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武學院

精英班

「哎╯﹏╰」紫諾打了個哈欠,看著講台上侃侃而談的導師,重重地嘆了口氣。

好無聊啊……不久就是操縱元素而已,這麼簡單的東西有必要講得那麼複雜咩?蠢,真是蠢!真不知道這些傢伙的修鍊天賦是不是被狗啃過,還是被驢踢過,咋滴這麼廢啊!

好吧……這貨還木有意識到,其實此刻的她甚至比他們還廢!

紫諾看著專心致志地聽課的沐九歌,突然邪邪地勾起唇角,一抹惡作劇的想法劃過心頭。

「嘭!」一聲爆炸聲倏地在講台上響起,一團蘑菇雲出現,眾人紛紛從座位上跳了開來。

沐九歌愣了一下,隨後嘴角狂抽,僵硬地轉頭看向紫諾。難道,該不會是……

紫諾兩手撐著小臉,對著他笑得那叫一個陽光燦爛啊……

「額……」沐九歌無力扶額,天啊,這個小魔女,還可以再惡劣一點么?

「咳咳咳!」一陣咳嗽聲從講台上傳來,只見一個身著不知道是什麼顏色的衣袍,一頭爆炸捲髮,滿臉黑得像焦炭一樣的傢伙從蘑菇雲從爬了出來。隨著他的一動,那殺馬特式的爆炸頭還隨風舞動,那個……銷、魂啊!

「是誰做的!」導師艱難地撐著桌子爬起來,狠狠地吼道。

然而,只聽「嘭」地一聲,桌子瞬間化作齏粉,那個悲催的焦炭老師再一次地摔倒在地上,摔得那個四腳朝天啊!

精英班眾學子紛紛低下了頭,不斷地抖著肩,好吧……原諒這群可憐的娃,他們,真的很想笑哇……老師,乃也忒搞笑了吧……

沐九歌眼皮狠狠地跳了跳,艾瑪→_→這丫的,也忒狠了吧……

************************************************************************************************************************

食堂

沐九歌自覺地給紫諾夾菜,剝蝦,剔魚刺,動作那叫一個順溜啊!!!

紫諾眯著眼,樂顛顛地享受著沐九歌的服務,嗯嗯^w^還是小九好啊~比她那個無良的哥哥紫琰好多了~瞧瞧~多體貼,多用心,多溫柔啊~

這一幕,看在周邊的人眼裡,可就是那麼的情意綿綿啊~~眾人紛紛詭異地看著他們,天知道,沐九歌在學校可是一副死人樣啊!這麼溫柔,這麼體貼的傢伙,真的是沐九歌嗎?要不是確定這貨的確是沐九歌,他們真以為只是一個長得相像的人罷了。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3^) 這個女孩是誰?他妹妹?可是沒聽過他沐九歌有這樣一個妹妹啊?還是他的心上人?心上人?眾人瞬間瞪大了眼,那個智商爆表,情商跌破表的沐九歌竟然會有心上人!於是乎,整個食堂興奮了,一種名為八卦的東西在整個食堂蔓延……

嘖嘖~瞧瞧~多麼溫馨~多麼美好的一幕啊~

然而,如此溫馨,如此美好的一幕,偏偏就是有的人看不過去啊!!!

「嘭!」只見一個身著白色的魔法袍,鵝蛋臉,膚若凝脂,眸若星辰的少女將餐盤用力放在沐九歌的面前,拉開椅子貼著沐九歌坐了下來,不悅地說道:「九歌~我也要吃蝦~你也幫我剝蝦嘛~」

說著,少女還伸出手挽住沐九歌的手臂,不斷地撒嬌道。

沐九歌微微皺了皺眉,轉頭看向來人,冰冷的臉上瞬間劃過一抹柔色,溫柔地說道:「若溪啊~原來是你啊~你不是跟逸辰他們出去歷練了嗎?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九歌~人家想你了嘛~怎麼,難道你看到我不高興嗎?」白若溪嘟著小嘴,不悅地說道。

「呵呵~我怎麼會不高興呢,你想多了~」沐九歌冰冷的臉上難得露出一抹微笑,寵溺地說道。

「九歌~~~」白若溪抱著沐九歌的手臂,小臉在他身上蹭了蹭,目光掠過坐在沐九歌身邊淡定地吃著飯的紫諾,挑釁地挑了挑眉。

哼,幼稚!紫諾冷冷一笑,捧著自己的碗,一口一口地用力地嚼著。這個小丫頭,真是無聊,以為這樣做她就會被激怒嗎?哼!真是幼稚,他們算什麼東西,以為本小姐會在乎,會嫉妒他們嗎?真是笑話!哼!

