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部分是瞳孔,不斷的變化,幽暗深邃,又彷彿出現了漩渦般的,能夠將一切光線都吸納,將人的靈魂吞噬。

與白幽對視,楚暮只感覺自己的目光,似乎要被白幽的黑色瞳孔給吸收進去,連同自己的意念自己的心神和自己的靈魂,都有脫離自己身體的感覺。

意念一動,穩固心神,巍然不動。

正欲出劍之際,驀然,白幽黑色幽深的瞳孔光芒大作,驀然逼射而出,那是無形的光芒,被作為攻擊對象的楚暮,卻可以瞥到兩道幽光一閃而過,速度極快,超出自己的想象,無法閃避。

剎那,那兩道幽光,便射進了楚暮的眼中,進入精神世界,楚暮只感覺自己的心神不斷的翻湧,彷彿精神世界內出現了一個黑洞,正將自己的心神吸納進去。

一旦心神被吸收進去,肯定會出現很糟糕的後果,楚暮明白這一點,因此,他在與那黑洞對抗著。

劍意凝練,心神意念彷彿化為人形,手持劍意之劍,斬向黑洞漩渦。

在楚暮的劍意之劍下,黑洞漩渦被斬碎。

但還沒有結束,黑洞漩渦一破碎,卻沒有消散,而是凝聚成一尊黑色的人影,手持一口黑色長劍,一劍直接殺來,犀利無比。

楚暮的心神意念便手持劍意之劍,與那個黑色的人影激戰起來。

這一場戰鬥,外界眾人都沒有看到,因為發生在楚暮的精神世界之內,就算是上空那三尊大帝,也無法得知。

外界,楚暮與白幽兩人,一動不動,雙眼都睜開著,有光澤不斷閃爍著。

這種精神層面的交鋒,最為直接,也最為兇險。

如果楚暮落敗,他的精神力量就會受到傷害,波及到靈魂,精神層面的傷勢,可要比身體方面的傷勢更麻煩許多倍。

像之前,白幽挑戰古亂空,最終落敗,他的精神力量就受到了傷害,若非尊座之力非比尋常,短時間內想要痊癒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有一些寶物的配合,也需要相當的一段時間,才能夠恢復如初。(未完待續。) 精神世界的戰鬥,沒有硝煙,每一劍都兇險到極致,稍微不慎被擊中,立馬心神受創。.

那黑色身影手中的黑色長劍上,激發出淡銀色的光澤,赫然是達到了三級的劍力,楚暮的心神頓時處於下風,他也連忙嘗試著在精神世界內激發劍力,幾次嘗試,差一點被斬殺的情況下,終於成功的激發出三級劍力,扳回劣勢。

白幽的一身造詣,都在一雙詭異的眼瞳上,擅長精神攻擊,也十分精通劍法,將劍法與精神攻擊結合起來,在別人的精神世界之內,以精神力量凝結的人進行對戰。

精神世界的戰鬥,除了看戰鬥技巧和劍法造詣之外,主要還是看精神力量的強弱,白幽精通精神層面,靈魂遠比一般人強大,精神力量也跟著強大,而楚暮,因為是兩個靈魂的融合,比白幽,只強不弱。

精神世界內,楚暮對白幽形成了壓制,一劍一劍的進攻,讓白幽的精神力量守多攻少。

外界,白幽的額頭上,開始滲出了汗珠,反觀楚暮,額頭上干潔一片,神色不變,這一幕,和之前古亂空對戰白幽時一樣。

「看這種情況,似乎白幽要輸了啊。」

「白幽的情形相當不妙。」

古亂空再一次坐直身子,雙眼眯著,精芒閃爍,他與白幽交過手,親身體驗過,是以知道精神世界戰鬥的兇險,也知道白幽精神力量的強大,眼前這種情況,似乎楚暮的精神力量,一點都不會遜色於他啊。

