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得比較粗製濫造。

這一世,祁元作為寫出了暢銷推理書《占星術殺人魔法》、《福爾摩斯》的人,自家公司弄出來的綜藝,至少得是真正的推理。

要不僅僅是綜藝觀眾喜歡,更要吸引喜歡推理的人的目光。

要做,自然就要做到最好。

最後,祁元總覺道:「節目的構思很不錯。但是你處理這麼大的節目,是完全沒有經驗的吧?」

小藝抿了抿嘴,道:「是的。」

祁元看着胡大晶道:「晶姐,給小藝安排一個有經驗的老手好好帶帶她,這個綜藝,就交給她負責吧。」

交給我負責???

小藝直接被祁元這句話給砸蒙了。

這才剛畢業一年多呢,這就能夠承擔這麼大的節目了啊?

啊啊啊啊啊!

小藝在自己的內心狂叫,興奮得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見到祁元離去,胡大晶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道:「看吧,我說了我們老闆是個看重實力的人,你的策劃、想法都很好,所以他直接就讓你負責了啊!」

「謝謝晶姐。」小藝此刻還有點暈。

但是她知道,自己起飛的時候到了。

這檔節目,一定要做好!

祁元對於小藝的策劃是很滿意的。

公司,需要的就是這樣的新鮮血液啊。

去年元成綜藝部嘗試了幾檔綜藝,都是不溫不火的。

今年,還是自己輸出的《浪姐》和《批哥》大火了。

但是這麼大一個公司。

尤其是以後元成視頻要發展,需要很多的優質綜藝內容,不可能全靠祁元一個人來輸出啊。

小藝這樣的員工,值得培養。

……

……

ps:月底了,大家手裏的月票別浪費了啊。 林世友考慮片刻,開口道。

「葉先生……這副《瓶梅圖》已經流拍好幾次了,之前一次有個專家都斷言,這東西的真實價格就在十二三萬,就是遇到喜歡的,也就十五萬頂天了。咱們……」

然而他的話還未說完,葉雲直接打斷。

「我有股直覺,這玩意應該能夠發個小財。要是你不願意就算……」

「十七萬!」

葉雲的話剛說到一半,一旁就傳來王海林叫價的聲音,葉雲望過去。

只見王海林訕訕一笑。

「葉先生,最近工程那邊虧的有點多,要不這錢就讓我賺賺便宜唄。」

「算了算了,便宜你了。」

葉雲一笑,倒也不在意。

「《瓶梅圖》十七萬一次,十七萬兩次,十七萬三次!好,感謝四號貴賓席,拍下這副《瓶梅圖》!請問貴賓,現在是送給你,還是結束后給你?」

台上的司儀大喜過望。

這就是這家拍賣行的高明之處,知道有些客人買下東西迫切想要看到,所以會第一時間呈上。

「現在。」王海林激動道。

然而等《瓶梅圖》到手,王海林怎麼看都瞧不出個所以然。

不過這次不等他開口詢問,葉雲直接拿過價值十七萬的《瓶梅圖》當場撕成粉碎。

「!!!!」

這一幕,頓時讓在場所有人一驚。

有些人差點眼珠子都瞪出來。

十七萬!

那可是十七萬!

這小子瘋了嗎?

剛買到的畫,前後不到三十秒就給毀了?

你tm的再有錢,也不是這麼造的吧!

「哈哈哈,王海林啊王海林,你口中的葉先生真的好牛啊!就這破《瓶梅圖》都流拍三次,放的快發霉了。現在他說買,你還真買了!這買了也就算了,還到手就給撕了,這小子不會剛從神經病院跑出來的吧。」

「還直覺?直覺要是有用,那還要專家幹什麼?你知不知道我身邊這位是誰?文物鑒賞專家方月生方老!他老人家都沒開口呢!」

「你們倆煞筆和這傢伙站一起,還真是符合地主家傻兒子還有老衙內的身份啊,不行不行,我笑得肚子快疼了。」

李兆會更是誇張,直接捧腹大笑。

「這畫確實不值一提,看來王總是被小人欺騙。想來撕毀也是惱羞成怒罷了。」

一旁的方老淡淡道,專家逼格十足。

「什麼辣雞方老,老子沒聽說過!還小人,老子小你媽了個頭!」

林世友下意識站起來罵道。

然而這聲辱罵,頓時讓李兆會臉上嘲諷更甚。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方老的名聲都沒聽過!那可是上過百姓新聞的!」

聽得吹捧,方月生臉上自傲之色更甚,彰顯文人傲骨。

「什麼方老狗老的,葉先生還沒開口,你們廢什麼話!萬一這東西咱們賺了呢?」

地主家的傻兒子脾氣上來,才不管什麼方老的,直接開罵。

「呵呵,看來你還真挺相信這個靠直覺的神經病。好,既然你這麼有自信,咱們加玩一把唄!這些廢品你能賣到超過五十塊錢,老子給你一百萬!反之,你給我五十萬就行,敢不敢玩?」

李兆會看着地上破舊的畫軸和碎片,肆意嘲笑道。

「不用!」

林世友直接拒絕。

「怎麼,廢物怕了?還是你林大少這一百萬輸不起?」李兆會故意激將。

不過此時的林世友不再看他,而是轉過頭看葉雲問道。

「葉先生,有把握?」

「十足。」葉雲自信一笑。

之前之所以不出手,是因為那些東西早被拍賣行研究無數遍。

價格可謂榨乾到極致,就是買了也賺不了幾個錢。

然而這副《瓶梅圖》不同。

前世由於這場拍賣會出了件驚世的寶貝,讓所有拍品都被人全部仔細檢查,后全網通報。

其中遺漏的就有着《瓶梅圖》。

這畫值不了多少,但在畫軸中,藏着一副同是揚州八怪之一鄭板橋的真跡《墨竹圖》!

事後直接被一位古玩愛好者,當場花了230w將其買過去。

聽到葉雲的話,林世友彷彿吃了定心丸。

轉過頭看向李兆會扯了扯大金鏈子,冷冷道。

「老子說的不用,是不用占你個傻逼的便宜,而不是不賭!這樣,也不要說賣不到五十塊,就賭這些殘品價值有沒有十七萬!少一毛老子都照賠你一百萬!」

「哈哈哈,有魄力,果然是老林家的種,財大氣粗!」李兆會好好大笑道。

「李簽兒,你tm能不能不要像個娘們,整天陰陽怪氣!」林世友罵道。

「和廢物吵什麼,來,我倒要看看這堆辣雞是怎麼能賣出十七萬來!」

要贏一百萬,還能打臉王林二人,李兆會心情顯然極好。

王海林在葉雲旁邊,也聽到剛才的十足二字。

當下立刻明白,這次恐怕要小賺一筆了。

立即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笑道。

「葉先生您說,我怎麼弄這玩意。」

「沒那麼麻煩,這份畫軸你小心切開,這裏面封死的,注意別傷到裏面的東西就行。」葉雲開口道。

王海林點點頭,接過工作人員遞上來的小刀。

頓時額頭就有冷汗出來。

他一個公子哥,哪曾干過這樣的粗活?

沒聽見小心二字嗎?

最後還是決定讓工作人員去切開。

在所有人的圍觀注視下,畫軸慢慢被刨開。

嘩!

「白色的,裏面真有東西!」

「這是……這是一副畫軸,畫中畫,竟然是畫中畫!」

「誰能想到,《瓶梅圖》裏面還真藏了東西!」

瞬間,隨着工作人員的一聲大喊,拍賣大廳立刻響起道道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