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在母巢地表的勢力,至少從眼下情況看來,此消彼長,朋族已經佔據上風。

這時,或許是認識到了這樣的現實,同時也沒有獲取勝利,只是想要爲自己增去更多的逃離機會,蟲族指揮官下令地表蟲族除低等蟲族外,所有單體實力強大的中高等蟲族,都退回了母巢內部,開始依託狹窄通道與朋族周旋。

至此,雙方的注意力都開始從母巢地表移開,轉向地底世界。

而在越來越多的機械兵團幫助下,機動步兵軍團的機甲也開始蟲一線退出,特別是裝備2A、2B、乃至於2C級人造大腦的中層指揮類機械兵走下流水線,以及無人戰鬥飛艇的起飛,本來負責指揮機械士兵的機甲兵們也紛紛退了下來。

“藉此機會好好休息一下,等待後續登陸部隊中指揮官們的抵達,到時候我們機動步兵軍團就將開始對母巢內部的進攻,大家要知道,這也許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唯一的一次大戰了,拿起精神來!”

“是!”

漸漸的,母巢表面的戰鬥趨於平靜。

此時,母巢軌道上、白月方面,戰鬥依然還在繼續。 普米加西亞議會和聖堂議會幾乎是同時接到來自前方的彙報,一個全新的個體類文明,而且是處於宇宙文明中期和初期尚未界定,甚至於尚未與宇宙其它文明接觸的宇宙文明,其出現帶給當前星聯的震動是絕對不會小的。

顯然,這遠比朋族自己所猜想的要強烈。

最先反應過來的當然是普米加西亞人自己,但在這個祕密超過一個人知道,就從來不會是祕密的社會中,消息在短短几個月間就很快傳遞到衆多星聯文明之中。

沒有聖堂的普米加西亞也就是普通的高級宇宙文明,這一點幾乎是宇宙共識。

於是很快,當普米加西亞議會和聖堂們還在爭論該怎麼處理這個種族,甚至於聖堂出於對自身權利的維護,尚在一力反對普米加西亞將朋族融入本身的時候,星聯中另外幾個高級宇宙文明卻已經先一步做出反應。

結果,當對雙月星所在河系的監控部隊,發現另外幾個高級文明達到主力艦隊規模,卻打着探險者名號的部隊,進入這個河系的消息傳會之時,還在議會嘰嘰喳喳的人終於全都閉嘴。

“他們這是侵略,我們應該立刻宣佈對該河系的領土申明!”你的發言順序是不是反了。

“無論如何,我們必須立刻派遣艦隊過去!”

“話是這麼說,可聖堂方面可不怎麼願意。”

一名稍顯穩重的議員站了出來:“消息走漏是早就預測到的,但他們是否知道路線還猶未可知,至少現在的我們,人已經與那個朋族進行了接觸,就算它是個體文明又怎麼樣?我們現在有聖堂,不再是從前那個個體柔弱的種族!”

“你的意思說要強硬對待嗎?”另一名議員反問道。

“我可沒這麼說。”穩重的議員急忙反駁。

現在的情況誰都看得清楚,一個與普米加西亞人已經接觸,而且正在於蟲族交戰,卻又位於一個獨立的河系內的個體類文明,無論怎麼看都算是天然盟友。

但對於那些缺乏個體戰力的高等文明而言,也是無需多言的香饃饃,無論誰都會爭先恐後的想要將其吸納近自己的體系。

普米加西亞人仗着首先接觸的優勢,自以爲萬事無憂,現在反而比別人慢了一步派出正式使團。若是讓別人搶先簽署正式的協定,那可就足夠讓現在這些議員全部下臺了。至於強硬對待,若是一開始沒有其它種族知道還好,現在……傻子纔會這麼做。

“無論如何,立刻派出代表團是第一要務,至少能夠佔個先機去看看這個朋族是什麼樣子的。”

終於有人提出建設性意見,其它議員們本着必須讓自己露臉的態度也紛紛發言,想要在這件也許將僅次於聖堂加入普米加西亞族的大事件上說幾句。

很顯然,一個小問題討論這麼久,恐怕就是因爲議員們這種青史留名的心態所導致。

不過此時,議會大廳的大門突然被推開。

所有人都停下動作轉頭看向膽敢在此刻打攪議員討論的傢伙,卻隨即靜若寒蟬。因爲,那是一位身着金絲長袍,身材高壯,一張長臉長腦袋的樣子,與普米加西亞人外形迥異,但任何一個普米加西亞人都知道對方身份的存在——聖堂長老。

