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桐若有所思。

看來,她今後或許也會像他們一樣,學習一些族中普通常見的劍陣,好方便同其他人一起,在任務中配合完成行動。

「換陣!」

不待黎桐反應過來,黎陽平指揮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黎黎妙等人腳下一動,劍陣的模樣一下子就有了變化,彷彿變得更加凝聚了。

「出劍!」

伴隨著黎陽平的一聲不高不低的呼喝聲,眾人再次齊齊出劍,又是一片荒獸凄慘的嘶叫聲。

接下來眾人又有幾次的劍陣變化和同時出劍,而荒獸群的凄厲的嘶吼聲也始終沒有停止過。

可惜有大霧的遮掩,眾人雖然聽得到荒獸群的聲音,卻看不到荒獸群被攻擊的具體情況。

就連黎桐這個徹底脫離戰鬥圈的邊緣人物,也根本就無法用自己的神識探測清楚附近的荒獸群的真實情況。

這裡的霧氣有古怪。

彷彿能屏蔽掉修士的神識感知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蛋蛋在黎桐的識海中使勁兒的催促著黎桐把它放出來。

黎桐暗暗翻了個白眼兒,識海傳音道:「你瘋了?!現在這麼多人,你要是突然冒出來,被大家給發現了的話,他們一定都會拚命爭搶你的!到時候,我可沒辦法保得了你!」

蛋蛋不耐的道:「你以為這大荒里的霧氣跟外面的尋常霧氣是一樣的嗎?放心吧,我比你可清楚得多了,趕緊放我出來,不會有事的!」(未完待續。。)

… 蛋蛋實在是催得太急,黎桐沒有辦法,只好聽從蛋蛋的要求,悄悄的將它從儲物袋中放了出來。

儲物袋剛剛打開了一個小小的口子,蛋蛋棲身的木盒子就已經自動蹦到了黎桐的掌心。

雖然明知道普通的掩飾動作對修士來說根本就毫無用處,可黎桐還是下意識的將掌心的木盒子一翻,將其藏在了自己的修士服袖袍底下。

盒蓋被打開,蛋蛋從裡頭輕鬆的跳了出來,好像身邊那二十名黎家弟子完全就不存在一樣,倒是把黎桐給嚇了一跳。

這一次,重新出現的蛋蛋和它在木盒子里時的情況一樣,身體竟然沒有恢復平時的大小,而是和在木盒子中的大小完全一致。

黎桐對此呆了一呆,很快就恢復了冷靜,不再耗費太多的精力在蛋蛋身上,而是更多的關注著周圍黎家眾弟子們的情形。

縮成饅頭大小的蛋蛋在黎桐的袖袍中亂竄,一下子就爬到了黎桐的頭頂,緊緊的抓著黎桐的髮髻,在她的髮髻上盤了個圈,這才安穩了下來。

此時的蛋蛋,待在黎桐的頭上,就好像是一個最普通的毛絨髮帶一樣,一點兒也讓人看不出它竟然會是只荒獸。

黎桐暗暗在心底咬牙切齒。

這個蛋蛋,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簡直就是把她這個主人當成是平時玩耍的道具了!

竟然敢在她身上胡作非為,這才多大就有這麼大的膽子了。等將來蛋蛋更加成熟實力更加高強。還不一定會做出多少更過分的事情來呢!

黎桐在心底給蛋蛋記了一筆。

她遲早得好好跟蛋蛋算算這些舊賬!

而此刻,盤踞在黎桐頭頂的蛋蛋,卻是沉心靜氣,認真的吸收起附近這濃烈的霧氣來。

沒錯,蛋蛋這次突然的竄出來,是真的在吸收這大荒的霧氣!

當黎桐察覺到這一點的時候,幾乎以為是自己感知錯誤了。

她使勁兒的讓自己的腦袋清醒了一下,才終於確定自己發現的事情的確是事實。

黎桐心中彷彿有千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尼瑪這是大荒中獨有的霧氣啊!

