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白川給她遞上一杯野茶,茶香瀰漫,有股清香隨風飄散,讓人心曠神怡。

趙淑抿了口,驚訝於他的茶藝之高。

天漸漸黑下來,他收了茶具,取出備好的野味,升了一爐火開始烤,剛纔的問題,似乎不曾問過,趙淑的回答,似乎也沒有聽到。

一隻山雞烤熟,他用匕首切下腿遞給趙淑,“聽人說在山裏用飯會格外香。”

趙淑接過,配合的笑了笑,沒有回話。

“剛纔你說什麼來着?你與衛家小子。”他再問。

這回,趙淑卻覺得方纔那個答案不能概括了,不過她還是原話再說了一遍,“你知道的那種情況。”

“恩,我知道,明白了。”他頷首,臉上蕩起燦爛的笑容。

趙淑覺得自己定落入了他的圈套,想再解釋,他卻已不給機會,變戲法便拿出兩個包子,分一個給趙淑,“荒郊野外,別餓着。”

“你從哪裏拿出來的?”趙淑嫌棄的問。

他擡眸看趙淑,一臉的受傷,“你嫌棄我?”

“知道還說出來,不怕尷尬?”趙淑無語。

“不說出來才尷尬,被你嫌棄我就放心了,正好我餓,一個不夠,不吃還我。”他伸手,惡鬼般盯着趙淑手裏的包子。

趙淑瞅了他一眼,全身上下乾乾淨淨的,指甲裏也沒有髒,黑髮雖隨意的垂在身後,沒有綰起來,卻並不顯髒亂,反而很悠然,若入畫,必定是唯美的。

且,他身上也無異味,更別說口臭了,這些統統都沒有,湊近他還能聞到淡淡的清香。

應該不會髒,若不吃,自己怕是會餓。

咬了一口包子,“偏不給你。”

包子是素的,配上烤肉,倒不油膩。

“口是心非。”霍白川白了趙淑一眼,嘴角卻忍不住上揚。

“我沒有。”趙淑很矯情的反駁。

霍白川失笑,此刻,他越發覺得趙淑像個真正的少女,聰明的少女,有本事的少女,莫名就很迷人。

以前,怎麼沒發現她是如此可愛?霍白川開始反思自己,思來想去,覺得趙淑表現得太無敵了,比男兒還能幹,本能的便忽略了她身上的女性光輝。

“好,你沒有。”他將聲音拉得很長很長。

趙淑此時覺得他有點霍叔叔的樣子了,於是喚了句:“霍叔叔。”

“說娶你是真,沒必要用輩分來搪塞我,我若想娶一個人,哪怕是親侄女,都會娶。”他裝作嚇唬趙淑的樣子,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

趙淑覺得自己是不是該臉紅嬌羞一下?摸摸臉,臉是燙的,被火烤燙了。

“你發什麼瘋?”趙淑不認爲他是認真的,記得以前他說,就算還沒娶妻,她也沒機會。

這話,她一直記得呢,當時他是嫌棄自己的。

霍白川站起來,每一朵曇花都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邊看邊對趙淑說:“我沒發瘋,只是單純的想娶你。”

趙淑想,這人肯定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他太驕傲,以爲自己想要,就能得到,誰也別想拒絕。

以前有人說,陷入愛河裏的人都是傻子。

或許等他犯傻的時候,就能明白了。

“恩,我知道,但我不會嫁給你。”趙淑心平氣和的說。

一個不懂愛情的人,和一個不相信愛情的人,彷彿在談判般。

突然,小胖趕過來,焦急的說:“公子,咱們得快些離開,突然出現另一股勢力,似乎要助結草居士等人脫困!”

霍白川立刻收了悠閒的姿態,凝重的問:“知道那股勢力是來自哪裏嗎?”

“公子。”小胖看了趙淑一眼,很顯然是機密,並不想讓趙淑知道。

總裁別太壞 霍白川卻是不在意,“說!”

