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念清確實是輸了,但是搞不懂的是她為什麼那麼自信,居然看都不看就認定是她輸了。

「比這個,我不會輸。」

雖然弓箭和槍不一樣,但都同樣是瞄準目標,放箭和扣動扳機也沒什麼區別。

「你確實贏了,但是還有一局定勝負!」

風念清輸的坦蕩,她向來是願賭服輸的人。

「比什麼?」

慕雪依放下弓箭和紗布,姿態從容優雅,舉手投足間都透著一股尊貴無比的氣息。

冰美人也沒她這樣冷吧。

風念清撓了撓頭,不過她還是好喜歡這個王爺,雖然看上去不近人情,但同時又讓她覺得很霸氣。

「這回我們來點不一樣的,你叫那個人下來,就是剛剛救草包皇女的那個!」

草包皇女?

慕雪依若有所思,不過她還是派人去叫洛雨塵了。

這邊人剛過來說完,慕婷薇就看向洛雨塵,不確定的問道:「師兄,你要去嗎?」

她記得師兄不喜參與任何熱鬧的。

洛雨塵微頷首,半點動靜都沒有就消失在了原地,令得慕婷薇暗暗咋舌。

師兄武功愈發高深,很可能就連師傅都已經不是他對手了。

就連來傳話的人都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這速度……內力是得有多深厚?

另一邊的風念清見人來了,隨後才道:「本公主要看你們二人比武,不論誰勝出本公主都會撤兵。」

她說得很隨意,好像撤不撤兵都無傷大雅似的,可是隨風卻不同意。

「四公主,你想怎麼樣屬下不管,但是撤兵……沒有主子的命令,你不能擅自做主!」

隨風冷聲道,她是風雲公主沒錯,平時她怎麼刁蠻他也不管,但是他絕不能讓她破壞主子的計劃。

「閉嘴!」

風念清橫了他一眼,她做什麼還輪不到一個下屬來多嘴,就算是風諶霄來了,她也不怕。

隨風眸色一冷,他絕不會任由這女人任意妄為。

忽然,慕雪依踹飛地上一顆石子,點住了隨風的穴道。

隨風察覺到,卻避開不了,以至於他現在動彈不了,更說不了話,只能冷冷的看向慕雪依。

幹得好!

風念清面上不顯,內心卻給這位聖雅攝政王豎起了大拇指,她真的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好看的王爺了。

只可惜是個女的!

等等,她喜歡的應該是墨哥哥!

風念清一拍腦袋,可眼裡卻還是閃過可惜,不過乍一看,她旁邊那個男子…… 之前沒有看清楚,現在這麼一看,竟有著仙人之姿,長得……很好看,和這個王爺站在一起還蠻般配的。

風念清坐在下屬搬來的椅子上,好在她提前準備了一張椅子,不然就只能站著了。

「快開始吧。」

風念清提醒了句,不知道冰冷王爺相較起這個男子,誰更高一籌。

洛雨塵看著她,他並不想和她交手。

慕雪依也不想再耗下去,拿出短劍,冷漠的回視:「開始。」

下一秒,便朝他攻擊而去。

洛雨塵躲開了,慕雪依卻沒有停下來,依然朝他進攻,雖然不至於下狠手,但也絕對下手不輕。

洛雨塵只是躲閃防禦,沒有反擊,神色淡然自若,沒有半分吃力,遊刃有餘。

但他依然沒有出手的意思。

慕雪依很早之前就想試試他的武功了,剛好利用這個機會試探一二,既然他不肯動手,那她就逼他動手。

「出手。」

手中的短劍向他刺去,狠厲且不留情。

洛雨塵打開摺扇,扇子是慕雪依之前用的白羽扇,擋住了她的短劍。

這白羽看似柔軟,但有了內力的加持就不一樣了,甚至可以變成利刃!

