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承翔沒有說話,眼梢微微上揚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顧盼清了清嗓子:“像黎若這樣的人虛榮心很強,可其實大部分時候她的內心是空虛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所以纔會在物質方面不斷的攀比,往往到最後她自己都不一定喜歡這些。”

“那你呢?你喜歡什麼?”霍承翔啞着嗓子,鳳眸裏帶着一絲幽光。

“我?”顧盼指了指自己,一臉懵逼:“我們剛剛不是在說黎若嗎?”

“我對她不感興趣!”霍承翔勾了勾脣角:“所以你喜歡什麼?”


“我嗎?”顧盼眼底閃過一絲狡黠:“我就比較厲害了,我喜歡我自己!”

霍承翔盯着顧盼一臉審視,那模樣像是要從她臉色看出一絲絲羞赧。

但是,幾分鐘過去了顧盼依舊一臉淡定地任由他這樣打量自己。

被她這樣淡定地自戀的模樣驚到了,霍承翔默默地收回自己的視線。

顧盼喜歡她自己?

那這個還真的沒法給,除非……

“顧盼我們復婚吧!”霍承翔垂眸一臉嚴肅而認真。

“你最近是不是失眠了?”顧盼一臉怪異地看着霍承翔。

“你怎麼知道?”霍承翔驚詫地看了她一眼。

顧盼擡手摸了摸下巴,跳下牀圍着霍承翔轉了一圈,最後一個助跑的姿勢停在他身側。

她就這麼側着臉笑道:“因爲……失眠多夢!”

話音剛落,在霍承翔微微側目剛剛開始擰起眉頭時,顧盼便逃一般躲進了浴室。

嘭的一聲,浴室的門被顧盼甩上,這是第一次她拿霍承翔這樣一本正經的快涮。

剛剛他那個架勢分明就是要生氣了,顧盼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想要安撫狂跳不止的心。

可越是這樣她的心越亂。

顧盼從來沒有想過要跟霍承翔復婚,更沒有想過他會在這樣的場合提起。

但,無法否認的是,他這樣說的時候自己的心確實有所悸動,那一刻的故裝鎮定是她最後的倔強。

臥室裏,霍承翔看着緊閉的浴室門,這一刻才明白顧盼的那句“失眠多夢”到底是什麼意思。

自己這時候被這個狡猾的狐狸擺了一道,順便拒絕了?

然而……霍承翔擡手撫上自己的心口。

這裏似乎並不生氣,甚至因爲顧盼剛剛地舉動,有些……有些愉悅。

霍承翔沒有繼續留下來,復婚這件事情他剛剛說得有些突兀,只怕顧盼短時間內不會想再見他。


他擡步走到門邊,在開門的前一刻薄脣卻忍不住微微上揚,腦海裏又顯現出顧盼剛剛那個得意的狡黠的小眼神。

霍承翔勾了勾脣角衝着浴室喊了一句:“如果今晚失眠,明天還來找你!”

霍承翔丟下這麼一個驚雷,自己嘴角噙着笑意跟顧爸交代了一句就打算離開了。

浴室裏,反射弧忽然不在線的顧盼意識道他的深意後,不顧形象地追了出來:“霍承翔你大爺的!” 寂靜……原本因爲顧盼願意開口說話,有了些許生氣,有了一些熱鬧的客廳一時間陷入了死寂。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顧盼身上。

在衆人的注目禮下,顧盼臉上的憤怒一絲一絲逐漸龜裂,直到最後她的臉瞬間爆紅。

顧盼尖叫一聲,嘭的一下將門甩上躲進了房間。

“你在裏面跟她說了什麼?”顧擎蒼沉着臉看着眼底笑意越來越濃的霍承翔。

霍承翔聞言收斂了些許笑意,他眼尾上揚:“我按照您的要求讓她開口說話了,並且中氣十足!”

“那是中氣十足嗎?那分明是被你給氣的!” 春光燦爛小祖母

剛剛在聽到顧盼的那一聲怒吼的一瞬間,顧擎蒼就有一種自己的女兒要被人搶走的直覺。

“嗯……我剛剛跟她求復婚了!”霍承翔神色淡淡,波瀾不驚的臉上卻沒能掩飾眸中的那一抹惋惜。

所以……還沒成功?

顧擎蒼松了一口氣,眼中帶了一絲笑意:“我就說那丫頭怎麼可能那麼好忽悠!”

“所以您是反對了?”霍承翔勾着脣角。

“怎麼可能!”顧擎蒼一時高興,完全沒有聽完霍承翔的問題就回答了。

霍承翔面色一喜,眼底劃過一抹得意:“多謝爸成全。”

話落,他後退幾步衝着顧擎蒼鞠了一躬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落入其他人眼中,霍承翔有點落荒而逃的味道。

顧擎蒼被霍承翔那一句爸給砸懵了,等他意識到問題出在哪裏的時候,客廳裏哪裏還有霍承翔的蹤影。

顧擎蒼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他剛剛叫我爸了?爲什麼那樣叫……等等我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他自言自語了好久,最後看向霍老:“你孫子挖坑給我跳,你怎麼不攔着?”

