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小小一隻手抱著葉川的頭,此刻她是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這才造成了她的臉色一直紅撲撲的。

風小小索性就當沒有這個事情,直接道:「那我們就聊聊唄,呵呵,可是我還不知道要聊什麼呢?」

「小小,你是哪個宗門的啊?」葉川並不喊小小姐姐,因為他的實際年齡或許比風小小還要大一些的。


要是之前葉川喊風小小如果不加個姐姐兩個字,她還真的要和葉川較真。

但是現在的她卻極不希望葉川喊自己小小姐姐,聽著葉川那一聲小小,她的臉色更加的紅潤了。

「東勝神州葯宗的……」風小小一問一答配合的很好。

「葯宗?那雷暴元丹不是你們那邊的了么?」葉川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葯宗的超級丹藥雷暴元丹。

「嗯,雷暴元丹的確是我們葯宗獨家出品的,呵呵,而且只有我們東勝神州的葯宗才有。」

風小小頗為自豪的說道。

「東勝神州的葯宗?那其他地方也有葯宗么?」葉川有些不理解,他對於的世界幾乎只停留在天河宗的範圍之內。

這一次好容易碰上一個外宗的人,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了。

「嗯,東勝神州只不過是整個滄海大陸的一個地方而已,整個滄海大陸分為五大神州,中間還有狂暴之海,有著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呢。」

葉川仔細的聆聽著風小小的說話,越是聽說,他越是驚訝。

「除了人族,還有其他的種族?這……這怎麼可能?」這個已經不是葉川的理解範圍了。

「呵呵,這個還不很正常的事情么?強大的靈獸到了一定的境界都能夠幻化人形。有一些種族經過長時間的發展,他們幻化人形的標準都已經變得很低了,所以你可不要以為人形妖獸就一定是實力很強的,據我所知,最弱的人形妖獸只有地武境的實力。」

「那你剛才所說的什麼武聖學院、武皇學院是什麼啊?」

「這個顧名思義就是武聖開辦的學院,或者是武皇開辦的學院,反正這種學院的等級很高的呢,一般進入這裡學習的人都是整個大陸的佼佼者。不過每個大陸都有自己的學院,我們東勝神州就有兩所武皇學院,那裡面的人都是整個東勝神州的驕傲。」

「嗯,看來倒是很難進哦,呵呵,小小,那你也是的了?」

葉川有些好奇的問道,畢竟風小小的實力還是非常的強的,要是連這種十八歲天武境級別的人都進不去,那葉川都感覺自己肯定是沒有希望了。

風小小有些得意的說道:「我當然是了,嘿嘿,不過我也是剛剛通過考試呢,要上武皇學院還得等近一年的時間,他們每兩年才招生一次,每次招生也不過是一百人而已。」

「啥?一百人?據我所知,整個東勝神州的人加起來恐怕要超過百億之多了吧?」

風小小笑著道:「東勝神州據不完全統計有近兩百億人,在加上妖族恐怕就更加的多了。」

「學院還對妖族開放?」

這一次葉川更加的感覺到奇怪了,人妖怎麼可能在一起生活呢?

「目前暫時還不對妖族開放,要知道人族和妖族一直都是不合的,主要就是因為人族經常性的大肆撲殺靈獸,導致了妖族對人族的仇恨加劇。」

葉川一聽,笑著道:「這還好一些,要是人族和妖族都生活在一起的話,那豈不是亂了套了么?」

風小小抿嘴笑道:「你的觀念還挺強,不過很多妖族的人都還是不錯的,我也有兩個不錯的妖族朋友,他們為人都很豪爽,其實只要能夠和妖族玩得來的話,有幾個妖族的朋友並不是什麼壞事。」

葉川癟癟嘴,他還是過不了心理的那一關。

不過今天聽著風小小如此詳細的說了說整個東勝神州,葉川倒是有些嚮往之色了。

外面的世界的確是非常的廣闊,一個小小的天河宗葉川絕對是沒有放在眼中的。

當然了,任何事情都是要循序漸進的。

「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要去見識一下,我還沒有走出過天河宗的勢力範圍呢。」

葉川有些感慨的說到,一旁的風小小看了看葉川道:「以後有機會你會來找我玩么?」

葉川呵呵一笑道:「當然會了,放心吧,小小,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等救命之恩,我葉川絕對會好好報答你的。」

風小小也沒有客氣道:「嘿嘿,那就說話算話了!」


其實她對於葉川也只是一時的感動,這種感動也只能夠放在心中,葉川的實力太低了,雖然她不在乎,但是她的家族呢?