然而……小諾諾啊~你確定你真的不在乎嗎?那麼,你這咔咔咔地咬著筷子做什麼捏?

「嘭!」紫諾倏地將筷子拍在桌上,一抹猩紅閃過她的眼眸。好吧,她承認她是不爽,而且是很不爽!就好像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搶了,對了,沐九歌是她的僕人,只能對她好,只能聽她的話,他是她的,怎麼可以又變成其他人的僕人呢!嗯嗯,是的,就是僕人!沐九歌是她的僕人,是她的!

就這樣想著,紫諾瞬間釋懷了,她小臉一冷,對著沐九歌不耐煩地說道:「我的蝦呢!」


「額……」沐九歌剛想開口,便被白若溪一陣搶白:「你是誰,你憑什麼這樣對九歌!你自己沒手,還是手斷了啊!要吃蝦,你自己不會剝啊!」


紫諾雙眸微微眯起,危險地看著白若溪,她的周身,煞氣外顯……

沐九歌太陽穴凸了凸,完了,這樣子,看上去這小魔女又要生氣了!他可是知道小魔女的性子,可別把若溪給……剛想這裡,沐九歌立刻打了個哆嗦,剛準備開口,然而……

只見紫諾周身氣場瞬間一收,小臉一跨,撇了撇小嘴,兩眼淚汪汪地看著沐九歌,可憐兮兮地說道:「九哥哥~~~~~~」

瞧瞧~那個楚楚可憐,那個無辜,那個純良,那個無害啊……嘖嘖……

沐九歌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好吧……原諒他又被嚇到了,要不是他知道紫諾的本性,還真要被她給騙了!丫的,這個丫頭,演技可真夠好的啊!

「咳咳!」沐九歌故作嚴肅地咳了咳,努力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對著紫諾說道:「諾諾~你怎麼了?」

紫諾暗自掐了自己一把,瞬間疼得她眼淚汪汪,看在外人眼裡,那個楚楚可憐喲~艾瑪→_→心都要操碎了……(●─●)

靠!下手重了,疼死老娘了!紫諾暗自腹誹,繼而立刻抓緊機會,擺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可憐兮兮地說道:「九哥哥~~~你又騙我~~~諾諾討厭你,諾諾要跟我哥哥回去~~~~嚶嚶嚶π_π」

沐九歌瞬間打了個激靈,立刻從白若溪手中將胳膊抽了出來,焦急地安慰道:「諾諾,九哥哥沒有騙你啊!你,你別哭啊!咱有話好好說啊……」

艾瑪,沐九歌暗咒一聲,甭管紫諾這回是不是裝了,如果她真的去找她哥,那還不攤上大事兒了啊!雖然紫琰表面上一直欺負紫諾,可是紫諾畢竟是他的妹妹,他可以欺負,別人欺負了,那還了得!想起紫琰那個詭異的身手和那個詭異的脾氣,沐九歌頭皮又發麻了……再說了,紫諾的母親可是那一位,想起那個神一般的女子,想起她的囑託,沐九歌瞬間覺得天大地大,啥都大不過紫諾!好吧,這丫的給自己找了那麼多借口,不就是想要讓自己站在紫諾那一邊么~真是的←_←

「還說什麼說啊!我就是想吃幾個蝦而已,我又錯嗎?有錯嗎?你們至於要罵我嘛,還說我殘廢,你們好過分π_π嚶嚶嚶π_π」紫諾哭得那叫一個凄慘啊……

「諾諾……」沐九歌嘴角抽了抽,這丫的太能瞎扯了吧……好像,大概,可能,若溪木有說她殘廢吧……

「你看看你看看,人家那麼欺負我,你都不幫我,還和人家那麼親密,很明顯就是站在她那一邊一起欺負我嘛!」然而沐九歌還沒有說完,紫諾就打斷了他,指著白若溪控訴道。

「額……諾諾,你可不能冤枉我啊!我發誓,我,我絕對沒有站在她那一邊和她一起欺負你啊!」沐九歌瞬間覺得一個頭兩個大,這都什麼和什麼啊!

