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皮哥哥,你沒事吧!”年輕武者隊伍裏唯一的一個女孩子,跑上前來,拿了一塊布幫小黑皮止住了血,剛準備把他扶起來,小黑皮便推開她 ,自己站了起來。

透過紅色的血液,小黑皮上下打量着姬遊釋,那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好像第一次見到他一樣,過了一會止住了血,才道:“我承認,小看了你,不過剛纔這一場不算,想讓我給你道歉,需要在重新打一次。這一次我會動用本源之力。”

剛纔一面倒的戰鬥,坤玉族長並沒有看出姬遊釋用了多少實力,正盤算着怎麼讓一羣小傢伙上去繼續試試姬遊釋。一聽小黑皮的話,當即說道:“剛纔姬遊釋這小鬼耍詐,趁人不備,非英雄好漢所爲。要我看,他們兩人的實力應在兩可之間,需要重新打一場才能確定誰更厲害。”

“對沒錯,肯定是這樣。要不然黑皮老大一拳下去就能把奶娃子揍趴下。”一聽到坤玉族長的權威發言,小黑皮還沒說什麼,那個瘦猴一樣的傢伙就叫喧起來。

姬遊釋一聽居然還有人敢叫自己奶娃子,心中的無名火已經讓他緊緊記住這個瘦猴子一樣的傢伙了。

“你不是我的對手,要打的話,你們一起吧!”姬遊釋用手遙遙指着瘦猴一樣的傢伙,話確實對小黑皮說。他現在很想揍瘦皮猴一頓出出惡氣。

小黑皮一聽,怒道:“你竟敢小看我。”

還沒等小黑皮放狠話,坤玉族長插嘴道:“好你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竟然真準備一個人挑他們一羣。你以爲自己有多厲害。”

坤玉族長嘴上這麼說,可手卻拿着剛纔帶出來木棍丟給了小黑皮他們一羣,接着直接命令道:“你們幾個給我一起上,好好教訓這小子一頓,不要留手,最好往死裏揍,要是能揍的他哭爹喊娘,我就把百巧戰技傳授給你們幾個。”

說完很爽快的找了個臺子坐了上去。至於姬遊釋爲什麼沒棍子這種小事,等打完了在想起來給他也不遲。

姬遊釋瞅了半天不見坤玉給自己棍子,算是對這位族長的無恥算是有了一個直面瞭解。終於知道爲什麼庫拉欺負他的時候,全村人都會高興了。

宰看着坤玉族長悠閒的模樣,輕聲地問道:“這麼整,會不會太過分了,一對六就算了,還讓他赤手空拳?”

“這小子藏的太好了,不逼出來他全部的實力,在教他的時候就不能把他的潛力全部挖掘出來。”坤玉族長稍微解釋了一下。他現在是一門心思想着以後怎麼挖掘姬遊釋的潛力,可前提是他需要知道姬遊釋的實力。

六名年輕武者,聽到坤玉族長的命令,笑得那叫一個開心,奉命揍人,實在是沒有比這跟開心的事了,拿起棍子,齊刷刷的站了一排。

傲芙她們兩名術者,看着小黑皮六個人拿着棍子對着姬遊釋,無比同情他。也不知道傲芙對另一名術者說了些什麼,那個小姑娘一溜煙的跑了。

看着陣勢,姬遊釋知道, 總裁上錯床 ,不費點力氣是不行了。不過這也沒什麼好畏懼的,打就是了。他不相信自己這五年來的努力會敗給這幾個小鬼。

站定,姬遊釋雙腳岔微微一分,做了個發力的動作,淡然說道:“你們上吧!”

