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辰曾想過讓雲嘯天,四大護法前來幫忙,但是雲嘯天他們修真者的力量,無法對抗金仙與妖王。

雷辰感應到了天空的洶湧的仙氣,四大金仙,領著兩大弟子,武子冰,武子寒,從暴風雪中飛出過來,飄浮在鬼城上空,遲疑著沒有下來。

四大金仙正在相互報怨,武月水自怨自艾地道:「我就知道不能相信妖獸,一幫畜生,肯定想坐收漁利。」

武月炎冷笑,「離午里還有一點時間,他們對這裡又不熟,遲點時間算不了什麼。」

武月風阻止兩人吵鬧,「別吵,二弟,你看,那個是不是雷辰?」

半空中的武月雷定睛一瞧,冷道:「正是他。」

雷辰也揉著惺忪睡眼,走出屋外,扯著嗓子,對半空中四大金仙們嚷道,「喂,老朋友上邊不冷嗎?下來烤烤火啊。」

武月水第一個飄到了雷辰身邊,眼中放著光彩,似見到了闊別已久的心上人一樣,捂嘴嬌笑:「雷公子,你還是那麼帥。」

雷辰趕緊離他遠一點,避免被他身上的香氣熏倒,「月水兄,別來無恙。」

武月水對雷辰稱呼為月水兄,不太滿意,眨著塗著濃濃眼影的眼睛,幽怨地道:「什麼啊,難道我不像女孩子嗎?」

武月炎搶在了武月水面前,用肩膀將武月水頂到了旁邊,側面諷了一句,「別發sao了,你忘記來幹什麼的了。」

武月水要發怒,武月雷也走過來,「三弟,行了,注意形像,你可是大羅金仙。」

武月水捉著長發,一付為情所困,左右為難的表情,「為何我的愛情如此坎坷。」

遠處呼嘯的風聲中,傳來野獸的嚎叫,近百隻極地冰熊由遠及近,來到了冰城之外,卻不敢輕易闖入,晃著渾身的白毛,甩掉積雪,似在等待主人的到來。

雷辰見九閻羅不在,就招呼著四大金仙進屋喝茶,四大金仙不明白,雷辰怎麼會這麼巧在冰城,四大金仙很想知道雷辰如何從龍界將火龍長老它們帶出來,就先順著雷辰的意思,喝起了茶來,探聽雷辰的口風。

他們想探雷辰的口風,雷辰剛想改變他們的思路。

雷辰喝了口茶,以委婉的語氣道,「四位仙長,你們怎麼可以忘記自己的身份,你們可是大羅金仙,怎麼可以跟妖獸結盟呢?我本想帶你們去仙界,但是現在,我看要改主意了。你們以為跟妖獸結盟就能搶走我的月牙神仗?我只要一念咒語,不僅冥界力量唯我所用,海神宮,龍界,甚至石人軍團,都聽我的,你們那點力量,有什麼用?」

四大金仙相互看了一眼,雷辰說的不無道理,除了武月水崇拜地盯著雷辰,其餘三人都有點自慚地低下了頭。

武月水很有興趣地問,「雷公子,你說你本想帶我們去仙界,怎麼去?是要打開六界通道?沒那麼容易吧。」

雷辰搖搖頭,微笑道,「非也,打開六界通道,太危險了,萬一將魔族的惡魔軍團放進來就糟了,我會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帶你們離開仙界,不過要等上一段時間。」

老大武月風不相通道:「我們無緣無故,你那麼好心帶我們去仙界?說的好聽,騙小孩子的吧?」

雷辰冷笑,「我雷辰,只要答應的事,決不會反悔不做,我在天雲大陸的名聲,你可以打聽,我言必行,行必果,從來沒有被困難嚇倒,不像你們,遇到強敵就縮在武仙城,也不出來抵抗。」

