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哥他們幾個太過猖狂了,既然想對女子劫財劫色,太目無王法了。

蘇哲不知道自己現在沒有過來的話,眼前的殷虹影會有什麼下場,但是後果肯定很凄涼。

而且一個女子遇到了這種事情,為了自己的聲譽,一般也不敢聲張,也不敢去報警,很多人甚至想不開,選擇了自殺,也沒有勇氣去報警。

這樣的話,便會讓馮哥他們繼續逍遙法外。

或許馮哥他們就是想到了這一點,才敢這麼猖狂,做出這樣的事情。

既然蘇哲遇到了這種事情,他就不會袖手旁觀,他最討厭的人便是人販子和強姦犯了

「你他媽,敢來管老子的閑事?」

馮哥他們起初是被蘇哲嚇了一跳,但是在見到蘇哲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他們的心裡就大定下來,再次猖狂起來了。

「不要以為看了幾部英雄片,就認為自己是英雄,信不信我讓你成為二百五。」其中一個男子鬆開了殷虹影的手,在蘇哲的面前,牛逼轟轟的說道。

不過蘇哲沒有回應他,而是直接迅速抓住了他的手指,隨意一扭,便把他痛得彎下了腰,不斷求饒了。

馮哥和另外一個男子,被這突然的變故給鎮住了,而殷虹影就趁著這個機會,掙脫了他們的束縛,之後向後面逃跑去。

直到殷虹影跑了一段路后,馮哥他們才反應過來,急忙要去把她給抓回來。

這要到手的美人,馮哥他們可不想就這樣給她逃走了。(未完待續。。)

… 馮哥他們兩個見殷虹影逃走,就要去追她回來。

不過蘇哲怎麼可能會讓他們得逞,他鬆開了男子的手指,擋在馮哥他們的面前。

「快給我滾開。」馮哥見狀,馬上亮出了匕首。

另外一個人也拔出了一把小刀,而在後面被蘇哲擰斷手指的男子,也抽出了刀子,向蘇哲靠近。

因為再耽誤一點時間的話,就不用想能追到殷虹影,所以馮哥他們就直接用刀子,威脅蘇哲了。

如果蘇哲現在再不讓開的話,馮哥△↓wan△↓shu△↓ba,+ans⊙♀om他們絕對不會猶豫,他們的刀子絕對會刺下去的。

這個時候,已經跑走的殷虹影,見蘇哲被馮哥他們拿著刀子包圍起來,她不禁停下了腳步。

因為殷虹影一想到蘇哲是為了救她,現在才會被包圍的,她知道如果她現在逃走的話,那蘇哲就會很危險。

但是如果現在殷虹影不逃的話,絕對會被馮哥他們抓住,到時和蘇哲兩個人一起遭殃。

這讓殷虹影陷入了矛盾中,她不知道作何選擇才好。

蘇哲見殷虹影停下來,他不禁皺起了眉頭,喊道:「你快點走,我不會有事的,再不走就沒機會了。」

雖然就算殷虹影留在這裡,蘇哲也有這個能力保護她,不會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但是因為蘇哲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他並不想讓殷虹影見到,所以他不希望殷虹影留在這裡,所以才會催促她離開了。

殷虹影聽到了蘇哲的話。猶豫了一下。就繼續跑走了。

因為殷虹影知道自己就算留下來。也沒有什麼用處,只會讓兩個人都陷入危險。

或許她現在逃走的話,還有可能叫人來救蘇哲,殷虹影是這樣認為的,如果不走的話,兩個人都會有危險,所以她最後還是決定離開這裡。

蘇哲見殷虹影跑走後,不禁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出來。現在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了。

而馮哥他們見沒有機會再追到殷虹影,心裡一狠,手裡的刀子便向蘇哲刺了下去。

如果蘇哲會被馮哥他們幾個土雞瓦狗傷到的話,那他一身的實力就白費了,完全成了笑話了。

所以,蘇哲迅速出手,把馮哥的手給抓住,然後用力一轉,馮哥手裡拿著的匕首,就插在自己的左胳膊上了。讓馮哥的冷汗一下子就出來,痛得慘叫連連。

而另外兩個人也沒有好過。他們被蘇哲抓住了脖子,然後他用力一合,兩個人的臉便結結實實撞在了一起,撞得鼻血狂飆出來,痛得他們差點暈過去。

這還是蘇哲控制了自己的力量,要不然的話,他們兩個人的腦袋,就會在一瞬間如西瓜一樣爆開了。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這剛才牛逼轟轟的三個人,就被蘇哲給制服了,甚至都沒有費一點力氣。

