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龍聽到這裏知道這又是黑社會的人做的孽,想當初自己也出身於黑道,但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事,但他知道這些混混事成不了什麼氣候的,如果說起狠遠沒有殺手的狠,更沒有殺手的膽量。這時,雲飛龍無意中看到理髮師的營業執照,才知道理髮師叫雲程,原來是和自己同姓,他知道雲姓的人並不多,難得今天在這裏碰到同性之人,本來他有心想管這次的閒事,此時更想給那些不知死活的小混混一個教訓,更何況香香也是明日之星學園的學生,自己即將作爲一個老師更有責任保護她的安全。他要一次制服這些混混,讓這家人擺脫黑社會的糾纏,不過也不想將事情搞得太大,使這些混混絲毫看不出是鐵手飛龍的傑作,也不要讓他們覺察出自己教師的身份,免生不必要的麻煩。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停車聲,隨後是一陣腳步聲,當中還伴隨着陰笑聲。理髮師雲程和他女兒一陣緊張。

“老雲頭,原來你搬到這了,也不告訴哥們一聲。”門外進來幾個人,說話的是黑黑的高個子。雲飛龍一看差點笑出聲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次在吳江河畔被自己痛扁一頓的黑虎堂手下‘非洲佬’。不過此時雲飛龍沒有理他,坐在角落靜觀其變。

“我,我……”雲程知道他們此次肯定是來者不善,心中一陣害怕,身體不斷往後退。

“怎麼?我們來了也不招呼一下,來,小香香給哥哥們洗洗頭先。”

香香害怕的躲在她爸爸的身後。

“昌哥,香香還是個高中生,您就饒過她了吧,您看我們已經從吳江搬到這來,你們難道還不肯放過我們嗎?您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們?”雲程好聲好氣懇求道。

“嘿嘿,先叫香香給我洗個頭先,然後開個房間,其他的事再說嘛。”非洲佬不知死活的說道。


“你……”

這時,雲飛龍從後一張凳子上站了起來。衝着雲程叫了一聲:“哥,膠水放在哪兒?”


雲程感到愕然,爲什麼這個顧客稱自己哥?他要找膠水乾什麼?不過此時自己家裏正是勢單力薄之時,多一個人,多一份膽量。於是應了一聲:“在窗臺上。”

非洲佬笑了聲:“怎麼你還有個弟弟?最好叫他離開,否則又像你那個弟弟一樣進醫院了。”

雲飛龍沒有理他,在窗臺拿了一瓶膠水便來到非洲佬跟前,說道:“原來你就是昌哥,你對我的侄女照顧的太周到了,我侄女畢竟還是個中學生,不方便洗頭,就讓我來洗吧!”

“滾一邊去,找死啊!”非洲佬用手想將雲飛龍推開,不料手腕一陣劇痛。

“啊!你幹什麼?”

“呵呵,我告訴你,現在不洗也得洗!”雲飛龍已經將非洲佬的頭死死的按住。


非洲佬在雲飛龍那那強有力的手下怎麼擡得起頭來,其他人看到不對頭,紛紛衝過來想要將雲飛龍拉開。不料雲飛龍堅如磐石,根本拉不動,反倒被雲飛龍的一個個快拳打出門外。

好半天雲飛龍才放手,非洲佬才喘過氣來站起身,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頭髮已經被膠水粘住。

“好小子,你竟敢在這裏消遣我,壽星公吊頸嫌命長了!”非洲佬從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向雲飛龍刺來。

雲飛龍根本不懼匕首,他閃身躲過,一個白手奪刃將非洲佬手上的匕首奪到手中。接着拽住他的衣領,一用力,非洲佬便懸在空了,然後一甩將他扔出門外。 第31章 再懲非洲佬(下)

雲程父女倆驚異的看着這瞬息變化,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顧客會出面制止,並且身手這麼厲害,但是又擔心從此與黑社會的人結怨更深,這個顧客走後,他們肯定會不放過自己一家。

“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看我今天活劈了你!”剛剛摔在門外的非洲佬爬起來呱呱亂叫。

