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在外人看起來此時的周浩明顯落入下風,險象環生,隨時會被恐怖的蛟龍撕成粉碎,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只要能夠耗一兩個時辰,這蛟龍被赤帝破天劍所重傷,到時候傷勢越來越重,筋疲力盡之後,就只能任他宰割了。而且他的天魅幻影步飄忽不定,來去如電,那蛟龍根本就沒辦法傷得到他,越瘋狂的攻擊只會將它的元氣越快消耗精光而矣!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高空之上飛來了一道如山的血印,挾著千萬血光劃破天穹,如流星般快速的鎮打而來,將一層層空間都砸得炸開,恐怖的血印一下打在了蛟龍的身上,將它的龍軀都險些砸斷,令它慘叫不停。

重傷的烏蛟眼中噴出了火來,憤怒無比的向著偷襲自己的男子攻了過去,想將對方撕碎!

它三番兩次的被人類重傷,已經瘋狂,失去了理智,所有的攻擊都傾盡全力,有種要玉石俱焚的感覺。如怒潮的烏光不斷的奔涌,所有遇上的東西,都被烏光吞沒,絞碎。同時無數一元真水絞成了恐怖的水柱,如巨龍盤飛亂撞,轟隆水聲,如濤天洪流!

「畜生!乖乖降服於我,饒你性命,若是還執迷不悟,今日斬你於此!」那名男子一身霸氣,長發亂舞,衣衫飛揚,好像一尊神祇降世,他威嚴的大喝,喝聲如雷霆浩蕩十方,聲震寰宇!

見那烏蛟撲殺過來,他大手一翻,化成恐怖的掌印如山嶽鎮打下來,一下就擊散了成片的烏光,狠狠砸在了那蛟龍的腦袋上,將它的腦袋砸得嗡嗡響,巨蛟險些被他砸得痛昏過去,眼角都溢出淚來。

不過這蛟龍的生命力確實強悍得可怕,接連受到了一記記的重擊,傷勢嚴重無比,依然戰力驚人,它受此一擊之後凶焰更識,咆哮連天,張牙舞爪的飛撲而來,同時蛟龍首上的兩支巨角爆發出無數的光華,居然飛了起來,化成兩道千丈的劍柱,洞穿了虛空,一下斬到那名男子的身外。

這兩道蛟龍角所化的劍柱,恐怖無比,連虛空都直接絞滅!

如果被它們絞中的話,紅塵仙都要脫幾層皮!

不過來人的修為恐怖無比,只見他大喝一聲「修羅鬼道,道法通天!」在他的腦後升起了九道鬼氣凝成的光環,其中有百萬陰魂厲鬼在咆哮,鬼影綽綽,如同遙望地獄,讓人產生一股靈魂深處的悸意!

在九道鬼氣陰森的光環照映之下,那兩支蛟龍角所化的劍柱,居然被生生定住,無法斬落下來。被他朝著兩道劍柱屈指虛彈,恐怖的力量一下炸開,將兩支蛟龍角炸飛出去,落回了它的腦袋上面。

蛟龍咆哮,萬獸皆驚,全都驚散四逃。那男子與巨大的蛟龍在天穹上大戰,打得不可開交,不過那蛟龍受了重傷,很快就被那名男子狠狠的壓制了下去。

周浩剛才看清了來人,居然是周競宏!對方很明顯想搶奪他的成果,讓他咬牙切齒,不過他也明白自己現在遠遠不是周競宏的對手,正面跟他爭鋒的話吃虧的必定是自己。但他又不甘心將好不容易重傷的蛟龍拱手讓人。

不說這蛟龍已成仙,一身上下全都是寶貝,叫人心動。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小寶庫!而且自己辛辛苦苦才重創這頭蛟龍,眼見到手的肥肉叫人搶了去,這口惡氣怎麼都咽不下!

