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東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氣,苦於沒有地方發泄。一巴掌扇在小弟何進的臉上!

「少爺,你打我幹什麼!」何進委屈的說道,眼神深處的怨恨似乎更濃烈了一些。

「MD!沒看見晨哥受傷了嗎?還不趕緊去扶他!」馬東惡狠狠的說道!

何進緊握拳頭低頭良久,但!最後還是乖乖聽話去攙扶蕭晨了。

「滾! 西遊鬥戰聖佛很閒 不需要你扶!」

蕭晨直接撇開了何進冷冷的說道,扶著樓梯一瘸一拐的跳下樓梯離開了。何進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砰!

「MD,晨哥不讓你扶,你就不知道扶我嗎?」馬東一腳揣在何進肚子上,心中對莫謙的怨氣通通發泄在何進身上。



當莫謙安然無恙走進教室,面無表情坐在椅子上掏出黃帝內經認真鑽研時。

眾人的臉色豐富無比!

「馬東幾個人不是去四樓堵莫謙了嗎?莫謙咋像個沒事人一樣?」

「誰知道呢!難道是莫謙沒有去四樓校長室?或者是雙方互相錯過了?」

眾人議論紛紛,卻沒有想到莫謙輕而易舉擊敗了蕭晨,而且還是以碾壓的姿態打敗蕭晨,更想不到,莫謙下午要挑戰整個旋風武道社!!!

「三哥,你沒遇見蕭晨?」張澈疑惑的問道,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莫謙跟著龍正去了四樓,按照常理來說莫謙肯定會遇見大塊頭蕭晨的!

「遇見了。」

莫謙合上了書本抬起頭看空無一人的講台。

「沒老師?」

「自習課,這節課上完就放學了。那你和蕭晨打起來啦?」鄭炮緊挨著莫謙臉上好奇的問道。

莫謙點了點頭。

「他敗了!」

「我就知道三哥是最牛逼的,蕭晨跟三哥打無疑就是提著燈籠上廁所。」張澈笑嘻嘻的說道。

「什麼意思?」

「找死(屎)唄!」

莫謙無語,笑著搖了搖頭。而此時梁林走進了教室。

見到梁林,鄭炮和張澈滿是厭惡。

「草!看到這個逼我就想再揍他一頓!」鄭炮不爽的說道,莫謙瞥了梁林一眼。

原來梁林灰頭土臉是被鄭炮和張澈給揍的,那想必在校長室偶遇梁林是去告狀的!知道鄭炮兩人為自己做的事情。

莫謙覺得有點感動…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師傅和幾個師兄弟之外,很少有人對自己這般掏心掏肺了!

「老二,反正梁林去告狀了!學是上不了了!要不放學我們再揍他一頓?」張澈提議說道。

鄭炮贊同的點點頭。

「但是以後能不能老二老二的這麼叫我?叫二哥會死嗎?」

張澈:「…」

「老二!」

「老四你!」鄭炮聽到這話剛想說些什麼,但!感覺不是張澈的聲音。扭過頭一看…

是楚風!

「老二老二老二老二老二…」

楚葉接連說了好幾個老二聳了聳肩:「有什麼意見嗎?」

鄭炮:「…」

沒意見,你是老大,叫我老二是應該的。

「悶騷型大哥。」張澈偷笑嘀咕說道。

「放學還是別去找梁林的麻煩了,不值得!至於他告狀,我的師傅正好認識龍前輩。到時候說下就好了!還不至於讓你們退學,撐死記個大過罷了。」

莫謙合上了課本淡淡的說道。

對他而言,鄭炮和張澈毆打梁林是件小事,龍正作為中醫系的校長,這點面子還是會給他的!!!

鄭炮一拍腦袋,他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先前龍校長明顯是認識莫謙的,想來莫謙的某個長輩認識龍正。

「感情老三還是個關係戶啊。」鄭炮咂咂嘴說道。

殊不知,龍正從未找莫謙,而鄭炮和張澈毆打梁林這件事,彷彿從未發生過。甚至連處分都沒有!!! 寂靜無聲的教堂,新生們都懶洋洋的爬在桌子上。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自習課上不會想小孩子那般胡鬧,有的掏出手機玩遊戲,有的百般無聊的睡懶覺。

「三哥,這破書你都看了好幾天了。寫的啥玩意啊。」張澈無語的看向莫謙,黃帝內經密密麻麻寫著甲骨文,在他看來甲骨文就像小蝌蚪一般。光是看看就讓人頭大不已。

「黃帝內經啊,想要學的話哪天有空我翻譯成白話文給你看。」

莫謙抬頭笑呵呵的說道,隨後低頭繼續認真閱讀著手中的黃帝內經。在張澈看來,莫謙就像塊木頭一樣,生活三點一線。

吃飯,睡覺,看書。

「無聊。」張澈總結了莫謙的生活,給出了兩個字!

非常無聊!!!

坐在旁邊的鄭炮則是笑嘻嘻的,偷偷摸摸的掏出了一本封面為鋼鐵是怎樣練成的書籍,直接塞給了莫謙。

「老三,那書看著沒意思。看我的!保證讓你愛不釋手。」

莫謙微微一愣,鋼鐵是怎樣練成的?這本書他早就讀過了,很不錯的名著,但!為何鄭炮要說愛不釋手呢?

「看看就知道了。」鄭炮神神秘秘的說道。

翻開第一頁,莫謙臉色紅到了耳根處,直接扣下扔給了鄭炮。

「不看。」

「嘿嘿嘿。」鄭炮打開了第一頁壞笑著,上面赫然是一個女模特,穿著暴露,黑絲襪,弔帶裙,除了兩點一線用稀少的布料包裹住,其他就真的沒什麼了。

尤其是女模特還是外國美女,波浪的大捲髮垂落腰間,做出咬嘴唇的姿勢,雪白的大腿,穿著恨天高。

看的男人搔首難耐!

