,還是我這個被套上了刺客身份的報告人。”

瑪麗絲點點頭,道:“必定是他的人了。” “所以,情況己經很明瞭了,我去了也是白去,那我爲什麼要去費事呢?既然他敢對我無理,我爲什麼不可能用這個機會教訓他。”龍宇笑着,笑的很開心。

瑪麗絲卻全身打了個冷戰,龍宇是很開心的笑,瑪麗絲卻覺得那是惡魔才應該有的笑容。

“但是,我還是無法理解你居然可以將千萬人的生命置之不理。”瑪麗絲小聲的嘟囔着。

“如果森進攻的話,他的手中必定還有像二號的人,就算預警也無濟於事,除非他們相信我的話全城轉移,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且森如果真選擇了這裏,就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每一個人。”

這個時候,一輛出租車正飛駛而來,突然在龍宇面前停了下來。

凌霸天那魁梧的身體從車裏鑽了出來,望着龍宇驚疑道:“龍宇,你怎麼在這裏?不是說回去陪你老婆麼?”

“你怎麼纔來?”龍宇也疑惑的打量着凌霸天,就算以凌霸天的速度,再慢也應該早到了啊,至於現在才姍姍來遲?

“我操他孃的,一提起來就來氣。”凌霸天仰天咆哮一聲,發泄着心中的怒氣,“老子速度慢了些,所以特意花錢租了一輛速度很快的出租車,結果那個他媽的司機居然帶着我繞遠路,打算圍着帝都轉一圈再進來,結果繞了三分之二我才發現不對勁,讓我狂扁了那傢伙一頓,這才告訴我原因,結果時間全耽誤在路上。”

凌霸天指着身邊的出租車道:“這不,就這傢伙,被我揍了一頓之後這才老實的帶着我沒繞遠的來了。還不快滾,再不滾老子讓人連車帶人全廢在這裏。”

出租車司機眯着腫的只餘一條線的兩隻小眼聞凌霸天的話,如獲特赫,開起車來掉頭就跑。

看着出租車走遠了,凌霸天道:“龍宇,剛纔不是問你來這裏幹什麼?你還沒回答我。”

“噢,閒着無聊路過這裏就進來了,然後順帶把森要來的事情告訴他們總隊長了。”

“通知完了,噢,那就好,我還怕我通知晚了呢?”凌霸天鬆了口氣,“他們怎麼說?”

龍宇攤開手掌,聳着肩無奈道:“他們不肯聽我的。”

接着龍宇把剛纔的對話原原本本的都說一一遍。

凌霸天一向不大動腦子,只聽了話就很生氣,那還去分析什麼話的意思和含義。

聽完之後凌霸天十分贊同的點點頭道:“嗯,嗯,他媽的,這羣王八蛋,狗眼看人低,死了也他孃的是活該。不管了。”

三人退回警戒線之外,十點多鐘,這個時候的天氣十分的清爽。

既然來了,也不急着離開了,三個一路逛下來,最後三人決定分散開來,約好見面地點,各自去自己喜歡的地方逛逛。

瑪麗絲路上聽說這裏有地下決鬥場,就決定去那裏看看有沒有不長眼的傢伙,然後吃上兩個人。

這一點龍宇是默許的,惹你的人當然沒有理由放過。

凌霸天則準備去拜訪一下城中的拳館,自己怎麼說也是練拳出身的,遇館不入說不過去。

龍宇的目的十分的單純……去酒吧。

純正的藍色夢幻從此失傳,龍宇也不禁有些惋惜,但是至少在最後還是喝到了一些,又有些嫉妒瑪麗絲,居然喝了十幾杯,早知道就和瑪麗絲拼酒好了,還能在最後時刻多喝上幾杯。

位於外城的東南,有一座二千米的巨樓,細長的樓身彷彿一柄利劍直插雲宵。

那裏是帝都有名的商業大廈,娛樂中心,酒樓,公司辦公樓多集中在樓中,豪華的商業大廈存在更將東南區域的經濟拉動起來,將附近的各種產業相繼帶動起來。

走在東南區的街道上,這裏的珠寶店,服裝店,特產店等應有盡有,繁華街道上行人川流不息,各種小商店更是遍佈街道。

精美的小首飾龍宇到是很喜歡。看着可愛的裝飾品,龍宇心想,舞一定會喜歡的,於是走進小商店買了兩個精美的掛飾。

“先生,我們店裏有新近的東西要不要看看。”女服務員熱情的詢問着。

“是什麼?”

