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次真的把自己玩死了?

這是李嘯天在暈厥之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吼吼吼……

嗡嗡嗡……

此時在整個白霧死海之中的所有地方都開始發生了猛烈的變化,凡是這裡面的妖獸,都開始四處的奔走了起來,很是狂暴。

無數草地開始下沉,無數的河流在這一瞬間開始突起,僅僅在片刻之間,這白霧死海之中的場景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怎麼了!」此時的白長老依舊是被那些要命的翅柃蜂相追,但是僅僅是在片刻之間這裡就發生了這樣的變化,他的心中也是無比的驚訝。

稍微的感應了一下,身子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朝著那光幕之處飛去。

呼呼……

然而此時在那邊的趙,鶴兩人也是扒開了纏在自己身上的雪翅莽,驚訝的看向了四周,他們兩人來到了這白霧死海,就遇上了這噁心的額雪翅莽,一直遭到其追擊。

甚至有幾度都差點做了這些雪翅莽,所歡好的對象,不過好在兩人都是修為高深,並沒有什麼事情。

兩人怎麼說也是破靈境的強者,此時只是微微的驚訝了一下,也是朝著那光幕之地飛去。

白霧死海中的某一處山谷中,劉正陽幾人微微相視了一眼,緊接著便再次的朝著那光幕之地撲去。

「門主,這是怎麼回事。」那建議去滅八玄宗的黑衣男子對著身前的陰曆天問道,他們一來到這裡面,竟然發現這次的白霧死海和以前的,大不一樣。甚至連他們魂寂境的修為,都絲毫的探查不到裡面的情況。