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屏蔽掉修士神識的霧氣啊!

這種神秘莫測的東西,蛋蛋竟然也能吸收?它吸收這玩意兒到底是想要幹什麼、又有什麼作用啊?!

難怪它在儲物袋中一個勁兒的叫囂著要跑出來,敢情原來它還會這麼一招?

可惜的是黎桐還不知道蛋蛋昨天晚上吸收月華的事情。否則的話。她一定會更加吃驚的。

不過就算是如此,在見識了蛋蛋層出不窮的新花樣之後,黎桐對蛋蛋的這些鬼神莫測的本事也已經快要麻木了。

天知道蛋蛋到底都還會些什麼東西。

反正到目前為止,黎桐對蛋蛋的修鍊情況也還是一無所知。既然這是蛋蛋主動要做的事情。想來對它來說一定是大有好處的。

既然自己無法更多的幫助它。那在它主動要求上進的時候。能夠盡量的去配合它,也算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了。


黎桐徹底安下心來,小心的觀察著周圍的動靜。免得蛋蛋的舉動會被人給發現了。

不過還好,這裡的霧氣實在是太多了,而蛋蛋吸收霧氣的速度又太慢了,而且十分隱晦。若非因為黎桐和蛋蛋之間是有建立過平等契約的,就算是近在咫尺,只怕黎桐也是無法發現蛋蛋的舉動,甚至是它的存在的。

周圍的黎家子弟們,包括統攬全局的黎陽平,沒有一個人察覺到蛋蛋的突然出現。

它主動要求從儲物袋中出來,果然是對自己的隱蔽手段很有幾分把握。

漸漸的,黎桐不再將注意力放到蛋蛋身上,而是更多的放在他們當前的處境上面。

這大霧依舊沒有消散的痕迹,彷彿無窮無盡一般,讓人看不到半點從中脫離出來重新走回現實的希望。

黎陽平的指揮聲音始終未從消失過。

大家都看不到他到底站在哪裡,只能依靠本能照著黎陽平的吩咐一次次變陣出劍,收效卻十分可觀,至少荒獸群的慘叫聲是作不了假的。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眾人渾身的靈力已經消耗過半,可是荒獸群的圍攻,似乎還遠遠沒有退卻。

所有人變陣出招的速度都慢了不少。

只有黎陽平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清亮。

也不知道到底過去了多久,一個讓眾人解脫了的聲音終於響了起來。

「原地打坐休息,等候安排!」黎陽平沉穩的道。

眾人紛紛眼睛一亮,立刻就地盤坐了下來。

就連一向很有衝勁的黎黎妙,這次也很是利落的坐在了黎桐身邊,真是半點也不想動彈了。

黎桐趕緊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之前黎黎妙分給她的那一小瓶補靈丹,遞到了黎黎妙面前。

這是黎丹霞先前為了答謝黎黎妙的救命之恩,特地拿出來送給黎黎妙的,一共也只有兩瓶,還被黎黎妙分了一瓶給黎桐。黎桐暗藏的手段不少,還真是沒多少機會用得到這補靈丹。相比之下,反倒是消耗比較大的黎黎妙,對這補靈丹的需求更多一些。

