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去了軍營,一年半載回一次家,三年都不能回來見面都是常有的事。

他又再看了一眼對面的人,仍然是隔絕了整個世界,什麼都與她無關的樣子。

「好。」 ……

陽光透過窗帘,照射在了床上的人身上,四周一片雪白,乾乾淨淨,同時還有福馬林消毒水的味道。

床上的男人慢慢睜開了眼睛,可能是因為睡了好長時間,有些刺眼,一時之間適應不過來。

此時的胸口被繃帶包紮著,胳膊上面還打著吊瓶,而是身旁趴著一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林若煙,望著林若煙,林逸忍不住想要笑,這妮子,不好好睡覺陪在這裡幹什麼?

林若煙悠悠轉醒,望著林逸,表情有些緊張:「你醒了?」

「嗯!」林逸點了點頭:「你說你,不好好睡覺非在這裡耗什麼?」

「人家擔心你!」林若煙抿著小嘴唇道:「你不知道,這一刀差點就扎進你的心臟了!」

又是一個差一點,林逸這一輩子聽過無數次差一點,沒辦法,誰讓林逸的命好呢。

「行了,差一點又不是扎中了,沒必要這麼焦急。」林逸擺了擺手道。

林若煙則是狠狠地瞪了林逸一眼:「你總是這樣冒險,萬一哪天丟了小命那可怎麼辦?」

「哈哈,這世上能殺我的人還沒出生呢!」林逸哈哈一笑道。

林若煙聽林逸這話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再一次聽到,還是有些無奈,也不知道為什麼,林逸總是那麼的自信,這份自信連她林若煙都自愧不如。

「對了,那些人是什麼人?」林若煙不解的問道。

「那些人是恐怖分子!」林逸沉聲道:「當初我差點把他們全部殺完,最後心軟留下了他們的首領,可是沒想到這人沉寂了幾年,重新組織了起來,這一次來就是要殺我的。」

林若煙黛眉輕蹙:「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厲害的仇人?還有,你能一個人殺掉他們全部人?」

林若煙隱隱約約的查出一些林逸是地下世界黑榜第一殺手,可是關於刀鋒雇傭軍團的事情還沒有查出來,所以對林逸說的話有些半信半疑。

「我也是娘生父母養的,又不是三頭六臂,哪有那麼大能耐?」林逸無奈道:「我是在很多人的幫助下殺掉他們的。」

林若煙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即道:「我對你的以前越來越好奇了,我不希望下一次是我出口來問你。」

林逸哪裡能不知道林若煙是什麼意思啊,當下點頭道:「好,我記住了。」

林若煙站起身來,表情當中有些顧慮:「林逸,明天我就要動手了!」

「嗯?」林逸先是一愣,隨即道:「動手就動手唄,又不是吃斷頭飯,幹嘛說的這麼悲壯?」

「我的心裡還是有些沒底,」林若煙苦笑道:「那麼多世家大族,旗下的資金又是那麼龐大,一旦他們聯合起來把我的資金給狙擊了,然後一筆一筆慢慢的吃掉,那我們林氏財團可就完了!」

聽到林若煙的話,林逸則是立刻給了林若煙一個安慰的眼神:「若煙,放心吧,我絕不會讓那一天到來的!」

林若煙回過頭來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嗯,我相信你!」

以前的林若煙做事情一向都是有條不紊,循序漸進,可是自從和林逸在一起之後,林氏集團面對了很多挑戰,有時候不得不冒點險,這一次冒的險最大,因為龍老爺子這老狐狸還在背後等著呢,他肯定不希望林氏財團成功,林氏財團如果成功的吃掉了這麼多資金,那對國家會造成一定的危害,這樣的林氏財團恐怕國家就會控制不了了,再者,龍老爺子還指望著這一次的事情來要挾林逸呢。

林逸比誰都要清楚這一點,可林逸還是支持林若煙,不因為別的,就因為林若煙是他林逸的女人,如果林逸都不支持林若煙,那還指望誰去支持林若煙呢?

