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老立刻橫着飛出去,落地後掙扎着想起身,卻是漸漸動不了了。

“你……好狂暴的真氣。”

金宇齊腦袋一片空白:“黃老,你怎麼躺地上了?”

許華則是雙目神光大冒,金家的高手,居然被人輕易解決了。

這……天不亡許家啊。

許家,有出路了。


“林先生,納蘭家主,我許家願意按你們的條件出售地皮。”

許華立刻表明態度。

納蘭玉珠大喜道:“好,你放心,之前林絕開的條件我都同意,另外如果你願意,我們納蘭家可以與你們許家結成同盟。”

“世家同盟?”

許華不敢相信問道:“納蘭家如今名氣一天高過一天,正是崛起。而我們許家日薄西山,一天不如一天,家主你真的願意和我們達成同盟?”

這可是世家同盟啊,類似於結義兄弟。

那意味着許家就可以靠着納蘭家玩了,獲得庇護。

金誠皺眉道:“董事長,請你三思,這樣做對納蘭家並沒一點好處,相反,可能還會被其他世家認爲,納蘭家在拉幫結派,不利於我們當前的明哲保身戰略。”

“金副總,我知道你的擔心。”納蘭玉珠盈盈一笑:“可是,納蘭家遲早也要與其他世家結盟的,許家現在或許不行,但我們納蘭家正處於上升期,多一個許家擔子也不怕。相反,如果我們讓許家也跟着蓬勃發展了,那我納蘭家與許家的聯合,就算是對上金家,也不相上下。”

金誠心服口服:“家主深謀遠慮,是我多想了。”

林絕笑道:“玉珠說得不錯,許家雖然破敗,但資源還是挺多的,我們和許家的合作,這纔開始呢,你說是吧,許華老哥?”

許華還擔心納蘭玉珠不合作了呢,連忙道:“是啊,這纔是第一步,其實我們許家還是有許多可利用的資源,與你們騰飛結合,一定會共贏。”

“你們都給老子閉嘴。”

一直被當不存在的金宇齊暴怒:“你們的合作大計商量好了沒?誰給你們的資格,許華,你家的地皮是老子的,誰也搶不走。”

他那個生氣啊,這都什麼人啊,居然當自己面就談合作,簡直無視他的存在,忍不了。

許華這次底氣十足:“金少爺,對不起,你的算盤打不成功了,我家的地皮我說了算,我只賣給納蘭家主。”

“是嗎?”金宇齊陰沉道:“那老子就讓你嘗一嘗,什麼是後悔。”

“本來不想教訓你的,但看你這樣欠扁,我的手實在癢得很。”

林絕冷哼中,上前就是兩巴掌。

“林絕,你敢打老子?”

金宇齊額頭青筋暴突:“你等着,我打電話叫人。”

“好,我等着。”

林絕悠閒地看着他。

金宇齊立刻撥通金家家主的電話:“老爸,黃老給林絕打地上躺了,你再派兩個,不,三個高手過來,今天我要一定要收拾這混蛋。”

金鎮雄出奇的沒發怒:“許家呢,那塊地皮收購得到沒?”

“原本談成了,但是林絕和騰飛集團的人一來,就泡湯了。”

提起這事金宇齊就覺得快裂開了。

“廢物。”

金鎮雄低吼道:“你特麼真是給我老子長臉了?讓你辦個小事,你偏要去招惹那林絕,他就是個瘋子,連龍家家主的禮都敢收,還會怕你?看看黃老死沒有,沒死趕緊送醫院。”

金宇齊愣住了:“爸,那地皮呢,我今天還被林絕扇了兩耳光,我忍不了。”

“忍不了,那你就被他乾死吧,草,你特麼腦袋是漿糊嗎?明明打不過,你還不服氣,你是要上天呢?”

金鎮雄被這兒子的智商給震着急了。

“爸,爸……”

金宇齊還想再說,那邊已經掛斷了。

林絕不耐煩道:“你的人什麼時候來,讓他們快點,我一併收拾了還要回家吃飯呢。”

“囂張,狂妄,你特麼太狂妄了。”金宇齊牙齒差點都給蹦碎在肚子裏。

太不給自己面子了。

許華等人心服口服,林先生真是太解氣,太霸道了。

看到金宇齊吃癟,他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又感到無比的舒爽。

“算了,不陪你玩了。”林絕甩手就走:“要報仇來騰飛集團,我就在門口當保安,隨時奉陪。”

這已經不是不給面子這麼簡單了,簡直是歧視,是蔑視。

“林絕,我不會放過你的。”

金宇齊嘶吼了。 “許家主,那就祝賀我們達成合作了。”

許家的房屋中,納蘭玉珠已經拿到地皮的產權書了。

許華苦笑道:“納蘭小姐就別取消我了,我如今哪裏算一個家主,家族已經不是家族了。”

金誠道:“那麼,許家主,很快我們的工程隊就要開進來施工了。”

許華點頭:“行,這個地段背靠京城最好的商業中心,只要你們能順利建起來,絕對會獲得巨大的利益。”