「沒有人可以從我周浩手中搶走任何東西,周競宏,你也不能!」周浩不再出手,而是藏在暗中,想尋機出手將蛟龍奪取過來。

周競宏的實力雖然可怕,但這頭仙蛟也不是獸的,且他不想殺死,而是想活擒這頭蛟龍作為自己的靈寵。一般的蛟龍他也看不上,而修成仙道的蛟龍都極其恐怖,他也未必降服得了。而眼前這頭已經成為仙位且受了重傷的蛟龍,被他遇上了簡直是天賜良機,如果可以擒拿住並且訓服的話,以後有這頭仙蛟相助,連紅塵仙他都可以輕易斬殺,甚至能夠與天仙一較高下!

周宏競位列修真七巨頭,實力排在第三位,但他向來心氣高傲無比,什麼都要爭做第一,豈會甘心被人壓過一頭?要是他能夠降服這頭仙蛟,絕對有實力挑戰七巨頭中的天機神運算元,甚至是第一位的韋不二。

如果不是存著要活擒這頭重傷仙蛟的念頭,出手有所顧忌,他早將這頭烏蛟給殺死了。

周浩看到周宏競久久拿不下這頭烏蛟,忽然想出了一個主意,他見周競宏再次施展出了血印,比起剛才偷襲的那一擊威力現恐怖幾倍,知道對方已經失去耐性。

「嘿嘿,這一擊得手的話,蛟龍就是我的了!周競宏,我讓你竹藍打水一場空!」周浩得意的喃喃自語道,他緊緊盯著一人一蛟,打算出奇不意的出手! (第三更)

他眯起了眼睛,將神念凝鍊成一股,然後狠狠的將神念發散出去,如最鋒利的神劍刺入了蛟龍的識海之中。那蛟龍接連受傷,早變得有些瘋狂喪失理智,神智有些不清不楚,同時一心與周競宏撕殺,根本沒有防備,讓他的神識一下出其不竟敢的侵入了識海之中,慘叫起來,在高空上扭動翻騰。

周浩的神識雖強,其他人妖獸被他神識一攻擊識海,馬上就可以殺死,但這仙蛟的識海太過厲害,裡面的念頭強悍無匹,在遭受到了攻擊的瞬間馬上作出反擊,所有的念頭瘋狂的吞噬著入侵的神識,想要將之殺死。所以周浩百試百靈的神識攻擊,這次居然失效了。

這蛟龍既成了仙位,神識肯定恐怖無比,絕非修真者或其他妖靈可比,周浩早就料到殺不死它。

被周浩的神識攻擊之後,蛟龍的行動一下遲緩了起來,閃避不開周競宏全力的一擊,讓那恐怖如山的血印一下砸在了腦袋上,像是石頭一樣咔咔的裂開,血如泉噴,慘叫幾聲就沒有了聲息。

周競宏沒料到先前還生龍活虎的蛟龍,忽然之間完全沒有了抵抗,被自己一印給打死了,有些失神,心裡更是懊惱萬分。以後想要再遇上一頭仙位的重傷妖獸,簡直難如登天。自己如果要殺死一頭仙位的妖獸,或許有一點把握,但是要降服,簡直痴人說夢!

他很快反應過來,剛才肯定有人在暗中搞鬼。不過卻沒有往周浩的身上去想,在他看來周浩的修為太過低微,無聲無息的出手偷襲這頭蛟龍簡直不可能。

這蛟龍剛被一印砸死了之後,藏身在暗處的周浩馬上就施展開極天步,趁著周競宏愣神的剎那之間衝到了巨龍正在墜落的龍軀旁,打開了乾坤袋將之飛了進去。

周競宏見狀暴怒無比,怒吼道:「周浩小狗,你敢!」馬上出手攻來,想將周浩殺死。反正他此次的最大目的,就是趁著沒有人的時候暗中把周浩給做掉,所以出手之間毫不留情!