雲飛龍冷冷道:“非洲佬,你給我聽着,你們今天就是不來我也要找你們,我侄女只不過是個學生,你居然打她的注意,有本事去對付那些有能力的人,我哥是個誠實之人,你居然將他們從吳江逼到鎮江來。今天不給個交代,休想離開這裏。”他之所以這樣講就是要麻痹這些混混,使他們不會認爲是鐵手飛龍重出江湖,他也不想採用那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方式,這樣難免又會使人聯繫到鐵手飛龍,但如果以親人的身份出面這樣便一切都順理成章,再說雲程與自己同性,且年齡比自己大,叫他聲哥哥並不吃虧。

“好,弟兄們去給他一個交代!”

非洲佬他們很快的從車上抄出家夥,有鐵棍的,有斧頭的。他們一齊向雲飛龍招呼過來。

雲飛龍出手似電閃,採用近身搏鬥和白手奪刃的打法,迅猛如豹,憑着一雙鐵拳打的非洲佬他們棍折、斧掉,絲毫沒有還手之力。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今晚會遇上煞心,五六個大漢抄着鐵棍、斧頭居然對付不了一個赤手空拳的人。

正當雲程父女感到可以鬆一口氣時,路上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非洲佬他們紛紛朝向這夥人,他們紛紛亮着兇器。

“哪條道上的?報上名來!”說話的是一個戴墨鏡的胖子。

雲飛龍認識這個人,他也是黑虎堂的一個小頭目胖春,不過也是烏合之衆之流,憑着手中的十幾號人胡作非爲,比起青龍會那種有組織的殺手那是天壤之別。

雲飛龍笑了笑說:“呵呵,胖春,你還沒有資格問我是誰?”

胖春和非洲佬都暗自驚奇,對方怎麼會這麼清楚自己?心中不免也有些心虛。

重生校園︰帝少,很會撩 哼,這麼囂張,待會怎麼死也不知道!”非洲佬自持自己這方有十幾號人定會能出一口氣。

誰料,非洲佬話音剛落,只覺口中一陣惡臭,原來是雲飛龍用木棍將路旁的一塊狗屎射進他的口中。

“你說話口太臭!”雲飛龍簡潔明瞭說道。

這不但對非洲佬是奇恥大辱,對胖春等人也是奇恥大辱,都喊起來:“活劈了他!”

這些人紛紛亮起兇器,向雲飛龍衝了過來。

面對十幾號人拿着兇器,的確不是好對付,但云飛龍並不擔心,他今天也是存心想教訓一下黑虎堂的囂張氣焰。他順手摺斷一根樹枝取其中間部分,剛好齊眉,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齊眉短棍。雲飛龍以短棍與他們短兵相接。非洲佬他們是一羣烏合之衆,怎比得過嚴格訓練,久經考驗的雲飛龍,雲飛龍使出的盤龍棍法更是他們的剋星。盤龍棍法則是剛柔並濟、慢中有快,快中有慢,並且帶着一種無形的磁力,雲飛龍之所以採用這種打法就是因爲不想讓他們懷疑自己就是鐵手飛龍。

盤龍棍法一出,非洲佬他們手中刀和斧頭哐當哐當掉的一地,有的摔在路旁的樹下,有的摔在牆角邊,個個傷痕累累,最奇怪的就是他們每人的右手腕上竟然都留下一道深深的棍痕,非洲佬捂着右手,驚疑的看着雲飛龍。雲飛龍再一棍舉起,嚇得他連忙捂住頭。胖春則躲在一旁不敢再出面。

雲飛龍停下棍子,將非洲佬拽起。

“你自己說說,還敢騷擾我侄女嗎?”

非洲佬怎麼也想不到老實巴交的雲程居然有一個這麼厲害的弟弟,他的手段比傳說中的鐵手飛龍更是厲害,自己再不求饒今天恐怕真的要爬回去了。

“大哥,您就高擡貴手饒過我吧,今後打死我也不敢再來纏香香了。”

“香香是你這樣的渣滓叫的嗎?”雲飛龍罵道。

“是,是。再也不敢叫了。”看來非洲佬被雲飛龍整的怕了。

“那你現在該怎麼做呢?”