以蘇哲現在的實力,對付他們,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了。

馮哥他們見蘇哲的實力這麼變、態,哪裡還敢繼續斗下去,連忙想逃跑。

不過沒有經過蘇哲的同意,馮哥他們怎麼可能逃跑得了,沒有跑幾步,就被蘇哲抓回來了。

蘇哲感覺還沒有玩過,所以並沒有打算就這樣放給馮哥他們。

最後,蘇哲把馮哥他們三個人,當作沙包一樣,一手一個,直接往天上拋。

蘇哲現在的力量,比起以前可是有很大的提升,雖然他這段時間沒有測試過自己的力量,但是他現在可以舉起10000kg以上的重物。

所以,馮哥他們這點重量,對蘇哲完全沒有什麼感覺,他輕易就把他們拋起來了。

對蘇哲來說,就好象成年人把枕頭拋起來一樣,甚至比這個更加輕鬆。

馮哥他們被蘇哲拋到空中后,是嚇得哇哇大叫,哭天喊地的,魂都快要嚇跑了。

現在,蘇哲是把他們當作玩具一樣了,只要有人掉下來,他就伸手抓住后,再次往空中一拋。

這樣玩了十幾次后,蘇哲才漸漸感覺到無聊,停止了這種遊戲,他把馮哥他們幾個人全部掉在了地上。

再次回到大地后,馮哥他們是嚇到尿都出來了,這讓蘇哲皺起了眉頭,這種味道實在是不好聞。

「如果下次讓我再看到你們這樣為所欲為,那就恭喜你們,可以再次嘗試一下飛到百米高空的滋味,當然也會試一下自由落體的滋味,相信我,我說到做到。」蘇哲也懶得走過去了,直接警告他們。

「以後我再也不敢這樣做了,求求你放過我。」

「是我該死,是我一時糊塗,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饒過我這次。」

馮哥他們現在的酒意,已經全部都消失了,十分的清醒,當然他們也被蘇哲嚇得渾身都在哆嗦,他們跪在蘇哲的面前,不斷向他求饒。

蘇哲猜殷虹影現在應該報警了,現在警察應該差不多過來了,留在這裡,肯定避免不了去錄口供的,所以他不想再留在這裡了。

「如果你們敢把剛才的事情說出去,我會讓你們知道後果的。」

蘇哲不想剛才的事情,讓人知道,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要不然他剛才也不會讓殷虹影離開了,所以他在臨走之前,就警告了馮哥他們幾個。

「不敢,我們什麼都不會說的。」馮哥他們急忙向蘇哲做出保證。

現在馮哥他們只想著蘇哲這個煞星,放過他們,哪裡還敢亂嚼舌根。

而且這種事情說出來,估計也沒有人會相信。

誰會願意相信,有人可以單手把一個成年人,給丟到半空中,這種事情說出來,別人都會以為馮哥他們在胡說八道了。

蘇哲諒他們也不敢說出來,現在他玩是玩夠了,也不想再浪費時間了,而且警察也應該差不多要過來了,所以他便離開了這裡。

現在蘇哲的心情是非常愉快的,因為他阻止了一個悲劇的發生,救了一個年輕女子。

所以這種愉快的心情,也讓蘇哲暫時忘記剛才在家裡,所發生的尷尬事情,起碼他現在是不會想那麼多了。

因此,現在蘇哲是閑庭信步,慢慢走回家。

當然,不知道蘇哲回到家后,還會不會這麼輕鬆。(未完待續……)

… 等蘇哲走遠后,並且沒有再轉身回來的時候,馮哥他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快點扶我離開。」馮哥咬著牙說道,一不小心牽扯到傷口,又痛得他齜牙咧嘴。

馮哥剛才拿匕首去刺蘇哲,卻沒有想到被蘇哲輕易抓住了,還反插了他一刀,當時已經痛得他快要暈過去了。

而後來又被蘇哲當作沙包一樣,往空中拋了十幾次,雖然每次都被蘇哲接住,但是蘇哲對他可不會那麼溫柔,所以是痛得馮哥死去活來,血更是留了不少。

現在失血過多的馮哥,已經快要撐不住了,雖然他也知道警察快要來了∈★wan∈★shu∈★ba,a≮nsh♀uba.,但是他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所以只能讓他的兩個手下,扶著他離開了。

不過,馮哥兩個手下,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剛才他們撞在了一起,也是傷得不輕了,鼻血到現在都沒有停過,流個不停。