周浩早就防備著他了,見他攻了過來,馬上.將魔神獸放出。

周競宏沒料到周浩的體內會衝出一頭巨大無比的怪獸,挾著千重雷光而來,極其可怕,縱然他也不敢小覷,顧不得對付周浩,施展出鬼道神通,無數陰魂煞氣凝成巨大的骷髏頭,噴著陣陣青光向著魔神獸撲殺而至。

周競宏曾闖誤了黃泉鬼道,得到鬼宗的傳承,他鬼道的神通比起周家的參悟還要深,這記萬鬼滅魂十分厲害,一旦被骷髏咬住,它就會瞬間炸開,到時無數陰煞鬼氣侵入元神魂魄之中,惡鬼纏身,啃噬靈魂,永不超生!

不過魔神獸現在正是雷系屬性,一身雷光罡正猛烈,純陽之力,正好克制住這鬼道邪煞,它兩翅狂扇,一大片一大片的雷光如炎傾泄而落,將那骷髏之中的陰魂劈得慘叫不休,在電光之中化成了劫灰,縷縷青煙飄散。

不過魔神獸現在元氣大損,攻擊力道小了不少,那些雷光只是將骷髏中的厲魂消弱一兩成,沒有辦法轟散消滅。

周浩也不打算跟周競宏交手,只是用魔神獸阻他一阻,此時已經成功將蛟龍龐大的龍軀全都裝入了乾坤袋之中,馬上就召喚魔神獸回來,施展開極天步向著遠處飛掠而去。

「想走,沒這麼容易!」周競宏出離了憤怒,他驅使著那骷髏追了下去,被周浩回身揚手一記赤帝烈光炎打中,純陽火勁將鬼氣又消去了幾成,威力驟減,氣得他暴跳如雷。

周競宏身形一動,如一道長虹飛貫而過天穹之上,瞬息萬里,速度恐怖無比,居然比起周浩的極天步都不差!

周浩原以為自己將蛟龍出其不意收走後,用極天步逃走,輕而易舉的將對方甩開。但他不知道周競宏得到了鬼宗的傳承,其中有一門鬼宗的步法也是天下極速,並不比極天步差多少。鬼宗向來都是以步法的詭異著稱,要比速度的話,各脈都難以企及,所以才會用如鬼似魅一詞形容速度快到極點。

周浩感覺到身後傳來的氣息波動,扭頭一看,只見周競宏正緊緊追在自己身後,越來越近,嚇了一跳,暗道:「他的步法怎會如此厲害!這次糟了!」

他現在的極天步一出,縱然是紅塵仙都難以追趕得上,卻沒有料到周競宏也身懷速度無雙的步法。眼見對方就快要追趕上來,他心中十萬火急,乾脆施展出血遁之法,連噴了幾大口血精,化成一團紅色的煙霧包裹住自己,然後瞬間變成一道血色長虹,半個呼吸之間就消失在天際之外。

「這周浩的速度怎會如此的快?哼,不過別以為血遁就能從我的手心之中逃走,今天你必死無疑!」周競宏見周浩的修為如此低微,但速度卻比自己都不慢,心中十分吃驚,同時他遠遠就看到周浩化成一道血虹遁走,知道對方施展了血遁之法。

如果光是為了一頭被殺死了的仙蛟,他或許不會這樣不依不饒,但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殺死周浩,如今這裡又沒有外人看見,正是最好的機會,如此這一次殺不死對方的話,等周浩回到了族中元老那裡告狀,後果就不堪設想。

所以周競宏破天荒的第一次施展血遁,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不可思異的地方。

周浩的氣息已經被他鎖定,倒是沒有跟丟,兩人彼此追趕,速度快到了極點,周浩見他一路狂追不棄,知道對方是起了殺心,又怒又急,卻也無可奈何。現在的他根本不是周競宏對手,只能夠有多遠逃多遠!