“黑皮老大,既然這個奶娃子不知死活,我們就顯出手吧!”瘦猴一樣的傢伙,可不懂得什麼是謙讓,會那種東西人,一般都是要吃虧的主。

“攻擊。”

小黑皮說完,六個人快速前突,在奔跑中,五人成爲箭矢形,唯獨那個瘦猴一樣的傢伙,憑藉着自己過人的速度遊離在隊伍周圍策應。 “不錯,小傢伙們都知道合作了。”宰看的暗自點頭,如果年輕一點的武者都是這個素質,部落未來的壯大將可預期。

看着成箭矢形攻擊的小黑皮一衆,姬遊釋首先瞄上了那個遊離在隊伍之外瘦猴一樣的傢伙。

這個傢伙,不但幾次三番的叫自己奶娃子,還有那張猴子一樣的嘴臉,實在是讓姬遊釋有想吊打他一頓的衝動。

當然,做出這樣的選擇不僅僅是姬遊釋太想揍那個傢伙的緣故,更重要的是戰術上的安排。

箭矢似的攻擊隊形,姬遊釋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該怎麼應對心中也沒個數。可如果首先選擇先把遊離在外的傢伙幹掉,不但可以拿到他手中的武器,還可以趁機觀察一下小黑皮他們是如何變換隊形的,這樣更有利於姬遊釋從中尋找機會。

決定先揍瘦猴的姬遊釋,在小黑皮他們五人衝過來的時候,迎頭衝向了箭矢的尖鋒位置。如何破解箭矢形的攻擊陣法,姬遊釋不清楚,可他知道避敵以虛。

處於尖鋒位置的是小黑皮,他看見姬遊釋竟然赤手空拳迎向箭矢形攻擊梯隊的最前鋒,心中暗自高興。這個奶娃子武技不錯,可見識還太少,不然不會不知道躲避一下。

不過剛纔姬遊釋的那一頓胖揍,讓小黑皮謹慎了不少,爲了再次避免陰溝裏翻船,他動用了本源之力。

小黑皮一動用本源之力,箭矢形攻擊梯隊中的後四人,也跟着使用,唯獨瘦猴吊在隊伍後面,退了一些距離,硬攻從來都不是他的強項,偷襲纔是他應該乾的活。

姬遊釋看着滿臉獰笑的小黑皮和棍棒上亮起的本源之力,立馬斷定小黑皮上當了。爲了給小黑皮他們幾個加深這種錯覺。

姬遊釋似乎不甘示弱一般,雙手上跟着用起了微弱的本源之力,只是這本源之力的強度怎麼看都沒小黑皮他們幾個顯眼。

看見姬遊釋手上微不足道的本源之力,小黑皮心中的喜悅已經無法言語,就這點武者修爲,居然還敢一挑六,今天要不把你打到吐,打的哭爹喊娘,那就是我的錯。


箭矢形梯隊的後四人,看見姬遊釋雙手上微不足道的武者修爲,心中沒有來的鬆了一口氣。剛纔姬遊釋揍小黑皮的過程到底還是給他們的心裏留下了一些陰影。

“給我躺下吧,你這個奶娃子!”

小黑皮雙手緊握棍棒,一記力劈,帶着剛纔的羞辱和心中的怒火,朝着姬遊釋的小腦瓜攻去。

光看這一招兇猛的架勢,這一擊要是打個實在,姬遊釋的小腦瓜要是不流半斤血,估計絕對停不下來。

“你就這麼急着想揍我的腦袋嗎?”姬遊釋呵呵輕笑着對不遠處對小黑皮說道。

說着他整個人卻突然從靜立加速前衝,速度之快,遠遠超出小黑皮的預料。

“好快的速度。”宰看着姬遊釋突然爆發出來的速度也是一驚。

“看吧!我就說不這麼來,逼不出這小鬼的實力。”坤玉族長摸着下巴,非常自得。

瞬間前衝的姬遊釋,在小黑皮他們攻擊來林之時,身軀猛然下蹲,雙腿微曲,在地面上用力一蹬。

“嗖”

整個人如同剛射出的箭矢,拔地而去,越過小黑皮他們五人的頭頂,往後邊瘦皮猴的位置落去。

“怎麼會跳這麼高?”

