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吊雄魂:[給大佬跪了]

……

大頭鎮首府的戰鬥進行得如火如荼。

全地圖刷新的高階精英,數量又多,獎勵又豐厚,除了軍功,偶爾掉的藍裝也不俗。玩家們熱情高漲,爭先恐後地在首府里找高階精英殺。

雲容容看到一個枯萎的大劍師,尤為興奮。「等等,我要跟它單挑。」

隨即,衝上去一個跳斬,接著噼里啪啦的五月斬。殘月,半月,殘月,半月,滿月……花錦明全部看在眼裡,只能說馬馬虎虎吧。

花錦明興起了連環五月斬的套路,講究的是刀刀抓破綻,刀刀暴擊。胡亂的使用月斬,花錦明是反對的。

雲容容因為深得花錦明的精華,所以耍起來得心應手,也能打出一個滿月斬。

現場其他的月斬劍士就沒那麼有福氣了,五個月斬呼下去,能收穫兩個半月已經算很出色了。

花錦明覺得,自己無形之中,把月斬劍士的路數帶偏了。

四周,烽火通明。

在豐厚獎勵的驅動下,最後一名高階精英也倒在了首府府邸的大堂里。「我的死……才是剛剛開始。你們都要為我……償命……」

【系統】:守護府邸的衛士全部陣亡。世界領主擊穿者三兄弟,即將傾下無盡的憤怒。

【系統】:挑戰開始!被擊穿者三兄弟及其僕從擊殺無視死亡懲罰,但軍功依然會減少。

突然,黑暗中傳來了幾聲靈動。三個聲音,酷烈的碎笑聲同時響起,回蕩四周。

第一個聲音說:「烈焰!」

第二個聲音說:「雷霆!」

第三個聲音說:「冰……冰雪……」

烈焰之聲忿怒著:「暢飲恐懼,然後品嘗我的怒火吧!你們這群渺小的蟲子,膽敢在烈焰擊穿者面前,賣弄你們那可憐的小把戲!」

雷霆之聲道:「臣服吧!膜拜吧!顫抖吧!雷電將制裁你們——」

。 於是趁著成功還沒消散的興奮勁兒,她立馬出去多買了幾份藥材回來,除了這些還買了很多其他的種類。

而後再度開始按照剛剛的步驟提煉,萃取,最終完成融合。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第一次那般順利,可是她接連試的這幾次,卻是一次都沒有成功過。

她不由得有些疑惑。

停下手來,重新拿起那顆成型的丹藥,以及之後失敗的藥渣,仔細分辨,細細回想到底哪裏出了錯。

這一忙碌,便足足在這裏呆了許久,都不曾出門。

期間墨寒燁給她送飯,她連門都不開。

一直到墨寒燁擔心她是不是出了事,破門而入。

看到的便是明南汐跪坐在小葯爐前,苦思冥想的模樣。

而對於墨寒燁的出現,她愣是半點未覺。

「吃點東西再忙吧。」墨寒燁看着她不由得有些心疼,握住她的手,阻止了她進一步的動作。

明南汐抬起頭來,看到是墨寒燁,嘆了口氣,卻還是將自己第一次成功做出來的丹藥遞給他看。

「看,我今天的成果。」

墨寒燁接過,仔細地看着,隨後竟然一口吞下了肚。

還砸吧了下嘴巴,微微撇嘴,「不好吃,有點苦。」

明南汐震驚地瞪大了眼睛,隨即忙道,「你做什麼?那是丹藥,不是糖豆,也不能隨意亂吃啊!你給我吐出來!我煉了整整一天,就煉出來了一顆葯,多珍貴你知不知道?你居然就這麼隨意地吃了?就不怕把自己吃壞了?我還沒有檢測出來它的具體藥性和藥效呢。」

「怕什麼,不過是一粒丹藥,還能有毒不成?檢驗丹藥藥效最有效的辦法,便是親身體驗嘍,別吵,讓我細細體會一下,等下給你反饋結果。」

他說着,居然真的盤膝而坐,閉上眼睛,開始感受身體內部的變化。

明南汐緊張地盯着他看,生怕這丹藥會對他造成什麼不好的後果。

這人,也着實太過莽撞了些!

看來她以後再煉藥,除了防止被小孩偷吃外,還有防止被墨寒燁偷吃!