他連續施展了幾次血遁都沒能夠將周競宏擺脫,而自己則因為血精損失過多變得虛弱起來,頭腦也有些昏漲,沒頭沒腦的往天外妖域深處闖了進去。

周競宏見到他居然往妖域深處而去,稍微愣了一下,他以前就曾經闖過進去,知道裡面極其的兇險,有許多大妖蜇伏,比起他們殺死的那頭仙蛟要恐怖得多了,遇上的話連他都有可能性命不保。

但最後他還是咬咬牙追落下去,周浩不死的話他心難安,況且只要自己一發現有什麼苗頭不對勁,即刻抽身而退。


就這樣周浩被他一路狂追著往天外妖域深處而去,半途多次遇到了十分恐怖的大妖氣息,但他都遠遠繞開,不敢驚動,最後他逃到了一處混沌邊緣。這天外妖域原來就是一個混沌中開劈出來的洞天小世界,兩人血遁的速度奇快無比,居然逃到了妖域的邊緣。

前方就是洶湧狂.暴的混沌,無路可走,周浩被迫現出真身來。那周競宏也落下來,一臉陰冷戲謔的笑意盯著周浩,好像貓戲老鼠一般,他緩緩的逼近,身上的殺機張開,氣勢瘋漲,如江海巨流一樣瘋狂向周浩碾壓過去!

「周浩,今天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所謂兔子被逼急了還咬人,周浩既然被逼得無路可退,乾脆決心跟他拼過一場,大不了玉石俱焚!

「周競宏,你殺了我就不怕周家那些老鬼知道嗎?」周浩一邊用語頭吸引住他的注意力,一邊暗中.將五羽神禽扇取了出來,他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是對手,正面交鋒,死的一定是他,所以打算施展神禽扇,說不定能夠一扇將周競宏刮死!

「哈哈哈,這裡沒有第三個人,我殺死了你又有誰知道?別忘了這裡是天外妖域,兇險無比,你死了之後大家也只會當你死在了妖族的手中。你別想拖延時間了,誰都救不了你,受死吧!」周競宏似乎明白了周浩在拖延時間,他一臉殺機的冷笑著逼了過來,取出了一柄上品靈劍,打算出手。

「正所謂死貧道不如死道友,周競宏,我看還是你去死比較合適!!」周浩用盡全力猛然的一扇打出,他現在修為比起當初高深了許多,這扇施展起來雖然還是極其吃力,但出扇的速度卻是快上不少。

他全身的真元瘋狂的湧入了扇中,一個呼吸不到就被抽取一空,元神都險些被吸走,但他有了前面幾次經驗之後,早就定住了元神,有驚無險。

那一扇打出之後,五根組成了扇子的神禽羽翎開始生了變化,一道道五色的流光閃現,分別激射出了白、青、灰、金、赤五色氣虹,這片妖域馬上隱入了未日一般,狂風呼嘯,吹得天地昏漠!

那道金色的氣虹乃是庚金之氣,如靈蛇急盤,上下飛轉,附近所有的金元力都聚了過來,形成無數的金虹,然後化作恐怖的金光劍龍,到處翻騰亂卷,虛空被絞裂,萬物一碰即成飛灰!

同時還有濤天的火海肆謔,火勢無風自蔓,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將整個空間都化成了火海,連空氣、地岩都燃燒了起來,所有一切都被焚化成灰!

那玄氣一經吹出,天地間白茫茫一片,白雪連天而下,冰封萬里,這冰與火齊舞,一會兒火浪卷過,一會兒冰霜鋪來,更有灰濛的混沌精氣絞成一股股風暴,這混沌風吹把一層層空間壁壘像是泡沬一樣吹破,成片成片的湮滅,最為恐怖!

天外妖域的邊緣地帶,完全是未日降臨,種種天災紛踏而至,滿天的神炎鋪卷每一寸角落,把有形之物,無論山川,河流,空氣,草木,魚蟲鳥獸,一切焚成了飛灰!

同時空中冰雪飄飛,一團團像房屋一樣巨大的冰霜啪啦啦的砸落下來,玄氣涌動,到處亂卷,所過之處神炎熄滅,過後神炎再次焚燒起來。金色的庚金之氣化恐怖的天劍,穿碎虛空,絞滅萬靈!

尤其是一股股的灰濛混沌氣流,如龍蛇起陸,蛇走龍盤,電閃遊走之間將長空撞崩,擊穿大地,碾碎無數山脈!