雷辰的話又一次刺激了四大金仙,老二武月雷嗡聲嗡氣道:「那你要用什麼方式帶我們去仙界,要我們等多長時候,你說出來,是真是假,我們一看便知。」

雷辰哈哈一笑,「這個我現在不能說,是個秘密,只要你們不涉我滅妖,我就保證在半年之內帶你們去仙界,怎麼樣?敢不敢跟我結盟?我是修真者,你們是仙人,我們的基礎要比與妖獸結盟,牢固的多吧,而且我的信譽,比妖獸強上千百倍,我曾經答應我的兄弟,我會回來消滅石人軍團,我做到了,你們只要相信我,我就能幫你們回仙界,我以我的人格擔保。」

武月炎冷笑,「你怎麼不用你性命擔保?」

「因為無論如何你們都取不走我的性命,但是我說謊,我就失去了我的人格,對我來說,它比性命更重要。」

四大金仙見雷辰說的誠懇,無不動容,的確,相比較起來,雷辰比妖王的誠信度高得多,與妖獸的聯盟,是不得已而為之,完全虛與委蛇。

武月水聽了雷辰的話,變得興奮起來,拉著武月風的胳膊,「大哥,雷公子在天雲大陸可是響噹噹的人物,從來沒有說過大話,既然他願意跟我們結盟,何樂而不為呢?」 這一次武月炎也沒有發表不同的意見,反而幫著武月水道,「大哥,是敵是友,全憑一念之間,我們要月牙神仗也是為了要離開這裡,回仙界,如果雷辰真的能幫我們,我們也沒必要要那個月牙神仗了。」

武月雷也是直爽的性格,一臉嚴肅,「我雖然一直當雷辰為敵人,但是雷辰的為人,我還是認同的。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恩怨,只是想搶雷辰的月牙神仗回仙界,如果雷辰真能帶我回仙界,此大恩大德,我武月雷將伺機回報。」

雷辰大度地笑道:「我說了帶你們回去,只是順手之勞,什麼大恩大德,太小看我雷辰了,千萬不要說什麼感謝的話。」

武月風面色慚愧,「雷辰,你不恨我們上次,要搶你的月牙神仗?還差點殺了你?」

雷辰嘴角露出一縷邪笑,「你們琉璃珠在我這兒,就當我欠你們一個人情,帶你們回仙界,正好還清這個人情,你們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武月風苦笑,「也罷,那個琉璃珠只有月牙神仗才能吸真誠,我們要也沒用,失去對我們也沒什麼損失,得到也沒什麼用,完全是個雞肋,既然你如此大度,我們要再跟你為敵,真是說不過去了,好,我們從此回武仙城,足不出戶,等你半年後,來帶我們回仙界,雷幫主,你說好不好?」

雷辰乾脆道,舉杯以茶代酒,「好,一言為定,那兩隻妖獸一定要滅,他們的化妖石太邪惡了,可以輕易將人類變成妖獸,如果不除,將是後患無窮。」

武月風面帶愧色,「我們今天本來約妖王進攻冰城,現在我們毀約在先,無顏見你,還有妖王,我們就先回武仙城了,我保證,我們不會再插手天雲大陸的事情,天月王朝的事讓上官樓自己處理吧。」

