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大戰,經久不衰,韓遙徹底爆發下,雷千浪節節敗退,在上空的龍帝得到聖仙帝的暗許,閃身出現在雷千浪身後,一把抓住其頭顱,用力一捏,連着元神一起,被捏的粉碎!

韓遙震驚的看着這一幕,待看到來人是誰時,更是大驚失色!

“你怎麼可能會從靈界中出來?!”

龍帝冷冷一笑:“區區靈界,如何能困住我堂堂龍帝!”

古靈帝和墨玄對視一眼,立刻飛至龍帝身邊:“龍帝,你背叛六界,投靠聖仙帝,妄爲帝者!”

“現在聖仙帝已死,你又當如何打算?”聞聽聖仙帝已死,龍帝不禁微微一愣,哈哈大笑道:“三弟,六弟,你們還真是可笑,你們說聖仙帝已死?哈哈哈,簡直可笑之極!”

“你這話什麼意思?”古靈帝冷喝道。

“你們看看天空吧!”龍帝冷笑一聲,不屑道。

“什麼?”古靈帝和墨玄一起朝天空看去,盡皆大驚失色,面如黃土!

“聖仙帝?!!”韓遙見此跟着擡頭看去,意外的發現,天空之人不就是靈村的那個石像嗎?也就是說,真的是聖仙帝!


聖仙帝戴着花紋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見他緩緩降落,站在戰場中央。

身上的氣勢,無論如何也掩藏不住,讓人從內心露出恐懼。

“聖仙帝竟然沒死?!”古靈帝表情慌亂,又加憤恨。

“堂堂聖仙帝,怎麼可能會死!”龍帝不屑的說道。

“爲什麼韓遙沒有殺死聖仙帝?!爲什麼?”古靈帝慌亂無比,不斷後退,帝者的氣勢蕩然無存,就像一個挫敗的小丑。

聖仙帝這時終於開口:“韓遙?哼哼,他已經被我殺了,而你…!”

他伸手指向韓遙,目光冰冷,充滿殺氣。“也即將會死於本帝之手!”

……

“聖仙帝,還早着呢,我是不會失敗的,就算曾經你將我打敗過,但我依然會堅持到底,直到將你擊敗!”韓遙掙扎着站起身,堅定的說道。

聖仙帝嗤笑一聲:“韓遙,別幼稚了,你心裏明白,你根本戰勝不了我!”

“聖極傲世訣!第四重:萬劍歸宗!!”韓遙根本不聽聖仙帝如何去說,赤霄劍化作萬劍,齊齊發出錚鳴,陸續向聖仙帝射去!

“哼,只是浪費力氣而已。”聖仙帝冷笑一聲,喝道:“萬劍歸宗!”

同樣萬劍齊發,只是每把劍都比韓遙的要更大,威力也更加強大,萬劍相碰,韓遙的瞬間破滅,而聖仙帝的萬劍卻還有數千把,直直向韓遙射去!

“這…?!”韓遙大驚,原來如此,我們本是一體,招式自然也是一樣,可是他的威力卻是自己的好幾倍!

面對氣勢如虹的萬劍歸宗,韓遙只能被迫躲避,奮力向一旁躲閃,可是就算如此,萬劍射來的速度也遠遠超過了韓遙,仍然被百劍所傷!

身上數百道傷口,讓韓遙痛叫出聲,身體猶如被撕裂般,一口血咳出,韓遙立刻運起仙法,治療自己,聖仙帝只是看着他,任其治療,不管不顧。

“跟以前的你相比,實在差太遠了,我已經沒有興趣跟你打下去了。”聖仙帝失望的搖搖頭,伸手面向韓遙,打算給他致命一擊!

“就算如此,我也要打敗你!!!”韓遙奮力站起,身體瞬間如離玄之箭般,射向聖仙帝,來到近前,一劍劈中其肩膀!

聖仙帝冷哼一聲,揮手擊向韓遙,將其直接擊飛,接着身影移動,瞬間站在韓遙飛射的方向等着他,待韓遙近在眼前,又是一腳將其再次踹飛!

一口鮮血噴灑,飄散在空中,在其下落的片刻,聖仙帝又是來到韓遙的前方,一拳擊中其面部,直接讓韓遙衝入天際!

