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見過老頭子用過,但是畢竟只是看過,怎麼用他不會。

「令牌要玄武血脈才能啟動,只要將玄武血滴在上面,輸入元氣,就能啟動。」洛冰道。

「怎麼定位?」葉雄繼續問,他擔心被傳送到別的地方就麻煩了。

「令牌已經定位好了,只要開啟就是傳送到真仙界,你不用擔心。」

洛冰說著,準備咬破手指,將自己的血液滴上去。

「慢著。」

葉雄攔住她,扭頭對幽冥說道:「溝通申箭,給他半小時間,如果他想跟我們走就過來。」

幽冥點了點頭,她也是這麼想的。

不管申箭跟葉雄之間有什麼矛盾,雙方利益是相同的。

申箭回修真界,對於他們對抗光明神殿,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開啟神帝墓,需要一半以上神將相助,申箭作用非常大。、

幽冥馬上拿出水鏡溝通起來,片刻之後,那邊就傳來十申箭的影像。

「申箭,你速來太行冰川,我們準備離開玄武境。」幽冥剛見到申箭,就焦急地說道。

「你們怎麼離開?」申箭奇怪地問。

「阿雄搶了調查員牛宏的通界通令,咱們現在正準備離開,你速來。」

「這怎麼可能,牛宏可是半步合體。」

葉雄一把奪過洛冰手中的通界令,出現在水鏡面前,將令牌平舉。

「看到這是什麼沒有,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個世界上,不是什麼事情都靠實力,更多的時候是靠腦子。」

葉雄指了自己的腦袋,冷冷道:「半小時之內,你必須到太行冰川,如果趕不到,那你就只能自己想辦法離開了,不過,我看你這智商,想自己離開不知道要多少千年。」

「你……」

申箭氣得差點吐血,無語反駁。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雖然他看葉雄很不爽,覺得他很囂張,但是人家現在就有囂張的資格。

誰讓他沒想到離開的辦法,而對方想到了。

被人家裝逼,他也沒辦法。

聊齋之因果 「申箭,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別再猶豫了。」呂天照說道。

「不韋說得沒錯,申箭,通過這件事情,你還沒看透玄武境嗎,只要你呆在這裡一天,他們都不會給你自由。」幽冥也說道。

申箭沉默了,低著頭,片刻之後抬頭道:「如果我半小時之內無法趕到,你們就自行離開吧!」

說完,他主動掛了水鏡。 申箭掛掉水鏡,朝家裡走去。

剛走進廳里,裡面有三道熟悉的身影。

大公主,兩個兒女楊望跟楊蕊。

楊望是玄武境的青年高手,流著人族跟玄武族的血統,不但能修鍊玄武獸的變身術,各種冰系神通,在申箭的帶領之下,還學會了人族神通,實戰力十分強大。

雖然現在只是化神後期,但面對半步煉虛期都不虛。

最可怕的是,他現在只有一千多歲骨齡,上限非常強,他是申箭的希望。

相比哥哥,作為妹妹的楊蕊,資質就差了一些,不過作為申箭跟公主的女兒,擁有兩人優良血統,楊蕊長得非常漂亮,不知道有多少後起之秀希望能得到她芳心。

「夫君,吃早點了。」大公主洛雪站了起來。

「父親大人。」

「父親大人早!」

楊蕊跟楊望站了起來,顯示對父親的尊重。

申箭壓了壓手,讓他們坐下,然後在飯桌上坐下來。

一家人就像平常一樣吃起早餐來。

「望兒,最近有什麼進展嗎?」申箭隨口問。

「父親大人,我發現自己領悟了一些光明法則,這種法則果真非常強大。」楊望激動地說道。

「化神境界能初窺天地法則之力,只有進入煉虛境界,才能夠全力施展,你現在能領悟很不錯了。」 貼身狂少 申箭點了點頭,十分滿意:「光明法則是這個世界上最正義,最正能量的法則,一個人只有擁有坦坦蕩蕩的心,擁有正直的人品,不屈的意志,才能修鍊成功。修真與其說修的是功法,不如說修的是心,每一個種法則之力,需要的心境都是不同的。」