在發展了近萬年後,聖堂已經不止原來那個融入普米加西亞的個體種族,底層也有很多來自普米加西亞族的族人和一些臨散小文明的成員。

但是,聖堂的高端力量卻一直被真正的聖堂一族所掌控,並非他們藏私,再藏,一萬年,也足夠聰明的普米加西亞人將之掏出來了。但個體的差異,除非進行基因調整之後實現種族變換,否則普米加西亞人的聖堂,永遠也無法達到真正的聖堂一族那毀天滅地的戰鬥力。

也應此,即便是一萬年過去了,聖堂一族在普米加西亞內依然是絕對的高端戰力和政權影響者。

不過此刻,衆人畢竟還在討論問題,於是當長老走到發言位置時,一名議員適時地站了出來。

“塔拉長老,日安,請問您此次前來是爲何事?”

“日安,這位議員,其實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塔拉長老隨意地站在發言臺邊,散發着微光的瞳孔掃過衆人之後,迅速隱沒在長袍的兜帽之中:“老夫此次前來,只是對你們發現的那個名爲‘朋’的個體類文明有些興趣,所以想問問諸位的代表團什麼時候組建好,到時候,老夫想要搭個便車,哈哈。”

“……”

一羣議員的心中忍不住腹議,如果不是聖堂的阻撓,這該死的代表團早就準備好了吧。

“呵呵,老夫也知道大家心中的不滿,那些小孩子的確不怎麼懂事。這不,纔有老夫親自出馬。至於現在,老夫也不打攪諸位,先去外面喝幾杯茶吧等諸位做出決定。咳咳,老啦,也不知道還能喝多久這來自艾爾的飲料了。”

“……”

十分鐘後,議會近乎全票通過組件代表團的決議。

這個代表團將以一位普普通通的議員帶隊,但實際上任何一個人都知道,真正做決策的就是那位搭便車的老傢伙。而且,也沒誰敢說着傢伙真的老,因爲對於聖堂一族而言,到現在爲止,記錄中也還沒出現過誰自然老死。

這些,沒人說出來,甚至沒人敢去想。

因爲,聖堂高層的心靈能力,同樣也是讓他們不得不接納對方的原因之一。

※※※

此時的雙月星並未意識到自己萬衆矚目的現實,依舊進行着接近尾聲的反侵略戰爭。

即便是坐在普米加西亞母艦中的席古等人,也沒想過議會的討論會那麼困難,最後卻因爲聖堂長老的一句話就立刻達成共識。更不會想到,此時有完全超乎他們想象的艦隊,正在向這裏趕來,就像是趕集一樣。

幾個坐在母艦艦橋中的普米加西亞人,此時還汁汁有味地欣賞着朋族的戰鬥。

“天罰級一艘戰艦的戰鬥力比得上主力艦中的一門主炮,按照朋族的發展,應該很快就會想到擴大戰艦體積來組裝旗艦的想法,到時候,朋族就會出現在戰艦戰鬥力上都能與我族主力戰艦抗衡的武器了。”副官這樣評價到。

“的確,這並不是什麼難事。”席古點頭。

但無論朋族是否發展出比擬普米加西亞主戰兵器威力的兵器,他們都有個致命缺陷,那就是人口,這就導致朋族永遠不可能擁有比擬普米加西亞的艦隊規模。

可是換個方向靠攏,人家也不需要這樣龐大的艦隊。

而且……

“那種危險的精神力震盪平臺,說實話,我看不出他們會怎麼樣發展之中兵器,畢竟不是我們熟知的路線。”副官緊接着說道。

這讓另外幾人都有些沉默。

“還是說說其他的吧。”席古想了想,還是岔開話題:“話說他們那個核心基地,的確很有意思。”

“的確,快速部署、飛速擴張、全自動化機械、炮灰兵器與高質量兵器的融合,想來,大家都從中看出些什麼了吧?”副官看向另外兩人。

“蟲族基地。”這是女參謀的回答。

“普米加西亞殖民船。”這是席古的回答。

對於兩個回答,副官都給與了肯定的評價。

“事實上,無論是朋族的核心基地,還是我們的殖民船,現在想想,或許都是源自蟲族的基地理念也說不定。”在場沒有外人,副官也就不在意說出‘本族的技術是向被他們貶低的敵人學習’這一嚴重影響極端主義者種族自豪感的事實。

