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還無法做到煉製法器,但修復飛劍已經是一個好的開始,以他東方修哲那逆天的能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攻克攔住自己前進的難關。

東方修哲邁步依舊是那樣的小心謹慎,只因在分析過陣心之後,他了解了一件事,被困在這個空間陣之中並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事情是引起整個空間的崩塌,將會釋放出非常強大的能量來。

腳面踏在鬆軟的沙子上,發出悅耳的聲音,東方修哲每邁出一步,都會停上幾秒,用來精確測量出自己的下一步該如何走。

別看他走得很慢,然而,每一步的跨出,與目的地的距離就會縮短數米。

「這應該是自己跨過的第五道獨立空間了,再有兩次,就可以取得那三件法器了。」

就在東方修哲跨進第六道空間時,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讓他一下子停下了腳步。

「有什麼東西在下面,自己竟然此刻才察覺到。」

東方修哲表情一愣,旋即明白了其中原因,因為空間的彼此阻隔,使得他的感知力被有限地約束在有限的空間內。

「轟!」

一聲巨響,一條巨大的尾巴從數十米外的沙地里冒出,筆直地向東方修哲砸來。

這條尾巴,大得就像是客來城的街道,來勢兇猛。

「我還以為是什麼,原來是一隻巨大的蜥蜴。」

此刻的東方修哲,反倒沒有剛開始的緊張了,眼前這隻攻擊自己的巨蜥,充其量也就是「聖獸」級別,還威脅不到他。

「我現在沒有閑工夫陪你玩耍,從哪來回哪去,別妨礙我!」

東方修哲立在原地,充滿警告地說道。

無論這隻巨蜥是異獸還是聖獸,都會聽懂他在說什麼。

「弱小的人類,從哪來滾哪去,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就在東方修哲剛剛發出警告,沒有想到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竟然詭異地好似來自空間的各個方位。

與此同時,巨蜥的尾巴突然停在半空中,好似東方修哲接下來的回答,將決定著這條尾巴的動作。

「拿到我想拿的東西,我自會離開。」

東方修哲一邊說著,一邊確定剛剛與自己說話的是不是這隻巨蜥。

陰陽眼飛速地運轉著,迅速地打量著這個所處的空間。

只要是存在於這個空間里,那麼無論敵人多麼擅長隱藏,都將顯出原形。

「貪婪的人類,既然如此,就休要怪我了!」

那個飄渺的聲音再次響起,與此同時,巨蜥的尾巴轟然落下。

「轟!」

一聲巨響,沙粒彌散於整個空間,好似這一尾巴,將這個空間斷為兩截。


「原來如此,差一點被你給騙了!」

東方修哲終於發現,與自己說話的,一直就是這隻巨蜥,並不存在什麼隱藏的高手。

之所以這隻巨蜥的聲音有些飄渺,真正的原因是在這沙子的下面,存在著空間接縫。

「什麼?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可以擋住我剛剛的一擊!」

巨蜥的聲音突然有些慌亂起來,這也難怪,原以為剛剛的那一下子,就可以送這個貪婪的人類上西天,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被對方只用一隻手便輕鬆防住。

「看在你是這裡守護獸的份上,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給我讓開一條路,不然的話,我讓你成為腳下的路。」

東方修哲突然聲音轉冷,眼神似有似無地盯著一處方向。

就在剛剛,他意外地發現了一個鬼鬼祟祟的陌生身影,就隱藏在傳送門的附近。

可以確定,那人絕不會是弗洛。

從剛剛那一閃而逝的身法來看,其修為應該已經達到了聖級。

由於此時所處在獨立的空間,無法靠感知捕獲到那人影藏在了何處,陰陽眼的能力,更無法透過空間。

不過他可以確定,那個人一定也在打那三件法器的主意,並且正在某處窺探著自己。

「貪婪的人類,你別得意得太早了,讓你看看我的利害。」

就在這時,巨蜥的全身從沙子里鑽出,只見它身體一陣膨脹收縮,竟然噴射出大量的毒氣來。

這毒氣實在是太眼熟了,不正是東方修哲在通道里遇到的那種毒氣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趙寶萱看呆了,這種一目了然不需要旁人自行腦補的透視圖,她給一百分:「這是你的感覺?」

簡直就跟長了透視眼一樣!