加上,剛才他們都被嚇到尿褲子了,現在他們雙腳也是酸軟無力。

所以,現在他們三個人,只能互相攙扶著離開了。

只不過他們還沒有走多遠,後面就來了一輛警車,並且向他們追了過來。

雖然他們想跑走,不過後來還是被警車追到了。

而殷虹影就在警車中,就是她報警,並且把警察帶過來的。

不過馮哥他們就是死不承認剛才所做的事情,只是承認自己喝了酒,調戲了殷虹影,其他事情都沒有做。

而且馮哥他們也不承認見過蘇哲。他們在警察的面前裝瘋賣傻。就是不敢說出蘇哲的存在。急得殷虹影快要哭出來了。

不過在這裡沒有看到蘇哲,而馮哥他們又受傷了,殷虹影猜測可能是蘇哲傷了他們,如果跑走了,所以現在才沒有看到他,這也讓殷虹影心裡稍微安心一點。


要是蘇哲因為殷虹影而遭遇不幸的話,殷虹影會一輩子愧疚的。

「那你們身上的傷是怎麼來的?」一個警察問道。

「是我自己不小心插到自己的。」馮哥滿口胡話,他也知道自己的借口很牽強。但是蘇哲已經警告過他,所以他也不敢說出蘇哲的存在。

而且馮哥他們也擔心警察會找到蘇哲,那到時候蘇哲出來指證的話,那馮哥他們就只能吃不了兜著走了,所以馮哥自然不會說出蘇哲的存在過了。

不過從頭到尾,蘇哲都沒有碰過這匕首,所以就算警察拿去驗指紋,也只有留下馮哥的指紋,是不可能查到蘇哲的指紋出來的。

這個警察自然不會相信馮哥的話了,不過見他流了這麼多血。如果再不止血的話,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警察皺了皺眉頭。最後還是決定把馮哥他們幾個人,先送到醫院醫治,然後再審問。

不過就算送到警察局去,只要馮哥他們死不承認,而殷虹影又沒有什麼證據的情況下,是很難定馮哥他們幾個人的罪,也只能讓他們賠點錢而已。

……

蘇哲才不管馮哥他們是去醫院,還是去警察局,他才不管那麼多的。

回到家后,蘇哲又想了剛才的尷尬事情了,他也不知道明天起來怎麼去面對安欣了。

難道要蘇哲再跟安欣說:「我什麼都沒有看到,你要相信我。」

在停電的時候,蘇哲還可以以光線太暗的理由,說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這樣還有一點說服力。

但是在後面已經來電,蘇哲再說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別說安欣了,連他自己都不會相信,這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蘇哲躺在床上,老是想起這件事,弄得他心裡又開始煩起來了。

他不得苦笑了一下,今天晚上就別想睡覺了。

原本以為出去外面散散心,回來就不會煩了,但是一回到家,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怎麼都靜不下來。

蘇哲在床上翻來覆去,是怎麼都睡不著。

於是,蘇哲乾脆從床上起來了,決定不睡了,起來來煉製治療藥水,這樣也許就不會這麼煩了。

想到就做,蘇哲馬上就起來了,想煉製治療藥水,自然需要藥材,只能去儲藏室里拿了。

當蘇哲來到二樓的時候,在經過安欣的房間時,他躡手躡腳走了過去,鬼鬼祟祟的就好象在做賊一樣,讓他自己都感覺到尷尬。

拿到足夠的藥材后,蘇哲就急忙跑下來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后,蘇哲把藥材整理好,就召喚出了至尊鼎。

首先,蘇哲先是逼出了一滴心頭之血,用來溫養至尊鼎。


現在蘇哲每次都會這樣做,一煉製治療藥水,或者其它丹藥的時候,他都會用心頭之血溫養至尊鼎。

這已經成了蘇哲的習慣了,所以他現在才會在召喚出了至尊鼎后,就下意識逼出了自己的心頭之血出來。

至尊鼎在煉化了蘇哲的心頭之血后,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蘇哲感覺到至尊鼎離再次進階,是越來越近,相信很快至尊鼎就可以再次進階了。

對此,蘇哲是非常期待的,現在他是時時刻刻在準備著至尊鼎進階的。

因為至尊鼎進階的好處太多了,對蘇哲的誘、惑是非常大的,所以他才會每天都用得之不易的心頭之血,溫養至尊鼎。

蘇哲開始整理好藥材后,就開始煉製治療藥水了。

當蘇哲全身心投入了煉製的過程中時,他就忘記了之前的煩惱了,再也不會愁眉不展了,因為他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想別的事情了。

這也是蘇哲在半夜煉製治療藥水的原因,便是為了不再去想剛才的事情。

蘇哲用了全部的精力,來煉製治療藥水,那煉製起來,效率自然也是非常高的。

每一爐最少都是十萬毫升的治療藥水,並且都是高濃度的,而每一爐的治療藥水,煉製時間還不需要二十分鐘。

也就說蘇哲在一個小時內,只要藥材足夠,便可以煉製出五十萬毫升的高濃度治療藥水。

一旦蘇哲的神力快要消耗乾淨時,他便會停下來,然後服用回神丹,等神力恢復過來后,便繼續煉製治療藥水。

這樣周而復始,蘇哲煉製的治療藥水,也是越來越多了。(未完待續……)

… 煉製治療藥水的時候,時間過得很快。

當蘇哲煉製了一個晚上,伸懶腰的時候,才發現天已經亮起來了。

蘇哲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見現在已經天亮了,便把至尊鼎收起來。

當蘇哲從房間出來,準備去洗漱的時候,他發現安欣原來也起來,現在正在為他們準備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