轉眼之間,韓遙連中數百招,毫無反抗之力,一直被虐,待到先前一口血散落在地上時,韓遙已經不成人形,趴在地上,渾身破爛不堪,傷口遍佈全身,奄奄一息。

聖仙帝來到韓遙身前,一腳踩中其後背,冷哼道:“就這點本事,你還妄想打敗我?真爲你的勇氣感到佩服!” 在浩瀚縹緲的仙界之中,本來應該一片大好,仙霧漫漫,一副人間仙境的模樣,可是,結果卻大相徑庭。

四處戰火紛飛,狼煙滾滾,仙家大殿盡皆被毀,整個就是人間地獄,哪裏有一絲絲仙界的樣子,別說仙氣了,到處充盈着的,全是死氣,煞氣,還有無窮無盡的戰爭氣息。

畫面一轉,在仙界中域的雲霄聖城之外,聚集了無數的妖魔鬼怪,奇形異狀,說不出的驚駭,天空中飛行着上百數千的仙人,各持法寶,與下方的妖魔對峙。

而最引人注目的,卻是衆妖魔之間,對立的兩個人,只是身在妖魔羣中,還不是值得在意的,主要原因,兩人竟然長得一模一樣。

只見其中一個身穿白色長袍,墨色長髮凌亂的四處飛揚,表情很是痛苦的人,說道:“聖仙帝,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

聖仙帝穿着一身黑金服飾,衣裝華貴,兩者相比,就是一個皇帝與乞丐的區別,但是樣貌相同,反而讓人心中驚疑,他們是不是雙胞胎,只是身份地位不同。

“韓遙,你這是什麼無聊的問題,我當然就是你自己了。”聖仙帝邪魅的眼神微微撇着韓遙,說不出的意味散發開來。

“我自己?你開什麼玩笑,這怎麼可能!”韓遙驚異的盯着聖仙帝,兩人只是歲數就相差了一億年好嘛,這傢伙是在套近乎不成,可是沒道理啊。

在韓遙身後的墨麟等人也是根本不相信聖仙帝的話,傳言他在億萬年前就已身隕,此時突然現身在戰火中的仙界,又說出這麼奇怪的話,究竟是怎麼回事?

聖仙帝連連搖頭,緊緊看着唐小白,說道:“也難怪,那是你的前身,現在的你不知曉,也屬正常,不過,我們的確是一體的,因爲我…是你的心魔。”

“心魔…”韓遙微微皺眉,他的心裏更加困惑,他一直修煉的很正常,並沒有出現過心魔啊,莫非這個聖仙帝腦子有病?

“算了,你如果什麼也不知道,我的復仇也就沒有意義了,就讓本帝來告訴你真相。”聖仙帝無奈的嘆了口氣,緩緩說道。

“在億萬年前,六界被七帝重整,剛剛穩定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徹底將六界的規則打亂,而他就是你,韓遙。”聖仙帝說到這裏,伸手指向韓遙,並是一副冰冷的眼神。

“你所修煉的,是你自創的仙法,聖極傲世訣,它的力量強大,但相應的,也有很大的弊端,雖然你最後將其修復,使得聖極傲世訣變得完美,可是當時的我,也就是你的心魔,已然悄悄出世。”

“在短短時間之內,心魔日益壯大,終於有一天,他從韓遙的身體中,分離了出來,並且找到七帝,想要讓他們臣服,可是,自然的,遇到了一番抵抗,不過最終,他還是擊敗了仙界昊天帝,還有佛界釋迦神佛,並封印了靈界古靈帝,還有鬼界閻鬼帝,但是遺憾的是,妖魔界二帝被擊落人間,不知所蹤,不過還好,當時的七帝之首,也就是人界的龍帝,很是識時務的,投靠了他。”

“之後,他自稱聖仙帝,從此六界大亂,韓遙知道情況後,十分自責,覺得一切都是他的錯,所以找到聖仙帝,想要親手殺了他,只是萬萬沒想到,韓遙不僅沒有打敗聖仙帝,反而被其所殺。”