在旁邊的術者傲芙,看着空中大鳥一樣掠去的姬遊釋,突然覺得自己的剛纔讓冰蘭去叫庫拉的決定並不一定正確。

小黑皮他們五個,第一次遇見這種躲避方式,這一跳遠遠超出了他們手中棍棒所能攻擊的範圍。

“不好,瘦猴快跑。”

意識到姬遊釋要攻擊的對象,小黑皮毫不猶豫得把手中棍棒當槍一樣扔了出去。

“呼”

長棍帶着破空聲,目標直指即將落在瘦猴旁邊的姬遊釋身上。

眼看着即將射中自己腰身的長棍,姬遊釋也有些無奈,在空中無處借力,想要騰挪一下都做不到。

只見姬遊釋手中的本源之力瞬間大亮,一股遠比小黑皮身上強橫很多多氣息,氣息一閃而逝,好似根本沒有出現過。


而在着氣息幻覺一樣出現的短暫時刻裏,小黑皮攢射出來的棍棒,已經被姬遊釋輕輕一拍,斜着飛向坤玉族長。

剛剛落地姬遊釋,身形一轉,兩三個箭步就追上了沒跑出去多遠的瘦猴前頭。

趁着瘦猴大驚的時候,咧着嘴,對着他猙獰一笑,新仇舊恨,外加奶娃子這個讓姬遊釋痛恨的稱呼,順着這一巴掌全都拍在了他肩頭。

“碰”

瘦猴快速逃跑的動作,立刻停了下來,拍在肩膀上的那隻小手,讓他不知怎麼的想起了莽獸的爪子。

姬遊釋順手撿起瘦猴因爲肩膀劇痛而掉落的棍棒,輕輕一挑,撥開了瘦猴另一隻手臂的橫掃。

在撥開他手臂的同時,豎着的棍子,猛然往下發動了攻擊。

“碰碰”

這兩聲是姬遊釋用棍子直接杵在了瘦皮猴的腳面上。

“啊!”

趁着瘦皮猴雙腳吃痛,本能的伸縮時,姬遊釋不失時機的又送他小腿迎面骨兩下。

連續受創的瘦皮猴再也站不起來了,整個人抱着雙腿蹲在地上猛搓。可還是阻擋不住這四處受到攻擊的地方發紫腫起來。

小腿迎面骨和腳面都是肉少骨頭多的地方,只要輕輕一敲,都能讓人疼個半死,絕對是讓人只劇疼而不傷殘,攻敵而敵必救的地方。姬遊釋專挑這兩個地方打,其報仇的小心思已經曝露在所有人面前。

“這小子下黑手真夠黑的,不過深合我心意。”坤玉族長看的時不斷點頭,越看姬遊釋越滿意。

剛剛搞定瘦猴子,小黑皮他們五人已經調整好攻擊的方向,再次向姬遊釋衝了過來。

不過有了上次的經驗,他們隊伍中最壯的那個孩子,把手中的棍棒給了小黑皮,自己從地上撿起了兩塊石頭,隨時防備着姬遊釋再次從空中躲避。

宰看着小黑皮他們幾個能夠這麼快調整適應對方的攻擊,暗中點了點頭,或許是到了該讓這些年輕人上戰場的時候了。

這次依舊採用箭矢形攻擊的五人,丟掉了心中的僥倖,爆發了前所未有的衝勢。

敵人的強大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剛纔那一閃而逝的氣息,他們絕對不會一起感覺錯。這個小傢伙絕對是一個勁敵,而且還是那種隱藏的很深的勁敵。此時,小黑皮已經知道自己上了坤玉族長的當了,也已經明白他故意挑撥這場戰鬥的用意,可除了硬着頭皮上,已經無路可走了。

姬遊釋看着再次衝過來的五人,又看看坐在地上成爲自己俘虜的瘦猴子,心中閃過一計,嘴角不由的露出了陰笑。

一直盯着姬遊釋的坤玉族長,看着姬遊釋的陰險笑容,怎們看怎麼覺得熟悉。最後纔想起來這是自己即將坑別人時最常露出的表情,這個發現讓他一陣不爽。

面對着勇敢衝過來的五人,姬遊釋大大咧咧的往那一站,雙手把棍子往前方右手的地面上一杵,整個人擺出一副雲定風輕,甚至還十分挑釁的揮了揮手,那意思是你們不行。

而後整個人調動起本源之力,剛纔那股一閃而逝的強大氣息,再次出現在姬遊釋身上。

小黑皮五人衝着,眼中的謹慎已經達到了頂峯,本源之力更是沒有丁點保留,全都調動了起來,手中的棍子都有些承受不住這種力量,有開始解體的徵兆。

當小黑皮他們幾個把自身的氣勢調整到最大,攻擊力最強的時候,姬遊釋突然對着他們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啊!”