不夠在座三人顯然都不是這樣的人,所以對此雖然有些不爽,卻並沒有反駁。

※※※

而同一時間,白月方面的戰鬥卻是別樣的景色。

說是別樣,其實是因爲,這裏完全沒有母巢那邊的起伏。

當戰鬥開始當時,白月方面的部隊就毫無技術含量地開始匯聚大量部隊,然後以藍月和雙月星指揮團爲核心,發動已經佔據了大半個白月的部隊,向白月另一半的蟲羣基地發起全面突擊。

分配到白月方面的三支主力太空艦隊,則在地面部隊的幾次特種突襲,摧毀了大部分低軌道防禦設施之後,就化身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以軌道轟炸的方式,對蟲族地表的基地進行一遍遍的梳理。

於是等到陸地部隊趕到的時候,等待他們的基本就只剩下些零散的蟲族。

這樣一來,真正影響白月戰事進展的,反而變成了部隊的行軍速度。

至於地底……

白月方面的地底,從一開始就可以說已經屬於朋族核心基地的機械人部隊,蟲族根本無法在地下超出百米的深度活動,進去就是找死。

在這樣的現實下,也不難想象蟲族指揮官爲何會對於白月方面的戰鬥,不抱任何希望了。

所以,雖然擁有龐大的資源儲備,白月方面的抵抗力度也完全比不上母巢。等到母巢這面的朋族部隊纔剛剛完成登陸,並清理了低軌道蟲族之時,白月方面這裏朋族部隊依舊在行軍,但卻已經一路平推地幹掉了絕大部分白月蟲族基地。

此時,白月部隊方面,楚琴核心長老甚至信心滿滿地給出了一個完整的收復時間表,而且稍稍查一查,人們就會發現這個表是完全按照行軍速度來規劃的。

這是一種自信,而非自大。

因爲在接下里時間裏,一切都如時間表的安排般發展。

當時間推進到第三天,也就是按行軍速度走完白月剩下路程的時間到達時,朋族也正式宣告將所有明面上的白月方面蟲族基地給清理一空。其中太空部隊收穫了絕大部分的建築殺傷數,而陸地方面的部隊則收穫了全部領土奪回數。

隨後,白月方面部隊任務正式轉入清理白月,以及擴大白月核心基地範圍,調整現有核心基地分佈模式,以向工業發展的方向。

至於太空中的三支主力艦隊,則除了留下一支,將以未來在白月低軌道建設的空港爲基地駐守外,其餘兩支則分別向母巢方向和躍遷點飛去。 外面打的天翻地覆,但對於身處星球內部的普通朋人而言,卻一切照常。空幻也是在獲得了現在的普通人身份之後,才深刻地體會到了這一點。特別是對於他現在這樣的小孩而言,連上學都還不需要,更不會被各種情緒影響。

於是,預計會變得熱鬧的201街區,卻因爲大部分小孩都還是嬰兒乃至於胚胎狀態,依舊是空幻這熊孩子和三位好好先生的月靈人小孩的天下。

不過平時無事的時候,相比起和小孩玩,空幻更喜歡找8051和雙月聊天。

但最近幾天,8051似乎總是神出鬼沒。

“雙月,你姐姐最近又跑哪兒去了?”空幻無聊地詢問中。

“不知道,大概是在藍月吧。”雙月不確定地回答。

“可你不是星球意志嗎?現在同樣融合了藍月,難道你還感覺不到藍月上有什麼情況?”空幻很好奇。

但雙月的回答也很快:“所以才說‘大概’。”

“……”

“姐姐只說有好玩的事,可卻不叫上我,好可惡!”

雙月那可愛的童音在空幻腦海中響起,能夠讓任何一名怪蜀黍墮落,但問題是,此時空幻也是小孩,甚至論外形比雙月還要小很多,以至於他每當對這種童音產生‘好萌’的感覺時,隨之而來的就是殘念。

“額,雙月你不是不能離開星球意志空間嗎?”空幻下意識地想要替8051解釋。

但雙月隨即反駁:“誰說的?”