這樣的對手,才更有意思吧。

精神世界內,楚暮完全佔據上風,一招一式,簡單直接,犀利萬分,妙到巔峰,令白幽不斷的閃避格擋,再無反擊之力。

劍削過,縷縷的精神力量從白幽的精神體上飛起,消散,白幽的身影,越來越淡,外界的白幽,不僅額頭汗水淋漓,臉色發白,渾身也跟著顫抖起來。

再一劍,彷彿劈山斷岳,將白幽的精神體,從中劈開。

外界的白幽渾身猛然一顫,臉色驟然大變,悶哼一聲,嘴角溢出一縷鮮血,身形晃動之間,幾乎一頭栽倒。

到這裡,眾人都明白,白幽輸了。

「這楚暮的靈魂異常強大啊。」靑夙大帝等人眼睛紛紛一亮,暗暗讚歎道。

另外兩尊大帝也紛紛點頭。

「古亂空的靈魂力量,比白幽更強,楚暮的靈魂力量,也比白幽更強,若是讓天魂大帝知道,說不定很心動。」

白幽戰敗,他的第四尊座,歸屬楚暮,至於白幽,一下子降落到第十八尊座,這是第一個,跌出前十尊座的妖孽,楚暮立馬萬眾矚目。

天青榜上,楚暮的名字,一下子從第十八名,衝擊到第四名,讓許多人震動。

同時,楚暮佔據了第四尊座,也讓不少人雙眼發亮。

挑戰,只能對尊座高於自己的人發出,那些想要與楚暮一戰的人,原本沒有機會,但現在有了,比如練紅雲之類。

一場又一場的戰鬥,沒有人挑戰楚暮,對楚暮能夠擊敗白幽,感到忌憚。

輪到練紅雲發起挑戰,他毫不猶豫,直接選擇了楚暮。

「從天青虛界內看到你時,我就想和你一戰,現在,總算能夠如願了。」練紅雲笑道。

「我也這麼想。」楚暮也是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全力出手吧,一決高低。」練紅雲話音落下,直接施展出火之力場,擴散開去,將楚暮包圍起來。

一種灼熱的力量氣息,掠過自己的身軀,楚暮立刻感覺到,精神世界內種種天地規則之力,似乎被一股強大的灼熱的力量給壓制了。

就連達到了精微層次的木之規則之力,也受到壓制,不過沒有其他天地規則之力受到的壓制明顯,再者就是空間規則之力,空間規則之力本身很強橫,比其他的天地規則之力強出許多,又達到入微巔峰層次,因此,受到火之力場力量的壓制,最為淺顯,影響不大。

也就是說,楚暮若是施展空間規則之力戰鬥的話,實力並不會受到多少影響,只是,基於空間規則之力的劍法,只有小破虛八式一門和沖虛劍氣這門普通的絕學而已。

小破虛八式只是地級劍法,用在這種層次的戰鬥,威力不足,沖虛劍氣雖然強,卻是限制很大的絕學。

再者,掌握空間之力,楚暮也不想過早暴露出來。

就算是天地規則之力受到壓制,而練紅雲的火之規則之力得到增幅,彼此之間的實力,各有消長,楚暮也絲毫不懼。

涅槃二重天初期的修為,練氣練體兩方面,論劍元的強度,絲毫不遜色與尋常的涅槃三重天初期,與練紅雲之間的差距,沒有那麼明顯,而練紅雲可沒有練體方面的修為,絕對力量上,楚暮不會弱於他。

練紅雲和楚暮一般,主攻近身搏殺的劍法,兩人出劍,交戰起來,力量的碰撞,劍光霍霍,凄厲熾烈霸道,精彩絕倫。

練紅雲的劍法造詣不俗,激戰之下,激發出劍力,赫然達到了四級,看那色澤,處於淡銀色與銀色之間,似乎是剛突破不久。

楚暮也同樣激發出四級劍力,叫人感到驚訝。

四級劍力之下,雙方的攻擊力有點不相上下,戰鬥卻變得更加激烈,精妙無比的劍法盡情的演繹出來,彷彿藝術。

「楚暮此子的劍法造詣,遠超同齡人。」靑夙大帝等人再一次讚歎,從知道楚暮到現在,他不知道讚歎了幾次了。

練紅雲的劍法造詣也非同一般,但是和楚暮相比,卻還是有明顯的差距。


兩人的戰鬥,尤其是楚暮的表現,更是讓楊戰天戰意勃發。

被練紅雲的火之力場壓制,竟然還能夠和練紅雲戰成這樣,甚至還有將練紅雲壓制下去的跡象,其實若非修為突破,楚暮想要與練紅雲對抗,沒那麼容易。

「你的實力真的很強,我要施展絕學了。」練紅雲迅速後退,猛然飛躍而起,數百米高空,居高臨下,周身洶湧澎湃著熾熱的力量波動,紅色不斷從體內散逸而出,手中劍高速揮舞,劍光熾烈如火焰之紅,滾滾涌動,在周身凝聚為一朵火焰紅雲。