周競宏也是命不該絕,就在周浩出手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一股恐怖濤天的危險氣息,下意識的後退,雖然退得有些遲了,被恐怖的神禽扇餘威猛的掃飛出去,慘叫連連,身上血淋淋一片,到處血肉模糊,甚至連肉身都破敗到無法修補的地步,卻堪堪保住了半條小命!

他看著這恐怖的景象嚇得全身冒出冷汗,如果剛才不是他見機得早一點,此時就不是丟掉半條性命這麼簡單,而是粉身碎骨了!

這一扇引發了極可怕的後果,這裡原來就是混沌邊緣,不過這混沌之氣並沒有太大的危險,不過此時被周浩一扇牽動起來,整個混沌地帶全都洶湧波動,往妖域空間這邊碾壓而來,就像是打開了閘門的濤天洪水,如千層水濤浪潮洶湧撲至,將層層空間直接撲碎,重歸混沌!

眼看著恐怖的混沌巨浪朝這邊撲涌而來,周競宏嚇得臉色發白,不顧一切的施出血遁,朝遠處逃命。而周浩卻因為被神禽扇抽空了一身法力,此時虛弱,根本逃避不及,眼見就要被混沌巨流所吞沒的時候,在那混沌之中伸出了數千丈的枯骨鬼手,朝他飛速抓了下來! 那隻枯瘦得僅有皮包著的幽冥鬼手巨大無比,從混沌之中伸了出來,那狂.暴的混沌之氣居然都無法傷到它,難以想象它有多麼的堅硬,只怕堪比上品的仙器!

周浩想躲開這抓落下來的通天鬼手,無奈他現在十分虛弱,且這鬼道五指張開,遮籠了整片天地,從掌中散發著一股詭異龐大的力量緊緊吸住他,讓他無法動彈半分!

「不!!」周浩不甘心的大吼了起來,被那枯瘦得沒有半點血肉,好像鬼爪一樣的巨手擷入了掌中搼住,然後抓入了混沌深處。他的意識慢慢剝離,陷入昏迷之中,僅殘留一點點知覺,感覺自己好像在不斷的飛翔,飛翔,不知飄向何方。

感覺是過了一天,又像是過了一年,甚至更久,他的意識才慢慢回到了身體之中,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片混沌之氣結成的雲莆上面。他站了起來,打量一下四周,發里這裡到處都是灰濛一片,氣霧緩緩流過,居然全是混沌。但是這些混沌之氣都從他所在的小片空間之外繞了過去。

他打量了一下自己,發現自己的皮膚老化了許多,像五六十歲的老人家,皺皺的,十分乾燥,有的地方甚至開裂。他的頭髮也都花白。這是壽元即將耗盡的模樣。

「我沒有死?」他有些驚喜的低聲喃喃自語,不過很快臉上的喜色又垮了下去,現在他在這個無名的空間,外面全都是混沌,不知道怎麼樣才可以離開。如果不能夠趕快奪取他人的真元煉化,突破境界,他的壽命很快就會到頭,只以老死!

「你叫周浩?」

就在他變得沮喪的時候,一把有些蒼老虛弱的女子聲音響了起來,同時在他面前的混沌發生了變化,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灰濛鏡子,鏡子之中倒映出一張蒼老的臉孔來,這是一個老嫗,雖然頭髮雪白,面孔蒼老,但卻不難看出她年輕的時候必定十分貌美。

周浩一下警惕了起來,看著那鏡中的蒼老面孔,小心的問道:「前輩是什麼人,可是您救了我?」

那人點頭道:「正是。你叫周浩,可知道東大陸的周家么?」

周浩有些吃驚的問道:「前輩,你也知道周家?敢問您和周家有什麼關係么?」

他並沒有正面回答對方的問題,在沒有搞清楚她對周家是敵意還是友善的情況下,最好還是保密自己的身份比較好,萬一她是周家的仇人,把自己給宰了泄恨,他就悲劇了。這個鏡子里的老女人給他的感覺十分可怕,如果她要向他出手的話,周浩肯定必死無疑,不到他不小心謹慎。