“那你怎麼總是悶在裏面呢?”空幻一臉好奇。

“因爲,外面和裏面都差不多,出去好麻煩。”雙月星有些猶豫地說道。

“……”

好一隻星球蘿莉宅……

但空幻很可惜沒有主角那般忽悠小蘿莉的技能,何況現如今的蘿莉可是比成年人還兇猛,所以等他口乾舌燥之後,小蘿莉依舊頑固地堅持深宅家中知萬事,死不出門觀一景的原則。

等到夜幕降臨,空幻斷開了雙方的精神連接之後,雙月蘿莉還是一副即抱怨姐姐不帶她玩,又堅決不主動出來的反應。

對此只能表達無語的空幻,看了看庭院中因爲無聊,而帶了一大羣網兔玩遊戲的小靈韻和飄在樹上嗮太陽的楚玲,搖頭收回視線,打開了電視自顧自地看節目。

照例是新聞。

“這裏是233新聞,今天正午時分,我偉大的白月聯合部隊終於完全消滅白月的蟲族侵略軍,獲取了白月的徹底解放。是時,整個白月陽光普照大地,溫暖人心,帶去了來自朋族的光輝嘎嘎嘎……”

嗶——

“這裏是探索世界,今天的節目是,偏遠山村傳來神祕尖叫,夜幕時分看到無眼殭屍,是尚未獲知的全新生命,還是神祕力量下的特殊造物,請收看即將爲你播出的,我家礦區外的靈族探險者……”

嗶——

“全新曦果蛋糕,本店特製蜜餞,絕無添加劑……”

嗶——

“這裏是時事新聞……”

“總算有個正常點的了。”放下控制器,空幻趴在牀上開始聆聽內容。

“在過去的三天裏,我族對蟲族盤踞於白月以及母巢的部隊發起了強大攻勢。至今日正午,白月方面的戰事首先宣告結束。根據統計,本次白月戰役,我方本次死亡兩人,重傷三十二人,輕傷無算,以付出一萬六千名機械士兵的代價,在軌道艦隊的協助下,幹掉了蟲族大型基地62座、中小型基地792座、並有各類高中低等蟲族無算……”

“母巢方面,我方於前日登陸成功並清理其表面之後,雖然遭遇了小範圍的反擊,可在赤雨少將所領導的機動步兵軍團努力之下,業已擊碎了蟲族的無謂幻想。當昨日凌晨,來自太空部隊的後續部隊抵達之後,至當前,我族已經突入母巢內部兩層,距離其核心也只剩下不到三百公里的……”

“這麼說,已經沒有問題了。”

仰躺在牀鋪上,眼前看着熟悉天花板,耳邊聽着新聞中的各種時事,空幻卻是越來越享受現在這種平靜的日常起來,也越來越不願意去考慮以前那些複雜的東西。

但空閒時分,他還是常常習慣性地走神,然後就開始想到朋族的發展。

這算什麼?宿命嗎?

“消除了蟲族的問題,看似一下子都輕鬆下來,可是,反而會更加麻煩了吧。”空幻能夠想到這一點,靈雪作爲核心族長也能想到。

此時的她在放下了白月和母巢方面的戰況通報之後,也在思考着這些。

“在失去了蟲族這個吸納所有人視線的敵人之後,事情確實會變得越來越複雜。”她坐在自己的辦工桌旁,視線掃過了周圍的文件。

這其中有戰時體制的調整方案,有國家工業的調整方案,有政府改制的進行進度,有修煉流派的整合正規化建議,還有外交部的擴大建議等等,這一系列的事情在蟲族的威脅掩蓋下都能夠順利進行,但當蟲族消失,所有人在短暫迷惘之後就會將視線轉回身旁。

然後……

他們就會發現,朋族中每一個朋人都必須辛辛苦苦地工作,甚至兼職數個職位,卻並非爲了自己,而是爲了對付蟲族和確保朋族社會的正常運轉;

他們就會發現,朋人的工資其實與他們的付出嚴重不符,因爲政府需要用他們創造的大部分價值來採購武器,來規劃建設,來對付蟲族;

他們也會發現,身旁原來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出現了那麼多其它種族的成員,出現了那麼多可以替代他們崗位,正在更多地佔據他們崗位的自動化機械;