“不過他在臨死前,發起心誓,元神輪迴,獲得重生,打算一切重新來過,由新生的他,繼續完成殺死聖仙帝的任務,遺憾的是,新韓遙並沒有前身的記憶,別說殺死聖仙帝了,他連有沒有聖仙帝這個人都不知道,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我說到這裏,你應該能猜到了吧。”聖仙帝說了這麼多,似乎有點累,揮手叫來龍帝,龍帝緩緩走來,並伸手遞出一杯熱茶,他接過,輕抿了一口,表情十分的舒爽。

“哼,這不過是你自己所說,我不記得的事情,讓我怎麼相信。”韓遙雖然心中已經相信了大半,可是還很嘴硬的,冷哼了一聲。

“無所謂了,反正這次你還是會死,並且,我不會給你發心誓的機會了,一個錯誤,本帝不可能犯兩次。”聖仙帝隨手扔掉空茶杯,一圈光波,從其周身開始向外蔓延,一時間周圍衆妖魔立即魂飛魄散,毫無反應的時間。

幸好韓遙及時的將其他人收進了封靈圖,墨麟等人才沒有受到波及,之後,韓遙讓古靈帝和墨玄帶着封靈圖還有自己的法寶逃離仙界,他則留下和聖仙帝決一死戰。

這一戰,幾乎毀掉了仙界,整個天空呈現血紅色,地表崩塌,搖搖欲墜,雖然最後仙界算是勉強保住了,但韓遙也緊跟着被聖仙帝同化,融爲一體,世間也再沒有韓遙這個人,只剩下與他長相一模一樣的聖仙帝。

(完結!尾接開頭,這纔是故事的開端!盡情期待異宴系列第二季…) 美麗富饒的蘇斯吾拉大陸上,生活一些同樣富饒的人,獸,當然還有獸人等等..(等等包括很多,由於篇幅問題呢,我就不交代了。請原諒。)

我們的故事,就在這片大陸上的一個獸人族的國家‘毛多必’中的一個小城鎮‘馬金長’中,開始了。

一個滿臉橫肉全身黑綠皮膚的野豬人,身上穿着厚重的鐵盔甲,手拿着柄雙刃大斧,邁着四方步在馬金長的大街上閒逛着。

四周的獸人們都不敢用正眼看他,這是因爲,在這個小鎮上,他是唯一的一個獸族‘力戰士’。

按照獸人戰士戰力的大小,戰士們分爲了幾個等級。

從普通的戰士,到精英戰士,再向上纔是力戰士,當然再上面還有蠻戰士和狂戰士。

他們的等級不像人類評定那麼簡單,憑着能力考個試就完了,有些走走關係的連試都不用考。

在獸人族中,要想升戰力等級可以,請到前線的戰場去,打仗殺敵。在打仗時收集自己殺死的人的耳朵,串成串來算,能殺了一百人的,就是精英戰士,殺過一千人的就是力戰士,依次向上類推。

所以說,獸人的等級,就是他們殺人多少的象徵,是絕對的身份地位。沒有實力的,保命都難,誰會有機會收集敵人的耳朵呢?

而每一個戰力等級間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兒。


打個比方來說吧,如果戰士是一歲大的小孩,那力戰士就是十歲的,狂戰士就是二十歲的而且還是武功不錯的那種。


這人口一共只有不足五萬的小城鎮中,一個力戰士在這裏,那就是土皇帝一樣的存在。

這個野豬人名叫雷奧皇,他也正是把自己當土皇帝來看的。

雷奧皇懶洋洋的走了一會兒,突然間豬一樣的大圓鼻子提了起來,對着空氣仔細的聞了聞。他的臉上表情變得很開心,尋着這味道就找了過去。

等他終於找到了地方,擡頭一看,大門的頂上掛着一塊牌匾,上面寫着‘聞香來’三個大字。原來是家飯店。

他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去。

剛一進門,一個只有雷奧皇腰那麼高的碩鼠人急忙跑了過來:“喲!這不在雷隊長雷大人嘛!什麼風把您吹這來了?”。

雷奧皇將手中的斧子向地上一扔。掉到了石質的地面上。


鐺啷!

