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區區只有五成力量的規則之源,或許能夠將梅林的幻之世界轟得支離破碎,卻很難徹底的損毀梅林的規則之力。

因此,這場決戰,從一開始,梅林便幾乎是立於不敗之地了,這也是梅林敢再次進入到規則之門內的原因,他並不是毫無把握的。

隨著梅林的規則的節節勝利,規則之源一片混亂,而且那股獨屬於整個虛無界的意志,終於開始逐漸的蘇醒了。

意志一旦蘇醒,它便會意識到危機,而到了那個時候,虛無界將不惜一切代價,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梅林儘管有信心保證他的規則不會被擊潰,但若真要面臨整個虛無界的力量,到時候將虛無界轟成了一片廢墟,也沒什麼作用,梅林需要的是蛻變!

幻之世界,梅林如今已經徹底的完善,因此,他現在只有蛻變,才能夠更進一步,才能夠將幻之世界由虛化實,這才是梅林的真正目的。

因此,除了這件事而外,哪怕將虛無界打得支離破碎,對梅林來說,卻已經沒什麼好處,因此,梅林佔據了上風之後,便沒有太過壓迫整個規則之源,反倒是不斷的磨礪著規則,想要得到一絲靈光,最終使幻之世界由虛化實。

只是,梅林並不知道。當那股代表著整個虛無界的意志逐漸蘇醒后。一切都發生了改變。這個意志蘇醒,只有在極度危險時,意志才會蘇醒。而且,一旦蘇醒后,規則之源便是第一時間,將力量收回到規則之源內。

而收回規則之源內,最簡單有效的辦法,便是毀滅整個虛無界。因此。虛無界開始了混亂,一片片的區域紛紛的湮滅。

如果說,之前虛無界僅僅只是毀滅了一部分,整體還是維持著平衡,但現在,整個虛無界卻都幾乎是毫無節制,紛紛的自毀,而規則之源的力量,也逐漸的增強,達到了虛無界六成、七成甚至八成!

八成的力量。這代表著整個虛無界,其實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再想恢復到以前,不知道需要多長的時間。

而且,毀滅的範圍已經快要波及到了梅林,而梅林又怎麼會讓施法者文明毀滅?因此,在梅林施展出剩下的幻之世界,幾乎籠罩住了整個施法者文明后,任憑虛無界的自毀。

「轟轟轟」。

虛無界自毀,規則之源的力量就在持續的增強著,梅林也已經不再佔據上風了,只是讓梅林有些奇怪的是,規則之源卻並沒有瘋狂的攻擊梅林,反倒是在聚集著力量一樣,那個巨大的黑色旋渦,如今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完全由規則之力,不斷凝聚的球體。

梅林能夠感受到,這個不斷凝聚的規則之球內蘊含著的力量,讓他都生出了一絲危險的感覺。

「嗤」。

忽然,梅林感覺到自身一松,身上的那種桎梏的感覺,徹底的消失不見了,彷彿完放鬆了的感覺。

不過與此同時,梅林又有一種強烈的不安的感覺,就彷彿周圍的所有力量,都是他的敵人一般。

「規則之力絲線沒有了?」

梅林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他一直都夢寐以求想要斬斷的規則之力絲線,徹底的斷了!這是梅林當初唯一能夠和虛無界有聯繫的,現在終於斷了!

只是,這唯一的聯繫斷了,卻並沒有如之前梅林所想的那樣,幻之世界由虛化實,相反,他的幻之世界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反倒是梅林自己,已經感覺到了強烈的排斥,無論他到哪裡,至少在處在虛無界的範圍之內,那麼就會有這種強烈的排斥感覺。

現在的排斥感覺,比以前要強烈十倍、百倍,因為一個世界,是根本不可能允許一個完全沒有聯繫的生靈存在。

或許,也只有當初的奧倫巴那樣的緯度旅行者,才能夠輕易的進入一個個的緯度世界,不被緯度世界所排斥。

或許,他們也受到排斥,但卻能夠抵擋住這種排斥之力,而現在的梅林,卻並不是奧倫巴那樣的緯度旅行者,因此,整個虛無界的排斥力增強了上百倍,他立刻就感覺到了很沉重的壓力。

隨著排斥力的加大,梅林感覺到了一絲古怪。

「不對,這不是規則之源要毀滅我……」

梅林感覺到,規則之源此時,似乎並不打算將梅林徹底毀滅了,或許規則之源隨著虛無界的意志蘇醒,也知道根本就無法毀滅梅林,因此,乾脆就不打算毀滅梅林了。

而對付一個與緯度世界完全沒有聯繫的生靈,除了徹底毀滅而外,最直接的辦法就是——送走!

