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打過去,小七這個傢伙壓根就沒接電話,這讓宋陽頗爲無奈,接連有打了幾個依舊沒有動靜,整個人就跟失蹤了一樣。

“小混蛋,你要走了?”曦月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幽幽說道,雖然嘴角掛着淺笑,但是宋陽卻看出了濃濃的不捨。

剛剛見面,呆了一天就再次要分別了,雖然時間並不是很長,但也讓宋陽心裏十分不捨。

“曦月姐,我到時候會出來看你的,反正就在西海,機會還是有的。”宋陽安慰道,他知道曦月對他十分不捨,但是卻沒有說出口。

“嗯,去吧,好男兒志在四方,姐姐會一直在身後看着你的。”曦月眼睛彎起,露出甜美的笑容。

宋陽點點頭,其實曦月姐這裏的事情他壓根就不擔心,因爲以曦月的爲人處世根本不需要擔心,倒是林萱萱這妮子那裏,她整個就一神經大條的傢伙,到時候指不定認出什麼亂子呢。

再者了,現在舞若雪和燕黛住了進來,希望不會起什麼衝突纔對。不過如果自己不在這裏的話,這兩個女人想要起衝突也不簡單。

“你就

放心的去吧,萱萱還有冰冰我會照顧好的,絕對不會讓她們吃虧的。”曦月輕聲道,從後面輕輕摟住宋陽。

聽着曦月的話,宋陽不僅能鬆了一口氣,林萱萱和林冰的確是他放心不下的,與曦月不同,林萱萱這個妮子神經有些大條,做什麼事都有點莽撞,指不定會惹出什麼亂子來。

再者,現在舞若雪搬了進來,矛盾是難免的,這樣一來就會十分麻煩,而能夠調節二人之間矛盾的應該之後曦月了吧。

至於林冰,她雖然不跟林萱萱一樣神經大條,但是林冰這個人心太善良了,雖然表面冷若冰霜,但是爲人善良,很容易上當受騙呢。

實際上這次燕黛和舞若雪過來,宋陽對前者倒是一點不擔心,這個傢伙身份不一般,身手不凡,而且除了任務對其他事情根本不在乎。

倒是舞若雪讓宋陽有點頭疼,這傢伙來到這裏還住的習慣麼,而且跟萱萱一直有矛盾。

現在有了曦月的話,宋陽心裏踏實不少……

傍晚,餐桌上氣氛有點壓抑,因爲此時都知道了宋陽要西海軍區的事情了,尤其是林萱萱,大眼眨巴眨巴,十分不捨。

吃完飯,原本宋陽打算跟韓麒麟晚上就走的,但是有點不捨,於是決定明早再走,洗澡進了房間,屋子裏一片漆黑,空調的冷氣讓房間顯得很舒適。

“萱萱……”

宋陽輕聲喚道,林萱萱在黑暗中稍微動了動,宋陽露出笑意,於是上牀貼了過去,輕輕撫摸。

令他詫異的是,今天林萱萱穿了一件不一樣的內衣,摸着手感不同,而且飽滿之處也有點差異,但是宋陽也懶得去想了。

輕輕吻了吻少女的額頭,宋陽微微一笑道:“萱萱,你不是說想要生個孩子麼,那我可要來了!”

似乎知道了宋陽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少女嬌軀微顫,沉默不語,任由宋陽施爲,宋陽也頗感詫異,往常林萱萱這小妮子早就嚷嚷着要做女王了,應該已經握着自己那玩意往裏面塞了。

雖然感覺有點反常,但是宋陽也懶得去管了,將粗糙的大手摸到了柔嫩之處,與黑暗中稍稍分開少女的雙腿,整個人貼了上去,隨着一聲悶哼,宋陽感到自己進入了一片溫潤的天地,十分緊湊!

“嗯……”

一聲嬌羞的悶哼聲想起,十分熟悉,但是宋陽確定那不是林萱萱的聲音,而是林冰的!