非洲佬一拐一拐的走向雲程,向雲程鞠了一躬:“程哥,都怪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就高擡貴手饒了我們吧。”

雲程畢竟不是見過大世面的,他見非洲佬這麼低聲下氣的請求自己馬上就原諒了他,“我們一家只想安安穩穩得過日子,只要你以後不找我家的麻煩,那麼以前的事情就一筆勾銷。”

“是,是。我保證!”

雲飛龍接下話:“如果違背今日所說的怎麼辦?”

非洲佬撿了一根枯枝,說道:“如果今後再糾纏香香,不,是雲小姐,不,香香同學,我就如此樹枝。” 說着便將枯枝折斷。

雲飛龍看着他那滑稽的語言和表情,真的忍不住想笑,但是他仍保持冷若冰霜的姿態。說道:“你們這些人發誓等於是放屁,你以爲我不知你們的想法,想讓黑虎出面,爲你們討還公道,我也告訴你們,不妨替我傳話給黑虎,如果再不收斂你們黑虎堂的行爲,我會一夜間蕩平你們黑虎堂!你們也不用挖空心思追尋我的下落,那是徒勞的,但我要找你們那卻是分分鐘的事,所以,你們聽着最好祈禱我哥一家人平安無事,否則你們必將麻煩。”

雲飛龍一手下去,將直徑二十五公分左右的香樟樹瞬間攔腰折斷,而香樟樹居然連晃動都沒有,這是要什麼樣的速度和力道?這完全把非洲佬和胖春一夥給整住了。他們幾疑雲飛龍的手不是肉長的,而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刀,否則人力如何能夠辦到?

此時,雖然夜已靜,但是他們的打鬥聲也吵醒了周圍的好一些人,只不過那些人認爲是黑社會的人在這裏火拼,便不敢過來,以免惹禍上身。

雲飛龍覺得修理的差不多了,再久一點反倒不好,便說道:“怎麼還不想滾,要我大哥請你們吃宵夜?”

非洲佬他們早就想跑了,只不過一直不敢跑而已。現在聽到雲飛龍這麼一說,如釋重負,趕忙上車跑了。 第32章 明星造型

雲程父女倆看的呆了,不知這顧客爲什麼要爲自己出面,他有什麼目的?

雲飛龍看了看發呆的雲程又看了看驚魂未定的香香笑着說道:“大哥,你好像還沒有給我理髮呀。”

雲程還以爲他要向自己索要什麼?怎麼也想不到居然說出令人這麼費解的一句話。於是忙將雲飛龍迎進理髮室。

接下來雲程更是理會錯雲飛龍的意思,他以爲雲飛龍是比非洲佬他們更厲害的黑道人物,更以爲雲飛龍也是看中了他女兒的美色,驚慌意亂中竟然對他女兒說:“香香爲這位大哥洗頭。”

“大哥,你有沒有搞錯,你女兒現在還是個學生,你就讓她爲客人洗頭,你這老爸是怎麼當得?”雲飛龍皺着眉頭道。

“我,我,我。”也許雲程是被剛纔雲飛龍對付非洲佬他們的舉動給嚇懵了,不過他也實在摸不透雲飛龍的心理,因爲雲飛龍此時的裝扮跟剛纔的黑社會的人的裝扮沒什麼兩樣。

雲飛龍揣摩出雲程的心理說道:“大哥,你放心吧,你不要以爲我今晚替你們出頭是衝着你女兒來的,因爲我和你頭上都有個‘雲’字。我現在就是想將這凌亂的頭髮去掉。”

“兄弟,你也是姓雲?”雲程舒了一口氣。

雲飛龍點點頭說道:“對,只不過我現在在衆人面前叫龍雲。至於什麼原因大哥就不用問了。”