她要是有這本事,有這一半的本事也好啊!

「眼見為實!」張無為漫不經心的答了一句,手下不停,飛快地畫好了內部構造圖,把里裡外外的功能區域一一做了細分,在旁邊寫出標註。

趙寶萱的嘴巴張大:「原來你不見的那會兒是跑到裡面考察去啦?」

張無為輕輕鬆鬆的反問一句:「要不然呢?」

趙寶萱回想起自己那會兒撲到她老大身邊快要哭出來的囧樣,臉上一陣燥熱,偏偏嘴上還逞強,故做輕鬆的開玩笑:「我還以為孟婆顯靈把你給抓走了!」

張無為正好在紙上畫簡筆人物,聞言停筆,抬起頭來,又露出那種似笑非笑的神色:「我真要是不見了,你會怎麼辦?」

趙寶萱兀自擠眉弄眼,冷不防又被捉了個正著,石化片刻,故作鎮定的道:「還能怎麼辦?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給找出來啊!說好了同進同出,一個也不能少的啊!」

張無為抬眉:「這麼自信?」

趙寶萱擠了一下眼睛,振振有詞:「事實證明,假設不成立。」

張無為無聲的笑:「你的心理素質真好!來,你看看,這裡有什麼特別之處?」

輕輕鬆鬆的轉移了關注點,頓時化解了趙寶萱的尷尬,她低頭看圖,臉上的熱度漸漸散去。


圖上有兩個人物,一男一女,面對面站著,男的站在院子的一角,女的站在大門口。

「這個……阿姨,是來找你的?」憑直覺,趙寶萱認為那個女人是上了一定的年紀。


張無為微微點頭:「好眼力,怎麼判斷出來她不是這家的主人?」

說到推理和判斷,趙寶萱的自信就回來了,說話的底氣十足:「牛隊長是本村的,他的嗓門那麼大,要是誰家有人,聽到他的聲音早就出來打招呼了。這一路走來,我們都沒看見哪家門口有人,這是第一。第二,如果這個阿姨是這家的主人,她沒出來跟牛隊長打招呼,只有兩個情況,要麼她不在家,要麼她在屋裡沒聽見。在屋裡沒聽見好說,你進去之後,在院子里溜達,她要是主人,站的位置就不是大門口,而是從屋裡出來, 學姐,請自重 。第三,為什麼不說她是從外面回來自己家裡呢?這就是憑我個人經驗判斷出來的。」

說到這裡,趙寶萱看了張無為一眼,她本想賣個小關子,打算博得老大一贊,卻在看到張無為近在遲尺的五官時愣住了,那挺直的鼻樑,微微凹進去的眼眶,低垂的眼皮有著深深的褶痕,嘴唇竟然還能看出唇線,完全可以媲美奧林匹斯山的男神!令人驚嘆的是,張無為的皮膚沒有半點瑕疵,她的心神立即就飛跑了,忍不住心想,一個大男人的五官竟然長得這麼精緻,可惜呀,不是窩在辦公室就是跑工地沾灰,真是太浪費了! 耗子對大家說聲對不起,前段時間因為有些事情,一直沒有更新,不過大家可以放心,這本書不會太監。

。。。。。。。。。。。。。。。。。。。。。。。。。。。。。。。。。。

傳送門五米左右的地方,尋常人絕對無法瞧見,那裡竟然不知什麼時候站著一位矮胖的老者。

明明四周全都是一馬平川的沙子,然而,這位老者也不知施展得是什麼招式,如果只是用眼睛去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他的存在,就好像在老者的四周豎著可以折射光線的鏡子。