就在四大金仙相信了雷辰,與雷辰締結誠信之約后,準備離開冰城之時,忽然半空中傳來虎妖王怒罵聲。

不知何時,太陽已經隱入了雲層,冰城之外,全是混沌的極地冰雲中,其中充滿了冰刃。


虎王發怒,難道是遇上了冰雲,不過冰雲中的冰刃對妖王,金仙無法造成傷害,只會對普通修真者造成傷害。

混沌冰雲中,猛地亮起一道火焰,直衝天際,水焰熾熱的溫度令冰刃升華,化成蒙蒙水霧。

雷辰恍然明了,原來虎王遇上了小藍,小藍剛才一直在天空飛翔遊玩。

暴風雪變換了天氣,令冰城之外,全籠罩著冰雲,因為冰城中被九閻羅設置了陣法,冰雲並不能進入冰城之內。

小藍屬於雷龍一種,性喜冰雪,就順著飛入了冰雲之中,卻遇上了飛來冰城的虎王等人。

虎王性格暴戾,朦朧中見一龐然大物從空中飛過,立即沖了過去,發起了攻擊,試圖給其一個下馬威,然後讓其聽命於自己。

小藍除了雷辰,誰都不理,不管對方是神仙,還是妖王,面對威脅,張口就噴出一口龍息。

頓時,虎王一臉自以為酷的虎毛,都被燒了個乾淨,一臉焦黑,去追小藍去了。

妖獸雖然能夠以妖氣飛行,但是冰雲中,小藍佔了極大的優勢,在裡面轉來繞去,不時地噴出龍息,將虎王全身的毛髮都燒得漆黑,虎王氣得一不上心,撞上了一座冰山。

遠處傳來震耳欲聾的雪崩的聲音,鷹王與公孫武眉頭一皺,覺得虎王撞山的可能性比飛龍要多得多。

鷹王趕緊去找虎王,終於從一堆白雪中,發現了倒栽入雪堆中虎王,拉出來后,嚇也一跳,哪有虎王威武兇猛的模樣,完全成了奄奄一息黑炭。

在鷹王大聲呼喚下,虎王猛地睜開了雙眼,瞪著充滿血絲,帶著黑煙的眼瞳,吼道:「那是個什麼東西,是龍,是火龍,雷辰那個小子在這裡,告訴我,他是不是在這裡?」

在旁邊一直不敢吱聲的公孫武,見虎王受創,眼中閃過一絲幸災樂禍的冷笑,又立即擺出一付惶恐的樣子,「他正在這裡,我能感覺到了他的氣息。」

虎王想到了什麼,「四大金仙是不是跟他們打起來了?」

公孫武搖搖頭,「沒有,他們好像在聊天,還在喝茶。」

公孫武剛才從冰城上空飛過,匆匆一瞥,正看見雷辰與四大金仙喝茶,如實告訴了虎王,鷹王、虎王生性多疑,虎王懷疑道:「他們會不會設下一個圈套,明著讓我們跟武仙城結盟來攻打冰城,其實是想借冰城的冥界勢力消滅我們?」

公孫武似乎想通了什麼,「對啊,虎王說的有理,如果雷辰不在這裡,我也不擔心,但是雷辰在這裡,他是個詭計多端的傢伙,我們不得不防啊。」


鷹王冷笑,「武仙城要是敢跟冰城合作,陷害我們,我就讓幾百頭極地冰熊沖入城裡,撕碎他們,走,我們也去喝茶去,我倒要看看,武仙城,冰城,雷辰,他們葫蘆里賣什麼葯,唱得是什麼戲。」

兩名妖王與公孫武一起到了冰城,冰城中除了風雪,沒有一個人,只有冥樓燃著燭火,就悄悄飛向了雷辰與四金仙喝茶的冥樓。

雷辰正與武月水聊化妖石的事情,妖王聽在耳朵里,面色一變,這件事,只有昨天晚上,在寒冰殿跟四金仙聊過,雷辰居然知道得一清二楚,讓兩大妖王心中大駭,感覺真的被騙了。

兩大妖王與公孫武正想離開,冰城外面傳來震天動地的吼聲,大地冰層正在逐漸裂開,從冰層里,向外爬著一隻只骷髏,這些骷髏大多是極地冰熊的骸骨,它們冰成冰柱的骨頭,一根根地拼湊起來,掛著冰棱,從地底深淵中爬了出來。

冰熊骸骨伸著骨掌,撐著龐大的身體,陰森的眼洞中閃爍著血芒,將整個冰城圍個水泄不通。

除了冰熊骸骨,還有人類,鳥類,各種魔獸,一支白骨大軍不畏懼生死,不用適應寒暑,有的只有力量,戰鬥,恐怖。

冰能骸骨令城外的極地冰熊,陷入了恐懼之中,它們感覺到這些類似自己的骨頭,充滿著冥界的死息,發出凄涼的吼聲,爭先恐後地向遠處逃去,不一會,妖王倚仗的幾百頭極地冰熊跑了個乾淨。