“帝都的光照和別處不同,所以這裏孕育的寶石在光芒之下閃動的顏色是多種多樣的,帝都的寶石工匠通過特殊的方法將寶石的顏色進行了調整,生產出了七彩的水晶石,在陽光下會像彩虹一樣美麗,您要看看嗎?這可是最近剛生產出來的,現在產量很少的。”

“噢,拿來看看。”龍宇聞聽來了興趣,舞很喜歡這些特別的小東西,在以前莫爾城的時候她就喜歡收集一些特別的小石頭和小巧可愛的裝飾品。

服務員聞聽到櫃檯中找出水晶石遞給龍宇。

石子只有拇指指甲大小,本身是透明的像水一般的純潔,在陽光下七彩的光芒彷彿流水的水在水晶石中不停的流轉。

“多少錢?有這麼好的東西爲什麼不擺在明面上。”


龍宇高興的拿起兩顆被雕刻成心型的水晶石問。

“因爲還沒有量產啊,而且生產的地方管制的也很嚴格,這些是工匠偷偷帶出來的,而且是用最純正的一塊水晶石雕刻而成的,所以價格貴了一些,兩顆一共兩千三百金幣。”

“我全要了,這裏一共有多少?”

“啊,先要嗎?這裏一共,我看看。”服務生聞聽,變的更加熱情,飛快的走到櫃檯翻出盛放着水晶石的小盒子,細心的數了下,道:“一共十六顆心型的,還有五顆菱形的和兩顆方型的。價格,噢,我算算,每顆一千五百金幣,一共是三萬四千五百金幣。”

“不貴。”龍宇聞聽高興的付錢,心道:只要舞喜歡,就算是三千萬都沒關係。

銀行卡刷過去四萬金幣,其中五千五百金幣是給服務員的小費,這是龍宇感謝服務員的熱情的,不然他那能找到這麼美麗的水晶石。

龍宇拿着兩十三顆水晶石直奔一家珠寶店,剛纔過來的時候,龍宇發現那家叫週記的珠寶店是鄭氏手下的一個連鎖經營的店鋪,而且週記本身珠寶首飾的加工上大陸上也是很有名的。

珠寶店的店面不小,鄭氏的闊綽和對下屬企業的形象一直是相當注意的,更何況這間在最繁華地段的珠寶店。

房子是長方形的結構,長的部分臨街,一排巨大的水晶玻璃堆砌成一面牆壁,透過牆壁可以看到展示在玻璃後方的一件件精美絕輪的各類首飾。

穿街整齊的服務員站在門口接待着每一位客人。

裏邊的三面雪白牆壁下是一排整齊的玻璃櫃,裏邊分區域的擺放着一件件的珠寶。

東角一個門,上邊掛着閒人免進的牌子。

大廳的中間有一根粗兩米的圓型支柱,支柱由一塵不染的鏡子鑲嵌在外圍。

圍着支柱是同樣是一圈的首飾展臺,每六米的距離就有一名服務員站着。

花花公子涼薄妻

“請問,加工首飾的師傅在嗎?”龍宇禮貌的問着服務員。

“您是找那位師傅呢?我們這裏加工首飾的一共有三位師傅,鄭師傅擅長戒指加工,劉師傅擅長加工項鍊和手鍊。約翰師傅擅長小巧的裝飾品加工。”

“我這裏有二十三顆剛買到的水晶石,我想將它們組合在一件首飾上,但是不知道要加工什麼首飾,所以想請教一下。”

服務員也是識貨的人,接觸了這麼長時間的珠寶,那有看不出好壞的道理,光看水晶色澤就是特等品,而且在微光下似乎還閃動着好幾種顏色。

立刻就被首飾的精美吸引住了,不過很快就恢復鎮定道,“先生跟我來吧,我帶您去三位師傅那裏,他們會給您最權威的意見,但是手工加工的價格不菲哦。”

“錢不是問題?只要這些東西能做出精美的首飾我就滿意了。”龍宇點頭回答着。

服務員不在多說什麼,應該提醒的可都提醒了,至於出不出醜可就不歸自己管了。

按下了櫃檯下的按鈕,櫃檯的一角緩緩落下,露出一條容一人通過的走廊。

龍宇這才明白,原來這些珠寶在夜晚的時候是用這種方式保存的。

隨着服務員進了東角那個門,裏邊是一個工作間,對門整齊的擺放着三張合金的工作臺,上邊零亂的放着各種的工作。

三名五十多歲的老者正認真的做在合金桌前對着儀器鑲嵌着寶石。

看到有人進來,中間那位有些禿頂,頭髮也有些花白的老者回過頭來,道:“又有生意上門了。這次是加工什麼首飾?”