小胖無奈,只能當着趙淑的面如實稟報,“是皇上的人。”

趙淑渾身一震,她剛纔想過景王,想過蜀王,想過各種王,或者某些家族以及皇子,但卻從未想過會是明德帝!

霍白川皺眉,“你確定?”電光火石之間,他已想通所有關竅。

“我確定,來的人是秦吉。”小胖說,秦吉可是勁敵,當今天下少有敵手。

趙淑皺眉,怎麼是秦吉?

小胖見兩人都皺眉,沒有再說話,靜靜的等待吩咐。

風,將周圍的樹葉吹得沙沙作響,火也被吹得東倒西歪。

過了半響,霍白川突然說:“帶郡主去汴州,要快!”

“我不!”趙淑立刻跳開,就怕小胖的魔抓伸過來她不懂武,反抗不了。

霍白川轉頭,正視她,“如果,永王府退出,還來得及。”

趙淑一顆心砰砰直跳,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查了那麼久,爲何感覺還是雲裏霧裏?

“爲什麼?”

“數日前,皇上讓秦吉去查懿德皇后,她還活着,她的目的是太后和太子之位,有皇上在,太后一定會爲保永王府而妥協,聽話,去汴州,霍家會保護你,我想辦法保住太后和太子,好不好?”他說,目光彷彿無堅不摧,不管趙淑懇求,還是哀求,他都意已決。

趙淑搖頭,抓着他的手,“不要送我去汴州。”她知道,只要他想,一定能將自己送走,但她不能走。

“你告訴我,我的雙生弟弟是不是真的還活着?”不然太后憑什麼妥協?憑什麼!

她重生的意義是什麼?是改變命運,保護家人,沒有理由皇祖母被人脅迫,而她什麼都不做。

霍白川想,讓她什麼都不要知道吧,這樣少些擔心和痛苦。

“如果,大家都平安,我就告訴你。”霍白川示意小胖將趙淑帶走。

趙淑躲過小胖的手,死死的盯着霍白川,“你今日要將我送去汴州,我日後再也沒有你這個朋友!”

“你不是我的朋友,是侄女,你叔叔都叫了,送走。”他是鐵了心要將趙淑送走,沒有任何可商量的餘地。

趙淑此時無比希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衛廷司,他一定不會不顧自己的意願,硬生生把她送走,全天下都知道的事,卻只瞞着她一人,這公平嗎?

“我會恨你的!”趙淑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就算你把我送走,我也一定會想辦法出來。”

“聽話,我不會害你。”不知爲何,看到趙淑絕決的眼眸,他心口抽痛,彷彿自己只要一意孤行,將永遠失去她。

其實,也從未得到過,不是嗎?

“如果你嫌我是累贅,可以不用管我。” 靈妃傾天下 趙淑想,此時她是在賭氣吧,氣他沒顧忌自己的感受,氣他遇事不與自己商量,或者氣他將自己當花瓶。

其實,人家霍白川與自己非親非故,不需要管她死活的。

“你放我走,我的事以後再也不需要你管!”氣到了頭,她說話也沒了輕重,心口的怒火,不知爲何,越來越大,就想當着他的面發泄出來。

“你憑什麼不准我知道真相,憑什麼不准我插手,我是你的誰,你就對我指手畫腳!”

是委屈嗎?趙淑自嘲,哪裏來的委屈,憑什麼委屈。

這三句話,聽在霍白川耳裏,格外的刺耳,原來她是這樣的排斥自己,看來是自己多管閒事了,既然不需要,那麼他還操什麼心?

“好,你走,不管你,隨便你,從此你們永王府與我半點關係都沒有。”其實,一開始也沒什麼關係,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能有什麼關係?

他嚷完,甩袖擇了條路,揚長而去。

小胖左右爲難,不知跟上去,還是留下來保護趙淑,最後還是多姿過來守着趙淑,他追上了霍白川。

激動過後,趙淑此時腦子還嗡嗡作響,“多姿,小郭子來了嗎?”