激得地上起了一層子的灰。

他拍了拍手問道:“你..還道我是雷大人啊。知道我幹什麼來了嗎?”。

鼠人的小眼一眯,連忙陪笑道:“大人到我們這,當然是喝酒吃肉了。我這都一直等着您來呢,快,快請裏面坐。”。


說着,鼠人在前面帶路,一直將雷奧皇領到了一個靠牆邊的大桌子。

他拍了拍上面的灰,然後說道:“大人在這裏坐吧。小的這就把您最愛喝的‘拉酒’給您上一罐子。”。

作爲一個力戰士,雷奧皇也不是白給的,戰爭過去後,他來到了這裏,就在這小鎮上當起了保衛隊長。雖然沒什麼大的打鬥,但大大小小的打野獸呀,除盜匪呀,也沒少在人前顯威風。

要是放在平時,雷奧皇被這樣恭敬一下,都會開始消停的吃喝。但今天不同,他是聞着味兒來的,野豬人是出了名的鼻子好用,比狼人都要靈敏上十倍。

雷奧皇‘啪’的一拍桌子,整個飯店中的客人都被嚇了一跳。

鼠人更是驚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獸人族中,一般不動用武力解決問題,但一旦動用了武力,只要死的不是各族中的上層人物,那可是‘殺人不犯法’。

這時鼠人連忙躬着身子問道:“雷爺!您這是生哪門子的氣呀?是不是嫌小的動作慢了?”。

雷奧皇豬眼一瞪,指着自己左邊靠門處的一張桌子叫道:“怎麼的?我一個堂堂的力戰士,就不配喝你們家最好的酒嗎?還是怕我給不起錢?我可是城衛隊長,我哪次吃飯賴了你的賬?”。

事實上,他每次吃飯都要打五折,而且還要在吃完後要求加菜再打包回家。

但在他的淫威之下,鼠人哪裏敢說實話呀。只把鼠人急得滿頭是汗,恨不得有個地縫自己躲進去。

這時,一個跟雷奧皇差不多高大的馬人走了過來。他正是這家飯店的老闆。

老闆也是滿面陪笑的問道:“怎麼了?雷大人今天怎麼生這麼大的氣?如果是小五不對,我替您抽他。您消消火,今天給你打個三折,算是我們陪個不是了。”。

看着雷奧皇仍然面色陰沉,鼠人小聲的對着老闆說明了原因。

老闆聽後,又假笑着說道:“喲,雷爺,那酒可是那客人自己帶來的。我們這種小地方,哪有葡萄酒這種高級貨,想來那位客人一定是從‘內入’來的。最近只有那裏有跟人類發生過打鬥,估計,那酒就是戰利品吧。”。

雷奧皇又拍着桌子喊了起來:“別他媽的拿皇城來壓我。老子八歲時就去從軍了,也用我的大斧砍翻過不少的人類。今天,我要是喝不到那葡萄酒,我就不走了。你們看着辦吧。”。

見到雷奧皇開始耍賴,他們也沒了辦法。一個老闆一個夥計,急得是團團轉。

正在這時,那個喝着葡萄酒的獸人站了起來。

他這一站,可把雷奧皇也驚了一下。

那人居然是很少見的牛頭巨人。滿身淡棕色的毛髮,一對堅硬發亮的牛角,鼻子上還穿了一個銀色的大圓環,最可怕的是那雙白天看起來都發着亮光的大眼睛,讓人總覺得他在怒氣衝衝的瞪着自己。

牛頭巨人的身上穿了一件寬大的布披風,所以坐下時,彎着腰,並沒有人注意到他。

看着這站起來三米多高的牛頭巨人,雷奧皇也來了精神,他順手一抓,卻沒找到自己的大斧。但他看到了牛頭巨人身上的盔甲後,終於放心了。

因爲牛頭巨人的盔甲上是兩個狼爪形印章,說明他跟自己是一個級別的力戰士。而自己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在力戰士裏,自己的實力如何,他還是很清楚的。

於是雷奧皇對他喊道:“怎麼着?還想跟我動武?”。

牛頭巨人的大長腿只邁了兩步,就來到了雷奧皇的身邊,他把大手一伸遞過了一個皮水袋。

用老牛般的嗡聲說道:“你不是要喝嗎?可以給你,只要你的力氣勝得過我。這酒全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