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這還是人嗎?他的速度也太快了!小護士別叫我抓住你!到時看我我怎嘛收拾你!”小護士這次真的惹怒了莫小天,那一擊反而讓他更調動了全部的情緒,在情緒的影響下他周邊的吸力更加大了。

通天帝尊

“莫小天往前走走,他們的主機的電磁波動被我發現了,就在前面。不過你要小心越到裏面奇怪的東西越多,並且越強!”

“好的我會注意的。嗯?那是什麼!我閃!靠原來是老鼠啊,我當是什麼東西呢。不對,真的不對怎麼有好多聲音。靠!是一羣老鼠。”

沒錯就是一羣老鼠,這些老鼠紅通通的眼神和小狗一樣的大小,還是引起了莫小天的注意。一隻雖然大但也沒有多稀奇,可是一羣老鼠卻讓人有點毛骨悚然。這些老鼠瞪着大大着眼睛,貪婪的看着眼前的眼睛飢腸轆轆的留着口水。

“靠!這些老鼠讓我有一種他們想吃掉我的感覺。符文碎片我看我們先撤微妙看見了沒有,這裏少說也有幾百只!”

“怕什麼怕。忘了你的本事了嗎?這點老鼠不就大了些嗎?”

“可是我怎嗎感覺這些東西讓我更加噁心,就算是碰見前面的那些怪物,也沒讓我產生這樣的感覺。不對這種感覺加劇了,我的頭好暈啊!。”

“莫小天快乾掉他們!發現沒有這些老鼠再給你下毒,如果再不行動,你真的就要變成他們的食物了。”

“我身體好乏力好像睡啊。”

“莫小天你千萬不要睡,給我打起精神!看來非要給你點刺激,要不然你真的會睡着”莫小天突然間又被電能刺激了一下,大腦的疼痛感讓他稍微精神了起來。

“這些狗日的老鼠,我非要弄死你們。”莫小天周圍的吸力再次出現,無數的老鼠瞬間變成了飛灰。

“符文碎片老鼠太多了,時間一長我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你快點想想辦法!”

“要事汽車人在就好了,以他的戰鬥力和他的鋼鐵之軀絕對不會怕這些鼠輩。”

“符文碎片不要感嘆了,快想辦法!”


“站好了!我們直接瞬間移動,再怎麼說這點距離難不倒我。”

“瞬間移動發動,他們直接從原地消失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玻璃罩旁邊。”

“符文碎片這是哪呀?”

“這就是這座研究所的核心區域!”

“靠!符文碎片你快看玻璃你面的東西!”

“不對我好像在哪裏見過!沒錯我的確見過!玻璃裏面的琥珀中存放的肢體碎片讓我感受到祖細胞的氣息!原來如此,C市的異變不是偶然,這些東西這麼長時間都沒有死去,看來這就是他們的後招啊!莫小天快點幫我打開電腦裏面的信息說不定很重要!”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居然讓你如此激動,稍定片刻我馬上幫你。”電腦打開了裏面所有的資料被符文碎片快速的閱讀。”

“想不到啊!他們果真在這裏沉睡了不少時間,你們人類不小心在周邊挖到了擁有祖細胞血液的琥珀,發現了細胞的神祕力量居然利用它改造動物和人類。這次要不是祖細胞的甦醒造成了改造動物和人類的暴亂瘋狂,要不是這裏的環境比較封閉,這些怪物早就衝了就來吞噬了祖細胞!”

“這就是祖細胞,原來並沒有我想象的那樣強!”

“莫小天不要小看它,你知道嗎琥珀中的血液已經完全壞死了,可是這些壞死的祖細胞卻造就了這些怪物!更恐怖的是這些祖細胞雖然已經壞死但總有復活的時候!等到它積累到一定能量就會讓自己復活。”

“真是可怕的能力!不過卻便宜了我們。嗯?符文碎片你看這是什麼東西?這個按鈕旁邊上面寫着實驗三號狼蛇,並且標註着危險二字。”

天龍九變 。”

“哦,知道了,”正當他正要離去是,他的手還是觸碰到了按鈕。 莫小天從來沒有想到看起來憨厚的力王,做起事來還真是雷厲風行,轉眼間他還沒有安頓好父母就被他急匆匆的叫了過去,帶着剛睡醒的兩位符文持有者來到了三界交匯之處。

“可算是來了,老道我可是等待多時,莫小天帶着你的人過來,你們三個站在我身前,我即刻發功!”