「轟」。

虛無界再一次震動,規則之源的力量,猛的提升到了虛無界的九成!高達九成的力量,這代表著,虛無界已經考試了崩潰,這是一個處於嚴重損耗的緯度世界,或許也是最虛弱的時候。

但,此刻梅林面臨的規則之源,卻是前所未有的強大,虛無界元氣大傷,幾乎自毀了大部分的地方,就是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對付梅林。

隨著規則之源內不斷的震動著,終於,在規則之源內,出現了一絲光芒,隨著這絲光芒的出現,讓梅林有種恍惚的感覺。

就彷彿,這不是虛無界的光芒!

「嗡」。

龐大的規則之源內凝聚出的規則之球,瞬間爆發出了

前所未有的力量,就宛如一張大網一般,將梅林籠罩在了其中。

「嗖」。

在幾乎媲美虛無界九成的力量下,這也是虛無界所能發揮出的極限力量,梅林也只能保住規則不滅,至於要擊敗這股力量,根本就不可能。

梅林的身軀被恐怖的規則之源力量所包裹,眨眼間,居然就將梅林投入到了規則之源內出現的那一絲小光點。

這區區的小光點,卻彷彿隔了無數個時空,連梅林的意識都在剎那間有些扭曲了起來,變得無比的混亂,甚至逐漸的失去了意識。

最後一絲意識,梅林只想知道,虛無界究竟要將他送去哪?

ps:新書10號發布,請大家關注老月的薇信公眾號,搜索「月中陰」即可找到,記得在公眾號里搜索哦,老月會第一時間,在薇信里公布新書的詳細信息!(未完待續。。) 朦朦朧朧間,梅林的意識逐漸的恢復了過來,但下一刻,他就感覺到渾身就彷彿被撕裂了一般,一股巨大的危機感出現在心中。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即便梅林見多識廣,如今有了與虛無界正面相抗的實力,但現在,面對周圍陌生的環境,他也感覺到有些心驚。

尤其是,他再也感應不到規則之力,再也感應不到規則之源,身邊漆黑一片,唯一的亮光,就是身後,那一團散發著巨大光源恐怖雲團。

從這個巨大光源內,梅林感受到了熟悉的規則之力氣息,那是虛無界的氣息。

「我被送出了虛無界?」

梅林看著這一幕,隱隱感覺到有些熟悉,就好像他第一次踏足虛無界,離開榮耀之地一樣,那個時候,他在虛無界看向那些位面,也是這個樣子。

曾經無盡廣闊,連梅林都沒有走遍的虛無界,從外界看去,居然僅僅只是一個散發著光芒的巨大光源,不過現在這個光源,卻在微微的閃爍著,並且不斷的縮小縮小再縮小,似乎連氣息都要微弱了許多。

梅林皺了皺眉頭,似乎有種明悟,虛無界自毀,聚集了全部的力量,但依舊無法徹底的毀滅梅林的幻之世界。

而幻之世界只要在虛無界存在一天,那麼就是對虛無界秩序的破壞,因此,虛無界寧願自毀,元氣大傷,使自身耗費億萬年時間慢慢的恢復,也要將梅林徹底的送走。

殺不死梅林。就只能送走梅林了!

梅林頗有種無奈的感覺。原以為只要徹底的斬斷與虛無界的聯繫。那麼他的幻之世界就有可能由虛化實。

卻沒想到,真的把聯繫斬斷之後,他卻被虛無界真正的排斥了,直接就送出了虛無界,像梅林這樣,沒有成為緯度世界旅行者,反倒離開了緯度世界,恐怕也是極為稀少罕見。甚至是不可能的。

畢竟,沒有誰會像梅林這樣,連一個緯度世界也奈何不得,最後還斬斷了與緯度世界的聯繫,被緯度世界主動的送了出去。

「這麼說,我現在也算是緯度旅行者了?」

梅林有些發愣,沒想到,當初奧倫巴在虛無界呆了那麼長的時間,都沒能找到一個有潛力的生靈,但現在。他卻主動被虛無界給送出了虛無界,成了「緯度旅行者」。

不過。緯度旅行者可不是那麼好當的,梅林剛開始還沒感覺到什麼,只是感覺到隱隱有些危險,但很快,他便看到了無比恐怖的一幕。

在黑蒙蒙的未知空間內,忽然出現了一道光,這道光,看似不怎麼強大,但非常的耀眼,瞬間劃破了漆黑的空間。

梅林不幸的被這道光芒籠罩住,而且幾乎一半的幻之世界都被籠罩,原本梅林的幻之世界,便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了,好在幻之世界內的規則還完好無損,恢復幻之世界也只是時間問題。