「出手。」

慕雪依又重複了一遍,再不出手,她會用點特殊手段。

見她表情冷漠如冰,洛雨塵又躲過了她的一擊,總算出手了,他招式有些讓人難以看清。

速度也很快,但是慕雪依很清楚,他甚至連一半都沒有使出來。

她皺了皺眉,又道:「用全力。」

洛雨塵神色清冷,終於真的出手了,他手中的白羽扇如同利刃,和她的短劍相碰。

無形的氣流相撞開來!

慕雪依頭上的髮帶竟然直接斷開來了,萬千青絲在空中飛揚,冷漠中多出幾分肆意。

眼尾有著一抹妖冶的暗紅,可眼底卻是一片寒潭。

洛雨塵刻意收斂了不少,因為他並不打算用全力,同時也擔心她會傷著。

慕雪依也知曉他並沒有用盡全力,自己亦是如此,但是這樣打得卻是不夠盡興。

「我最後說一遍,用全力出手。」

她神情冷漠到了極致,就連眼中也是薄涼之色,冷心冷情,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

冷得徹骨!

這回慕雪依把內力用到了極致,洛雨塵若還是如此,手中的白羽扇定會連碎片都不剩!

但是洛雨塵還是沒有用全力,步伐微轉,輕而易舉的就躲開了。

這在慕雪依的算計之內,但同時也讓她有些不耐煩了。

而風念清正津津有味的看著,就看見慕雪依突然停手了,不過她多少猜到了一些。

「這位公子,你如果不出全力,那還比試什麼?」

洛雨塵也看出慕雪依的神色越來越冰寒了,意識到她可能不耐了,於是只好出手。

這次雖然還是有所保留,但比起之前卻要強了不止一倍。

慕雪依被擊退好幾步,明顯感受到自己手臂都被震麻了,但也就僅此而已。

她速度也逐漸變快,兩人正式交手,速度快到讓旁人看得眼花繚亂。 僅僅半柱香不到的時間,兩人就已經過招上百。

這速度,就連風念清看了都有點暈,她想起第一局和慕雪依比武的時候,還沒準備好那短劍就已經到了她脖頸處。

現在想來,就算她準備好了再比,也絕無可能打得過她!

隨風看了也是震驚,這駭人的實力,就算是主子也未必能勝過吧。

她的短劍就快掉在地上,洛雨塵收手了,卻不想慕雪依卻沒有要停的意思。

本想拾起短劍,一時不備便著了她的道,於是他有些穩不住身形。

慕雪依也沒想到他會突然收手,如果他沒有去撿自己被擊落在地的短劍,絕對可以躲開。

她伸手拉住洛雨塵,以免他真的掉地上去。

本來洛雨塵已經穩住了身形,但猝不及防又被她往另一個方向拉動,以至於往她那裡靠過去了。

很神奇的,兩人零距離的撞在一起。

這神轉折!

剛剛穩住,被她這麼一拉反而……

洛雨塵比她高出很多,在被她拉過來的時候下意識抓住她,而慕雪依鬆開了手,臉色並不是很好。

她不應該拉的。

他抓住的是她手臂,身體還和她的貼在一起,遠遠看去,和擁抱相差無幾。

突然意識到什麼,洛雨塵幾乎跟逃離似的與她隔開距離,他動了動唇,想說些什麼。

但還是沒說出口,因為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慕雪依斂了斂情緒,拿過他手中的短劍,並沒有碰到他的手。

洛雨塵稍微平復了心境,神色和之前沒有什麼差別,淡淡道:「你贏了。」

「嗯。」

慕雪依應了一聲,隨後看向風念清,十分冷淡的道:「撤兵。」

「好,不過本公主還有個條件!」

風念清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二人,心裡暗暗想著,這兩人的關係果然不簡單。

「你沒有資格談條件。」

因為風念清已經輸了。

「誰說的,若是本公主反悔,直接踏破的城門,你又能怎樣?」

風念清笑了,她現在手中有五萬兵馬,而她們沒有,就算她反悔,這個冰王爺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你不會。」