……

龐大的計算機中心,整個樓層起碼有二百多台電腦,電腦前面全部都是戴著金邊眼鏡的高手,林若煙和姜莎莎就站在一旁的大屏幕旁邊。

姜莎莎的心情有些忐忑,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次大行動,姜莎莎還從來沒有搞過這種大規模資金運作,自然免不了有些緊張,這也是正常的。

倒是林若煙,面色如常,可是林若煙比誰都要緊張,雖然不是第一次了,可還是那麼緊張,如果這一次失敗了,那林氏財團就徹底完蛋了,林氏財團如果完蛋了,那她林若煙就沒有機會東山再起了,她已經把國內的權貴得罪了一個遍,還有人會容忍她林若煙東山再起嗎?

一旁的投資部長陳鋒就站在林若煙的面前:「林總,這是你要的資料。」

撒旦圈養小嬌妻 林若煙接過了陳鋒遞過來的東西,隨便翻了兩下就交給了姜莎莎,姜莎莎看了看這些資料,皺眉道:「林小姐,這全部都是隆客集團的資料,莫非你打算對隆客下手?」

「沒錯!」林若煙點了點頭。

姜莎莎則是道:「據我所知,在這些世家大族裡面,隆客的實力也不容小覷,按我的意思,應該選擇比較弱的一個動手,譬如膠業集團,如果失敗了,那我們的損失也不會太多。」

林若煙搖了搖頭:「如果對一個比較弱的動手,那他們肯定會幫,我們失敗的幾率也就大一些,可是隆客就不一樣了,隆客的勢力也不容小覷,那些不如隆客的小集團肯定不會動手,千萬別小看這些小集團,他們的流動資金才可怕!」

姜莎莎聽著林若煙的話,不由得點了點頭,心中也是暗暗吃驚,林若煙這樣做確實比她的選擇要好,林若煙果然不一般,這一次算是學了一招。

陳鋒望向了林若煙,不解道:「林總,動手?」

「嗯!」林若煙點了點頭:「動手!」

「是!」陳鋒應了一聲,然後轉身開始讓人行動。

隨著陳鋒的一聲令下,一連串「噼里啪啦」敲鍵盤的聲音傳來,龐大的資金瞬間注入了隆客集團的股市,隨著隆客集團股價不斷上升,各個散戶殺入,突然抽身而出,隆客集團的股價瞬間就一瀉千里,再伴隨著散戶的拋售,如同雪上加霜一般。

林氏財團不愧是林氏財團,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人命,短短兩個小時時間就殺的隆客集團潰不成軍,無論隆客集團注入了多少資金,都無濟於事,股價仍舊是一跌再跌。