如果這個時候她說她喜歡葉川,那到時候倒霉的肯定不是她,而是葉川。

「那兩個人都死了吧?」聊了近一個時辰的天,葉川終於是想起來之前的三號和四號了。

「嗯,都死了,葉川……」

「嗯?」

「謝謝你,謝謝你捨身相救,否則我恐怕都會受傷不輕……」

「呵呵,之前你可是救了我一命的,再者說了,咱是男人,男人就應該保護女人。」

風小小看著葉川那略帶玩味的話語,不知道怎麼回事,她選擇了相信這個男人。

不過她還是鬼使神差一般的問出了一句讓她自己都覺得驚訝的話,她想要看看葉川的回答。

「葉川,你會為了你心愛的女人去死么?」

ps:覺得不錯的兄弟們,可以收藏一下,給散心一點動力啊,哈。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看着熟悉的三個月亮懸掛頭頂,張天一陣唏噓不已。

本來只是不經意的自由落體運動,可是卻導致一次亡命奔逃,他原來的計劃打亂了不說,更是靠着運氣才逃過一劫。

不過還好,他不僅修爲提升到六重天的巔峯,更是得到了青天這隻星獸夥伴,看來也沒有吃虧。

吃一塹長一智,星獸樹林危險重重,容不得他大意。

他的實力還是很低,在這遍地星獸的地方,一定要小心,不然下次就不知道從哪再有這次的好運氣。

雖然幾天不休息也沒什麼事,不過既然此時能夠好好真正睡一覺又有什麼理由不睡呢?想到做到,找到一塊適合的地方,沒有多想,也不理會青天驚奇的目光,直接倒在那裏睡了起來。

雖然之前半個月一直在睡,不過張天根本麼感覺。他只是以爲過了幾天而已,這幾天經歷大起大落,心還真是有點累了。

瞧着,剛躺下不久,張天就睡着了。要不是現在有着青天的守護,再加上此地的隱蔽性,想必沒人會來,所以他此時才能心安的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當第一縷陽光射到張天臉上時,張天悠悠的睜開了緊閉的雙眼。看着耀眼的陽光,張天內心一片喜悅。一個翻身,穩穩地站在瀑布的下面,擡頭直視着陽光,感受這美好的一天。

在潭水中洗簌一番,張天頓時神清氣爽。


雖然地熊給他帶來了一場機緣,不僅得到星獸夥伴,還附帶着幾多療傷神藥淨白五彩蓮。不過,那只是他的運氣罷了。

現在,我既然沒事,地熊,等着我的復仇吧!

張天心中暗暗想到。

看着青天蜷縮成一盤,走到其身前。拍了一下青天的腦袋,看到青天流露的迷茫的眼神。張天一陣好氣,說道:

“該起來了,有活幹了,不然今天沒吃的了。”

聽到吃的後,果然青天立刻動起來了。

昨天的熟食,讓它回味無窮,可是就是太少了。昨天那隻狼其實差不多都是青天吃的,張天就吃了半條狼腿。

因爲當看到青天把剩下的狼肉三兩下吃完,眼巴巴看着他的樣子,又把吃了兩口的狼腿給了青天。不過青天明顯不滿足,張天無奈只能許諾明天再烤。

張天看到青天的模樣,不禁罵道:“你個吃貨,聽到吃就來勁了。”

帶着青天從洞中走出,說是張天帶路,還不如說是青天帶着張天返回到外面世界。

這洞還真是幽深,一路上都是昏暗的,岔路更是不少。

要不是有着青蛇帶路,張天還真是找不到出去的路。就算是找到出去的路,恐怕也不知的何時了。

張天也知道爲何百年來都沒人能找得到淨白五彩蓮的下落,在這個環境下,想找到恐怕比中彩票還難。之前得到一朵蓮花的那人,想必也是無意中闖到其中,不然這種神物青陽城只怕還是無人可知。