就只看這一路以來黎黎妙對黎桐的照顧,黎桐拿出這瓶丹藥,就是理所當然的。

更何況她當初本就不想要這瓶丹藥,還是黎黎妙硬要塞給她,黎桐推辭不過,才不得不接受了下來。

現在好了,借花獻佛,黎桐終於可以把這瓶對低階修士來說十分重要的丹藥,交付到黎黎妙手中了。

「妙師姐,你趕緊吃點丹藥,恢復一下靈力吧。」黎桐真誠的道。

黎黎妙此時雖然有些脫力,卻還是對黎桐的好意露出了一個笑臉:「不必了桐師妹。丹藥我這裡也還有,這一瓶補靈丹你就自己留著吧,我暫時還不需要。」

黎黎妙在黎家可不是一般的黎家子弟,手頭的修鍊資源半分也不少。就是黎若曼這個家主女兒和黎黎妙比起來,那也是遠遠有所不及的。


而且,黎黎妙還是一個真正熱愛修鍊的修士,而不是像黎若曼那樣,是個被寵壞了的嬌小姐。

補靈丹這樣的東西,別人或許會缺少,可是黎黎妙卻不會缺少。更何況在這之前,黎丹霞奉獻出來的補靈丹,黎黎妙手中也保留了一瓶。

「妙師姐你就別跟我客氣了。」

黎桐對黎黎妙不缺少丹藥的事情未必就不了解,不過知道歸一回事,她要怎麼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正我現在待在你身邊,會受傷的可能性簡直已經低到不能再低了。」黎桐耐心的道,「這瓶丹藥對我來說,根本沒有派上用場的時候。倒不如用到妙師姐你身上,也能讓你更好的保護我不是嗎?」

黎桐狡黠的沖黎黎妙眨了眨眼睛。

黎黎妙失笑,搖搖頭,不再堅持,從黎桐手中將補靈丹接了過來。

她當即便打開了玉瓶,不止自己吞服了兩顆補靈丹,還將玉瓶中剩下的幾顆丹藥也倒了出來,分給了黎塵等人。

黎桐對此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什麼。

事實上,她對黎黎妙這樣的舉動,很是欣慰和贊成。

有了補靈丹的補充,黎黎妙等人恢復靈力的速度頓時便快了不少。

其他人都在加緊速度恢復著靈力,黎桐則在識海中催促著蛋蛋。

「你到底怎麼樣了啊?時間差不多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儲物袋藏好了吧!」黎桐心裡急得不行,「一會兒平師叔就該回來了。他可是玄武境的修士,未必就發現不了你。你早做準備,可別真的等被平師叔給抓走了才後悔莫及,那才是真的什麼都晚了!」

蛋蛋不耐的道:「我都不著急,你急什麼急啊?總之這件事情我自己有分寸,現在機會難得,下次想要再遇上這樣好的時候撞上這樣好的大霧,誰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了?你再等會兒,真有危險的時候,我一定在你提醒之前,就溜之大吉的!」

這些危機四伏讓修士都聞風喪膽的霧氣,對蛋蛋來說,竟然是千載難逢的好東西,實在是讓人說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

黎桐心中更是無語至極。

這個蛋蛋,脾氣真的是越來越大,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啊!

明明是事關它自己生死的事情,結果它自己一點兒不上心不說,倒是自己這個局外人,比它自己還要著急得要死。

她當初怎麼就一時想不通,收下了蛋蛋這麼個不靠譜脾氣大又最喜歡自作主張的荒獸呢?

「你自己小心點吧!」黎桐無奈的回應道,「膽子大是好事,可要是大過了頭,那可就未必了。平師叔實力很高的,你也不要太大意了。小心真的陰溝里翻了船,那我可就只能再去找一頭新的荒獸,成為我的夥伴啦!」

蛋蛋聞言大怒,連吸收霧氣的事情都顧不得了。

「你竟然要背著我去找別的荒獸?你敢!」蛋蛋暴跳如雷的聲音在黎桐的識海中轟轟烈烈的炸開了,「我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再找一頭什麼荒獸代替我的地位!你要真敢這麼做的話,那我就把你新找來的那些荒獸,一個個全部吃掉!」

不只如此,蛋蛋甚至還在黎桐的髮髻上劇烈的跳動了起來,顯然是心情非常不穩。(未完待續。。)

… 黎桐愣了好一會兒,才算是徹底反應了過來。

她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雖然黎桐一直以來都知道蛋蛋的脾氣真的很大,但卻從來沒有想到,蛋蛋的脾氣竟然已經大到了這種地步!

自己不過是說了句玩笑話,想要提醒它注意自己的安全罷了。誰知道蛋蛋卻把她的玩笑話當了真,還說要將她找來的荒獸全部都給吃掉!