“冰冰?”宋陽不禁一呆,動作也一下子停了下來。

“是我……宋陽……”黑暗中林冰有點嬌羞道,自己這次被林萱萱給叫了過來,原本是不打算答應讓宋陽做那事的,但是想想自己也的確是宋陽的女人,一直這樣下去,兩者的關係難免會有點隔閡,於是便答應了。

再者,林冰對於宋陽的離去也十分不捨,咬咬牙決定跟宋陽重溫舊夢,好好感受那時候的感覺。

“冰冰……沒想到是你,這個……”宋陽有點手足無措,自己那玩意還跟別人負距離接觸呢。

“哼,臭無賴,冰冰姐都已經默認了你還不快點動啊,難道還要我教你?”這時,林萱萱的聲音從牀的另一邊傳來,宋陽不禁一呆,原來林萱萱這妮子也在啊。

(本章完) 翌日清晨,宋陽早早的就從被窩裏面爬起來,屋內的冷氣還在吹着,宋陽輕手輕腳的下來,目光柔和的看着牀上兩具潔白的酮體,心裏溫暖。

這麼久了,自己總算是跟自己的兩個女人一起睡覺了,想想心裏還是有點成就感的。

目光落在林冰二人身上,因爲昨晚兩個女孩一起侍奉他,宋陽活得簡直就像個皇帝,那叫一個舒服,因爲林冰跟他也只有過一個晚上的關係,當時也沒有做幾次,所以昨晚一開始的時候林冰還叫着疼呢。

當然,沒幾下林冰就從冰山美人成了火熱沒美人了,貪婪的跟宋陽索取,做了一次又一次,當然,林萱萱這妮子依舊叫着要做女王,跟宋陽的姿勢讓林冰一陣面紅耳赤。

三個人折騰了一個晚上,都是筋疲力盡了,方纔沉沉睡去。

目光柔和的看了兩女一眼,喃喃道:“我要走了……”

說完,宋陽轉身離去,他跟韓麒麟已經約好了,不打擾他們,這樣一來走的時候也免得婆婆媽媽的。

當宋陽離去,林萱萱方纔緩緩睜開眸子,漂亮的大眼中閃爍着淚光,很是不捨,雖然知道宋陽不過是去了西海軍區一下罷了,但心裏依舊不是滋味。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這時,林冰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一隻白嫩的手臂輕輕繞過林萱萱的腰際,語氣中透着堅定。

“冰冰姐……”林萱萱將頭埋在林冰的懷裏,淚水不爭氣的掉了下來,雖然知道宋陽不久就會回來,但他還是感到很不自在,十分不捨,就像是要分離多少年一樣!

宋陽此時正出門,坐上了韓麒麟的車,留戀的看了一眼身後的房子,竟然十分不捨,比起當初離開西海的時候不捨多了。

或許因爲有了自己的女人,有了羈絆,所以纔會這樣的吧……

幾年前自己離開家去部隊的時候,也是一個清晨,那一次沒有人送別,宋陽一個人揹着行李拿着車票,也是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家裏的方向,如今幾年時間過去,又一次的離去。

“大哥……”韓麒麟輕聲道,他看出來宋陽十分不捨,與當年馳騁非洲大陸的那個宋陽的確變了許多許多。

“走吧……”

伴隨着一陣汽車的轟鳴,飛快的衝了出去,二樓之上,曦月目送着車子離去,眼中閃過一絲傷感,悽楚道:“剛剛團聚又要分別,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

六年前,宋陽不知道的是,自己在回首張望的時候,實際上曦月也在看着他,跟他揮手,跟他默默道別,只是他不知道罷了……

“我一直都在背後看着你……”曦月呢喃自語,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西海軍區倒是有點遠的,韓麒麟開着車走高速都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纔到,這已經是很快的速度了。

車子開下高速,宋陽發現周圍似乎漸漸的荒涼起來,駛入了郊區,畢竟是西海軍區,這麼個龐然大物自然要建造在郊區纔對。

車子還在開,宋陽老

遠的就看到了前方西海軍區的巨大標誌,那是一條很長的道路,兩旁都栽着樺樹,韓麒麟開車進去,兩旁的士兵頓時露出恭敬之色,對他們來說韓麒麟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準確來說這還是宋陽第一次來到西海軍區,一切都顯得有些陌生,但是隻要是軍區差距都不是很大,巨大的報告廳坐落在前方,那是士兵們聽講座時候需要用的。

西海軍區佔地面積十分龐大,具體有多大宋陽都懶得去計算,但是有一點,韓麒麟開車在內部行駛都花掉了接近十分鐘的時間,這纔到達了辦公樓這裏。

西海軍區在西海的地位十分崇高,並不僅僅是因爲軍區的緣故,實際上這裏根本就是一個要塞!