“道長怎麼還有我?”莫小天裝作不知疑惑的問道。

“莫小天你可不要跟我裝蒜了,雖然我會收走你身體內的碎片,但是拿到造化玉蝶演化出來的意識我可不敢拿走,那是道尊的饋贈,雖然知道他他的想法但也不是我能插手的,話就說到這裏,以後你會明白老道所說的一切,在此之前請你還有另外兩個小友放鬆心神。”

三人放鬆心神,還沒過多長時間就失去意識,也就在這時候三人的頭頂三發着亮光的顆碎片飄了出來。

“大功告成,碎片全部都收集全了,可以開始我們的計劃。李易你可要注意了,符文的力量太過強大,作爲過去一切法則的化生稱之爲造化玉蝶的神物,也是代表天道的集成體,就算破碎萬千柔合成這般樣子,也是我們無法想象的。小友請你以血滴之,老道我將以記憶往昔之術找回過去作爲道尊的你。法術施展後,前一世的記憶和人格暫時會接管你的身體,而你暫時會沉睡一會。我知道你不願如此,但事情危機,請小友見諒。

“道長真的要這嗎,萬一我不在是我,而是你口中的道尊,那我還是我嗎?”。李易的眼神凝重了起來,他打心底的不願意,不只是自己所說的那樣,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問題。似乎是自己的潛意識在做怪,心裏面似乎藏着另外一個自己。

格鬥巨星 。”

“道長你說的也沒什麼錯,不過那時你也沒有告訴我會這樣,非要讓我前一世出來。”

“小友絕對安全,記憶往昔的時效也只有兩個小時,不會發生你所害怕的事情。”

“看樣子我是沒有選擇的餘地了,那好這次我答應你”。這一次李易很清楚自己再也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要自己敢說個不字看着如今如此急切的老道和虎視眈眈的衆人,如果自己真的不答應,說定他們早已經想好霸王硬上弓。李易盤腿而做,他閉上眼睛就像是上刑場的囚犯。


很快或許是應爲老道開始施展法術的關係,當他聽到“魂惜、夢惜,歸來惜,記憶往返、誰人知”,隨着一句又一句越念越快,他不知不覺之中失去了感知昏昏沉沉的睡去了。只是越是這樣,李易的整個氣場也隨之發生變化。就在那一瞬所有人突然發現李易原本面熟的臉龐越來越不是他們所熟知的那個人,此刻唯一讓他們想到了縹緲兩個字。轉眼間他似乎有一種出塵的獨特氣質。

當那一雙看盡繁華俗世迷離的眼眸睜開時,卻讓所有人感到了一絲傷感。同樣的面容,不一樣的氣質讓所有人無法適應,只是當他下一眼直直與老道對視時,大家很清楚的看到老道的身體是發着顫,沒錯他被嚇到了。道尊不愧是道尊,就算是陷入輪迴一個眼神還是那樣無法阻擋。

老道本想張口,卻不想李易站起身來,對老道說到“卜算子想不到本尊又和你相見了,卻不想物是人非,如今的你卻不在是你,真不知叫你巫祖還是卜算子”。

“你!你真是道尊?”

“不是我又是何人?不過本尊以陷入輪迴,卻不知你爲何打擾我清淨?如今你若不說個123來,別怪本尊翻臉無情!”李易說到此處老道卻感覺到一身含義,作爲曾經的一方大佬除了道尊真沒有幾人敢這樣說他,誰讓道尊法力高深直追聖人,更是守護藏身的絕代人物,雖物是人非,到現在爲止沒有一人敢替老道說一句,因爲無形的氣場早已經把他們壓的喘不過起來。

“這就是道尊,那個傳說中的人物?”慕容冰雨就這樣盯着他看,雖然就連他也是如此。可是那樣奪目的光彩依然吸引着他,或者是說話中藏着的那一絲平常人無法察覺的悲傷,始終讓他無法平息不停亂跳的小鹿,從那一刻她知道還有一個人和她一樣孤獨和哀傷,似乎比她還痛,除了鳳凰這是第二個人走進她的心中。