劍光在紅雲之內滾滾,又凝聚出一朵紅雲。

「是煉雲大帝的煉雲九劫劍,不知道練紅雲掌握多少?」靑夙大帝暗道。

之前練紅雲和蘇月汐一戰,並未施展煉雲九劫劍,不知道是來不及施展,還是不想施展。

煉雲九劫劍一出,紅雲凝聚,可怕的波動,從其中散逸而出,在天地之間澎湃不休,令得楚暮神色凝重,不斷的提升自身的力量,練氣和練體。

他有種被鎖定的感覺,知道這一次,練紅雲的攻擊,無法閃避。

三朵紅雲,在練紅雲周身環繞。

處於火之力場的覆蓋之下,又被三朵紅雲的強橫氣息鎖定,楚暮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寶衣之下,渾身肌肉細微的震動著,將逼迫而來的氣息震蕩開去,楚暮的周身,出現了肉眼難辨的漣漪,那是氣息被肌肉震蕩之力逼開而形成的景象,看起來有點奇特。

「接劍!」練紅雲的聲音,來自高空,手中劍驀然一頓,再猛然劈斬,剎那,三朵紅雲旋轉起來。

煉雲九劫劍,一雲一劍一劫。



紅雲化為巨劍,當空斬落,天地震動。

三口紅色巨劍,彷彿將天地劈開,連續斬落,那威勢,叫人震驚,尤其是直接面臨三口紅雲巨劍的楚暮,更是壓力暴增,整個人的骨骼似乎都傳出咯嘣的聲響,若非練體修為強橫,幾乎難以動彈。

煉雲九劫劍,可怕的絕學。

楚暮的念頭急轉,力量爆發,天斬劍撩起,彷彿將前方的空間撕裂,施展出蒼古劍法第一招風起雷滅,大風吹襲,雷霆降落,削弱第一道巨劍,再施展雷極破獄,將第一道紅雲巨劍擊碎。

第二道紅雲巨劍斬落,第三道緊隨其後,一劍連著一劍。

若是練成煉雲九劫劍,就會出現九口巨劍,一口緊接著一口,進行連續不斷的九次攻擊,並且下一劍的威力會比上一劍更強橫幾分,十分可怕。

幸好練紅雲只是將煉雲九劫劍練成前三劍,這前三劍,也正好是較為基礎的三劍,威力的增幅,沒有那麼明顯,否則楚暮還真是難以對抗。

第二口巨劍,楚暮釋放出沖虛劍氣。

沖虛劍氣的限制很大,使用掉,短時間內休想再用,但威力絕對強橫,與第二口巨劍碰撞之下,竟然將第二口巨劍擊碎,化為雲氣瀰漫開去,但沖虛劍氣也變得若隱若現,彷彿一陣風吹過,就會潰散的模樣。

第三口巨劍緊接著斬落,幾乎不給楚暮反應的時間一般。

快要消散的沖虛劍氣,迎頭而上,與第三口巨劍碰撞,撲哧一聲,沖虛劍氣潰散消失,第三口巨劍微微一頓,這一頓,為楚暮爭取到一絲反應的時間,蓄積完畢的力量,瞬間爆發而出。

渾身肌肉高速震蕩,震地勁最大程度的施展,天斬劍的劍刃瘋狂的震蕩起來,空間似乎被撕裂。

神荒劍元灌注,人劍合一,衝天而起。(未完待續。) 金色光芒與銀色光澤交匯,在劍身上涌動,劍刃高速震蕩,可怕的鋒芒無鑄,人劍合一下,隨著楚暮衝天而起,一劍揮斬而出,劍光彷彿撕裂了空間,斬向落下的紅雲巨劍。.

紅雲巨劍,長達十幾米,一劍斬落,似乎要將百尊神山劈開似的,楚暮迎頭而上,不過一米多的劍光對比十分明顯,讓人擔憂。

金銀雙色的劍光,在神念都難以捕捉的超高頻率震蕩之下,與紅雲巨劍碰撞。

這一瞬間,眾人彷彿聽到了空間破碎的聲響,那一幕,如同凝固,變成了永恆。

咔嚓咔嚓的聲音接連響起,傳入耳中,只見天斬劍與紅雲巨劍碰撞之處,出現了一個缺口,一道道的裂痕如閃電般蜿蜒,楚暮再度發力,紅雲巨劍破碎,飛濺開去。

人劍合一的楚暮,攜帶著可怕的威勢,衝天而起,殺向練紅雲。

事實上,擊碎紅雲巨劍,楚暮的力量也消耗了不少,沖向練紅雲看似威勢兇猛,實則有點后力不濟。

但練紅雲施展出煉雲九劫劍后,一身力量消耗許多,渾身肌肉僵硬酸軟,需要一點時間恢復,本以為憑著煉雲九劫劍,就算是無法擊敗楚暮,也能夠創傷楚暮。

楚暮衝天而起,眨眼便殺至眼前,金色與銀色交織的劍光無比犀利,撕裂長空,亮瞎練紅雲雙眼。

只是恢復了一部分力量,練紅雲勉強揚劍要格擋,只是楚暮揮出的一劍,太快了,超出了他的反應,無法格擋無法閃避,只感覺脖子一疼,被一劍斬斷。

在眾人的眼中,一切只是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只是看到楚暮擊碎第三口紅雲巨劍后,人劍合一,劍光衝天而起,猶如一道閃電霹靂掠過長空,與練紅雲交錯而過,練紅雲的腦袋便與身體分家。