不,她必須得把門窗封死!

才能杜絕今日的狀況。

知道他是好心,可她並不想要這種可能會傷害到自身也要幫助她的好心。

墨寒燁緊緊閉着眼,安靜得嚇人,若不是明南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觀察他的狀態,怕是都感覺不到他的聲息。

不知過了多久,他猛地睜眼,而他的氣勢也陡然開始攀高,猛地增長了很多。

而他原本就深厚的玄力,竟然變得凝實和厚重了些許。

這丹藥,居然能夠增加玄力!

她本以為這丹藥最強,也只是能夠增加普通人的修為,卻是沒想到,居然連墨寒燁這麼強的高手,也能起到作用。

待得墨寒燁氣息重新變得沉穩悠長,她便迫不及待地上前問道,「怎麼樣?」

墨寒燁看着她,眼裏滿是驚異之色,他也萬萬沒想到,明南汐第一次做出來的丹藥,居然會如此地強大!

若是把這丹藥給他的人用,甚至是給幻星國的軍隊用,那其餘他國,何足掛齒?

他的眼神都變得熱切起來,他「唰」地一下就從地上彈起來,一把抓住明南汐的手,一連串的問題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汐兒,這丹藥能批量生產嗎?一次只能做一顆嗎?能不能一次多出幾粒?還有就是時間,能夠壓縮到最短的時間是多少?」

明南汐眨了眨眼,微微思索便知道了他的用意,輕輕搖了搖頭,有些頹喪。

「就第一次莫名其妙地成功了,之後我再做,就再也沒有成功過了,也不知道哪一步出了問題。或許還要再試驗幾次才能得出結果。至於以後能不能量產,這個我也不能保證,不過倒是可以尋一些會煉製丹藥的人,互相交流一些心得,或許會有所啟發。」

墨寒燁忍不住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不過他摸了摸明南汐的頭,安慰她道,「你第一次做就成功了,這已然是很了不得了,很多人師從高人學習很多年,都還煉製不出像這顆這麼強的丹藥呢,慢慢來,需要什麼跟我說,你就只用安心煉製即刻。」

明南汐點點頭,將接下來要用的藥材和其餘材料,列了一個長長的單子,塞給了墨寒燁,而後便將他趕出了門。

她自己則繼續慢慢摸索。

一味地回想,根本對她毫無幫助,於是她便開始清理藥渣。

而就在清理的時候,她才發現第一份和其餘幾份的不同來。

第一份裏面,竟然混了一種很容易讓人忽略的藥材,而也正是這味藥材,便是這種丹藥形成的必須條件!

