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城回過頭,居然是武康。

「你叫我幹嘛?」鳳傾城以為他是來找茬的。

「我是來向你還東西的。」武康說著把物資都拿了出來。

鳳傾城看著他手裡的物資,有些驚訝,這傢伙居然把物資都送回來了。

「你向誰搶的,就去還給誰。」鳳傾城說道。

看著他,也沒有那麼的可惡,只是當初干出來的事比較可惡。

「知道了。」武康聽話的回答。

「我以前從來沒有向人低過頭。」武康弱弱的說道。

「那是你沒有遇到我。」鳳傾城的語氣很有氣勢。

武康覺得也是,當初還是覺得自己厲害,只有遇上高手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不堪。

「行了,你走吧。」鳳傾城淡淡的說道。

她說完轉過身就離開了。

剩下武康一個人留在原地,還好她放過了自己,不然,他就死定了。

武康也就走了。

鳳傾城一個人溜達了會,她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小鳳也不知道去哪玩了,院子里顯得格外的安靜。

鳳傾城打開房門,剛準備進去,就感覺到有人,她立刻警惕起來。

「誰,有本事出來。」鳳傾城根本就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若有若無的,讓她抓不住。

鳳傾城看了看四周,也沒有人,她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她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

就這樣僵持著, 錶靚女生活錄

鳳傾城知道這是一個武功十分高強的人,自己都感覺不到他的氣息。

她的全身都屬於緊繃狀態。

忽然,有一個身影向自己飛來,快到讓她反應不過來。

鳳傾城剛準備進攻,卻發現這個人居然抱著自己。

瞬間她知道是誰了。

「想我了嗎?」那個聲音在她的耳邊親昵的響了起來。

鳳傾城頓時臉就漲紅了。

她已經知道是東方無涯了,除了他,也就沒有人有這麼高的武功了。

「你來也不提前告我一聲。」鳳傾城的話是責備的話,但是,聽不出來一點的責備。

「我這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嘛。」東方無涯的語氣裡帶著濃濃的曖昧。


鳳傾城轉過身面對著他,「你這就是一驚嚇,算不上驚喜。」她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你想我了嗎?」東方無涯看著她,眼睛里滿滿的深情。

鳳傾城一下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她就害羞的點了點頭。

東方無涯拉著她就進了房間。

「我早就想來看你了,我真的想永遠陪在你的身邊。」東方無涯抱著她。

「我也是,只不過我還有自己的事去完成。」鳳傾城說道。

東方無涯一臉不情願的看著她,「你還有什麼事,就讓我幫幫你,好不好。」

鳳傾城看著他一臉撒嬌的樣子,心裡也是服了,看著那麼冷酷的一人,還撒起嬌來了。

「我都給你說過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決,你要相信我。」鳳傾城一臉認真的樣子。

「好好好,就聽娘子的。」東方無涯一副聽話的樣子。

鳳傾城笑了笑,真是拿他沒辦法。

「真想一直跟你在一起。」東方無涯在鳳傾城的耳邊說道,他說話的氣息噴在她皮膚上。

鳳傾城頓時感覺自己的心都酥了。

這次,她主動吻了東方無涯,當她的嘴唇跟他的嘴唇相碰的那一刻,她覺得整個人都飄起來了。

本來是她主動,東方無涯直接變成了主動,很快她就癱在了東方無涯的懷裡,她覺得幸福極了。

很快東方無涯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起初鳳傾城還有點害羞,滿滿的,也就沒有那種感覺了,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過了,她已經被東方無涯徹底給征服了。

東方無涯親吻著她的每一寸肌膚,她的體內就像有團火在燒,很熱,很熱。

「我熱…………」鳳傾城低低的說道。

東方無涯看了看她,她的整個身體都在發燙,他會幫她降溫的。

整個房間內都充滿了情慾的味道,而且溫度也上升了好多度。

鳳傾城一次一次的被東方無涯帶上了雲端,她就感覺自己一直都在飄,一直都在飄,從未下來過,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鳳傾城被折騰了一夜,到了天快亮的時候才睡著。

