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翼陣法,就是一人在前充當鳳頭,其他人立於兩側向斜後方排開,如此展開一個如同鳳之兩翼陣形,此陣形攻擊範圍很大,沒有攻擊漏洞,可以把他們十九人的攻擊力完全集中在一起,是葯族的一個基礎合擊陣法。

這個陣法講究的是所有人需要修鍊同一種屬性功法,施展這個陣法時才能將陣法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鳳翼陣法?」聽聞葯奇偉之言,其他人皆是喃喃出聲。


葯族的基礎陣法他們在武學堂里經常演練,極其熟練,所以葯奇偉說出鳳翼陣法時其他人也不吃驚,這個陣法是極其常見的普通陣法,陣形簡單,但攻擊效果卻是能讓他們的攻擊威力達到先天境。

葯菲兒站定身形,在她面前是一隻身影緩緩變大的橙色犀牛,而其他人則是在她身旁排開,形成兩個鳳翼。

因為所有人身前都有火焰浮現,因此陣法成形后看起來如同一隻火鳳,只不過這一對鳳翼五顏六色,看上去甚是詭異。

「不要讓那廝近身。這魂火是可以燒傷靈魂的。」葯奇偉站在葯菲兒右首側第一個位置,雖然他不是鳳頭,但他絕對是發號施令的那一個。

葯菲兒眸光一動,手掌向前猛然推出,三角狂犀發出一聲怒火,向前暴沖而去。

其他人見鳳頭開始攻擊,各色火火焰也是從不同角度向前飛出,目標只有一個,那隻面容猙獰嘴中不住呼出白氣的恐怖妖獸。

空氣里熱流瀰漫,溫度陡然間變高了不少。

各色火焰燒碎空氣,攜帶著刺耳的破空聲響擊射向那隻麒麟獸。

吼——

僅僅是一聲厲吼,紅色宛如實質般的音波便是將絕大多數火焰擊飛,只剩下幾道實力頗為強勁的火焰還能滯留在空中。

音波帶起如水波般的漣漪和幾道火焰僵持。

葯菲兒眉頭皺起,唐絲絲葯奇偉等幾人也都覺得有些吃力,識海內的魂力流失速度加快了不少。

「再來!」葯奇偉突然出聲喝道。他的意思很明顯,要其他火焰被擊飛的族人再次組織火力,就算不能直接擊打到魂火麒麟身上也要起到騷擾的作用。

噼里啪啦。

眾人耳旁響起讓人頭皮發麻的爆裂聲。

空間里突然充斥著紅光,眾人定睛看去,那魂火麒麟身上的淡紅色火焰陡然間變得一丈高,只見它輕輕抬足一踏,那淡紅色的火焰化成一團火焰球轟了過來。

淡紅色火焰飛在空中時眾人才驚覺那火焰真實的顏色竟是玫瑰紅。

火焰所過之處,空間變得微微扭曲。

轟——

「大家把火焰聚到一處。」葯奇偉一聲令下,充當鳳翼的十八人改為站位,如同那火鳳煽動雙翅一般。

雙翅從合變開,改變后的鳳翼陣法讓兩翼的攻擊點可以將火焰聚集到一處。

十九道火焰聚到一起,向前暴射,出人意料的是二十道火焰並未狠狠的撞擊到一起,火焰激蕩起的罡風對衝到一起,竟是讓二十道火焰僵持不下。

罡風劇烈的翻湧,陡然增加的溫度讓所有汗流直下。

不到十息,有一倍分人就僵持不住了,因為消耗的魂力實在是太大。

痛苦的哼叫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唐絲絲杏眼瞟了瞟高空,那裡葯魂還在修鍊之中,不過他並未受到戰圈的衝擊,安然的坐在那火翼龍之上。

見狀,雖然體內魂力劇烈的流失,讓人有種被人抽空之感,但唐絲絲嘴角卻是掀起微微笑意,處於修鍊狀態的葯魂沒有什麼戰鬥力,只要他沒有事就好。 嘭嘭之聲絡繹不絕的響了起來。