此時這白霧死海再次的發生看變化,心中也是不敢大意,這樣的情況,怕是有重寶現世,他怎麼會放棄。

當下幾人也是朝著那光幕之地掠去。

……

然而此時白霧死海之外,同樣也聚集起了不少的人,這些人大多都是破靈境的強者,只有這少數的魂寂境強者。

都是看著下方翻滾不已的濃濃白霧,眼神中頗為奇異。


此時的白霧死海之外的白霧,就好似是一隻沉睡了數百年的凶獸,此時正微微的張開了他那血盆大口,欲要吞噬一切一般。

但是儘管這樣,所有人都還是呼啦啦的進入到了這白霧四海中。

此刻不說白霧死海的變化,就說著外面的天空之中,都是變的昏暗無比,一陣陣的烏雲黑壓壓的壓下,一陣讓人心悸的氣息也是傳出,甚至就連天空中的太陽都變得有些微紅。

此時在大陸之上有著無數道的人影紛紛的飛上了高空,看著此時的風起雲湧,變化不定的天空,。和那一輪血色的太陽。

「修羅現世,血流成河,七殺不滅!」

看著此時天空的變化,這些神秘的強者都是微微的嘆了口氣,眼神中無比的驚訝。

腦中想起了一個遙遠的傳說。


此時在那八玄宗的一處山巔之上,涼心辭和李大柱等人,都是看著天空中那微微變紅的血日,心中浮現了一抹偉岸的身影,眼神中也是擔憂無比。

……

對於大陸之上的這些變化,李嘯天絲毫的不知道,此時的他身在一種很是奇怪的景象之中。

他好似又回到了在八玄學府昏迷的那段日子,整個腦中都是渾渾噩噩的。只是感覺有著一道道的流光不停的鑽入了自己的腦海中。

這些流光的鑽入,並沒有去到體內的經脈,而是就那麼的盤旋在了那裡。隨著這些流光的進入,在李嘯天的腦中也是慢的形成了一顆黝黑的珠子。

隨著這珠子的形成,一股股清涼的感覺湧上了李嘯天的心間,但是他經脈中的血色氣息對於這珠子好似很不感冒一般,兩者就像是天生的死對頭。在不停的爭鬥著。

但是此時的血氣顯然是佔據了下風,不敵安黝黑珠子,竟然全都凝聚到了李嘯天的丹田,開始沉睡起來。

轟轟轟……

突然李嘯天的腦中發出了一聲轟轟的響聲。突然李嘯天只感覺自己面前一晃。

等到下一刻回神的時候,李嘯天已近是回到了那第七層之中。剛剛回神的他甚至還來不及去思索什麼,身子就是一晃,倒在了地上。

「卧槽!」李嘯天此時才感覺到這做高塔的異樣,心中忍不住的就是一聲大罵。

唰……

但是看其情況,這裡可能馬上就要崩塌了,李嘯天心中不敢大意,腳上流雲靴一閃,瞬間就離開了這第七層,來到了柳菲菲的身邊。

柳菲菲見李嘯天出現,神色一喜,心中一松,但是身子卻是差點的摔到。

還好李嘯天眼疾手快,在柳菲菲快摔倒的時候,就摟著了柳菲菲的腰肢,帶著她急速的朝著外面撲去。

看著李嘯天沒事,柳菲菲心中就是一陣的輕鬆,但是看見了李嘯天胸口處的鮮血,她的芳心中也是微微的一痛。

隨著李嘯天這一路的下來,在也沒有看見一個人影,剛剛那些還生動不已的人,此時早已是一個都沒有了。

李嘯天頓時是好奇不已,但是此時不是去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先離開這裡在說。

刷刷唰……

李嘯天帶著柳菲菲,迅速的出了這七層的高塔。

轟轟……,

然後就在兩人剛剛離開的時候,這高塔瞬間就轟然倒塌,激起了漫天的煙塵。

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回神的李嘯天才看清了面前的狀況,只見在他下方的廢墟上竟然在瘋狂的涌動不已,隨著這涌動。在那些廢墟上甚至是出現了無數的裂痕。

甚至有的地方直接的不存在,成為了一處深坑。

「李嘯天,你剛剛在第七層幹了什麼?」柳菲菲此時好奇的看著李嘯天。她感覺這情況和李嘯天應該大有聯繫。

額……


李嘯天看了看柳菲菲,片刻后搖了搖頭,其實是他不說,而是他都不知道怎麼說,而且他也明白有些秘密,終究只有自己才可以知道。

柳菲菲見李嘯天不想說,也不再多問。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下方再次的突生異象。

「卧槽!你大爺的沒完了……」

給讀者的話:

今天第一章求推薦求收藏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極品劍尊》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極品劍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知道自己宋家大小姐的夢破碎,宋翩翩立刻就纏上了宋雲深。

「那個……雲深,你知道的,我、我,咱們家什麼都沒有,奶奶把所有股份都給你的話……」

宋翩翩的聲音都帶上了哭腔,「雲深……」

「雖然這是奶奶的意思,但是我也不至於如此不近人情,你們宋家該有的我一個也不會少,只是,」宋雲深低頭看著面前的女人,「希望宋小姐以後能安分守己,不要再想不屬於你的東西。」

宋翩翩臉色一變,瞬間就知道宋雲深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警告她不要再做出跟那天晚上一樣的事情。


宋雲深離開,宋翩翩在原地愣了好久,這才懂得回到書房。

宋成岩跟周莉還在吵架。

「家產沒了!你現在還告訴我你在外面有個這麼大的私生女?還是韓之微的?」周莉整個人都有些崩潰,滿臉的難以置信,「我這麼多年還替那個女人養著你的私生女?到頭來我一毛錢沒有就算了,我現在在她面前是不是很可笑!」

「周莉!你冷靜一點!」

「我怎麼冷靜!我現在告訴你我有一個二十多歲的私生女,你能冷靜嗎!」

「聽我說!當年事意外!」宋成岩呵斥了一聲,「你要知道,韓家這麼多年兩個女兒一直在斗,我跟韓之微的事情不過也是被人算計!否則你以為她知道懷孕了之後還能生下來?」

周莉被他這麼一吼,整個人都愣住,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倒是宋榮堂極快地反應過來,抬頭看著自己的父親,「什麼意思?」