「還說沒有!那你替我揍她!」紫諾順勢說道,陰冷地看著白若溪。

「什麼!」白若溪瞬間黑了臉,拍桌怒道:「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讓九歌揍我!」

「你聽聽你聽聽~九哥哥~她又罵我了~嚶嚶嚶π_π」紫諾又嚎了。

沐九歌頭疼地揉了揉眉心,好聲好氣地安慰道:「諾諾~白若溪是我的表妹,我這做哥哥的怎麼能打妹妹呢?你不要為難我好嗎?這樣,我替她向你道歉,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他計較了,我一定回去好好說她,好不好~」

今日三更送上~么么噠(^3^) 「切~表妹,表妹又怎麼了!我還是我哥哥的親妹妹呢~他都揍我,而且還毫不留情,連眼睛都沒有眨過一下呢!」紫諾哼了哼,涼颼颼地說道。

「額……」沐九歌瞬間嘴角狂抽,好吧,他怎麼忘了紫諾那個不正常的哥哥紫琰了呢……

「哼!就你這德行,難怪連你哥哥都要揍你!」白若溪譏諷道。


紫諾低著頭的眸中驀地閃過一道紅光,一抹殺機閃過。

「若溪,住嘴!」沐九歌厲聲道:「若溪,道歉!不管怎樣,你出口傷人都是你的不對!」

「道歉,道什麼欠,她配嗎?九歌,她到底是誰啊!你幹嘛要對她那麼好!」白若溪撅著嘴不悅地責怪道,臉上隱隱帶著一絲受傷。表哥,表妹,她討厭這樣的關係!明明,她那麼喜歡沐九歌,明明,他們兩個又是那麼地般配,可是,為什麼,他們偏偏要是這樣的關係!

「若溪……」沐九歌無奈地嘆了口氣,幽幽道:「我所熟悉的若溪,不是那種欺負弱小,出口傷人的人!我的表妹若溪,一直是善良體貼的。」

沐九歌說著,輕輕地摸了摸紫諾的頭,柔聲道:「她叫紫諾,她和你一樣,是個善良可愛的女孩。雖然她的哥哥總是欺負她,可是那也是因為他喜歡她這個妹妹。她的父母,她的親人是這世界上最強大,最厲害的人,可是,從小在他們的光環和羽翼之下,仰視著他們,被貼上了他們的標籤,無論她做什麼,不管出於真心還是假意,都沒有人敢罵她,指著她。相反地,他們還一昧地討好她,恭維她,久而久之,她就像是一個被寵壞的孩子一樣,變得無法無天,沒心沒肺。其實,她不是不懂,而是有些事情,別人從來沒有教過她,所以她不懂而已。而他們,覺得她應該是最優秀的,應該和他們一樣萬能!事實證明,她的確很優秀,可是同時地,她也很孤獨,很渴望有人能夠懂她,知道她很累,她只是一個小女孩……所以,我想對她好,就像一個哥哥對妹妹一樣護著她,給她依靠,教她不懂的事情……」同時,也教會她如何去愛別人!

紫諾的身體猛然一僵,第一次,有一個人竟然把她看得如此透徹,甚至,如此如此地認可她!可是……紫諾眸色一冷,抬頭看向沐九歌,淡淡地說道:「你憑什麼那麼自信,你覺得你真的了解我嗎?呵呵……沐九歌,你錯了,我並不善良,就像紫琰說的,我是一條毒蛇,我的確沒心沒肺,我可以因為他的一句話,就可以毫不猶豫地殺了你!」

她討厭這種感覺,她是偉大的幽冥王和神魔之子的孩子,她的身份決定了她未來的高度和地位,所以她的世界不需要多餘的情感,她更不需要別人的憐憫!她所要做的,只是成為一個優秀的,足夠配得上她父皇和母后的子女身份的人!

沐九歌搖了搖頭,淡淡地笑道:「諾諾,我相信你,不管你承不承認,我都相信,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而且,你並沒有真的對我下死手,不是嗎?」

紫諾冷冷地看著他,為什麼,她沒有對他下死手?她,不知道,只是當時,她並不想他真的死了,而已……

「九歌……」白若溪神色複雜地看著他,像哥哥一樣?真的只是這樣嗎?沐九歌,也許你自己並沒有感覺到,可是,我在你的眼中卻看到了熟悉的神色,因為,那種眼神,就是我時常看你的眼神,而我,很清楚我的心。我,真的很愛你……

*************************************************************************************************************************

幽冥界

韓雪看著玄天鏡上的景象,喃喃道:「原來,我的紫諾的心裡有那麼多說不出的痛苦和委屈嗎?她,一直以來都應該過得很辛苦吧……」

也許沐九歌站在了第三者的角度,也許,他能夠真正地看透紫諾的悲傷。她沒有想到,一個少年竟然都能夠看得如此透徹,而她這個做母親的,卻從來沒有真正懂她的女兒,不能理解她。她以為她給她最好的,疼愛她,寵愛她,將她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是,她從來沒有想到,她這樣的做法,竟然無形之中給她的女兒造成了如此大的壓力,也讓她竟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其實是她!她,真的是一個很失敗的母親啊……


「雪兒……」紫溟柔聲安慰道:「不是你的錯,你只是想給她最好的,可是,卻沒有想到我們的愛太沉重,反而給了她太多的壓力!如果要怪,更應該怪我,我,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