唐絲絲目光猛的甩向懸空在石柱上的星光幽火草,那些星光幽火草上的幽藍色氣屏耐受不住二十種高溫火焰帶來的高溫氣流的炙烤,紛紛碎裂,星光點點隨著熱流而逝。

失去氣屏保護的星光幽火草完全擋不住火焰熱流的炙烤,原本耀眼的幽藍色迅速暗淡下去,很快花瓣和根莖開始萎縮,既而開始凋零,變得枯黃,最後裂成灰末掉落。

胡龍吐出舌頭舔了舔乾燥得已經裂出血絲的雙唇,心道:「那魂火還真是強悍。不愧是地火,一火能抵我們十九種火焰的猛攻。」

噗嗤。

空氣中瀰漫起血腥味,有人受不了火焰的高壓,開始吐血。魂火倒縮而回,十九道聚在一起的火焰變成十八道,威力雖然沒有減低多少,但是還在掙扎的十八人可以明顯的感覺魂力被抽出的速度更快了。

因為他們要維持原有的平衡就要輸出更多的魂力來彌補失去的那道火焰。

饒是如此,因為少了一個火焰,這鳳翼陣法的合擊效果了降低了一些,從這個層面上來看,葯族陷入背動。


葯菲兒雙手頻繁結印,從體內湧出來的魂力被他操控得有如臂使,從各種角度湧入體型最大威力最強的三角狂犀體內。

柳眉微豎,葯菲兒識海內的魂力吃緊,嘴角拉出狠厲弧度,心裡惡狠狠的道:「我就不住你的魂力是無窮的,我們可是十九人的合擊陣法。」

心念一動,因為魂力逐漸匱乏起來,葯菲兒開始運行凝魂訣,一邊從天地間能量瘋狂的凝練魂力,一邊還要向外界大量輸送魂力。

「雖然凝魂訣凝練魂力的速度很快,不過也是有限,消耗實在是太大了,我怕是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鳳目里湧出懷疑的神色,三角狂犀受心念影響微微顫動。

「葯菲兒,你怎麼了?!」發現三角狂犀的異常,葯奇偉忽然喝道,「你要穩住,爭取把火焰壓過去,它是神獸又怎麼樣?你的三角狂犀一點也不輸給它!」

容意之中又飽含鼓勵,葯奇偉的話讓葯菲兒的心緒逐漸穩定下來。

雙手結出奇怪的印法,魂力把空氣壓得刺啦作響,葯菲兒視線直視三角狂犀,眼底湧出狂躁之意,有些時候忽略對手對能讓自己一心一意的投入到戰鬥之中。

葯菲兒現在的狀態便是如此。

更何況她在獸潮中煉化了躁狂霧蜂的狂躁之意,這讓他的三角狂犀武魂無論是暴發力和持久力都上了一個檔次。

空氣被火焰燒爆,空中不停的跳出耀眼的火花,若是此地出現淬體境二三重的妖獸,光是那一個爆開的火花就能將其炸得肉渣。

心中怒意和狂暴逐漸顯露出來,包圍秀麗的長發在空中飄揚,葯菲兒體內湧出的狂躁之意在他體表形成一個淡黃色的氣罩,那些距離好最近充滿能量的火花炸在氣罩上激起實質般的如水漣漪。

而此時的葯菲兒火力全開,心神一點也不被那魂火麒麟動搖,即便對方是上古神獸,今日也要分個子丑寅卯出來。

紅唇旁的細微弧底變得微微抽搐,葯菲兒心中喃道:「神獸,我倒是要看看你這上古神獸到底有什麼能耐。」

心念一動,從他體內湧出更多精純無比的魂力,三角狂犀發出一道凄厲的怒吼聲,身形猛然變大,雙蹄在虛空中狠狠的一踏,水波般的漣漪盪*漾開來。

橙色火焰在三角狂犀身上肆虐,三角狂犀藉助這一瞬間的火力向前猛衝出一丈距離。

魂火麒麟被短暫壓制,空中的熱浪和隨機亂飛的恐怖熱流被壓向魂火麒麟。

轟轟——

熱浪和空氣熱浪擊打在魂火麒麟身上爆出陣陣熾熱無比的罡風,只見那隻異獸只是輕輕抖了抖身子,那些足以穿射死淬體境二三重妖獸的熾熱罡風頃刻間離它而去,散射向四周。

嘭的一聲巨響,魂火麒麟抬腿,恐怖尖利的五趾探出肥厚的肉蹼,那五趾發出刺眼的紅光,腳掌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撕裂,火元氣沿著撕的紋路向前迸射。