宋成岩疲倦地抓了一把頭髮,「字面意思。」

「宋成岩,你可不要告訴我,韓之微四十多歲沒嫁人的原因是為了等你!」

「怎麼可能!她沒嫁人的原因的確是因為我,但是不是因為等我!韓家有人覬覦著韓之微,更有人怨恨著她,我那天喝醉了是被人算計的!」

周莉這下徹底懵了,「這是、這是什麼意思?」

「說來話長。」宋成岩極其煩躁,「反正你知道,我們家現在的處境只有一窮二白,宋雲深就算分部分遺產給我們,我們也不可能維持得了以前的生活,現在唯一能做的是找到宋真薏!」

……

宋家老佛爺離世的消息很快就被發布在網上。

盛星闌剛從N.X.回來看到的就是這個消息,一時不免有些沉默。

霍南霆跟宋雲深打完電話,回頭看到的就是她抱著手機情緒低落的模樣。

他走到沙發隔壁,抬手輕輕摸了摸她的臉,「怎麼了?」

「沒有……雲深他們還好嗎?」

「都好,他們都知道這一天會來的。」不過是生老病死,誰都會有這一天。

「宋家財產全權由他一個人繼承,你說宋成岩他們會不會為了這個跟雲深……」

「應該是不會的。」霍南霆看著她的眼睛,「宋雲深手上有當年宋成岩偽造車禍害死他父母的證據,雖然不全,但足以讓宋成岩身陷調查。」

盛星闌眨了眨眼睛,「那為什麼他不……」

「因為證據不夠充足,即便是調查之後也很難直接頂罪。」畢竟當年那件事中間還經過其他人的手,他宋成岩只不過是被人當棋子來用。

盛星闌垂眸,看著手機沒有說話。


「星闌。」霍南霆抬手繞了一縷她垂落的發,「看微博熱搜了么?」

他撩開頭髮的時候才發現女人的脖子上有一抹淡淡的痕迹。

雖然他昨天晚上沒有刻意留下,但還沒消散。

淺淺的,像一朵小花。

霍南霆情不自禁地用指尖點了一下,盛星闌躲開,眼帶埋怨地看著他。

他不喜歡留大青大紫的痕迹,因為他從骨子的最深處蔓延出來的就不是狠戾。

但是他喜歡用細細密密去宣告一切。

偏偏都是盛星闌招架不住的。

她按下他不安分的手,「看了,戒指的事情。」

女人的聲音含著低低的委屈,好似就在告訴他:看吧,我都說了平日里沒什麼事就不能帶那枚戒指。

霍南霆低笑,「後來不是澄清了么?不過我很生氣。」

盛星闌抬眸,他的眼睛近在咫尺,如星河隕落,盡數落到他的黑瞳里,「什麼……生氣?」

「即便是謠言,你的隱婚對象也不是我。」霍南霆不高興地伸手去摸她的右手,順著她的指尖一根一根地撫摸。

不但隱婚對象不是她,甚至連最熱門的CP對象也不是他。

因為前幾次的合作,現在有關盛星闌的詞條搜索之中除了幾個謠言,最多的就是#盛的二次方#這個話題。

霍南霆很不高興。

「少艾他、他有男朋友。」盛星闌低頭看著她,眼底盈著他的倒影,水光瀲灧很是漂亮。

霍南霆轉過視線,「有男朋友了也不妨礙我吃醋,萬一哪一天……」

「沒有哪一天。」

盛星闌連忙打住。

霍南霆不愧是在醋缸里長大的,什麼醋都能喝得飛起。

「你都不知道昨天我看到熱搜的時候多生氣。」南霆靠在她的肩膀上,聲音低啞,聽著委屈得要緊。

心都要酥了。

「抱歉抱歉,以後不會再有這種緋聞了。」盛星闌扣著他的手指。

這一次的確是她做得不對,要不是她想戴著戒指回去告訴紀月珩死心,後來也不會鬧出這麼大的事情。

但是……那天回紀家在場的人只有紀月珩、紀老先生跟宋翩翩。

宋翩翩又為什麼要這樣給她潑髒水呢?

沉默之際,盛星闌手邊的電話先響了起來。

霍南霆低頭,映入眼帘的只有一串號碼,沒有備註。

盛星闌愣了一下,她卻想起來這號碼的主人是誰的。

紀月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