這是一般的正常的荒獸會幹得出來的事情嗎?!

黎桐沒好氣兒的道:「要是你還是繼續這麼膽大包天的話,你看我能不能幹出這種事情出來!」

蛋蛋一聽,氣得渾身的毛都快要豎起來了。

黎陽平彷彿察覺到了什麼,銳利的眼神一下子就掃視了過來。

黎桐一直外放著的神識敏銳的感知到了這一點,不敢再和蛋蛋胡鬧下去,收斂氣息,用自己的神識小心的將蛋蛋給包裹了起來,讓它緊緊的貼在自己的頭髮上,沒有半點的異動。

原本還在生氣的蛋蛋似乎也察覺到了危險,不再胡鬧,變得老實無比,連喘氣兒都沒有一下。

它如今真正能發揮出來的作用不算多,但是龜息之法,還是知道該怎麼用的。

黎陽平的神識什麼也沒感知到,還以為自己是受了大荒霧氣的影響,產生了錯覺。現在的霧氣已經開始消散,不過危機卻還依然潛伏著。有二十一名低階家族子弟在此,他不敢大意。再次小心的關注起周圍的動靜來。

感知到黎陽平神識的離開,黎桐和蛋蛋心裡齊齊鬆了口氣。

黎桐心裡好氣又好笑,不再和蛋蛋多說,利索的將蛋蛋往木盒子里一扔,順勢就把它給收進了儲物袋中。

這一次的蛋蛋沒有半點抵抗,任由著黎桐施為。

重新回到儲物袋的蛋蛋似乎是覺得自己安全了,不再有所顧忌,再次在黎桐的識海中大吵大鬧起來。

「笨女人!你老實給我說,你是不是早就想另外找一隻荒獸,來代替我的地位了?!」蛋蛋暴躁的聲音不住的侵襲著黎桐的識海。「我告訴你。這事兒門兒都沒有!你想都別想!」

黎桐一陣無語,乾脆的不搭理它。

這傢伙,一句玩笑話,它竟然還能當真這麼久!

蛋蛋見黎桐不說話。卻更是把這句話給當了真。徹底在黎桐的識海中鬧翻了天。

黎桐實在是忍無可忍。只好道:「你就放心吧!有你待在我身邊,我就算是想另外找個荒獸來代替你啊,那也是不可能的!瞧你壞脾氣。還能有荒獸敢靠近我嗎?」

這話雖然還是寒磣了一下蛋蛋,但蛋蛋此刻卻沒有去想那麼多了。

它就聽清楚了其中最關鍵的那一個意思,就是黎桐不可能真的去另外找個荒獸來了!

蛋蛋心裡莫名的大鬆了口氣,樂得在木盒子里翻了幾個滾。

用神識觀察到蛋蛋難得幼稚的舉動,心裡原本還有些窩火的黎桐心裡一樂,那些悶氣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罷了罷了,這個臭脾氣的蛋蛋啊,算是和她綁定了。就算是它這脾氣不是一般的大,忍一忍也就算了。

反正她其實也已經漸漸習慣了……黎桐不由得在心裡為自己默哀。

不管怎麼說,蛋蛋畢竟也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夥伴。

打了幾個滾之後,蛋蛋似乎也發現自己現在的表現和它往日里有些「高冷」的氣質不太相符。它陡然在盒子里坐了下來,板著一張笑臉一本正經的對黎桐傳音道:「哼,看在你還算識相的份兒上,我就不跟你計較這些事情了!還有我要求的那些丹藥,你也可以緩一緩再交給我。怎麼樣,我對你夠好了吧?換了是別的什麼荒獸,它們能像我這樣這麼理解你嗎?你就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黎桐忍了好半響,才算是忍著沒有笑出來。

這個蛋蛋……簡直是傲嬌得太可愛了!

它竟然把煉製丹藥的時間主動往後推了推,還以此作為給黎桐的獎勵,等著黎桐感恩戴德的對它感激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