姜莎莎望著大屏幕上面的股價走勢圖,忍不住點了點頭,林氏財團果然厲害,行動雷厲風行,如果讓滇葯集團做這件事情,那肯定沒有林氏財團這麼迅速。

滇葯集團做的大部分都是研究工作,所以科研人員比較多,可是林氏財團不同,向來就有投資部,陳鋒這些人做的就是這種勾當,滇葯集團自然不如林氏財團這樣雷厲風行了。

望著股價走勢,林若煙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陳部長,現在股價多少?」

「跌停了!」陳鋒趕忙道。

「好!」林若煙深吸一口氣:「明天持續買進,然後賣出,我要讓隆客連跌三天!」

陳鋒倒吸了一口冷氣:「林總,這樣是不是有些太冒險了,三天的時間足夠讓隆客集團籌措出來一大筆資金了,萬一這些資金注入,我們投進去的就都要虧損了。」

「那我們現在賺了多少?」林若煙反問道。

陳鋒則是道:「三個多億吧,不少了,下次再找機會吧!」

「三個多億就讓你這樣滿足?」林若煙不屑道:「我要的是整個隆客集團!」

「啊?」陳鋒瞪大了眼睛:「林總,這……」

「林氏財團我說了算!」林若煙冷聲道。

「是!」陳鋒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搞不懂自家老總到底在想什麼。

倒是姜莎莎,也挺佩服林若煙的魄力,居然想要讓隆客集團連跌三天,萬一隆客集團籌措到資金,那可就不好弄了。

……

京城某家高級會所當中。

古風、沈從文和張成虎三個正在裡面喝酒,身旁還有美女作陪,倒是不亦樂乎。

「古二少,最近林氏財團的防備減弱了,好像是資金有些吃緊,只要我們找到了機會,就能夠攻入進去,到時候……哼哼……」沈從文冷笑道。

古風則是擺了擺手:「萬萬不能大意,林若煙不是簡單的人,而且做事情又是那樣滴水不漏,出現這樣的情況肯定有問題。」

「能有什麼問題?」沈從文不屑道:「還不是投資大月氏那邊的事情,我可聽說了,林氏財團這一次投資規模不可謂不小,林若煙那娘們的錢花完了,哈哈……」

古風搖了搖頭,仍舊不太認同沈從文的話。

張成虎則是道:「古二少太過謹慎了,我承認林若煙很厲害,可是再厲害也是人,是人就有失誤,有失誤就有被我們攻破的機會。」

「沒錯,以前林氏財團為什麼能夠順風順水?還不是因為姓龍的那老狐狸在後面支持者,可是現在姓龍的指望著用這件事情來威脅林逸,讓林逸加入他們暢春園,絕不會輕易的出手來救林若煙,所以林若煙才有吃力了。」

聽著兩位的話,古風輕輕的點了點頭:「或許你們說的對,是我太過謹慎了。」

「就是就是,」沈從文哈哈一笑:「來,古二少,讓我們一起喝一杯!」

幾個人碰了一下,然後一飲而盡,懷抱著身旁的美女,表情當中儘是笑意。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敲門聲,古風眉頭緊鎖:「進來!」

一名手下進入了房間,站在古二少爺身邊輕聲道:「二少爺,有人來找您!」

「誰?」古風不解道。

「隆客集團的董事長,京城李家的家主李隆客。」

古風不解道:「他來找我幹什麼?」

「這就不知道了。」保鏢無奈道。

「好了,讓他進來吧!」古風擺了擺手道。

「是!」保鏢應了一聲,然後轉頭離開了。

過了一分多鐘,從外面走進來一位年紀在六十左右的老頭子,一看到古風立刻拉住了古風的手:「古二少,古二少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呀,隆客集團是我的命根子,我不能讓他丟了!」

古風被李隆客這個舉動嚇了一跳,趕忙攙扶起來了這位老頭子:「李老爺子有話就直說吧,我古風只要能幫得上忙一定竭盡全力。」

古風可不關心隆客集團的死活,可是現在畢竟大家聯合在了一起,面子上還是要過得去嘛!

「林氏財團,林氏財團動用了大筆資金在股市上面陰了我一把,現在我們隆客集團的股市已經跌停了!」

…… 葉靈覺得王府的氣氛有些怪異。

晏子晉對她寬容度很高,而晏子浩對她愛理不理的,時不時就是看著她一句話也不說,等看夠了又自己離開。

葉靈三頭兩天的往外跑,然後把房子給租了出去!

收入不多,但這種細水長流的感覺也不錯。

不過聽到宰相府的消息,還是把喜悅的感覺沖淡了很多。

歐陽梅真的在追七皇子的事上弄得滿城風雨。

跟她預想的結果差不多。

甚至連歐陽夫人都找到她這,讓她跟歐陽梅好好談談,禁止她那些「瘋狂」的行為。

葉靈又去見了一次歐陽梅。

她正憂憂戚戚的在感傷。

「沒有人懂我,連他也不懂嗎?」

葉靈想說,不同世界的人,如何能懂你的思維?

你所經歷的,別人從未經歷過,你所想的,這裡的人要花千年的時間才能體會。

你進入一個時代,沒想過要順從,而是讓這個時代接受這麼奇特的你,應該也是需要一定的時機的吧?這個時候感嘆沒人懂你,不如問問你自己做了什麼?

可是歐陽梅似乎認為自己做的都沒有錯。

不是你的錯,那是這個時代的錯嗎?