林絕從許家這塊地皮上收回了視線:“許家主,怎麼你家這塊地皮上,似乎還住得有人。”


許華頭疼道:“林先生還是你眼神好,沒錯,這塊地皮上住着一個人,怎麼趕也趕不走。”

納蘭玉珠好奇道:“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這些年我們許家力不從心,也沒經管這塊地皮,這人就在這住了一段時間,居然說我們許家無權讓他走。”

看許華樣子,似乎這人不好惹。

“這就是傳說中的釘子戶吧。”林絕笑道。

許華更尷尬了,自家的地給人佔了,他不敢吭聲,這比釘子戶還牛。


金誠冷哼道:“我已經通知工程隊進來了,到時候一挖機給他鏟飛,看他讓不讓。”

納蘭玉珠有些猶豫:“這不太好吧。”

“讓工程隊試試也好。”林絕饒有興致道:“這人可不是一般的釘子戶,而是王牌釘子戶。”

“林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許華不懂其中意思。

“很簡單,這人並不是貪圖你家的這點地皮,也不是沒地方住。”

林絕指着這處地皮的一個方向:“那裏是你家的風水中心所在,實際是一處龍眼,這人一直就守着這地方。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人就等我們工程隊進場來,給他把東西挖出來。”

許華駭然道:“那這個人豈不是神仙,連這個都算得着?”

林絕冷笑道:“神仙?我看是魔鬼吧。我問你,這個人來了後,你們家族是不是就開始破落,越來越倒黴?”

“他在這裏已經住了兩年。”許華沉吟,隨即變色道:“的確是這樣,自從他來的那天,我爸,也就是上任許家家主就死了。兩年來,我們許家不停衰落,到如今,連個像樣的人物都沒得。”

“果然是這樣,許華,這人其實是掐斷了你家的風水,目的就是要得到你家地皮下龍眼處的寶貝,也導致你家近幾年的災難。”

林絕語氣很平靜。

但許華卻是漸漸猙獰了:“媽的,原來是這樣,我現在就去殺了這個王八蛋。”

納蘭玉珠阻攔道:“許家主,你先別衝動,我看這人有些危險,不然不會一個人住在這裏三年的。”

許華紅着眼吼道:“可是,難道就任由他這樣殘害我們家族嗎?”

“你現在要是去,也是死路一條。”林絕也沒勸,而是淡淡道。

“這人不是一般人,而是來自一個你惹不起的地方,一個強大到能隨便弄死你的人。”

納蘭玉珠明白林絕的意思,這人至少也是祕修會那種地方出來的。

許華這種衰敗的世家家主,人家還真如同捏死一隻螞蟻就處理了。

許華泄氣皮球一樣跪在了地上:“難道,我們許家就該忍受這口氣嗎?”


“誰說你要忍受這口氣?”

林絕道:“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不能就這樣慫吧?”

許華慘笑:“可是就像林先生你說的,我過去人家隨意就能弄死,那我還能怎麼辦?”

“許家主,我說你是不是昨晚沒睡好,腦袋不靈光。”

林絕無奈道:“現在你的地皮已經賣給我們,當然是我們來處理了,不然還怎麼施工?”

“對啊,林先生你千萬要幫我,幫我們許家啊。”許華一想還真是,大喜道。

“沒這麼簡單,但這種絕人全族的事,老子也是看不下去的。”

林絕語氣轉冷:“金誠,你讓工程隊開進來後,先別動土,一點也別動。”

金誠照辦。

京城龍家,龍霸圖的書房。

“今日是你爺爺突破九品的契機,哈哈哈,我龍家終於要成爲和凌家一樣的豪門,而不僅僅侷限在世家。許家那塊地皮一旦動工,你爺爺就能得到那直達九品實力的珍寶,也不枉你爺爺在那邊守了三年。”

龍霸圖一掃兒子死去的陰霾,哈哈大笑。

九品強者坐鎮的家族,謂之豪門。

龍王驚異道:“老爸,爺爺他老人家,難道還活着?”

龍霸圖心情不錯,話也就開了:“當然,你和其他人都以爲,你爺爺多年前就死了吧?其實這是我龍家的一次大手筆,騙過了這京城無數世家大族的眼線。你爺爺在祕修會找到了突破的方法,最終尋找到許家那塊龍穴之地,得手後,便成龍。”

“龍?”

龍王激動得全身發抖,九品的龍家老祖宗,那不是龍,是什麼?

“老爸,那爲什麼我們不乾脆把許家那塊地拿過來算了?這樣爺爺行動不就更方便嗎?”

龍王有些不明白。

“事情沒這麼簡單,那塊地,只有在許家人手裏纔有用,下面的東西,會截斷許家的命脈,從而成長,這很玄乎,你不懂。”

龍霸圖狂熱道:“而且更妙的是,等你爺爺得到那玩意,順利晉升九品,成就我們家的豪門地位,我們再一舉拿下納蘭玉珠身上的寶藏祕密,開啓寶藏, 讓你爺爺直到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