慕容冰雨的目光讓他有了點察覺,但身爲道尊的他只是輕輕的一瞥再也不在看她,只是直勾勾看着老道。“道尊,貧道知道你不高興,可是上前年留下的爛攤子該是收網的時候,要不然地球將要岌岌可危了”。

“又是這般,過去如此,今日又如此,衆生云云天地自由法則運轉還是順其自然吧。”

“道尊,你這是什麼意思?枉我稱你一生道尊如今的你已經不配這個名號,爲何到你這一道繼承道尊名號時卻忘了自己的使命?。”

“想不到當初的卜算子也敢訓斥開本尊了,你說的倒也有理,可是天道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衆生皆是棋子,本尊與爾等都不例外,現如今我已心死燈滅。在我看來三界衆生與我何干,傾盡一世守護三界,卻失了她,到頭來本尊和她所做的一切不過是老師的算計,淪爲棋子的他和我爲的卻是天道二字,如今我已不求今生只求來世,願這一世我和她白首不離”。

老道越來越安靜下來,看來那個人終究還是變了,過去沒有人比他更瞭解道尊,作爲一個時代的大能,到現在才瞭解真正的道尊,可是事情發生到現在薄弱不堪的家園快要到了最危難的時刻。此時他冷笑了一下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想什麼,不過你真的以爲你不去管就真的能逃離,你說的很對大家的確爲棋子,只是到現在現在爲止你還是棋中之人,你是她也是誰也逃不掉,不信你可以算算”。

道尊果然動容了,當他掐指一算,他臉色一青打喝到“你還是不肯放過我,看來作爲老師的您的確已經做到了天道無情,天人合一的境界,一世的努力到現在爲止還是不夠,罷了罷了卜算子,本尊知道你想幹什麼,那本尊就祝你一臂之力,希望你以後不要再煩我”。道尊說罷,從老道手中收了那剩餘的碎片,雙手無數的打出讓人眼花繚亂,隨之而來的他頭頂的奇異符文飄起散發出奧妙無比的力量紋路。

奇異的紋路並沒有消散,只是不停的在闊散在三界交界之處,很快原本什麼都沒有的地界越來越充滿了生機。綠草、土壤、森林都如此的真實不過,更神奇的事情才真正開始。衆人所期待的崑崙仙境,從老道幻化的虛影處凝時了起來,越來越真實,不過虛影和符文糾纏在一起落入大地不見蹤影。 這就是現在的他,擁有火系異能的傢伙。他聽着眼前凡人的諷刺,他怒了火焰包裹着他的拳頭,散發着火熱的溫度。

“他······他是異能者!快走!我看我們不是他的對手,獵犬對李靖說道。”

蓋亞也驚呆了,好玄幻的場景,也只有在小說中才會出現。死了死了,自己沒有死在那些人的手中,卻要死在這種情況下。

“凡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快點交出我的東西,到時候我會讓你死的舒服些。”火人盯着蓋亞,想要回什麼東西。

“李靖這次就靠你了!“說完後保住了抱住李靖的脖子

“明白!”李靖化作閃電,右手抓緊蓋亞在原地消失不見!

“嗯?人呢?跑哪去了?”凡人我會找到你們的。

那一刻是我命運的轉折,早已失去一切的孩子,因爲一所學校改變了波折的命運。沒錯我是幸運,改變我的同時也改變了漫長久遠的地球。

——地球英雄蓋亞自述

伴隨窒息的空氣和睜不開眼睛的風,失去了以往的方向感。蓋亞一動不敢動,就好像一動就會失去一切。

“李靖已經打開了入口,現在全靠你了!。”

獵犬在堅持一切,馬上就到了,你們是在受不了就打開我揹包後的面具。

我就知道會這樣,和你一起隨時都會有缺氧和死掉的可能。

獵犬你還記得那次,你看我們這不是到了。蓋亞你也下來吧,我們到學校了。

嗯?還真有超能學院。兩位能告訴我剛剛剛發生的一切不是真的吧,我是在做夢。

李靖說道:“蓋亞醒醒吧,你不是在做夢,一切都是真實的。不知道現在的你願不願意加入超能學院?”