「看樣子你知道周家。不必緊張,我對你沒有敵意。這天外妖域知道的人不多,我困在這裡百萬年了,也只有周家的人經常闖進來試煉,再沒有旁人,你必定也是周家的子孫吧?剛才在外面殺你的人,聽你叫他周競宏,你們同為周氏子弟,為何他要殺你?」

周浩不想將自己的底細托出,畢竟這鏡中的神秘老嫗他只是剛認識,對方的心思無法猜測,還是小心為上比較好。他隨便扯了個借口,敷衍道:「雖然我跟他同為周家弟子,不過平日里卻有極深的過節,在家族之中他有所顧忌,但這次進入天外妖域試煉,他專等到我落單突下殺手,無非是想除去一個眼中釘。大家族之中競爭激烈,明爭暗鬥,也就是這麼回事,不值得一提。倒是多謝剛才前輩相救,如果有用得著我周浩的地方,我一定萬死不辭!」

這鏡中的女子對他和周競宏的恩恩怨怨,其實也不太放心上,見周浩提起剛才她出手相救之事,正合她意,笑著開口道:「其實我剛才救你,還真的有事要你相助,希望你不要推辭。」

「不知道是什麼事,前輩請說。只要我力所能及的,粉身碎骨,也定當報這救命之恩!」

那鏡中的女子並沒有直接說什麼事,而是緩緩的道出了天外妖域的來歷,她淡淡的說道:「這天外妖域並非妖界,但卻也妖界有莫大的聞聯。知道它存在的人鳳毛鱗角。傳聞這片妖域乃是上古時候一位妖界大帝,殞落之後,體內的洞天世界殘留了下來,形成這妖域。

我原是周家百萬年前的靈皇之女周若曦,無意之中誤闖了這裡,被困在其中無法脫身。現在我壽元將近,行將就木,既然你能夠闖入這裡被我出手所救,也是一種緣份。我死前尚有一個心愿未了,希望你能夠幫我實現,否則我將死不瞑目!」

周浩心裡無比震驚,他在來的路上就聽過周彥宏說這天外妖域是百萬年前,周家的一位天之嬌女無意間闖入而發現的,這位天之嬌女身陷其中,周家當時曾出動了數名仙級的元老去救援,依然無果,沒想到過了百萬年之久,她居然還活著!

他心裡嘀咕道:一百萬年啊,縱然是大羅金仙都沒有這麼長的壽命,早就坐化了。這周家的天之嬌女修為究竟有多恐怖?

同時他還想到另一個問題,這周家百萬年前出了這麼厲害的一位女天嬌,那在更久遠之前的周家天嬌,修為豈非更恐怖?周家如此,那其他幾世家呢?其他的巨頭門派呢?

周彥宏說得果然沒有錯,當今的那些巨頭門派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他們的背後甚至可能有仙王級的蓋世強者存在!

但這不是他目前應該擔心的,他向鏡中的周家女天嬌問道:「前輩,並非我不想幫你,現在我也被困在這裡面,您都出不去,我又如何能夠出去?恐怕要讓您失望了。」

「不妨事。我是因為取了上古妖帝涅盤時留下的天妖命元珠,觸動了妖帝的陣法而被困住,你不在陣法之中,我倒是可以將你送出妖域。其實我要你辦的事並不困難,只需要替我將天妖命元珠送去鎮妖洞之中就行了。」那鏡中的女子緩緩說道。

周浩一聽,頭皮發麻,什麼叫做不困難?居然讓他去闖鎮妖洞,這不是找死嘛!

傳聞那鎮妖洞之中封印著億萬妖靈,更有一代妖主。百萬年前妖界出了一位絕世狂人,戰力無雙,甚至連許多仙王都不是他的對手,妖界更在他的手中實現了統一,勢力達到了三界巔峰,橫掃三界六道,無人可擋!