她腦海里閃過一抹明悟,翻了翻葯架上,還有剩餘的材料,便立馬準備起來,準備下一輪的煉製。

果然,大半天後,丹藥再次成型。

有濃郁的葯香飄出,而後開爐,取葯,完美的褐色丹藥提溜圓的,看起來好看極了。

她興奮得想要立刻跑出去,告訴墨寒燁她成功了。

然而理智適時制止了她。

墨寒燁去買藥材,估計還沒回來。

於是她便直接跑出去去尋找各種醫書。

跟煉藥有關的無關的,她一間書屋一間書屋地找,幾乎要把全京都的書鋪都要看遍了。

自然,她是沒辦法做到買遍的,要想收集所有的醫術,這得需要長年累月的收集,還有就是大量的錢財。

如今之計,她還不能把所有的精力和心力物力全部放在煉藥上,畢竟尋找玄戰才是他們的第一要務。

她充其量是在閑暇之餘煉製罷了。

而且,她最開始,只是想要淬鍊她的佛雨幽王鍾。

而現在,她連佛雨幽王鍾都顧不得了。

等到墨寒燁再次回來,並且把藥材給她堆滿了藥材架之後,明南汐已然煉製了成堆的丹藥。

明明第一次還需要很久的時間,而隨即熟練度的增加,她已然能夠做到一爐丹藥時間縮減到一個時辰,而且一爐,居然最多一次性出了十來顆。

而有了這些成功的體驗,她在煉製丹藥這一途簡直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

。 「不知道大師可有破解之法。」姜隨走了進來,他身上是哪一種強大的攝人的氣勢,無形中就能把人威壓着。

「大哥,這是我請過來的大師,你不要那麼的嚴肅。」姜絡對於這一個大哥,一向都是無比敬重的。

自從他成為如今的模樣,如果沒有大哥支撐著,只怕他早已經不知淪落到如此的地步了。

「沒事,至親之人擔憂是理所當然的,看着面相就能知道,彼此兄弟友愛,和睦共處。

家和萬事興,兄弟手足其利斷金。

這位先生的面相很高貴,會是一位能夠很好地為人民服務的人,您以後必定是平步青雲的。」

閔詩一筆帶過說完之後就不再開口了。

「哦!平步青雲,你確定嗎?」姜隨目前正碰上了一個坎,度不過他可能這一生就會被人拉下台。

更沒有的任何平安順遂之說了,會成為過街老鼠。

「姜先生放心,我這裏有一個特級符籙,只要您購買了戴在身上,保證您平安順遂,度過這一次的危機。」

閔詩把符籙掏了出來放在桌面上,給人一種很隨便的感覺。

姜隨是不可能相信這一切的,可姜羽卻快速地跑了進來,把那幾張符籙全部都捧在懷裏。

「閔詩,這些多少錢我馬上就給你轉賬。」姜羽面對父親威亞的眼神,裝作視而不見。

閔詩說了一個價格之後,讓人很快地完成了這一筆交易。

姜羽把兩張給了父親,又給了兩張姜絡。

「爸,你現在可是咱們家裏的頂樑柱了,所以這東西你一定得貼心的藏着。

我知道您肯定又想教育我說,不可以相信這些歪門軌道的東西。

可人活在世,有些東西卻是不得不信的,你就當是讓女兒放心了。」姜羽摟着姜隨的手臂一直在搖晃着。

「行了,小丫頭片子,玩去,別在這裏折騰了,讓你叔叔跟客人好好的聊聊吧!」

姜隨想要把人給打發了,小孩子家家的,這種帶着污穢的事情還是不要知道了。

「我就要在這裏獃著,閔詩還是我給叔叔介紹的,趁著那個女人不在家,我就要在這裏坐會兒。」

姜絡對於姜絡二婚的妻子,一向是不喜的,就算對方表面上永遠是一副和藹可親,微笑甜美的模樣,但她就是覺得很假。

「小羽啊,看着叔叔的面上就不跟你嬸嬸計較了,這些年她照顧我挺不容易的。」姜絡開口,姜羽大方地點頭不再計較了。

閔詩打斷了對話,「帶我去看看你們居住的房間吧!總是要找出源頭,才能知道如何解決的。」

她雖然知道了前因後果,但總是要給出證據,才能讓人信服的。

一個人的卧房是很容易被人動手腳的,況且對方行動不便,很多的地方根本就不會去碰觸。

「你不是有妻子嗎?怎麼大晚上都沒看到他她啊?」閔詩隨意地問著。

「我丈母娘身體出了一點狀況,她回家去了。」

姜絡對於這個妻子沒有太多的感情,但對方對他的照顧很細心,所以對她也是挺維護的。

閔詩點點頭沒有再繼續。

「這麼說吧,我得在你的房間里搜一遍,因為這房間裏面有對於您很不利的東西。

事先跟你說一下,如果你覺得唐突,咱們可以停止。」

閔詩可不想做那種壓迫人的事情,況且卧室又是那麼私密的地方。

「今天既然已經請你過來了,就表示是信任你的能力的,不管想再怎麼查,一切我都配合。」

姜絡想到妻子是很不喜歡陌生人進入的房間的,甚至房間的整理,都是她親自來,完全不交到阿姨手上的。

因此,對於閔師提出來的搜查,雖然有了一瞬間的沉默,但還是很快的就同意了。

閔詩在房間里大致地看了一會兒,很快就能夠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筆直地就走了過去。

「讓人拿一個盆過來。」閔詩單獨的打開這一個收藏衣服的角落,接着就從裏面拿出了一個紙人。

身上已經密密麻麻的被扎了針,甚至上面還有很明確的生辰日期,以及上面的一些碎發,一看就能夠知道這是同一個人身上的。

閔詩把東西全部都放在盆里后,他們就走出了卧室。

姜羽看到這些東西就破口大罵了,「好你個姚希,我就說那個女人表面永遠一副樂呵呵,笑容溫暖的模樣,但給人的感覺卻不是一個好東西。

沒想到,她居然會在暗中做出這種傷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