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傍晚了。

鳳傾城醒來的時候,正發現某個人正單手撐著,看她呢。

「我睡了多長時間。」鳳傾城問道。

「一天。」東方無涯看著她說道。

鳳傾城覺得這個不太好,她今天一天都沒有出現。

鳳傾城發現東方無涯一直在盯著自己看,都把她看的發毛了。


她害羞的把頭躲進了被子里,讓他不要再看自己了。

東方無涯把被子弄了下來,「害羞了。」他看著鳳傾城。

一直都很強悍的女人,她也有害羞的這一面,而且看著就這麼的可愛,給人一種致命的誘惑。

「傾城,我愛你。」東方無涯突然的告白。

鳳傾城差一點沒有反應過來,她高興的抱住了他。

東方無涯不停的在她的胸前蹭來蹭去的,又點燃了體內的火。

東方無涯毫不吝嗇的又給了她飛得感覺,她頓時覺得跟東方無涯在一起,她才是最快樂的。

就這樣,一天又過去了。

第二天,鳳傾城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得起來。

她剛坐起來,就覺得腰酸背痛,整個人跟散架了一樣,她覺得自己都快不是自己了。

她看了看旁邊的人,他睡得正香,這讓鳳傾城很是頭疼。

鳳傾城剛準備下床,就被東方無涯拉了回去。

地脈尋龍師 娘子,你去哪啊。」東方無涯戲虐的看著她。

「那個,我出去一趟。」鳳傾城說道。

「你出去幹嘛,不用去了。」東方無涯的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摸來摸去。

「好歹,我得出現一下啊。」鳳傾城抓住了他那隻不安分的手。 「好啊,那你叫聲相公,我就讓你走。」東方無涯看著她。

「相公。」鳳傾城覺得叫起來還順口了。

「非常好,你都叫我相公了,我肯定不能放你走啊。」東方無涯壓在鳳傾城的身上。

「你說話不算數。」鳳傾城的小臉氣的鼓鼓的。

「我說讓你走了,但沒說讓你現在走啊。」東方無涯說完就向她的嘴唇吻去。

鳳傾城吚吚啞啞的不知道說些什麼,估計只有她自己知道。

等鳳傾城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你看,天又黑了。」鳳傾城看著東方無涯。

「沒事,就這樣在床上待著,挺好的。」東方無涯看了看鳳傾城。

鳳傾城已經被他說的無地自容了,他已經把自己吃干抹凈了。

「我都兩天沒出現了,他們會擔心我的。」鳳傾城一本正經的說道。

「沒事,我早就安排好了,你不出現,他們一點也不好奇。」東方無涯一副得意的樣子,他好像什麼都知道。

鳳傾城這下知道了,怪不得沒有見小鳳,原來是被他提前給支走了。

「你都算計好了。」鳳傾城看著東方無涯,一臉的質疑。

「什麼叫算計,我這叫未雨綢繆。」東方無涯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鳳傾城也真是說不過他,乾脆不理他了。

鳳傾城把頭轉向了一邊,不去看他。

「我就是想跟你單獨在一起。」東方無涯抱著她深情地說道。


鳳傾城理解他的心情,他就是想跟自己待在一起,這個也說的通。

「我理解你,等我忙完了自己的事,我就天天跟你在一起,但是,你不要煩我。」鳳傾城的氣已經全消了。

「我結對不會煩你的,我就是煩我自己,也不會煩你的,我只想一輩子跟你在一起。」東方無涯說的很真誠。

一輩子有多遠,鳳傾城不想去想,她不知道自己是否一輩子都能待在他身邊,她畢竟不屬於這裡。

其實這一直都是鳳傾城擔心的問題,就怕那一天,就怕她送回去了。

不管以後了,至少現在過的是快樂的。

鳳傾城緊緊的抱著東方無涯,生怕她一個鬆手,他就不見了。

「我也愛你。」鳳傾城回應了東方無涯。

兩個人抱的更緊了。

「對了,你這些人在學院里也受了不少苦,我帶你出去轉轉,放鬆一下心情,好不好。」東方無涯說道。

多虧小鳳這個傳話的,不然他也知道不了這麼多。

鳳傾城覺得自己身邊有叛徒,一定是小鳳,看來還得把它關禁閉,老出賣自己。

「不要怪小鳳,是我逼它說的。」東方無涯已經看出了鳳傾城的心思。

鳳傾城覺得自己什麼都逃不掉他的眼睛,他一下就知道自己想什麼了。

「不要相信身邊的人,世事無常,他總會有一天會背叛你,只有時間長了,你才可以看出來,是誰對你好,誰會一直陪在你身邊。」東方無涯說的很有道理。

只是這些道理鳳傾城都懂,本來她都忘記這件事了,這又被他給勾出來了。

「我沒事,那件事早就過去了。」鳳傾城覺得那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讓她看清了。

「你先告訴我去哪裡玩,正好這段時間真的挺無聊的,你是不知道,我都快發霉了。」鳳傾城很喜歡他這個提議。

「好,那你想去那裡。」東方無涯看著她,眼裡滿滿的寵愛。

「讓我好好想想。」鳳傾城歪著腦袋想了起來。

東方無涯看著她的樣子,他覺得這就是緣分讓他們相遇,相知,再到相愛,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過程。

看著鳳傾城,他的腦子裡都放空了,什麼也不想,只想跟她在一起,然後開開心心的,這就是他此刻的想法。

「要不,我們去塞北轉轉吧,我就喜歡那裡的風景。」 仙侶饒命

東方無涯看著她,「聽你的。」

鳳傾城一直嚮往塞北的那種風景,她覺得很迷人。

而且,她一直都沒有機會去,只是曾經執行任務的時候去過,只是路過,因此,她就非常嚮往。

鳳傾城覺得這次可以出去轉轉對她來說,就是一种放松,也是出去散散心。

她從來也沒有想過,在以前的生活中沒有干成的事,居然要在這裡干成。

不過,或許這裡的風景會更不一樣呢,這讓她對這次的遊玩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