地面裂出蜘蛛絲般的裂縫,那些裂縫中充滿著不斷向前激射的火紅元氣,火紅元氣在那地面裂縫中歡快的前行,撕裂般的行徑讓地面空氣發出嗤嗤的氣爆聲響。

「遭了!大家小心防禦!」葯奇偉看見密密麻麻的裂縫的地面裂縫,頭皮開始發麻,怒喝一聲,提醒眾人防禦。

鳳翼陣法還維持著形態,所有人的站位不能變,淬體境武者根本不能使用元氣罩,葯意的提醒有些多餘,現在他們已成為砧板上的魚肉。

轟隆隆——

裂縫蔓延至十九人的腳下,地面塌陷,形成一個一個的窟窿。七八個人身子一矮直接掉入了地面的窟窿之中。

痛叫聲此起彼伏的響了來。

「葯奇偉,怎麼辦?」葯菲兒額頭流下豆大的汗一珠,體內魂力向外輸出太快一時不支,三角狂犀火焰輕輕一顫,向後退了數丈,葯菲兒魂力輕輕掃過身後一片區域,發覺不少人掉入地面的窟窿之中,焦急的問道。

葯奇偉目光冷峻的掃視場中的環境,心思如同電閃,旋即道:「我們可不能退,只要一開始退,我們就要被逼入懸崖邊上,畢竟我們距離那裡不遠,所以,我們只能的前進。」

「前進?」葯菲兒冷笑一聲,「我懂你的意思,前進那些掉進窟窿里的人就能出來,同時又能保持鳳翼陣法陣型不散。可是我的魂力堅持不了多久,現在我們利用這個陣法把那魂火麒麟拖走,它也不能抽身,否則我們十九道火焰就能擊傷它,我想它不會那麼笨硬接我們魂火的猛擊,要知道魂火是能燒傷靈魂的,它自憶用的就是魂火,我想它不會那麼笨硬接我們的攻擊。」

「你懂就好。」葯奇偉冷然道。他的魂力也沒剩下多少了,不過他就不相信那隻麒麟獸能無限堅持下去。雖然魂火麒麟是先天境妖獸,不過他們這邊有十九人,相比起來,魂力也差不上多少。

掉入地面窟窿里的人根本沒有時間從那裡面爬出來,因為他們隨時都要向外輸入魂力而且還要保持隊伍形態穩定。

這種情況下怎麼能停向外的魂力輸出爬出來呢?

葯菲兒魂力有些枯竭,不過好在凝魂訣煉化魂力的速度很快,所以壓力小了一些。

「只有前推陣形了。」嘴角一抽,葯菲兒道。

魂力涌盪而出,三角狂犀發出讓人心煩意亂的一聲吼叫,身形向前猛的一衝,唐絲絲和葯奇偉緊隨葯菲兒發力,其他人頓感火焰和魂力壓力少了一些,抽身從那窟窿里跳了出來。

壓力小了一些,眾人臉色稍稍和緩了一些。

轟隆隆,懸有星光幽火草的近百石柱上突然發出黑光。

黑光緩緩變成漩渦,從那些漩渦里散發出異族氣息。

「這是什麼鬼東西?」胡龍額頭的汗如雨下,天空的炙熱氣息讓他那寬厚的身子不太好受,又才從窟窿里爬出來,身心稍微能休息一下,卻不料石柱上有異狀發生。

若那些黑色光圈裡再跑出近百隻妖獸,那他們不用再抵抗了,直接束手被那些妖獸吃了算了,現在十九個人組成鳳翼陣法被魂火麒麟套住,哪裡還有手去對付其他妖獸?