誰都知道華夏南域的兵力一向較弱,西海軍區幾乎可以算是華夏南域最大的軍區了,韓麒麟的迷彩小隊也在裏面,如果這次真的發生什麼意外,西海軍區無疑是最大的關鍵!

韓麒麟是上將軍銜,在西海軍區威望十分之高,車子一開進來別人就知道是誰回來了,立馬恭敬的敬禮。

將車子停在了辦公樓前,韓麒麟帶着宋陽下車,據韓麒麟說,雖然楊開光已經病了,而且不久活於人世,但是這位老司令希望在自己生命最後一個月裏面儘自己的努力,爲國家多做一份貢獻。

不得不說,這種情懷十分讓人欽佩。

剛到門口宋陽就遇到了楊晶,當楊晶看到宋陽頓時一呆,隨即臉上寫滿了驚喜,激動不已,道:“陽哥,你終於來了,爺爺都念叨你好久了!”

楊開光一見到宋陽先是一愣,隨即激動的站起身,哈哈大笑,拍着宋陽的肩膀,笑道:“好小子,你終於來了,可讓老頭子我等的苦啊。”

“不好意思了,因爲一些事情耽擱了兩天。”因爲林天豪帶來法老金冠的事情,宋陽爲此耽誤了一點時間,再加上林天豪中蠱,以至於一些其他的事情,眼中的減緩了他的腳步,否則前兩天也應該到了。

“宋陽,你現在可是我們西海軍區的總教官,如果訓練不出我需要的人才,那可別怪我用軍法處置你啊!”楊開光笑嘻嘻的威脅道,臉上掛滿了笑容。

宋陽將視線落在楊開光身上,這個如韓麒麟所說,依照外表觀看,楊開光的確不像是一個生病的人,此時的楊開光面色紅潤,走路的時候腰板都挺直了一點。

楊開光很客氣的招呼宋陽坐下來,隨即示意楊晶去將門關起來,龍九也走了出來,看向宋陽的目光很是滿意。

“娘了個犢子的,小兔崽子,老子讓你準備的資料都被你弄哪裏去了?”楊開光在桌上找了一會兒便衝着楊晶罵道,後者頓時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取出一份文件遞給楊開光。

楊開光將文件丟給宋陽看看,後者接過文件掃視一下,露出詫異之色,這裏面竟然記載着這段時間西海這裏的風吹草動,隨着別國實力的介入,整個西海都在發生着變化,

不僅如此,最近那股勢力越來越猖狂了,竟然已經開始盯着西海軍區了,這種行

爲就像是一羣飢餓的狼崽子盯着一頭雄獅,在等待機會,只要西海軍區一出現問題,楊開光這裏倒下來,那些人必然會採取措施!

這件事情宋陽也知道,包括燕黛也清清楚楚,但是燕黛調查的數據顯然沒有楊開光的數據完整,畢竟是西海軍區,輕輕鬆鬆就已經調查了不少人的資料。

當然,最讓宋陽詫異的是,燕京來到西海的公子哥竟然有一些也參與到其中去了,當然大多數則是想要結交楊晶,等到楊晶接替了楊開光的位置,可以順勢拉自己一把。

“楊副司令,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前不久跟麒麟一起掃平了西海的地下勢力,爲的就是將他們的爪牙清理一部分。”宋陽說道,聞言楊開光點點頭,這件事情他也聽說了。

西海的地下勢力一直是整個西海的毒瘤,好幾次楊開光都有點看不下去,想要發動軍隊去掃平一切,但是又擔心軍隊的動作太大,引起一些傢伙的不滿。

這一次正好西青幫的龍頭找宋陽的麻煩,仗着自己身邊有一個古武修煉者就有恃無恐,被宋陽給輕易收拾掉了,於是便落網了。

掃平了西海的地下勢力,整個西海一下子變得乾淨了許多,不法分子都是寒蟬若驚,生怕被抓,幫會也都解散掉了。

“哎,宋陽,我們這次雖然查出了不少勢力會動手,到那時卻不知道具體會怎麼做,目前西海地下勢力已經被全部搗毀,但是難免那些人找到什麼空子去鑽,”楊開光沉聲道,眉頭微皺。