這哪裡是世界名著,明明就是黃色書刊啊!

「頭次看見老三害羞,哈哈!這本花花公子可是我珍藏多年的雜誌,每天晚上釋放精華的時候就靠它了!」鄭炮說道釋放精華的時候,臉上出現了一個男人都懂的表情。

「卧槽,二哥,給我看看。」

張澈趕緊奪走了鄭炮手中的花花公子,果真是愛不釋手,津津有味的看著。

「小擼怡情,大擼傷腎,強擼灰飛煙滅。」楚葉瞥了眼花花公子雜誌淡淡的說道。

鄭炮:「…」

楚葉還真是沉默寡言,一旦開口說話騷氣逼人啊。

「難道不是嗎?」楚葉說完后塞住了耳機,繼續沉迷於手游刺激戰場中無法自拔。

四十分鐘的自習課,對那些無所事事的新生而言是無聊的,對莫謙而說則過的很快。

叮鈴鈴~

清脆的鈴聲響起,這次不是下課,而是放學了!

新生皆是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大學的生活很是悠閑,課程是自選的,也就是說班主任南宮琉璃的課他們必須要上之外,其他時間自由分配。

下午南宮琉璃的課程是三點,他們只需要在三點之前來到教室便可以了。

師叔無敵 「咳咳!」

咳嗽聲響徹整個教室,眾人扭頭望向聲源處。

感受到聚集的目光,梁林拍了拍手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注意了,下午我請大家看戲。」

而此時莫謙走到了教室門口,聽到梁林的話頓住了腳步。

「這小子又想搞什麼幺蛾子?」鄭炮扭頭盯著梁林疑惑的問道。看梁林的樣子他就很不爽!

「難道他還想挨揍?」

張澈握緊拳頭氣的牙痒痒,望著梁林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恨不得再揍他一頓!

「我餓了,走!去吃飯!」莫謙面無表情的說道。

「等等!莫謙!這場戲你可是主角啊!」

梁林叫囂的說道。

「同學們,就在剛剛我得到了一個十分勁爆的消息!下午莫謙要一個人挑戰整個旋風武道社!別說我沒有告訴你們,這場戲可是很勁爆呢!一定要去看看哦!」

挑戰整個旋風武道社!!!

莫謙瘋了嗎?!!

「我的天哪!莫謙下午要挑戰旋風武道社,他瘋了嗎!旋風武道社一共有四十多名習武的學生,怕是四十個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莫謙了吧!」

「瘋子!莫謙絕對是個瘋子!不!他比瘋子還要瘋狂!」

「瘋子?他配叫做瘋子嗎?我看他就個傻子!光明正大挑戰旋風武道社,還是在學校擂台上!我看下午莫謙這個傻子的名號就會在整個江南大學傳開了!」

「他以為他是穿著紅褲頭的超人嗎?笑死我了!下午我一定去看看!」

一波接著一波的震驚,眾人在心中將莫謙化作傻子的行列!

寶貝兒,咱不離婚 在他們看來這次莫謙是絕對不可能逆襲成功了,因為他要挑戰整個旋風武道社,一挑幾十!絕非普通人都做到!

更為關鍵的還是那是旋風武道社!武道社是什麼存在,一群閑的蛋疼鍛煉肌肉,脾氣衝動,打架很厲害的猛人!不是一個,而是一群猛人!

就莫謙這個小身板,絕對不可能!!!

聽到梁林的話,鄭炮臉上流露出擔憂之色。

「老三,你下午真的要挑戰整個旋風武道社?」

「就是,三哥,我知道你很牛逼!一挑十輕輕鬆鬆,可這次就是一跳幾十啊!要不然你跟咱們中醫系龍正校長說說,他出面這件事很容易解決的!」

鄭炮和張澈勸說道。

莫謙…

搖了搖頭!!!

「這個世界,不是你們眼中認識的世界。」莫謙幽幽的說道。

這個世界絕對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世界,準確的來說,不是鄭炮和張澈用肉眼可以看見的世界。這是一個擁有修真者的世界!!!

強大的修真者,隻手遮天,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彈指間便可斷山,裂河!恐怖無比!強大的修真者瞬間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只需要嘴唇上下動一動即可!!!

巧了!

莫謙就是一名修真者,一名志向成為傳說中那般的修真者!

「可這根本不是一場公平的決鬥!」張澈臉色焦急繼續勸說莫謙。

一跳幾十?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太難了!!!

「公平只不過是他人拳掌之下的一點餘地,走吧!我也餓了!」

楚葉打了個哈欠慢悠悠的說道,莫謙贊同的點點頭。

公平只不過是他人拳掌之下的一點餘地,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公平,只有絕對的實力!

而他—莫謙,就是擁有絕對實力的那一方!!! 吃飯可以選擇兩個地方,學校食堂,外面的幾條小吃街。

莫謙準備前去學校食堂吃飯,因為他口袋裡並沒有多少錢,除去昨天買洗漱用品的錢。師傅交給他的三千塊錢還剩下兩千八。

兩千八百塊錢!!!

對於有錢人來說,一頓飯,亦或者買一個手機就消費的差不多了。但!莫謙要靠這兩千八過一個學期。

「還是省著點花吧。」莫謙心中暗暗想到。

「三哥,走啊!去外面吃飯!食堂飯難吃死了。」張澈見莫謙遲遲不動催促說道。

「外面太貴了。」

莫謙實話實說,並沒有掩飾自己窮的狀況。

「我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