服務員恭敬道:“鄭師傅,這位先生拿來了二十三顆漂亮的水晶石,他想把這些水晶鑲嵌在一件首飾上。”

“拿來。”鄭師傅把大手在衣服上摸了兩下,伸到龍宇的面前。

龍宇小心翼翼的將二十三顆指甲大小的水晶遞給對方。


“咦?”水晶入手,鄭師傅立刻看出了水晶的特別之處,在燈光下襬弄一半,擡頭驚訝道:“先生,這些你是在那裏得到的?”

“一個小首飾店買到的。”龍宇含糊的說了一句。

鄭師傅也知道剩下的不便多問,將一顆顆的水晶取出來,並排的放在一張柔軟的絨布上,仔細的觀察着每一顆水晶,又用顯微鏡觀察着,最後驚喜道:“先生,你一共花了多少錢買的?一百萬,兩百萬,還是五百萬?”

“呃,有那麼貴嗎?我只花了四萬塊。” 鄭師傅一聽,嘆息一聲道:“唉,這麼好的東西居然落到不識貨的商店裏頭,這次先生你可賺大了,這種水晶礦石剛剛被發現,而且只有在楓嵐帝都附近的海邊纔有。嗯,準確的說這種水晶是水石和鑽石的結合,兼有鑽石的堅硬又有水石的柔韌,價值現在還無法估量,而且現在產量也很小。”

其它兩人聞聽也放下手中的活湊了過來,拿起一塊水晶打量着,驚奇道:“居然是水晶心的部分。約翰,你看,這確實是水晶心的部分,而且打磨這麼精細,肯定是上等品,居然只用了四萬塊就買到了,先生你還真幸運,這種東西如今還沒有上市,所以沒人估計得出他的價值,佔有這片礦的物主可是將這些水晶石視爲珍寶,居然有人可以帶出這麼多來,一定是缺錢了,才大膽去偷出來的。”

被叫做約翰的棕發老者也同樣拿起一塊水晶端詳着,驚訝道:“不錯啊,剛纔老鄭說的還是是在沒上市時的估價,讓那個不識貨的傢伙四萬塊就賣了,如果他知道自己至少少買了三四百萬,估計會吐血而亡也說不定。”

“那先生你想把這些鑲嵌在什麼首飾上?”鄭師傅放在水晶詢問着。

“我也不知道,你們覺得鑲嵌在什麼首飾之上更好些呢?”

三個人對望了一眼,圍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最後還是由鄭師傅說道:“我們商量了一下,這麼多的水晶鑲嵌在一件首飾上的話,只有項鍊是最合適不過的。但是這些水晶太過特殊,比如黃金和白金這些稀有金屬雖然是最好的選擇,但是絕非最佳的選擇。所以我們決定使用水石來當項鍊,價格十分昂貴,先生決定選擇那個?”

龍宇眉頭也不皺,十分乾脆的開口詢問,“水石?”

三人一見龍宇居然連猶豫都不猶豫,就知道遇到大主顧了,約翰道:“三千萬,這是水石的加工費,因爲我們這裏的水石是沒有經過加工的水石,可以凝聚成這種形狀,我們需要將二十三顆水晶全部鑲嵌進去,所以還需要重新雕刻磨具和手工費,一共是三千三百萬,最晚三天後交工。”

邊上兩人生怕龍宇打退堂鼓,連忙開口道:“不要以爲不值,你這二十三顆水晶石叫水虹,而且都是水晶心的部分,一旦成品開始上市,你這一件飾品買出一億的天價都是有可能的。”

因爲所有的手工製品三人都可以抽取百分之三做爲分成的,這可就是九十多萬,爲了這些分成約翰也不能讓龍宇離開。

“可以,不過請儘快。”龍宇想到森可能會來,萬一做出一個半成品來就麻煩了。

此時,突然心急火燎的一箇中年人跑了進來,在進來就問:“龍宇,龍先生是不是在這裏?”

結果一看到龍宇,長鬆一口氣道:“果然在這裏,龍先生,剛纔鄭總說您來我這小珠寶店了,讓我好好接待您,我還不信呢?哈哈,沒想到您真的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