九閻羅從遠處走來,對雷辰道:「怎麼樣,我的冰獸魔魂,夠唬人吧。」

雷辰對著九閻羅豎起了大拇指,攔住了虎王、鷹王、公孫武,「你們交出化妖石,我可以不殺你們。」

虎王抹了抹燒焦的眉毛,哈哈大笑,「你一個修真者,居然口出狂言口出狂言,你的實力最多與我兒公孫武相似,你不殺我們,我倒要殺你。」

虎王的這句話,如果對沒去魔界之前的雷辰說,不算狂妄,但是雷辰從魔界回來之後,四系法力已經溶合了兩層,這層力量已經超越了仙靈,屬於神的境界。


雷辰雖然沒有刻意修神,修鍊三清神訣已有小成,這種神力完全可以隨心所欲,施展出來,完全能夠與妖王匹敵。

雷辰微笑著,體內的四系法力湧入神脈,一股龐大的能量從神脈中流向四肢。

虎王倏地,向雷辰衝來,快得似一道幻影,雷辰早就感應到了虎王的敵意,溶合的神力正在悄悄改造雷辰的身體,讓雷辰的感覺更加靈敏,靈魂力更強,虎王的殺機一現,雷辰就知道它要攻向自己什麼地方。

雷辰的浮光掠影,用溶合四系法力的神力施展,變得更快,真有似浮影一般,虎王的尖銳鋒利的爪子抓了個空,臉上浮現一種不可思議的驚訝。

虎王的力氣與速度在妖界都是很強的,並非一般妖獸所能比擬。

它憎恨被雷辰的寵物小藍所傷,更憎恨雷辰長得比自己帥,一擊之力,用了九成力,卻抓了個空,以為雷辰完全憑藉運氣才,躲過自己的猛虎一爪。

狂亂的妖氣,似一堵牆向雷辰壓過來,地上的冰雪被吹向四處飛揚,九閻羅跟鷹王自覺地讓開,讓雷辰與虎王決鬥。

虎王是個暴戾自傲的傢伙,鷹王如果要插手,反而惹它不快,所以鷹王與九閻羅對上了眼,兩人冷冷地敵視著,向遠處走去,準備大戰一場。

公孫武冷眼旁觀,公孫武有他自己的算盤,他一直被兩大妖王要挾,成了人面獸心的產物,心裡可不會感激兩大妖王,反而更希望它們被雷辰與九閻羅殺死,那樣他就可以自封妖王,懷裡的那顆,神奇的化妖石也就成了他自己的。

公孫武正在替妖王製造妖獸,將人變成妖獸,那要損耗很多的妖氣。

妖氣對妖獸來說就是生命,公孫武可不想白白浪費自己的生命,但是被妖王所逼,無可奈何。

妖氣從身體中抽絲剝繭的湧出,令他的妖丹格外疼痛,每逢午夜就似針扎一樣痛的,這些他都沒有告訴任何人,深埋在心底,暗暗發誓終有一天,要讓兩大妖王也嘗試妖氣被吸收的痛苦。

公孫武兇狠,也很狡猾,在製造妖獸的時候,突發奇想,既然化妖石可以將人變成妖獸,是不是能夠還原,將輸出的妖氣再吸回自己的身體。

化妖石的口訣有吸字訣,不過妖王並沒有傳給公孫武,只傳了化字訣,公孫武試著對一個變成妖獸的人類,用了吸字訣,結果那個人重新變回了人,而妖氣全都被公孫武吸回來了,有一部分散發了。 公孫武又對著一隻四臂白猿用了化妖石的吸字訣,意外地發現,化妖石可以將四臂白猿妖丹中的強大妖氣化成自己的,為已所用,但是不能吸多,吸多無法轉化,造成浪費。