“目標有三個,西海張家、林氏集團還有……西海軍區!”宋陽說道,這些事情都是燕黛查出來的。

“什麼?”宋陽聲音落下,除了韓麒麟其他三人全都一呆,尤其是楊開光更是愣在那裏了,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畢竟這個消息實在是有點嚇人,西海張家的話或許可以理解,但是林氏集團的意義可就大了,這家公司的產業鏈幾乎遍佈了大半的西海市,而且林氏集團也是國內乃至國際上的大公司,一旦出問題那可就影響巨大了。

至於最後一個,西海軍區……楊開光有點詫異這些人竟然會選擇如此單刀直入的方式!

“你是從哪裏知道這個消息的?”楊開光有點疑惑的問道,這個消息可是連他都不知道,宋陽竟然知道了。

“是燕黛!”宋陽將燕黛的事情稍微說了出來,反正以燕黛的動機那也是爲了西海好,防止再一次出現當年的燕京慘劇。

聽完宋陽所說的,楊開光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心裏頗有感嘆,喃喃道:“原來是燕家的那個小丫頭啊,沒想到她竟然已經成長到這一步了,果然厲害,看來燕家當年的虧沒有白吃啊!”

當年的燕京慘劇他可是親自經歷的,知道那是怎樣一種景象,也明白自那之後燕家的下場,更有兩大家族直接被滅族了!

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既然如此,我想我們可以稍微計劃一下了……”楊開光露出沉思之色,忽然一拍桌子,斬釘截鐵道。

(本章完) 楊開光鬍子一抖,這一刻又將自己的土匪本性體現的淋漓盡致了,一拍桌子,眼中閃過一絲厲色,豪邁道:“娘了個犢子的,一羣不知道哪裏跑出來的雜毛也想在西海軍區撒野,活得不耐煩了!”

“哼,既然這羣雜毛想要找死,老子就在西海軍區等着他們,來一個老子殺一個,來兩個老子殺一雙,我倒要看看誰敢在西海軍區撒野,老子來這裏這麼多年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固若金湯不敢說,但也不是這羣雜毛想撒野就撒野的!”

老爺子說話很豪邁,信心十足,讓宋陽等人聽的不禁心中火熱,沒想到楊開光即使身體都成這樣了,依舊留了後手,看來之前自己等人都是白擔心了,原來對方也是準備十足。

就連韓麒麟都是忍不住點點頭,心中暗暗佩服,之前宋陽跟他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還擔心了一把,覺得現在的西海軍區就是外強中乾,表面上是軍力十足,但實際上能夠獨當一面的也就自己的迷彩小隊而已,現在看來老爺子留了後手,倒是白擔心了一把。

瞧見衆人閃動的目光,楊晶不禁嘴角一抽,痛苦的摸了摸額頭,弱弱的喊道:“爺爺……你有留什麼後手麼?我怎麼不知道……”

其實楊晶心裏暗暗說道:“你來西海軍區不是白呆的?我怎麼不知道……”

聽着楊晶的話,楊開光鬍子一吹,冷哼一聲,豪邁道:“娘了個犢子的,小王八羔子還敢懷疑你爺爺我,也不看看你爺爺是誰,其實你這個小王八羔子能揣摩的?”

衆人一聽大漢,楊開光口口聲聲稱呼楊晶爲小王八羔子,衆人忍不住有點想笑,如果楊晶是小王八羔子,那麼楊開光似乎就是大王八了吧……

“老子這麼多年除了幫老韓處理一些事情之外,自己暗中也一直在尋找人才,當然,自己也培養了一些人才,這點不言而喻,哼哼,既然有一些雜碎想要染指西海,那就別怪老子心狠手辣了!”楊開光冷冷道,一拍桌子,整個人神采奕奕。

楊開光口中的老韓就是韓麒麟的爺爺韓衛國了,二人被譽爲華夏的兩根支柱,一直都是同氣連枝,辦了許多事情。

“雖然那些傢伙厲害,但是隻要我們出其不意必能取得勝利,讓他們全都自投羅網!如今他們的情報必然顯示西海軍區很弱,外強中乾,只要我們能夠填補這個空缺,老子就出動三千精銳在這裏埋伏起來,我就不信那些傢伙還是神仙下凡不成!”老爺子面色冷峻,氣勢威武,談笑間充滿了無盡的霸氣與自信!