「你真是太狠了。」重生在第十尊座上,練紅雲苦笑道,被一劍斷頭的滋味,十分難受。

「你的實力太強,不狠不行。」楚暮回到第四尊座上,笑道。

兩人就好像朋友一樣的開玩笑,讓人有點羨慕。

「你們看清楚了。」靑夙大帝問道。

「震蕩的力量,沒想到楚暮此子,竟然還掌握這種力量,真是可怕。」中年男姓大帝嘆道。

「要讓劍身高速震蕩起來,也不難,只是要做到楚暮那般的,卻很難。」女姓大帝嘗試了一下后,說道。

的確,要震蕩力量不困難,境界高對力量控制強的人,都可以做到,但要達到楚暮那樣的細微,卻很難,需要有相應的修鍊方法,那恰好就是震天流的傳承。

練紅雲落敗,第九尊座的妖孽發起挑戰,目光從楚暮的臉上滑過,楚暮先是擊敗白幽,又擊敗練紅雲,讓眾人知道了他強大的實力,並不能以修為作為基準,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挑戰楚暮,是浪費機會。

一番思考之後,或許是覺得自己都沒有把握,第九尊座妖孽棄權。

其實只要最後他保住第九尊座,也能夠在天青榜上名列第九,很高的名次了。

第八尊座的方天瓊也在尋思一番之後,棄權不挑戰,因為沒把握,上面尊座,一個個都是能人,他不是對手。

第七尊座妖孽想法不同,縱然不是對手,也要挑戰一番,被斬殺也無所謂,於是他挑戰了楚暮,楚暮第三次出場。

第七尊座妖孽的實力,不如練紅雲,根本就不是楚暮的對手,被楚暮擊敗。

第六尊座妖孽棄權。

第五尊座妖孽是蘇月汐。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蘇月汐的臉上,隨著她的目光,看看她如何選擇。

蘇月汐一雙冰冷的美眸,先是落在秦傲仙的臉上,與秦傲仙清冷的雙眸接觸,無形的目光碰撞,兩人的身上,更是散逸出絲絲的氣息波動,看起來,似乎蘇月汐準備挑戰秦傲仙,而秦傲仙也做好被挑戰的準備。

「我挑戰,第四尊座。」蘇月汐最後說道,讓人十分驚訝,秦傲仙也是一怔。

楚暮一愣,神色恢復如常,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吧。

「我會讓你知道,實力,才是最重要的。」蘇月汐的語氣冰寒,彷彿要凍結楚暮,如果可以的話。

「請。」面對有些咄咄逼人的蘇月汐,楚暮的回應很平淡,讓蘇月汐有些惱怒,眉頭微微一皺又舒贊,只是眼神更冷。

「蘇魔女要發飆了,你自求多福吧。」練紅雲是一臉看好戲的神色,嘀咕道。

蘇月汐的劍,是黑色的,黑得深邃,又有光澤,更散發出微弱的光暈,是一口通天聖劍。

黑暗力量波動,從這一口黑色的通天聖劍內,不斷的擴散而出,那光暈,正是力量散發出來波動所形成的。

發怒的蘇月汐,素手驀然揮出,劍竟然脫離手,飛射向楚暮,筆直而迅速,洞穿虛空,在空氣中留下一道漆黑的划痕,這一招,完全出乎眾人的意料。

劍者講究的是劍在手,一劍斬盡一切。

只見蘇月汐的食指與劍之間,有著一道黑絲,正是那一道黑絲牽引著,讓蘇月汐對劍有著絕對的掌控。

劍化為一道凌厲無比的黑光,快到極致,射向楚暮,眨眼便射殺到眼前,彷彿要將楚暮洞穿,那黑光更蘊含一種迷惑心神的力量,欲干擾楚暮的判斷,讓楚暮遲疑。

楚暮靈魂力量強大,精神力量極強,心志堅定,根本就不受絲毫的干擾,眼看黑光飛射而來,天斬劍揚起,一劍挑出,那黑色在蘇月汐的手指控制下,變幻,避開楚暮挑來的一劍,從側面斬向楚暮的脖子,迅疾兇猛狠辣,毫不留情。

驀然,只見蘇月汐再度伸出一指,斬向楚暮脖子的黑色劍光驀然一顫,分化出第二道,隨著蘇月汐手指的艹控,出現在楚暮的背後,一劍直刺,一下子使得楚暮雙面受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