葉靈暗了暗眸,試著勸導,當然不會暴露自己知道她來歷的事,免得自己被暴露。

歐陽梅終於有點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異。

「那我要怎麼辦?就這樣干坐著等他來娶我?」

葉靈也覺得不可能。

可是歐陽梅沒想出辦法來,七皇子卻有了行動。

葉靈聽說他去了宰相府,然後跟歐陽梅定了婚約。

嚇呆了一切看官。

但終究是不關她的事,葉靈安心的待在晏王府,每日有空便研究一下吃食,心血來潮就試著做做菜,晏家兩兄弟倒是給面子,每次端上桌都會嘗一嘗,也不說好壞,但是從吃多吃少中可以看出偏好。

她發現比較給面子的還是晏子浩,每次都幾乎把她做的吃完,但不會完全吃完。

葉靈看著每次都剩一點點在盤裡,然後就會自己吃光。

畢竟她自己覺得還是做得可以的。

某日她又在做菜的時候,歐陽梅跑來晏王府找她。

葉靈眨眨眼,有點不可思議,難道歐陽梅沒想過她之前是要嫁入晏王府的嗎?現在人們還沒談忘,她已經「另結新歡」,然後又往晏王府跑?

可能她真的不會想這些事情。

歐陽梅覺得所有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現在重要的是面對新事情。

比如,她做的荒唐事。

「歐陽月,怎麼辦?七皇子不肯提前成親。」

「你們不是定了年後成親嗎?」急也不在這一時呀,過完年的事。

「可是,可是,我好像,我擔心……」

歐陽梅扭扭捏捏的附到她耳邊講了兩句。

葉靈目瞪口呆的看著她。

「我,我們一時情不自禁,就,就……」

葉靈看著人,覺得自己知道的還是太少了,原來歐陽梅之前那樣鬧,是怕人家用完就扔啊?現在親都訂了,還不能解決問題,這些你們當初不商量的嗎?!

你們都那樣了還訂什麼親,直接娶過門不就行了嗎?

「可是,七皇子說,現在娶我的話,就沒辦法給我正妃的位置,如果不當正妃,難道還過去當小老婆不成?我才不要當小老婆!」

「所以呢?」

「所以,現在只是先訂親,等他處理好了,到時娶過門去當正妃,我不能急,要給他時間,畢竟他也只是一個皇子,還不是皇帝……」

「他還想當皇帝?」

「誰不想當皇帝啊,既然有那個條件,總是要努力一把的啊,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何況是皇帝,要是他當上了皇帝,那我以後就是皇后了,皇后啊,一國之母……」

葉靈連忙捂了人的口!

提醒道:「你要是這樣跟別人說,你會被殺頭的。」

歐陽梅呶呶嘴翻翻眼皮:「我這不是看你不是外人嘛,而且你這麼膽小,量你也不會跟皇上說去,你不說誰知道啊?」

你這話的意思是,要是別人知道了就是她的說出去的了?

「你這些話告訴過誰?」

「也沒跟誰說過呀,哦,有跟爹娘說。」

「……」葉靈覺得可能不止爹娘知道。

「你不用擔心這些,我有分寸的,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葉靈並不相信她超過三歲……

「這事你找七皇子商量比較好。」

找她有什麼用?!

心有不 「我找過了!他讓我等!可是怎麼等啊?肚子會一天天大起來的啊,到時藏都藏不住,成親不是被人笑話嗎?」

「那總不能不要啊,孩子是無辜的。」

葉靈真怕這個「開放」的女生做出些開放的事來……

「當然不會!你當我什麼人!這是我第一個孩子,不管怎樣我都會把他生下來的,就算他爹不承認,他終究是流著皇家的血!……」

葉靈看著激情蕩漾的歐陽梅,總覺得不靠譜。

「你絕對不用懷疑我會做傻事,我才沒那麼笨!別說孩子是七皇子的,就算是別人的,我也會生下來!女人流產很傷身體了,沒了身體女人就失去最重要的本錢啊……」

葉靈果然沒想多,這人的思維簡直不能太真實了。

歐陽梅還想繼續給葉靈普及知識,但葉靈想法設法阻止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