公孫武喜出望外,並沒有對妖王說起這個發現,而是幻想,哪一天能夠吸收兩大妖王的妖氣,那自己將成為妖界最強的妖獸。

公孫武身懷異心,卻不敢表露出來,他巴不得兩大妖王死在冰城,他可以實行他成為妖界最強大妖獸的計劃。

公孫武已經想好逃跑路線,不能讓雷辰搶走化妖石這個寶貝。

當雷辰與虎王戰鬥,鷹王與九閻羅對戰的時候,公孫武則按兵不動,做出一付坐山觀虎鬥的姿態。

公孫武的低調,讓所有人都忘卻了他的存在。

虎王的虎爪,虎虎生風,快得令人眼花繚亂,稍有不慎被抓中。

雷辰的水靈讓身體變得靈活,快速,四系溶合之力更讓雷辰動作變快,這才能夠從容應付虎王的虎爪。

虎爪中磅礴的妖氣,從四面八方衝擊著雷辰,令雷辰感覺空氣變得粘稠,展不開手腳,雷辰知道這是妖氣的作用,腳下用了風系能量,使身體適應風的方向,這才擺脫掉妖氣的強大的壓力。

虎王越打越心驚,幻影虎爪,施展起來完全快得化成一道幻影,虎妖氣能夠影響對方的速度,兩管齊下,就算大羅金仙也會頭痛,但是雷辰卻象條泥鰍,在虎爪中鑽來鑽去,遊刃有餘。

虎王哪知道雷辰同樣心驚,水靈,風元全加在身上,都突破不了虎爪的籠罩,雷辰手心中寒光閃爍,天雷錘取了出來。

一道閃電從天而降,直打向虎王的頭頂,虎王只顧著對付雷辰,沒注意天雷錘引起了雷雲,閃電猛地擊中了虎王,將虎王象石頭打了出去,本來被龍息燒黑,漸漸恢復的臉,再次被燒得焦黑。

雷辰佔了先機,機不可失,天雷錘隨面而轉,化成車輪大小,猛地砸下,虎王被電的暈乎乎的,見眼前電光一閃,磅礴的力量撲面而來,機靈地一個懶驢打滾,向後飛去。

剛才躺倒的地方,冰雪四濺,被雷辰砸出一個丈許方圓的大坑,嚇得虎王出了一身冷汗。

「臭小子,蠻厲害,差點要了虎爺的命,我跟你拼了。」

虎王張牙舞爪,做著恐怖的鬼臉,雷辰笑了,「你打不過我就做鬼臉嚇唬人,算什麼本事。」

雷辰笑容僵硬在臉上,虎王除了做鬼臉,身體發出咯咯的響起,全身骨頭正在瘋狂的生長,虎王從人形變成一隻龐大的猛虎,全身潔白如雪,額頭一道金黃色的王字,身體足有三層高樓般高大,那尖銳的爪子,似五道半人高的巨刃。

只見它搖頭擺尾,晃著腦袋,對著雷辰嗥地叫了一聲,湧出的聲浪似旋風一樣吹得雷辰無法睜開眼睛,只覺得半空中有一道凌厲的勁風撲面而來。

雷辰腳底似抹了油一樣,向旁邊滑去,就聽見身後傳來,轟地一聲,身後站立地方,被巨爪抓出一個窟窿,這要是抓在身上,恐怕仙雲甲都難抵擋。

虎王現出原形,將維持人形的力量全都用來攻擊,攻擊力倍增。

雷辰的天雷錘中,注入了兩成混元神力,一錘打在虎王的虎爪上,虎爪上湧出一道金光,居然化解了雷辰的神力。

雷辰對這種妖獸變身的情況,知之甚少,不知道妖獸恢復真身原形后,力量會成幾何倍數的增加,這也是妖獸的可怕之處。

雷辰感覺身後風響,虎尾有如大鐵棍,從身後掃過,雷辰趕緊向上跳,虎尾異常靈活,雖然沒打到雷辰,卻尾隨著雷辰向上掀起,正擊在雷辰身上,將雷辰打得飛出十丈多遠。

還好虎尾第一次全力一擊沒打到雷辰,只有三成餘力變換方向,擊中了雷辰,就是這樣,雷辰也被打得吐了血。

身上的仙雲甲卸掉了大部力量,仍然有部分力量穿透了仙雲甲,擊得經脈受傷,五臟幾乎移位。

虎王眼中射出凶戾的光芒,猛地向雷辰撲去,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將倒地的雷辰咬在口中。