老者一身寬鬆的青袍,兩手相互交插於袖口之中,正饒有興緻地打量著這裡。

「真想不到,在這個『煉器協會』的地下,竟然還有著這種玄妙的地方,幸虧我沒有急著離開,不然的話,可就要錯失寶物了。」

蕭河嘴角輕揚,視線停留在那幾件懸浮著的魔器之上,一副勢在必得的神情。

「往往表面看起來太容易得到的東西,都有著潛藏的危險,看來我還需要小心一點為妙!」

蕭河呢喃一句,深知這個空間有古怪,在沒有一定的把握前,他決定先看一看再說。

回頭瞥了一眼那位正在與巨蜥戰鬥的少年,蕭河不得不在心裡稱讚一句,挺不錯的身手,在與那種魔獸戰鬥竟然還能夠不落下風,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佼佼者了,不過可惜啊,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那隻魔獸的口糧。

由於空間與空間的斷層,使得蕭河聽不見那個空間的聲音,竟然誤認為那隻巨蜥是一隻可能達到了天階的魔獸。

在他看來,一個徒手能夠與天階魔獸周旋半天的小子,也算是後生可畏了,不過。他卻不認為那個少年會贏。

「雖然比我先發現的寶物,可又能怎麼樣,沒有足夠的實力,寶物得不到,反而還會搭上自己的小命。」

蕭河不禁冷笑,雖然知道了少年最後的下場將會非常慘,他卻沒有要出手幫忙的打算。

相反。他打算利用這個莽撞的少年,尋找到這個空間未知的危險。

「年輕人,你可要多努力,就算是死,也給我發揮點價值,我可不想等太久。」

我的無恥外掛 。不是沒有收穫,他發現了空間與空間之間那些揚起的沙子。

「咦,這種現象……難道是……」

蕭河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他已經意識到,這裡可能就是傳說中的空間魔法陣。

「好可怕的空間魔法陣,那個少年是怎麼走到那裡的,難道是他的運氣太好?」

眉頭皺了皺。隨著觀察,蕭河愈發地發現這裡隱藏空間的可怕,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一個獨立的空間吞噬,再也走不出。

作為一位從「三元亞次方」走出來的聖級強者,一些陷阱式的空間魔法陣蕭河也不是沒有見過,只是像這裡如此兇險的,還是頭一次遇見。

「果然那幾件魔器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這可真是一個問題,自己要怎樣才能夠拿到它們呢,空手而歸可不符合我的性格。」

蕭河沉思之中發現了少年留下的那些腳印,雖然腳印很淺,並且有好多已經模糊不清,可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難道……難道這個少年已經掌握了這種魔法陣的結構?」

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蕭河驚愕地抬起頭。再次看向戰鬥中的少年。

就在這時,他無比驚訝地看到,那個少年正扭頭看向自己所在的方向,臉上流露出來的表情好似發現了什麼。

「不可能。難道他發現了我?這怎麼可能,我的『無相真隱』除非是聖級高手施放的領域,不然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發現我!」

蕭河很想把這認為是一種巧合,可是少年望向他這個方向的神情,分明就是發現了什麼。

更讓蕭河震驚的是,原本一直被巨蜥壓制的少年,竟然一拳將巨蜥那龐大的身體給轟飛了出去。

緊接著,巨蜥噴射出一種濃濃的毒霧,那絕不是一般的毒,竟然連沙地都為之變了顏色。

「難道……難道那不是一隻天階魔獸,而是一隻奇獸?」

腦中閃過這個念頭,蕭河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雖然以蕭河的實力, 豪門甜婚:霍大佬的小可愛 ,可他畢竟是聖級強者,而且還在「三元亞次方」裡面待過十多年,但是這個少年呢?

他因何也有與一隻奇獸對抗的實力?

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來歷,難道他本就不是一個少年?

太多的疑問盤旋在腦中,就在蕭河準備看個仔細時,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少年與那隻巨蜥所在的空間,竟然颳起了一陣沙塵暴,阻隔了他的視線。

※※※※※※※※※※※※※※※※※※※※※

無視巨蜥噴射出來的毒煙,東方修哲隨手一揮,製造出漫天的沙霧來。

這種沙霧沒有任何攻擊性,也不是用來針對巨蜥的,而是用來防止窺探者。

「雖然我不知道是誰躲藏在外面,但是想要觀察我的一舉一動,做夢去吧,既然我暫時看不到你,你也別想再看到我。」

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東方修哲抬頭望向還在不斷噴射毒煙的巨蜥,不禁感到更加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