“郡主,其實您真的應該去汴州。”多姿試圖勸她。

“小郭子來了嗎?”趙淑沒了耐心,吼了過去。

多姿第一次看到這樣激動的趙淑,以前不管遇到什麼事,她都是極爲理智的,組織了一下語言,“來了,奴婢帶您過去。”

“好。”她此刻迫不及待的先要看到自己的人,這樣纔能有安全感。

多姿嘆了口氣,“郡主請隨奴婢來。”

茅屋周圍四通八達,有好幾條路,若不扒開野草根本看不出來,多姿似乎對這個地方極爲熟悉,扒開荊棘,帶趙淑從另外一條路奔去。

大約走了兩刻鐘,便來到岸邊,扒開蘆葦,能看到水面上火光沖天。

“王繼澤已帶人圍剿,但皇上已經下旨他收兵,不日懿德皇后就會入宮,郡主,皇上對懿德皇后的情誼是無人能及的,當年她炸死是太后逼迫,現在這個苦果,皇上不會讓太后去背,他一定會遷怒別人的,您與王爺躲得遠遠的,纔是正統,公子的話沒錯。”

趙淑目不轉睛的盯着對面,看到好幾個人被綁着,身上捆了巨石,像是要被扔進湖裏,身形很熟悉,像是小郭子,趙淑顧不得太多,暫時忘了方纔與霍白川的不愉快,“多姿,那是不是小郭子?”

“是,有皇上的聖旨在,沒人能動懿德皇后,王繼澤身後有王繼陽和衛廷司撐腰,懿德皇上不會輕易得罪,所以,郡主,小郭子怕是救不回來了。”多姿視力比趙淑好,不光是小郭子,蘇繡與樑溪都被捉住了。

趙淑眼裏的戾氣瞬間猛漲,“我就是軟柿子嗎?”

多姿沒有回話,但意思很明顯,她是軟柿子。

“郡主,奴婢勸你不要讓衛將軍出手,他是皇上養大的,你要他如何抉擇?”

“我知道,現在皇上的兵最多,別人都打不過他,但我不是軟柿子!”趙淑從蘆葦深處走出來,來到灘上,“多姿,爲何今日讓小郭子等人去拿人?”

多姿心中一凜,這是懷疑他們公子,至於小郭子等人爲何會親自去拿人,公子說的是讓他們不要來打擾他與郡主看花。

她低頭,對於別人的誤會,霍白川向來不屑於解釋,她此時也不想解釋什麼。

“多姿,我要過去。”她不是軟柿子!想要捏她,別說門,窗戶都沒有!

“郡主……”多姿猶豫,將趙淑送過去,不是霍白川之願。

許久,得不到迴應,趙淑再次催促,“送我過去!”

多姿,還是沒有迴應,她不能違逆公子的命令。

“多姿?”趙淑面色如霜。

“郡主,抱歉,奴婢不能。”多姿噗通跪下,低着頭,用實際行動來表明自己的決定。

趙淑深感無力,這些年,她已經很努力很努力了,到最後卻還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在一般人面前,她耀武揚威,在真正的強者面前,原來她是軟柿子!

藏在蘆葦裏的霍白川,看她單薄的身體,立於風中,長髮飄飛,彷彿隨時都能飄走,又似乎隨時都能被吹碎。

認識她那麼長時間,第一次見她如此脆弱。

“好,我自己過去。”趙淑跑着,衝進了水裏,對面她的人要被沉湖,當初她承諾過,只要忠心,她絕不讓人欺他們,辱他們,她要做到!

多姿沒想到趙淑性子這麼烈,正爬起來想要去追,身邊卻跑過一抹白影,待她看清,霍白川已到趙淑身邊,“我答應,我答應你,不要這樣逼我。”

趙淑回頭看他,咧嘴一笑,“不逼你,你怎麼會答應我?”