他們還會發現,原來只需要能量化後,他們已經獲得了無限生命和不需要多少食物,只需要一點點努力,就能享受舒服的人生;

……

無數的問題,都將會在蟲族被幹掉之後,隨之出現在衆人面前。

而這其中很多,甚至連靈雪她們也並不知曉,也只是知道存在這樣一些問題,卻並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所以,當蟲族即將被幹掉時,衆人反而患得患失起來。

“也許,等蟲族消滅之後,朋族迎來的纔是真正的社會變革吧。”看着手邊的《朋族體制改制進度》文件,靈雪下意識地想到這些。

“在能量化和無限生命之下,人們正在變得懶惰。”

“如果順其自然,最可能的就是自動化機械完全替代人工,只剩下研究部門、文化產業和少部分服務業等產業會留下人的活動,以這些自動化工廠造出的東西,我們已經可以完全支撐全族的生存和物質滿足。”

“但全民懶惰的結果,就是朋族將在溫和的狀況中最終走向消亡,所以這種情況是不允許的,想想豬就知道結果了。”

“可是,社會發展的必然卻又造成自動化的全面進步,越來越多地替代人工……”

揉着額頭,靈雪想到:“要想消除懶惰,那麼必須讓這些人有奮鬥的目標,可是在無限生命的情況下,普通的慾望又必須注意控制,那麼這個目標就很難尋找。”

“修煉?”

這是她和其它核心長老討論後,所能想到最合適的選擇。

以修煉的等級,讓人們彷彿用幾十幾百年去玩一個遊戲般,以此爲目標來鍛鍊自己,同時也鍛鍊精神,讓朋族成員們不至於懶惰下去。也正因爲如此,朋族纔會出現鋪天蓋地的修煉宣傳,幾乎可以說是全民活動,那都是核心長老會和長老院的全力支持的原因。

“也許,現階段也只有這種方法,才能夠讓朋人既保持向上的態度,又能抑制懶惰情況的擴大吧。” 在靈雪和空幻,不約而同地爲朋族在幹掉蟲族之後的迷惘期,而感到頭痛之時,進攻白月完成之後,三支主力艦隊也已經開始下一個任務。

一支停留在原地,準備在白月地表的核心基地建設好軌道器後,於白月軌道建立一座空港,作爲這支艦隊的母港,在此之前,這支艦隊將如同衛星般繞白月飛行,人員補給方面則依靠穿梭機和地表小心軌道器來交流;

另一支艦隊則直接奔向藍月,它將與前一支艦隊一般成爲藍月的駐守艦隊,而那裏,空港已經建設完成;

至於最後一支,則開始向此前普米加西亞人躍遷時被朋族發現的躍遷活躍點移動。

當然,最後這支艦隊顯然不是要躍遷到哪兒去,朋族現如今的躍遷技術都還沒最終定型,雖說已經開始試驗小型飛船生物來回躍遷,但載人試驗也還只是開始準備了而已。

所以,這支艦隊的任務,將是在那裏駐守,並協助建設朋族第一座星門防禦要塞。

“作爲與我們朋族未來的母星距離最近的躍遷活躍點,必須修建足夠的防禦設施,以確保安全。”軍事院中,工業部的人正在向一行成員做出講解。

在衆人面的,是一座如同圓環排列的蜂巢空間站陣列。

“這就是我們準備修建的要塞外形,由於是宇宙環境,完全空曠的區域使得這裏沒有任何自然地形,可以便於我方修建防禦設施。所以,一切都以空白爲開始。但也正因爲如此,我們才能隨心所欲地搭建要塞結構。”

首先點亮的是要塞中那些蜂巢狀的物體。

“這些是要塞的常規結構,可以滿足兩到三萬人在這裏日常生活所需。當然,這裏不是太空城,只是要塞,所以日常運轉其實只需要一百人,剩下的都有自動化機械和實驗室中的2C級人造大腦控制;加上戰備狀態下的駐留艦隊,也只需要七百人;而設計容量,卻可以集合當前全族六支主力艦隊。”

“會不會有些浪費。”

有人提出了疑問:“如果是要六支艦隊匯聚,那這種情況下移動空港過去或許更好吧,這樣一個要塞絕對沒有六座空港的支持力大;而在和平狀態下,這樣一個龐大的要塞卻只駐守一支艦隊,卻又會造成資源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