衆人都是忍不住心頭火熱,尤其是韓麒麟更是神采奕奕,心中的崇敬已經達到了巔峯,暗道:不愧是能夠跟爺爺齊名的傢伙,盛名之下無虛士,果然厲害!

“楊副司令,不知道那三千精銳實力大致如何?”忽然,韓麒麟問道,他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所謂的三千精銳實力並不是很強,跟自己的迷彩小隊比起來都相差甚遠,那麼也沒有什麼價值了。

聞言,老爺子眼皮微擡,瞥了韓麒麟一眼淡淡開口:“既然是精銳實力自然不能差,再怎麼也要能夠跟現在的迷彩小隊相提並論啊!”

韓麒麟眼神微變,心中一驚,能夠跟迷彩小隊相比,那種實力實在是可怕了,別說三千了,只需要一千這種精銳,再加上迷彩小隊的話,那股力量十分可怕了,拉出去絕對足以橫掃

整個金三角地區,就算有人想要來西海軍區作亂,那也必須實力可怕方纔有可能!

而能夠達到這種水平的,至少也是黑榜高手了,這種人就算是亞洲其他幾國的古武修煉者之中也爲數不多吧!

而自己這一邊還有自己和宋陽等人,再加上龍九這個曾經的龍組成員,害怕區區一些作亂的雜碎?

當然,韓麒麟更加駭然的是楊開光竟然準備了這麼一股勢力他都不知道!

“太好了,老爺子,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來佈置一下吧,有了這股勢力還有誰能夠顛覆西海?”韓麒麟也被說的一股熱血,心潮澎湃。

然而,老爺子卻是擺擺手,淡淡道:“這個不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宋陽了!”

“額?”衆人疑惑,目光齊刷刷的落在宋陽身上,後者也是微微一愣,心道幹嘛看我。

原本宋陽一聽楊開光還準備了這麼多後手,覺得自己過來完全沒有必要了,被這麼一說也是愣住了,疑惑的撓撓頭。

這時,楊晶嘴角抽了抽,苦笑道:“爺爺,這些所謂的精銳應該還沒有吧,剛纔所說的應該還只是打算吧!”

聞言,衆人一呆,眼皮一跳,錯愕的看着楊開光,後者眉毛微挑,斜視着楊晶淡淡道:“不愧是老子的孫子,你個小王八羔子這些年沒白跟老子啊,這點你都猜到了!”

“啥?”衆人瞬間石化,呆呆的看着楊開光,還只是打算?這不就等於說楊開光什麼都沒有準備麼,那之前所說的又是什麼,不是信誓旦旦的說一切盡在掌握中麼,怎麼搞了半天還是打算?

衆人不禁有一種被坑的感覺,滿腦子黑線,老爺子未免也太坑人了吧,沒有就沒有,還說的那麼激情澎湃!

龍九也不禁苦笑,楊開光這個人什麼事都是先說後做,雖然每次都做的很漂亮,但是提前放話的習慣一點都沒變啊!

“咳咳,那個,娘了個犢子的,你個小王八羔子懂什麼,老子不是將宋陽找來了麼,既然韓麒麟這小子對宋陽這麼崇拜,我想他的實力應該還不錯吧,幫老子培養個三千精銳應該沒什麼問題,是吧,宋陽?”楊開光臉不紅心不跳道,淡定的看着宋陽,意思是:怎麼樣,老子很看好你小子啊,別讓老子失望了!

靠!

宋陽心裏早就罵翻了,搞了半天這老傢伙說了這麼久就是白瞎啊,到頭來還是要自己賣命,是不是太坑爹了?

衆人也都張大嘴巴看着宋陽,眼中滿是同情之色,看來某人必然要被老爺子楊開光坑死了!

“老傢伙,你這不是坑人麼?三千精銳,你當迷彩小隊是路邊的大白菜啊,別說三千精銳,以前都基本上不可能!”宋陽破口大罵,滿臉怒色,這個老傢伙實在是坑人啊!

“放屁,老子可是有打算的人,就差你這一道了!”楊開光滿不在乎道,宋陽忍不住嘴角直抽,這個老傢伙竟然臉皮比自己的還厚,還好意思說什麼自己這幾年來西海不是白呆的,現在看來他就是過來打醬油的!