「溟哥哥……」韓雪幽幽地嘆了口氣,看著玄天鏡上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謝謝你,沐九歌,但願,你能替我帶回我的女兒……

**************************************************************************************************************************

沐九歌揉了揉紫諾的頭,在她身邊坐下,抱著一盆蝦仔仔細細地剝了起來。

紫諾看著碗里一個個晶瑩剔透的蝦仁,卻沒有一分食慾,就好似有一個東西堵在了喉頭,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甚至,讓他感覺有點窒息,一種奇怪的情感油然而生,她精明的大腦瞬間一片空白,無法運轉!dao

今日四更送上~么么噠(^3^) 她這是,怎麼了?此刻的紫諾萬分煩躁,她甚至想立刻離開這裡,躲起來!看著一臉沒事人一樣的沐九歌,紫諾真的很像一掌拍死他!

就在紫諾不斷地抓狂的時候,一隻修長白凈的手伸到了她的碗里。

紫琰捻起一隻蝦,優雅地塞進嘴裡吃了起來。漂亮的紫金異瞳微微眯著,竟然還伸出舌頭舔了舔他性、感的薄唇,看著周圍的妹紙們雙眼都直了!

「咕咚!」不知道是誰,竟然還發出了不雅的吞咽口水的聲音,真是……好一隻妖孽啊!

然而某隻妖孽似乎還不自知一般,竟然還將他纖細修長的手指遞到了唇邊,伸出粉舌輕輕地舔舐著,妖嬈的紅衣更襯他的妖孽,烏黑的碎發英挺的輪廓更添一絲冷硬和薄涼,妖冶魅惑的紫瞳和神秘聖潔的金瞳似正似邪,天使與魔鬼的結合,強烈的視覺衝擊無不挑釁著人類最原始的衝動和人性最深處的渴望!

整個餐廳的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就連坐在他對面剛剛還一臉悲戚的白若溪都忘記了悲傷,一臉獃獃地看著他。

沐九歌嘴角抽了抽,無奈地扶額→_→哎……╯﹏╰這老大怎麼出現了,他就知道,這貨一出來事情就要大條!果然啊……你看看,估摸著這魔武學院要不太平了……

**********************************************************************************************************************//

幽冥界

韓雪兩眼亮晶晶地看著玄天鏡上的紫琰,心裡那個激動啊~

「吼吼吼~~~~琰琰啊~我可愛的琰琰啊~~果然不愧是我生出來的,夠極品,夠妖孽,夠耀眼!你們看看~你們看看~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才高八斗,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上至……(此處省略一千字)吼吼吼^o^/我的寶貝兒子啊~娘親以你為榮~愛死你啦~么么噠(^3^)啊啊啊啊~好想捏捏我家琰琰那可愛的小臉啊~琰琰啊~娘親好想你啊~~嚶嚶嚶π_π」韓雪噼里啪啦地說著,全然沒有發現她身後紫溟三人一臉便秘的表情。

「我現在終於知道琰兒和諾諾那性子像誰了!」白君默默地擦了擦汗,對著紫溟鄙視地說道:「不過……紫溟,你可真沒用,這麼多年了還是這德行。看來,你最大的情敵果然永遠是你兒子啊!」

冰拍了拍紫溟的肩膀,咧嘴笑道:「紫溟,我同情你!」

紫溟瞬間想哭的心都有了,果然,被發現了……該死的紫琰,這個臭小子一定是生來就是專門克他的!不行,他得想個辦法把這臭小子扔遠一點,最好再給他找個老婆,省得一天到晚挖他牆角!

************************************************************************************************************************

紫琰美眸流轉,淡淡地瞥了眼捧著碗發獃的紫諾,挑了挑眉,邪魅地說道:「恩~味道還不錯~怎麼~諾諾~你不吃嗎?」

紫諾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將碗推到他的面前,起身徑自離開了。

紫琰有些意外地看著眼前的碗,漂亮的紫金異瞳微微波動。他緩緩地轉頭看向沐九歌,修長的手指敲擊著桌面,幽幽地說道:「小子~沒想到你還真的挺有一套的嘛~」

沐九歌淡淡地笑了笑,將手中剛剝完的蝦放到他的碗里,淡淡地說道:「你還要吃嗎?」

紫琰撇了撇嘴,單手撐著下巴,慵懶地說道:「吃~」

沐九歌抓起一隻蝦,埋頭繼續剝了起來。

紫琰看著埋頭認真剝蝦的沐九歌,突然勾起嘴角,漂亮的紫金異瞳亮了亮,戲謔地說道:「你不喂我嘛~~~」

沐九歌:……

白若溪風中凌亂了……

眾人腳下一個踉蹌,紛紛倒地……艾瑪→_→他們被嚇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