這個看似刁蠻的公主很排斥卑鄙手段的人,所以自然不會反悔。

「本公主確實不是那種輸了不認賬的人,但如果本公主真的反悔想踏平你這裡,你又能怎麼樣?」

風念清勾唇道,含有興趣的看著她。

「殺了你。」

殺人這件事,慕雪依總是能說得風輕雲淡,並且毫不在意,畢竟她以前的專職就是殺人。

風念清:「……」

她看著她說道:「就算你殺了本公主,還有這五萬大軍,你總歸不可能殺得了吧!」

「為何不能?」

慕雪依反問一句,目前為止她還沒有突破寒冰訣第九重,並且感覺到體內有一股力量突破不了。

如果能把這些人殺來發泄,也未嘗不可。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要不是風念清覺得慕雪依很厲害,她都快以為慕雪依腦子有問題了。

居然妄想一個人抵擋五萬大軍! 「你覺得呢?」

看樣子,確實不像是在開玩笑。

風念清神情僵硬,在剛剛的比試中,她看出聖雅攝政王的實力確實很強,至少是她比不上的。

她身邊的男子更是武功高深莫測,不經意展示出來的速度,都是常人所無法做到的!

若是她此刻進攻落日城,說不定這個攝政王真的會直接殺了她,而且她絕對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雖然還是有點不爽,但她心服口服。

「本公主撤兵就是。」

無視隨風的瞪眼,風念清完成自己的承諾,她撤兵。

不過她還是提醒了一句:「本公主今日就算是撤兵,對你們來說也只是緩兵之計,你們最好快點想出對策,不然的話,風諶霄可沒有本公主這麼好說話。」

這一點,她們應該也很清楚。

風諶霄其實是個很有野心的人,絕對不會止於落日城,攻完落日城,下一個……就會是別的城池!

「無需你提醒。」

慕雪依自然是知道的,而且她也有了計劃。

風念清說了撤兵便會撤兵,不過以防隨風做出什麼事情,所以還是沒有替他解開穴道,直接叫人把他給抬回去了。

慕雪依和洛雨塵一同回城,目光觸及到有些怔然的蘇丹身上,她開口道。

「戰神,不過如此,僅戰敗一次,就能把你擊垮。」

「雇因……她也死了。」

蘇丹臉色蒼白,就連文遠芳都死了,這幾個人都是跟著她很久的人,最後卻一個都不在了。

「將軍,這不是你的錯,她們本就該戰死沙場。」

雇元失了一條手臂,此時已經被包紮起來了。

她嘆了口氣,安慰著蘇丹:「屬下認識的將軍不是這樣的,她應該是一腔熱血,永遠不會認輸放棄,也絕對不會是現在挫敗的樣子。」

蘇丹唇瓣很乾涸,身上血跡斑斑,有敵人的,也有自己的,這一戰,是她最慘敗的一次,全軍覆沒。

還是因為有慕雪依,才勉強守住了這座城,但下一次又該如何?敵方絕對還會再進攻這裡的,這次撤兵了,還有下一次。

下次又該如何?

「將軍,你應當重振旗鼓,為她們報仇。」

雇元說道,她的親妹妹死了,她自然也是心如刀割,但是她現在不能有其他心思。

因為這場仗……還沒有打完!

「是啊,我還沒有替她們報仇……」

蘇丹低聲喃喃,可是她現在又有什麼能力替她們報仇呢?一個無兵之將罷了。

「將軍,聖雅多年來都是靠你守護才得以安寧,將軍,永不言敗這四個字……是您說的,如今,您怎能這般?」

「蘇丹,別忘了,還有人等你回去。」

慕婷薇忍著劇痛,笑著走到她身邊拍了拍她肩膀。

是啊,還有人等著她回去。

蘇丹想起那個溫婉的男子,冰涼的心有了些許溫度。

「我……該怎麼做。」

「如果我沒有推測錯的話,今晚女皇的援軍就會到,並且今晚風諶霄也沒有精力來攻打落日城。」

糧倉的事情,夠他忙活一晚上。 「丞相大人呢?」

慕婷薇突然發覺現場少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月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