黑色散發出讓人心悸的的恐怖氣息,而這種氣息似乎喚醒了眾人的記憶力,就在前不久,進入火雲窟的黑長甬道內他們才和這些東西遭遇過。

魔族!

一個長相猙獰恐怖的魔鬼率先探了一個頭顱出來,他一臉獰笑,望向爭著的雙方,眼前的情影似乎讓它很滿意,他桀桀的怪笑兩聲,整個身子從那黑圈裡爬了出來。

緊接著,第一個石柱上的黑圈裡都有魔鬼不斷的爬出來。

葯族子弟目光駭然的望著眼前的一切,有些甚至使勁的搖著頭,顯然,他們以為這是幻覺,在這種時候,魔鬼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搶星光幽火草?可是星光幽火草被戰鬥的火焰罡風燒化了不少,如果真要搶,魔族現在才出現顯然不合常理。

那他們出現做什麼?


唐絲絲身旁浮現兩個子母鳳環,不管怎麼樣,他不會讓人傷害到葯魂。

而在火翼龍上的葯魂似乎對外發生的一切沒有什麼感應一般,雙手不停結印,還在煉化體內的星力。

魔族怪笑著,踏空而來。

上百個魔鬼!所有人心神懼顫,現在只要他們突然收回本命火焰,魂火麒麟的火焰就能讓他們重傷,甚至他們中會有人直接隕落。

葯菲兒也發現從黑圈裡走出來的魔鬼,若以她平時的性格,此刻恐怕早就衝上去滅殺這些魔鬼,可是現在,她能做的就是穩定輸出魂力,讓三角狂犀保持在最優的戰鬥狀態!

猙獰的魔鬼不斷的靠近,令人感到驚奇的是平時急不可待要殺葯族族人的他們,現在似乎一點也不心急,而且他們中實力最強的那幾人的目光一直不在葯族族人身上,反而是落在魂火麒麟身上。

「魂火麒麟?」唐絲絲眉頭微挑,他們在打這隻神獸的主意,難道魔族千方百計的潛入水水雲澗就是在打這隻神獸的主意。 就憑這一百多隻魔鬼,四五個先天境五重之下的魔小隊長,他們想要擒拿神獸?難道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放任我們採摘和煉化星光幽火草,就是為了等耐不住性子的魂火麒麟對我們下手之時他們才出來坐收漁翁之力?

幾乎在一瞬間唐絲絲想了很多事,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這幫魔鬼的心思就實在是太過狡詐了。¥≯

魔小隊長的出現也讓唐絲絲明白過來,這火雲窟秘境只允許先天境五重之下的人進入其中,先天境五重以上的人被拒絕進入此地。

饒是如此,陡然增加了四五個先天境的強者也讓其他人心神一顫。

四五個先天境,這是要被團滅的節奏嗎?要知道他們這二十人中目前修為最強的人是葯魂,但那葯魂還在修鍊狀態,一點戰鬥力都沒有,他們雖然有葯族先天本命火焰,威力十足,可是現在已經被一隻神獸魂火麒麟纏住,沒有一點精力出手對付那些魔鬼。

再說,就算能騰手來,那四五個先天境強者是那麼好對付的么,從那幾個魔小隊長猙獰無恥的笑容上就能看出他們根本沒有葯族族人放在眼裡,因為他們已是先天境強者,先天境強者又怎麼可能把淬體境武者放在眼裡?

魔族體內傳出的殺意肆虐開來,幾乎所有的葯族人皆是心神懼顫,他們不能抽手出來斬殺這些魔鬼,眼看著魔族越走越近,有一些人急得破口大罵。

「魔族狗崽子,有種來對付我啊,來啊,你以為大爺怕你了不成?」

「有種等我們和魂火麒麟分出高下,再正面和我葯族堂堂正正的打一架!」

「不要臉的魔鬼們,你們知道恥辱兩個字是怎麼寫的嗎?」

……

各種惡毒和挑釁的謾罵聲四起,但在那些魔族聽來彷彿是那悅耳的琴聲,不但不怒,反而開心得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