一聲慘叫打破凝重的戰鬥氣氛。

原來是一直坐在地上,垂當姬遊釋俘虜的瘦皮猴,被他小腳一抽送,踢了出去。而這一腳,好死不死得正好體在他的屁股的尾巴骨上,至於是不是巧合,只有姬遊釋知道了。

瘦皮猴被姬遊釋一腳送出去,隨後跟着便往前衝,右手還不忘順勢抽起杵在地上的棍子。

這個人形拋物,一下子打亂了小黑皮他們的攻擊節奏。

他們棍子已經調整到最好的攻擊方位,如果任由瘦猴落下,攻擊將會全都有瘦猴承受,這樣的攻擊,絕對夠讓瘦猴躺個一年半載。

“大壯接住瘦皮猴,其他人兩側散開,小心迎敵。”小黑皮臨危不亂,隨機應變道。

手裏握着兩個石頭的大壯,看着緊隨其後的姬遊釋,精準的把手裏的石頭扔向姬遊釋,雙臂一伸,抱住了從天上落下來的瘦皮猴,頓時兩人滾做一團。

姬遊釋隨手揮出兩棍,把衝着自己飛來的石頭精準的挑飛,只是這兩塊石頭飛去的方向很不巧,又是都衝着坤玉族長。

挑飛石頭,看着隊形已破的五人,姬遊釋瞬間加速,一個猛衝,衝到隊伍的右側。

面對迎頭二來的兩棍,姬遊釋右手高舉棍棒一橫,藉着阻擋攻勢的時機,整個人往前就地一滾,切入二人攻勢,小腿橫掃,兩人頓時倒地。


擊倒兩人,姬遊釋雙手一按地面,一個倒立,躲過後面緊隨而至的小黑皮二人的攻擊。

倒立着的姬遊釋,雙手一屈,重重往地面一按,整個人如同炮彈,彈射出去。兩隻腳準確的踩在兩個大鼻子上,雙腳又是一踩。

受到攻擊的兩人,鼻血橫流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姬遊釋則是準備藉着踩兩人的力道往前一撲站好。

可讓他沒想到的事,六個敵人全都搞定了,可耳邊卻突然穿了一陣破空聲。

“嗖”

姬遊釋一看飛射而來的棍棒大吃一驚,該死的坤玉族長,居然在姬遊釋前撲的時候,把剛纔那根被姬遊釋挑着飛向他的棍子又還了回來。 庫拉今天起的很早,昨晚一夜的荒唐沒有讓她產生丁點疲憊之感,反而整個人容光煥飯,變得更加豔麗。然而讓他更高興的是,靈者大人一大早就派人來通知坤玉,說是要他教導姬遊釋修煉一段時間。

讓自己的死鬼教自己的寶貝,庫拉光是想想,以後能夠天天捏一捏姬遊釋那白嫩的小臉蛋都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當她胡攪蠻纏着坤玉帶自己來到靈者家,剛好看到靈者大人正在收割已經成長五年的火靈稻米。

一想到火靈稻米的滋味,庫拉不自覺的嚥了咽喉嚨。剛纔還打算跟坤玉去瞧瞧姬遊釋的念頭被拋到了九霄雲外,死皮賴臉的留下來要幫靈者大人的忙,然則滿腦子想着怎麼順走幾個回去。

火靈稻米是一種非常少見的植物,生長週期慢,對生長的環境更是嚴苛,最主要的是這種珍貴的植物還有些少見的特性。火靈稻米的特性之一就是種子發芽特別難,光是種植之前需要經過高溫煅燒,除去外表堅硬的殼這一點就決定了想要大面積種植是一種奢望。

思源靈者邊整理着拳頭大小的火靈稻米,邊惋惜的對庫拉說道:“這次的火靈稻米,一不留神被無影鼠偷吃了不少,可惜了,要不然也能讓大家都嚐嚐。”

“無影鼠,上次不是被我們給一窩端了,怎麼還會有?”庫拉趁着說話的功夫,偷偷的把一粒火靈稻米塞到自己腰帶的後面。

“應該還有一隻漏網之魚,要不然就是又新搬來一隻無影鼠。”思源靈者頭都沒有擡,迅速的把整理好的火靈稻米收起來。至於庫拉偷一兩粒這種小事,還不值得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