“你就吃定我拿你沒辦法,仗着我不會拿你怎樣,所以你肆意妄爲是不是?” 總裁大人好難追 他扯着趙淑,不讓她滾進水裏。

“我不是軟柿子。”趙淑說,這句話有些心酸,總有不管怎麼努力,都改不了既定的命運的感覺,讓她倍感無力。

霍白川低頭看她,那雙好看的眸子,依然如初見時般自信,“就算是軟柿子,也只准我捏。”

總裁的vip愛人 他說罷,不等趙淑惱怒接話,他便揚聲對下了命令,“開船!”

一聲令下,蘆葦蕩中,一條條小舟劃出來,看不清上面的人,只能看到他們的速度很快,不過眨眼睛,人已達對面島嶼。

“走吧,會會這位女梟雄。”他頗有些玩味的說。(。) 「可是。。。」她擔心唐沫兮在素衣門受苦啊!

雲倩柔顯然是不放心的,但面對強勢的歐陽博,她也只能是將擔憂藏在了心中。

在焦急中等待了兩三日後,終於看到了風塵僕僕趕回來的姜亭軒。

「快。。。快給我倒杯水,我。。。我嗓子都。。。哎,你幹嘛啊?」他這話還沒說完呢,就被拿著劍刺過來的雲倩柔逼得節節敗退。

她這是要謀殺親夫啊!

姜亭軒驚的直喊救命,卻沒有一個人上前幫忙,全部都是抱著看戲的姿態站在一旁。

更有甚者,居然還時不時地提醒一句。

「雲姑娘,你攻他下盤啊,對對對。。。朝他腿上刺!」

「我說姓姜的,有本事你別躲啊,怕女人多慫,直接還手啊。」

墨先生,你的狗糧又撒了 「雲姑娘,你別客氣啊,直接廢了他呀。」

「姓姜的。。。」

「閉嘴!」

終於!

忍無可忍的姜亭軒和雲倩柔同時朝那個嘴碎的吼了過去。

只不過,某個恬不知恥的即便是被人用惡狠狠的眼神瞪著,卻依舊是笑容燦爛,看的雲倩柔差點就剋制不住自己,想要上前給這人來上一劍了。

「姓郝的,你還知道要回來呀?」就在雲倩柔跨出一步,打算將心中所想付諸行動的時候。

一個清麗且帶著一絲怒意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

不用回頭也知道來者是誰。

那原本臉上掛著笑容的男子當下便苦下臉來,急忙將求救的目光投向姜亭軒。

這下,就算雲倩柔再笨,也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千面狐-郝景榮。

還真不愧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易容高手。

雲倩柔的眼眸中流露出一抹的讚許,不過很快就被幸災樂禍所替代了。

沒辦法,女人嘛,就是這麼的小肚雞腸。

「喲,我還想著這麼愛挑撥是非的人是誰呢?原來是下一任御劍山莊的莊主啊。」冷嘲熱諷的聲音一響起,令得站在一旁的姜亭軒不得不避開郝景榮的目光,權當是看不見了。

哎,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可真的是沒有精力再去替別人分憂啊。

「沒義氣的傢伙。」郝景榮在心中唾棄著姜亭軒,順便將他的祖宗十八代給招呼了個遍。

當然了,這心裡罵歸罵,臉上還是要裝出一副懺悔的表情。

「靜兒,我是不想去的,可是爺爺他非要我去,我也是沒有辦法的。」直接將鍋甩給了那不在場的歐陽博,郝景榮笑的諂媚至極。

說實在的,他這話,歐陽靜是相信的。

所以,臉上的表情也不由緩和了幾分。

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她自然是不會小題大做的。

可是呢?

偏偏就是有人報復心理重,若是不借題發揮一下,她這心裡就是不好過。

「你是沒辦法啊?還是樂意至極呢?」淡淡的聲音冒了出來,雲倩柔的嘴角掛著一絲充滿了惡意的笑容。

完了!

玩火玩到自己頭上了。

郝景榮這心裡不由的有些慌亂起來,忙堆起笑容想看雲倩柔,「倩柔姑娘,你這話說的,我。。。」

「你怎麼?想說自己有苦衷?」

「對對對,我確實是有苦衷的!」他忙不迭的回答著,看向歐陽靜的目光誠懇且真摯,「靜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