天空中忽然一道陰影衝下,噴出熾熱的龍息,將虎王燒得在半空中翻了個跟頭,重重地摔在地上,地動山搖,冰雪四濺。

小藍見虎王攻擊雷辰,挺身護主,雷辰吐掉嘴中的鮮血,向小藍豎起了大拇指,向小藍致射,小藍咕咕叫著,盤旋而上,準備再次噴火。

雷辰搖搖手,示意還是自己來,不要小藍幫助,小藍只能無奈地眨著眼睛,露出關切的神色,飛上半空。

雷辰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虎王的兇猛反讓雷辰感覺有趣,很久沒這樣打了,就連石生打架也沒有這麼帶勁過。

雷辰雙手結了個手印,地上的冰雪,倏然,象波浪一樣,向虎王涌去,冰雪在狂風中化成堅硬的冰塊,一層層堆疊在虎王身側,似一個冰雪鑄成牢籠將虎王關在了其中。

虎王怒吼一聲,身體向上一拱,撞碎了逐漸拿合攏的冰壁,打破了牢籠,向半空魚躍而起,足有十多丈高,夾著滿天冰雪向雷辰衝來。

雷辰正在思索著自己如何應敵,從魔族,巨人,石人,到虎王,這些傢伙個頭高出了太多,自己的無相神功,一般只是改變容貌,變換骨骼,但是從沒將自己身體變大,也沒有試過變大后,能量與身體是否還能夠成比例的增長,還是身體變大,能量仍然是原來的那樣子,沒有變化。

雷辰暗運無相神功,將自己的骨骼催生成長,渾身響起咯咯聲,骨頭開始膨脹,肌肉隨著增厚,經脈也象樹梢一樣,伸向生長的四腳。

雷辰驚喜地發現自己也能夠變大,變得與虎王一樣大,成了一個強壯,如小山般的巨人壯漢。

更讓雷辰驚喜的是,體內的各種能量本元,水靈,火神心,風元,雷元都在幾何級的增長,雷辰不明白這是什麼原因,但對雷辰來說,卻是最好的消息,無異雪中送炭。

雷辰被虎王撞倒,並非失重無奈地摔倒,而是肌肉累累的雙臂,抱住了虎王,順勢一個側摔,那是曾經在草原國,從草原勇士那兒借鑒的摔跤術,沒想到了今天用到了地方,跟虎王摔跤起來。

雷辰象一隻狡猾的長蛇,四腳分別纏繞在虎王身上,一起在冰雪中翻滾,並用手肘狠狠地擊打虎王的下巴,每一擊都是運足了混元神力,強大的似波浪一樣的能量波,狂涌而出,掀起了滿天的暴風雪。

遠處的鷹王與九閻羅都看呆了,彷彿看見了兩隻巨大怪獸,在雪地里摔打,哪裡有什麼修真者,什麼妖獸,什麼高手,完全是兩隻野獸,出自本能的摔打。

但是狂涌而來的能量,令他們感覺到了驚心,破舊的房屋在能量中嘩啦坍塌,陰魂四處躲藏。

雷辰變成了巨人,狂揍虎王,一路上血跡斑斑,雷辰直到打得雙手發麻,這才停手,虎王,稱霸妖界的諸王之一,已經奄奄一息,無力地躺在雪地里,只有肚皮還在不斷的隨著呼吸顫動。

虎王賴以成的名的鋒利的虎牙,全都碎了,隨著血跡,在雪地繪出一條鮮艷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