這位大哥,我已經來了,看你們這本事,你說現在的我還能去哪? 兩位還不帶我進去。

這位老兄自己進去吧,我們還忙。

“嘿!你們這兩個混蛋,這就不管我了跑的可真快。”轉眼間門口就只留下了蓋亞。

“可算是有人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這是一個一米八的大漢,他孤零零的在校門口亂轉,蓋亞一來,他一健步而來。、

“你········你·······你是什麼人?”蓋亞用驚恐的眼神望着全身是肌肉的傢伙,這明明就是人形坦克,現在的人類很能有這樣的體型和肌肉。

同學不要怕,俺是鐵牛也是來超能學院上學的。

你·····你也是學生?


當然了,這裏可是超能學院,是國家培養異能戰士的地方。

既然如此你怎麼還在門口溜達。

沒辦法,俺轉了半天不知怎麼就又回來了。可惡的招生辦,這些傢伙太不負責任了,把俺丟在這裏就瞬移走了,同學你是怎麼過來的。

和你一樣被一個飛毛腿的傢伙轉來這裏的,我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就來到了這裏,算起來帶你來的人靠譜多了,最起碼告訴你基本的消息。好了既然都同病相連,我們一起找找招生辦的人,最起碼把我們的住處先解決了再說,你也看到了,校門口以外除了樹林就是樹林,誰知道這是哪裏,萬一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哦對了這嗎長時間還沒有問你,你的名字叫什麼?

鐵牛我叫蓋亞。

“嗯?那是什麼?蓋亞你看那是什麼!”遠方一個小黑點漸漸的從天空中飛了過來,沒錯這是一架直升飛機。一個個人形物體從天而降。

“那是軍隊的標誌,嗯?他們怎麼空降了,這所學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不好快閃”這時一個人正重靶心,朝着蓋亞的方向落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從天而降的傢伙與蓋亞親密的接觸在一起,白色的降落傘不巧的把二人包裹在一起。

“對不起,對不起。”穿着軍裝的男子站起身下意識進了軍禮,不停的說着那兩個字。

“你是?”蓋亞帶着疑問問道。

您好,雪豹特戰大隊前來報到。教官請求下一步指示。

這位大哥你們是特戰大隊,也就是特種不對了。

沒錯是這樣,我們是上級下達的命令務必要在這上課學習。

兵大哥不好意思,我不是什麼教官我也是學生。

什麼?你們可是學生想不到還有平民也在這裏上學,不過能來這處空間的可都不是一般的人類。

你!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就這態度怎麼了!有種你打我啊!”蓋亞眼前的兵大哥趾高氣揚的對他說道。

“這是你說的,不要後悔!”蓋亞原本影藏的性子完全暴露了出來,他一個虛晃,右手蓄力直奔面門。特種部隊不愧是特種,他沒有躲閃直直的站在那裏,等着蓋亞出招。只見他只伸出了左手掌,輕而易舉接住了蓋亞的那一拳,一個膝擊他就唐咋了地上。

“廢物!”他碎了一口口水,往校門走去。


蓋亞雖然疼痛,但還是咬着牙站了起來。“你別跑!我還沒有倒下!”

“有點意思!這次我會叫你再也爬不起來!”他壞笑的走了過來,活動了一下手腕。

“花豹不要太用力,不要忘了他是你的同學。”這時天上的另外一個降落傘落了下來。

他看着還沒降落的拿人說道:“刀疤放心吧,我不會下死手”

蓋亞更惱了,他心中說道:“看來該是用那個的時候,肉體上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雖然那個才被發現,也不是他這種野蠻人能對付的。”

正當蓋亞準備動手時鐵牛走了過來。“別打了!別打了!”

“這裏沒有你什麼事快滾!”花豹毫不客氣的對鐵牛說道,並且一拳打了過去。鐵牛沒有動手就站在原地。誰能想到他硬生生捱了他一拳。“嗯?好身板,居然沒趴下。再吃我一拳!”

“別鬧了,俺還要和蓋亞去找招生辦呢。”鐵牛沒有理他,一個巴掌拍了過去,花豹就這樣輕飄飄的被拍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