後來聽聞在妖主揮兵人間之際,遭受到了各界聯手抵禦,但那妖主修為參天造化,更是謀略過人,妖界大軍鐵蹄踏碎人間,除些成就千秋霸業,卻不知為何忽然之間局勢發生了逆轉,妖主大敗,與他帶領的億萬妖靈被封印在了人間的一處無底洞穴之中,從此這洞穴成了人間最有名的凶地,名為鎮妖洞。

這鎮妖洞的凶名比起黃泉道,小魔域,以及輪迴血池都要可怕,在十大絕地之中排第三位,僅有屍神淵、萬滅窟可比。縱然是仙王都不敢隨意闖入其中,更何況他周浩一個小小的修真者?

「前輩,這鎮妖洞乃是十大絕地,以我的修為恐怕闖不進去,就要被無數的巨妖殺死,吃得屍骨無存,我雖有心只怕力不殆啊。」周浩有些尷尬的說道,他剛剛還信誓旦旦說萬死不辭,但對方才剛開口他就拒絕推託,縱然他臉皮厚如城牆都覺得十分尷尬羞愧。

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連仙王都不敢闖這鎮妖洞,讓他去還不是送死而矣。力所能及,萬死不辭,但力所不能及,則愛莫能助了。

那鏡中的女子卻輕聲笑了起來,並沒有惱怒,而是安慰說道:「你的擔心我當然知道,放心吧,怎麼說你也是我周家的子孫,我豈會讓你去送死?我這裡有一塊護身符,你只要將它佩帶在身上,就可通行無阻,萬妖退避了。」

她話音剛落,就從鏡面之中飛出了兩樣東西,一枚散發著淡青光芒的護身玉符,還有一枚看起來有拳頭大小的紫金色珠子,無論是這青光護身玉符還是紫金色澤的珠子,都散發著極其強大的妖氣,尤其是那珠子的氣息波動恐怖絕倫!

周浩小心的將那兩樣東西收了起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道:「前輩,這玉符真的能夠護送我進入到鎮妖洞么?」要知道鎮妖洞中封印著億萬妖靈,其中有許多絕世大妖,每一尊的實力都能夠崩天滅地,把天都捅個窟窿,仙王亦不敢孤身闖入其中,一枚小小的護身玉符,真有如此大的奇效?

知道周浩不放心,鏡中的女子周若曦道:「這玉符雖然並不是什麼厲害的法寶,但它來頭卻非同一般,乃是妖主贈送給我的信物,上面有妖主留下的氣息,萬妖懾服,無不退避。只要你手執此符,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進入鎮妖洞之中,將天妖命元珠送去之後,也不會有人為難你,可以全身而矣。我已經說過,你是我周氏的子孫,我豈會加害自己家族的後代?而且我贈送給你的妖主玉符上,有我刻下的一篇五行奇功修練心法,若是修練有成,縱橫天地,做一方霸主都是易事。也算是提前給你的報答了。」

周浩見她再三保證,心中也有了幾分相信,那玉符之中的妖氣確實非比尋常,比起他遇見過的所有妖獸都恐怖萬倍,應該是妖主所留。而且這周若曦是周家前輩,又救了他性命,如果再推脫的話就顯得自己太忘恩負義了。

更何況她居然傳授自己一門奇功!

這周家女天嬌能夠活百萬年而不死,最少都是太乙金仙修為,所修練的功法必然非同一般。


何況自己現在被困死在這裡,要出去也需仰仗她送自己離開。周浩想了想,點頭道:「前輩放心吧,只要我活著出去,定當為前輩將這東西送到鎮妖洞之中!」

「嗯,我相信你。但還有一件事需要拜託你。如果到了鎮妖洞之中,那裡的人問你關於我的事,你就對他們說我已經死了,千萬要記住。」她語氣變得有些傷感起來,十分鄭重的向周浩叮囑道,說完后長長的嘆息。

周浩雖然不懂她為什麼要自己向鎮妖洞的人說她已經死了,但也不好動問,只是點點頭。

「好了,我送你出去吧。否則再遲一些,周家弟子的試煉結束后,你就出不去了。」那鏡中的女子剛說完,從鏡面上爆起一道光華,一下將周浩卷了進去,周浩只感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自己好像被憑空拋飛起來,身體也失去了控制。