輾轉反側一個小時纔出洞,發現那洞居然連通着一條河。這條河想必就是他之前掉入其中的那條河,當是青天出來獵食時發現了他,把他帶回了它的洞府。

雖然出洞在張天看來從那瀑布方向出去也是可以,而且更是迅速。不過青天卻沒有從那方向出去,而是繞路出洞,可想而知那個方向肯定是有着非常危險的存在,青天也不能對抗,說不定那就是星獸樹林的中心地帶了。

張天可不會SB的認爲青天在幾米高的瀑布地帶上不去,所以這才繞遠路出去。

張天在之後的事情中證實了他猜測的正確性,也慶幸他當時沒有自作主張,而是跟着青天繞遠路出洞。不然他的人生到此爲止,和大好世界徹底說拜拜了。那時可沒有所謂的運氣再出現,讓他再逃過一劫。

話說回來,不知道那地熊還活着嗎?

在那恐怖的兩人面前,就是地熊也只是螻蟻而已,揮揮手可能就被消滅了。

算了,先不找它了,碰到時再說,現在他離它還不知道有多遠距離呢?等到離開時再看看就是了,它的老巢既然知道,一時半會也跑不掉。

帶着一開始來的目的,張天開始了他他獵星獸增加修爲的道路。

不過看着眼前這龐然大物般的青天,張天又是一陣爲難。

他一人時還很方便,此時青天龐大的身體讓他很是爲難。龐大身體的動靜不小,影響狩獵。

於是轉頭對着青天說道:“你長這麼大,主人不好帶着你,你還是在洞裏等着我或是自己去狩獵吧!”

懂得主人意思的青天一陣晃動,身體急劇抖動起來。

張天不明所以,不知道它要幹什麼,眼睛一眨不眨的緊張看着青天。

這時,眼前的一幕令張天震驚了。

原本十來米龐大的身體,快速縮小,不一會,就變成了幾十釐米長手指粗的的一條小青蛇,這讓張天目瞪口呆。

這完全超出了張天的認知,他從來沒聽過有什麼星獸還可以變化身體,可以使身體變得可大可小,更是一下可以縮小這麼多。

這麼厲害,青天肯定不凡,自己這次真是撞上大機緣了。

張天興奮的想到。

怪不得別人都喜歡冒險,說危險中就是機遇,把握住就能一飛沖天。

在家裏老實呆着,如何能夠獲得這麼大的機緣,更是讓張天期待外面的遼闊天地。處理完和張家的事後,他就要遊歷天下,一邊提升實力,一邊增長見識。

能夠得到一番機緣那當然是更好了,不過機緣是那麼容易碰到的嗎?就算碰到,是那麼容易就得到的嗎?

張天在此後的的事情中,才知道冒險沒那麼好玩,絕大多數都是死於其中,活着的已沒幾個能夠得到機緣,那時他才漸漸真正的成熟。

不過這樣更好,青天的實力很是強大,比他強得多。他在這危機重重的星獸樹林中,難免會遇到危險,有着青天的底氣,他更能沒有多少後顧之憂,想必以後的收穫更是驚人。

不過他卻不會過分依賴青天的實力,主要還是靠自他自己獲得資源,這纔是一個真正的強者的做法。

“恩,就讓青天平時隱藏於自己身上。只有當自己遇上生死境遇中,再讓青天出手。”

張天心中暗暗決定道。

張天不知道的是,沒幾天後他就遇到了出乎意料的絕境。事後,他爲自己此時所做的決定感到是多麼的英明。 想到做到,於是對着青天說道剛纔所想:“以後,你就藏在我衣袖內,沒有我的吩咐,你就不許出來。”

不過青天卻有些不願,遲遲不鑽進他的衣袖。

看到這,張輝無奈。只好再拿出殺手鐗,說道:“不然,就沒吃的了。”

爲了吃的,青天的節操頓時沒了,就算再不願也只好鑽進張輝的衣袖。只見一道身影蹉的消失在張天的衣袖內,張天對青天的速度也感到心驚,他根本就沒看到青天的身影。

要知道他現在可是有着人類八重天至九重天的實力,可卻沒見到青天的身影,要是青天偷襲他的話,他絕對連反應都做不到,就已經倒地命絕。

這絕對是保命神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