但隨著這道光芒的籠罩,梅林的幻之世界,瞬間一半化為了虛無,是徹底的虛無,包括梅林原本非常穩定的規則,與虛無界都能抗衡的規則,連虛無界集合全部力量,都無法擊潰的規則,但在這道光芒面前,卻根本沒有絲毫抵擋之力。

「轟」。

隨著一半幻之世界的崩潰,整個幻之世界也劇烈的震蕩了起來,似乎離崩潰也不遠了,連規則都能輕易毀滅,又何況是其他?

而且,更讓梅林感到恐懼的是,這僅僅只是一道光芒,他還看到,在這片漆黑的空間中,時不時的就出現了各種光芒,只要稍微運氣不好,梅林就死了。

「緯度旅行者,原來不是離開緯度世界,就是緯度旅行者的!」

梅林此時已經全部都明白了,要想成為緯度世界旅行者,必須擁有打破規則的力量,梅林的幻之世界,還沒有由虛化實,他現在可沒有能力打破規則。

現在的梅林,與奧倫巴比起來,差的太遠了,整個虛無界聚集力量,就能將梅林排斥出緯度世界了,但奧倫巴卻害怕外泄的力量過多,輕易把緯度世界給毀了。

「不行,我得回到虛無界,幻之世界沒有由虛化實,便永遠不離開虛無界!」

梅林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立刻便轉身,迅速的朝著虛無界的那個巨大光源飛去,他的速度也不快,但因為離虛無界並不遠,因此,很快就落入到了光源中。

「砰」。

梅林想要飛進虛無界,卻碰到了一層阻礙的力量,軟綿綿的如同棉花一樣,但卻成功的阻止了梅林進入虛無界。

「給我開!」

梅林乾脆直接調動了幻之世界的規則,直接與虛無界硬撼。

「轟隆」。

幻之世界的規則,非同小可,力量強大,這一次狠狠的撞擊,讓整個虛無界似乎都在劇烈的震蕩著,但也僅僅只是震蕩罷了,隨後虛無界再度的收縮,不斷變小,雖然氣息微弱了下去,但防禦卻並沒有下降,梅林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撕裂虛無界。

而且,梅林還很清晰的感受到了「抗拒」,這是屬於虛無界那個蘇醒的獨特意志,虛無界目前已經封閉,除了緯度旅行者,比如奧倫巴那樣,利用力量,強行的撕裂虛無界,才有可能進入,否則的話,根本就無法進入。

「呼……」

就在這時,又是一陣狂風席捲而來,這陣狂風是黑色的,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梅林幾乎以最快的時間躲避,但仍舊被波及到了一部分,幻之世界徹底的支

離破碎。

也僅僅只靠著穩定的規則,才總算沒有徹底的潰散,否則的話。梅林也就徹底的消失了。梅林這才知道。離開了緯度世界的生靈,如果沒有達到奧倫巴那樣的地步,是多麼的危險。

「難怪奧倫巴說過,他遊歷了無數個緯度世界,卻始終沒能再找到和他一樣的緯度旅行者,難怪奧倫巴會感到孤獨,恐怕就算是有僥倖離開了緯度世界的生靈,如果沒有奧倫巴的實力。也會被這些隨時出現的恐怖力量轟殺。」

梅林感覺到幻之世界的規則,都彷彿在鬆動了,之前被那道光,直接毀了一半的規則,也就靠著最後一點規則,才勉強維持著支離破碎的幻之世界,如果再遇到危險,那幻之世界就徹底的毀了。

沒了幻之世界,梅林也就徹底的死了,他現在可是與幻之世界徹底的聯繫在了一起。幻之世界才是他的根本。

「必須儘快進入緯度世界,虛無界是不可能再讓我進入了。只能尋找其他的緯度世界!」

梅林向四處望去,他的精神力在這個漆黑的地方,所能看到的範圍,實在是太小太小了,他如今也只能撞撞運氣,向著前面飛去。

也不知道飛了多久,梅林期間遭遇了一些毀滅光芒,但幸好都安全度過,只是,卻又損失了一些規則,現在的幻之世界,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嗡」。

忽然,在無盡的黑暗中,梅林感覺到了一陣奇特的震動,他迅速向前望去,居然看到了在黑暗中,有著一大一小,兩個光源。

光源就代表著一個緯度世界!