等到眼前一切復歸清明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天外妖域之中了。同時那股道光芒之中居然蘊含有無限的生機,全都湧入他的體內,讓他片刻之間增加了一百餘年的壽元,恢復了少年的模樣。

他按照自己記憶原路返回,不一會兒在半途之上遇上了一個「熟人」,周競宏! 不過此時的周競宏一身是傷,不成人形,他十分狼狽的躲在一個山谷里,盤坐在一個小山潭岸邊的岩石上運功療傷。周浩遠遠的看見對方臉色蒼白,身上的傷口十分恐怖,有許多地方血肉翻起一塊塊,骨頭外露,同時氣息極其虛弱。

「沒想到他居然大難不死!嘿嘿,現在落入小爺的手中,我叫你生不如死!」周浩知道周競宏被五羽神禽扇所傷,目前傷勢嚴重,肯定不是自己對手,所以打算趁機報之前的大仇。

「周競宏,納命來吧!」他一下沖落下去,龍皇刀飛脫手斬了過去,刀罡如芒,當頭劈落下來。

周競宏正在運功療傷之中,忽然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刀氣,警覺的睜開眼睛,就見一片恐怖刀芒當頭罩落下來,刀光之中一柄巨大無比的天刀立劈下來,足可劈山開岳,他臉色煞白,連忙施展出極速步法閃開。

周競宏十分的狼狽,被那刀芒的余尾掃到身上,原來有些癒合的傷口又裂開,血如水淋,痛得他眉頭皺了起來。當他看清殺自己的人之後,又驚又怒,不敢相信的喝道:「周浩,你這小狗居然還沒死!」

周浩一臉狠毒之色,獰笑道:「你這死雜種都還活得好好的,我怎能比你先一步?我死了的話,誰來送你上西天?周競宏,乖乖受死吧!」

雖然周浩之前施展神禽扇留下了后遺,不過得周家天之嬌女周若曦的相助,以仙光潤體,情況比起周競宏要好得多,起碼恢復了四成的實力。

周競宏見他又殺了過來,自己如今丟了半條性命,一身法力僅剩一成,根本不是周浩對手,想也沒想扭頭就跑。

周浩一路狂追,不斷的劈出一"bobo"恐怖的刀氣,天罡十八掌不時打出,將虛空切開,把大地崩壞,同時赤帝火皇勁絞成十幾頭恐怖的火龍,咆哮如雷,飛舞撲殺,將周競宏這修真七巨頭殺得落花流水。

「周浩,該死的!早晚有一天我要將你挫骨揚灰!」周競宏自修真以來從來沒有受過如此重的傷,更不曾一敗,別說是被人一路追殺得毫無還手之力了,現在的他簡直憋屈到死,把周浩恨入了骨,牙齒咬斷!

「哈哈哈,就怕你沒有明天了!之前你追殺我不是很爽的么?現在我也讓你償償這種滋味!我周浩不是好惹的!」為了追上周競宏將之殺死,周浩不顧自己原來還有重傷,再次咬破舌尖噴出了幾口血精,施展血遁大.法,速度猛增數十倍!

周競宏見狀,嚇得臉色發白,他此時元氣大傷,再施展血遁的話只怕這條殘命都難保得住。不過現在周浩鐵了心要殺死他,若是被追趕上來,一樣是個死,只好硬著頭皮噴出了幾口血精施展血遁。

在外人的眼中修真七巨頭簡直如神明一樣高高在上,戰無不勝,縱然是許多修練過萬年的老怪物,也有不少有喪命在他們的手中。排行前三的這幾人,更是與紅塵仙交戰過,都不曾敗下陣來,是人間年輕一輩修真者眼中高高在上的神,沒有人敢跟他們交手,沒有人敢將自己與他們相提並論!


但是此時這修真神話周競宏,被一個只有渡劫七重天的周浩死命追殺,憋屈到恨不得一頭撞死。要是傳揚了出去,他的不敗神話瞬間破滅,震驚當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