顧擎蒼意識道自己剛剛竟然被挖坑表明了立場,偏偏挖坑的人跑了,這會兒也只能找人家爺爺了。

“我哪裏來得及,就你剛剛那架勢我們都以爲你多着急把盼盼嫁出去!”霍建平將自己心裏的激動藏了起來,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你……你也走,你們這兩個姓霍的都不是好東西!”顧擎蒼心中一惱,這會兒連霍建平也受了連坐罪了。

然而霍建平卻一點也沒有高興,甚至沒有像往日一樣跟顧擎蒼爭個面紅耳赤,而是笑得滿面紅光地直接朝對門走去……

翌日。

“盼盼你確定不需要把黎若換掉嗎?”赫敏從昨晚到現在到底問了多少遍連自己都記不住了。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赫大導演求您了別再問了好不好?”顧盼扶了扶額有些無奈地將筷子放了下來:“我今天跟你一起回劇組。”

“那怎麼行!”赫敏低吼一聲站了起來:“你不換主角我沒法左右你的心意,但是你去劇組這種事情,我絕對不允許。”

“赫敏你不用這麼着急阻止我,黎若已經多久沒有回劇組了?”顧盼的聲音有些許無奈。

“那也不用你親自去,她算什麼東西值得你爲她委屈求全。”赫敏只要提到黎若就來氣:“大不了我跟她耗着最後鹿死誰手就還不一定呢!”

“赫敏我們沒有必要這樣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得不償失。”顧盼無奈道:“而且你知道的我很在意這部劇,一點也不想再橫生枝節了。”

顧盼已經很久沒有回劇組了,之前爲了她的事情赫敏將很多主要的戲份都壓後去拍。

她不想因爲自己的事情再繼續拖延下去,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因爲想要早點結束拍攝,也好早點結束跟黎若之間的合作。

“你確定你可以?”赫敏眸光一閃,只要想到周子睿背後調查到的那些消息,她都覺得細思極恐。

“你要學會相信我,我不再是四年前那個顧盼了。”

“那好,我就勉強給你一次機會,但是你要答應我一旦事情不可控制要學會自己先脫身。”赫敏不放心地交代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現在真的跟房東太太越來越像了。”顧盼撓了撓耳朵打斷了赫敏的話。

“沒良心!”赫敏噌了她一眼便又低頭吃飯了。

……

赫敏吃完臨時接了一個電話提前一個步走了,顧盼原本打算自己打車去劇組的。

只是等她收拾好東西之後,剛剛下樓就看到了站在車邊的小熊。

小熊看到顧盼來了立馬笑眯眯地迎了上去,“顧編劇去劇組嗎?我們順路一起吧?”

“順路?”顧盼眉心一跳瞥了一眼開着車窗的後座,果然看到霍承翔坐在後面。

“對順路我們霍少今天正好有戲!”小熊笑呵呵地將後車門打開:“顧編劇上車吧!”

“可是我們不順路誒,我還要去一趟老宅,不好意思啊熊助理謝謝你的好意。”顧盼扯了扯嘴角擡步便走。

見她要離開,小熊想起早上霍承翔說的話,一時心急立馬道:“去老宅我們也……也順路。”

顧盼腳步一頓回頭似笑非笑地看着小熊:“麻煩熊助理幫忙問一下霍少,我今天要上天他順路嗎?”

“……”

小熊笑容一僵,站在原地沒了反應突然很想跟顧盼求放過。

安靜不過須臾之間,車上一直假裝淡定的霍承翔再也不淡定了。

他長腿一伸速度極快地走到顧盼面前,彎下腰直接將她扛在肩上。


“就是去銀河系也順路!”

低沉的聲音聲音帶着一絲寵溺的意味,但是顧盼並沒有因此被撩到。

天旋地轉之間,她早上吃的飯差點吐出來。

“霍承翔你趕緊放我下來,不然我喊人了!”顧盼不停的掙扎拍打着他的背。

然而她這點力道對於霍承翔來說根本就是撓癢癢一般,他一股腦將顧盼塞進車裏,替她綁好安全帶之後自己又堵了進去。

霍承翔直接傾身靠近她:“你報警吧!我就在這裏等着絕對不跑。”

“王八蛋,你以爲我不敢嗎?”顧盼氣鼓鼓地瞪了他一眼,拿出手機當真摁了號碼作勢要撥出去。

她眼尾的餘光悄悄地瞥了一眼霍承翔見他一點也沒帶怕的,立馬把手機伸到他面前:“你看好了,我真的打了你不要後悔!”

霍承翔慢悠悠地看了一眼:“嗯我知道了,你打吧!正好我還發愁沒有契機官宣呢!”

“官……官宣什麼?”顧盼心頭一跳耳根悄悄地紅了起來。 霍承翔把她的小變化納入眼中,眼底的漩渦越來越深,他卻只是淡淡地看了顧盼一眼:“想知道?”

“廢話,不想知道我問你幹嘛?”顧盼翻了翻白眼,突然後悔自己早上出來之前爲什麼不翻翻黃曆。

霍承翔猛然靠近他,溫熱的呼吸噴灑在顧盼的臉上,見她下意識地往後靠了靠輕笑一聲坐直了身子:“想知道還不簡單,直接報警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

“霍……承……翔!”顧盼咬牙切齒地喊着他,見男人依舊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她鼓着腮幫子:“你大爺的!”

“可惜我沒有大爺,不然一定回去告訴他,你一大早就在想念他。”霍承翔不鹹不淡地懟了顧盼一句。

前排的小熊跟司機默默地對視了一眼,減緩呼吸,極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求不要被殃及池魚。

然而……

“開車!”顧盼大吼了一聲,之後就直接將手機塞進包裏,閉目養神不再搭理自己身邊這個瘋子。

霍承翔勾了勾嘴角將視線從顧盼的身上收了回來:“開車吧!以後少夫人的話就是我的意思!”

顧盼聽到他這話立馬睜開眼睛怒目圓睜嗆聲道:“你才少夫人你全家都是少夫人!”

霍承翔連眼神都沒有給她一個,冷冷地睨了一眼後視鏡裏憋着笑的小熊直接閉目養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