「有救了,是新的緯度世界,哈哈!」

梅林欣喜不已,並且調動出了幻之世界全部的力量,竭盡全力的向前面那兩個光源飛去,或許梅林運氣不佳,在那巨大的光源周圍,卻忽然出現了幾道恐怖的光芒,時不時的轟在了光源之上,但都被抵擋住了。

除了緯度旅行者,大概也只有這些緯度世界,才能夠抵擋住這片黑暗中的各種危險了。

梅林仔細看了一會兒,覺得若是貿然的闖入這兩個光源,恐怕會遭遇危險,現在的他,已經承受不起任何一次轟擊。

若是再被光芒擊中,梅林幾乎不可能存活,幻之世界也將頃刻崩潰。

不過,連日來,梅林已經很虛弱了,幻之世界也在逐漸的衰弱,若是繼續留在這片黑暗的地方,說不定就會遇到毀滅性的危險。

因此,不論如何,梅林都要去冒險闖一闖!

想到這裡,梅林也沒有任何猶豫,全身的精神力都被他集中了起來,規則之力也瀰漫在全身,迅速的化為了一道黑芒,瘋狂的飛向了最近的那個光源。

離梅林最近的光源,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光源,遠遠比之前的虛無界還要龐大至少五倍,而旁邊那個小號的光源,則要小得多,甚至比虛無界還要小。


這些光源越龐大,散發的氣息也就越強大,也代表著這個緯度世界更加的強大!

梅林直接飛向了巨大的光源,這個全新的緯度世界,他也不知道會在裡面遇到什麼。

「砰」。

又是一陣劇烈的撞擊,梅林的最後一道規則,都差點潰散了,這個巨大的光源內,居然有一股浩大、恐怖的意志。

「這個緯度世界也產生了意志?」

梅林臉色一變,有了意志的緯度世界,是不允許任何力量進入的,就像是虛無界,如果最後不是虛無界的意志逐漸的蘇醒,那梅林根本就不可能被虛無界給「送」出去。

「咻」。

又是一道恐怖的光芒,射向了巨大的光源,連梅林也被籠罩住了,這一刻,無窮的危機在梅林的心中升騰了起來。

若是被這一道光芒擊中,無論如何梅林都是無法再活下來了。

「必須進入緯度世界!」

梅林轉頭望向了巨大光源旁邊那個小了很多的緯度世界,他的精神力微微接觸,感覺到這個緯度世界內,似乎並沒有**的意志。


或者說,這個緯度世界已經產生了意志,但卻由於某些原因,就如虛無界一般,並沒有蘇醒,但這卻是梅林唯一的生機了。

那道毀滅性的光芒越來越接近了,梅林心中一狠,立刻自毀了最後一道規則的幾乎九成力量,只剩下如同髮絲一般的規則之力,整個幻之世界也是搖搖欲墜。


「嗖」。

自毀規則之力,也讓梅林暫時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他的速度瞬間加快,幾乎是死中求生,瘋狂的飛向了旁邊的較小光源,在毀滅光芒降臨的那一刻,梅林的身影終於徹底的消失在了較小的光源內。

「轟」。

毀滅光芒狠狠的撞擊在了兩個緯度世界上,餘波向著四面八方浩浩蕩蕩的擴散而去,儘管力量很強,但卻無法撼動兩個緯度世界。

而梅林的運氣,也不算是差到極點,在最後時刻,他毫無阻礙的飛進了這個全新的緯度世界內……(未完待續。。) 「咻」。

誰都沒有注意到,寂靜的夜空中,此時有一道細微的流光,劃破了夜空,筆直的向下落去。

梅林此時還保持著清醒,但也僅僅只保持著清醒罷了,甚至連自身的墜落速度也無法控制,只知道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位面。

對於任何一個截然不同的規則之力,任何緯度世界都不會輕易放過,梅林現在的幻之世界,雖然已經支離破碎,但畢竟沒有崩潰,僅僅只剩下了一絲規則之力,這個全新的緯度世界,在感應到了梅林的幻之世界后,也開始了壓迫。

重重的壓力,讓梅林心中焦急,他必須以最短的時間,尋找到一個生命體,進入到對方的體內,就像是斯特曼那樣,暫時的寄居,日後再慢慢的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