“兄弟,剛纔太過緊張我還沒有謝你的大恩啊!”雲程剛纔緊張的忘了謝了。

“這算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此時雲程知道雲飛龍與自己同姓,心也放鬆下來,繃緊的神經也漸漸鬆弛了。

一段時間後,雲程爲雲飛龍洗完頭,口中卻不住的嘆氣。

“大哥,是不是怕那個非洲佬還會倒回來找你們的麻煩?”雲飛龍一眼就看穿雲程的心理。

“是啊,像這些人說話總是出爾反爾,我真怕兄弟離開以後,那些人又會回來對付我家。”

“大哥,你放心好了。我讓你猜猜我是幹什麼的?保證你猜不出來。”

“兄弟,我實在猜不出來。”雲程只感覺雲飛龍是個比非洲佬更厲害的黑道人物,不過他不敢說出來怕得罪了雲飛龍。其實他的猜測不會錯,只不過雲飛龍已經決定退出黑道而已。

雲飛龍指了指不遠處的香香,雲程更是不理解什麼意思?

“學生?”

“呵呵,有我這麼大的學生嗎?”

“保安?”

“大哥,你怎麼想到我會是保安呢?我除了保安就不會做其他了嗎?”

雲程實在猜不出來,他只能搖搖頭。

雲飛龍過香香那邊拿了一本書,晃了晃道:“猜出來了嗎?”


“什麼?你是教師?”雲程做夢也想不到他是個教師,好像教師這一身份與他這樣的形象不搭邊。

“是的,過幾天就到明日之星學園正式上班。”雲飛龍說起教師這一行,充滿信心和幸福感。

“你真的是明日之星學園的老師?”雲程驚喜道。

香香也在那邊聽到,特地走過這邊來,說道:“大哥哥,你真的是我們學校的老師?”

雲飛龍點了點頭。

香香高興得跳了起來:“太棒了!我們學校就是要你這樣的老師來治一治,我也不怕以後再有黑社會的壞人欺負我了。”

雲飛龍突然想到自己做老師還是要神祕點,才更有利於自己的工作。於是對香香說道:“香香,你不要對同學們提起今晚上的事情,就是連我身懷武功的事情也不要說,就將我當作普普通通的老師。”

香香不解:“爲什麼?”

雲飛龍道:“我不想讓那些學生認爲我是暴力教師,再加上學校的事情不是靠打才起作用的。”

雲程暗贊雲飛龍的這種做法說道:“香香,聽老師的話沒錯。”

“好的!那我先去做作業再與你們說話。”香香過去繼續做她的作業。

不久,雲飛龍的頭髮終於剪好。他對着鏡子看自己的新形象,凌亂蓬長的頭髮和鬍鬚已去,再不是曾經風雲一時、橫掃三江的鐵手飛龍,如今這陽光的造型,如果說自己是一個教師恐怕沒有人不相信了,如果,再戴上一副金絲眼鏡,那更沒的說。

“哇塞,張峻嚀!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我真的以爲你會是他,怪不得一開始見到你的時候總感覺你像一個人,如今這造型真是酷斃了。”香香驚叫道。

“張峻嚀是誰?”雲飛龍哪裏知道張峻嚀當紅偶像明星?

小女生就是小女生,特別留意現今流行的人事:“你連張峻嚀都不知道?《五星級飯店》的主演,他可是現在影壇的當紅偶像啊!”

“怎麼我像個明星,而不像老師?”雲飛龍向來對明星不瞭解,也不想了解。


“像,怎麼會不像,再好的老師還不是明星演戲演出來的?”

“呵,這也算是個理由?”

如此看來偶像明星也是現今中學生最爲關心的話題之一,自己今後到可以從這方面入手。雲飛龍心想。

雲飛龍要交理髮錢給雲程,雲程死活不依,並且一定要請雲飛龍出去吃宵夜。盛情難卻,的確他現在肚子已經餓了,於是和雲程、香香一同到不遠處的海鮮酒樓吃海鮮。 第33章 久違的親情

三人一同來到海鮮酒樓,找好位置,由雲程點了三份海鮮套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