“算了吧,我可沒這個實力幫你做這種事情!”宋陽撇撇嘴道,鄙夷的看着楊開光,這個老頭還真是開的了口啊,現在集訓搞出三千精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韓麒麟之前好容易才弄出的兩百迷彩小隊那就是打醬油的了!

還真當特種兵之

中的精英是那麼好弄得啊,那需要消耗的時間和精力可都是海量的,現在時間緊迫,說不準什麼時候對方就會在西海作亂,哪有時間來弄出三千精銳來?

“不幹?小傢伙,你可要想清楚啊!”楊開光淡淡道,語氣頗爲霸道,不愧是老土匪。

“絕對不幹!”宋陽冷冷的拒絕,如果再培養個幾百迷彩小隊級別的精銳他倒是可以接受,但是老爺子說的未免也太誇張了,根本無法辦到!

首先培養人才本身就需要不少潛力不錯的人士,有了這些人他們還必須能夠吃苦,這一關就很難過了,再加上天賦的領悟,畢竟不是每個人努力了就一定能夠成爲特種兵甚至是精銳的!

聽着宋陽的拒絕,楊開光鬍子一吹,剛要出言威脅,忽然心中一驚,意識到宋陽這個傢伙不是一般的教官,這個傢伙的實力可怕到不行,到現在自己都沒有能夠摸清楚對方到底有多厲害!

原本強硬的話語到了嘴邊不禁變得軟了下來,臉上露出討好似得笑容,笑嘻嘻道:“小傢伙脾氣不要這麼倔是吧,怎麼說也是爲華夏效力,作爲華夏的一員這點覺悟還是要有的。”

聽到楊開光話衆人不禁一呆,老土匪竟然服軟了?

“別跟我說那些大義,我可沒興趣,古武修煉者不受到約束,這點你也應該很清楚吧。”宋陽淡淡道,他可不是一般人,不是說隨便一頂高帽子就能將他擺平的。

“那你也要想想你的家人啊,你那麼多漂亮的女人,我聽說麒麟這小子將舞家的舞若雪也給你送過去了,那可是燕京第一美人啊,難道連她們你都不管?”楊開光與循循善誘道。

“哦,這個啊……我當然要管,我相信我有這個實力保護好她們。”宋陽淡淡道,楊開光都不禁一呆,抓耳撓腮,有點納悶。

“那隻要你幫忙,幫老子搞定這三千精銳,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下來,而且事後絕對不再麻煩你,你可以隨時退出西海軍區!”終於,楊開光無奈的說道,他原本還想要將宋陽這等人才多加利用纔是,畢竟這種人出力可是十分難得的。

但是現在也只好將自己的底線給說出來了,畢竟事情緊急。

“好,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但是……”宋陽回答道,實際上只要事後不再來煩他那就行了,至於其他的要求倒是沒多少,畢竟他有自己的打算,只要給他時間,他有把握搞定一切。

“三千精銳根本不可能,這其中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我可不想在這裏毀掉我的一世英名,一千精銳,一千精銳的話我就可以答應!”宋陽伸出一根手指說道。

聞言,楊開光眼珠子一瞪,搖搖頭道:“不行,一千太少了,根本不夠用,兩千五!”

“一千五!”宋陽淡淡說道。

衆人忍不住滿腦子黑線,這到底搞什麼,怎麼弄的像是在菜市場賣菜一樣,還來討價還價了!

“兩千,最少了,低於這個數根本不行!”楊開光搖搖頭道,伸出兩根手指,語氣堅定。

“不行,太多了!”宋陽搖頭道,他可不想消耗精力來做這種事情。

“兩千,就兩千了,只要你答應,老子也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楊開光咬咬牙道。

聞言,宋陽眉毛一挑,深思片刻,點頭答應下來:“成交!”

(本章完) 衆人毛腦子黑線的看着這一老一小兩個傢伙在討價還價,從原本的三千降到了兩千的地步,雖然看上去宋陽是吃虧了一點,但是楊開光也說會給宋陽一個禮物一個驚喜,這樣一來也不算虧了吧。

不過可悲的是西海軍區的那些即將參與培訓的軍人了,怎麼說也是好端端的人才,結果到了這兩個傢伙的嘴裏就成了交易的物品了,恐怕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