「父親大人,光明法則是不是這個宇宙最強大的法則?」楊望問。

「法則沒有強弱之分,區分的只有個人的能力。」申箭告誡。

「父親大人,我知道了,我學的是光明法則,一定會很始終保持著一顆光明善心的。」楊望點了點頭。

申箭目光落到楊蕊身上,嚴肅道:「蕊兒,你要多學學你哥哥,別跟你小姨學壞,你資質雖然比不上你哥,但是也不算差,別整天只顧著玩。」

「知道了。」楊蕊撇了撇嘴,不耐煩地說道。

「好了,吃早餐吧,孩子也老大不小了,有自己的想法。」洪雪發話。

「就是因為你,他們才這麼不上進。」申箭聲音突然嚴厲起來。

洛雪嘴角撇了一下,有些不太高興,但是礙於在孩子面前,沒有發作。

「我準備過段時間去一趟真仙界,歷煉一下心境,回來就考慮突破合體境界了。」申箭突然說道。

前陣子洛雪已經聽他說過了,一直反對,本來以為幾天過去他會死心,沒想到他又重提了。

「父王都不同意,你怎麼去?」洛雪小聲道。

「你別以為我什麼不知道,父王之所以不同意,還不是因為你在背後遊說,有時候我裝傻,是因為我在乎你,不是真的傻。」申箭怒道。

洛雪拍的將碗放到桌上,生氣道:「我已經習慣你在家裡,你突然離開我不習慣。」

「我又不是不回來。」

「那你給我個時間,什麼時候回來?」洛雪瞪著他,怒道:「只要你答應我,一年,不,五年回來看我一次,呆一陣子,我就答應放你離開,如果你不答應,我做不到。」

「五年對於修士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時間,萬一我在修鍊的時間,誤了時間呢?」

「我不管,反正你能做到就去,不能做到就不能去。」洛雪態度很堅決。

「爹,娘,你們別吵了,有話好好說。」楊望見父母吵架,連忙站出來勸架。

申箭胸口起伏著,沒有說話,腦海裡面想起無數的記憶。

自從修真界來了之後,他在玄武境呆了快上萬年。

這些年,他心裡一直都有一個夢想,有一天跟當初的神將匯合在一起,一起殺回神界,奪回所有的一切。這些年,他一直盼一直盼,但是最好的朋失蹤了,然後,在歲月流逝之中,他發現自己的戰心漸漸磨滅了。

一個人資質不好不可怕,最害怕的就是沒有了戰心。

哪怕為之戰死,也今生無悔。

「雪兒,我愛你,也愛這個家,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夢想,為了這個家,我已經呆了快一萬年,現在是時候,去追逐我的夢想了。」申箭說完,突然出手,一掌拍在洛雪的腦袋上。

「娘。」

「娘。」

見到母親倒在地上,楊望跟楊蕊嚇了一跳。

「你們放心,她只是暈了過去。」申箭道。

兄妹倆這才鬆了口氣。

申箭目光落到楊望身上,目光之中,滿是慈愛。

「望兒,蕊兒,其實你們不是姓楊,而是姓申,你父親的真正名字不叫楊光明,而是叫申箭。」

兄妹倆嚇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

在一起生活了快萬年的父親,突然告訴他們是另外一個人,他們怎麼可能不震驚?

「你不是一直問我,為什麼我會光明法則嗎?」申箭抬頭望著窗外的蒼穹,身上突然生起太陽一般的光輝,如同光明神下凡一樣,他傲然道:「我現在就告訴你,你的父親上輩子是光明神將,神界九大神將之一,地位僅次於宇宙第一人神帝,也就是說,你父親是一人之下,萬萬億修士之上。」

兄妹倆被這個名頭給嚇傻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父親重生之前有這麼大的名頭。

「如果是以前的我,玄武王連跟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他說我高攀她女兒,事實是,她的女兒高攀了我才是。」申箭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不多了,當下繼續說道:「我之所以躲在玄武境,是因為我在等,等我的戰友,現在他們已經出現,我沒有理由再退縮,此次前去雖然兇險異常,但是,哪怕是死,我也無悔,因為我是為夢想而死的,兒子,你能理解我嗎?」

楊望眼睛裡面泛著淚水,激動地說道:「父親大人,我能理解,家裡你就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娘的,你放開手腳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吧!」

「我就知道你能體會,因為你跟我一樣,是個血氣方剛,正氣鏗鏘的男子漢。」

申箭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十分滿意。

然後,他的目光這才落到楊蕊身上,柔聲道:「蕊蕊,我對不起你娘,好好開導她,等我追逐完我的夢想,我會回來了。」

「父親,我知道。」楊蕊也點了點頭。

申箭將洛雪的身體抱起來,放回房間床上,深深地看了一眼,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這個女人雖然不是一個修鍊的天才,但是,卻是一個顧家的好女人。

該交待的全都交待之後,申箭這才走出家門,準備朝太行冰川而去。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申箭,你要去哪?」

一名身穿白色狐皮大衣,矮矮胖胖,滿身貴氣,氣勢逼人的老者走了進來。

申箭臉色大變,怎麼也想不到,玄武王會出現在這裡。 「父王,你怎麼會來?」申箭顫聲問。

「怎麼,我就不能來嗎?」 總裁,麻煩離我遠點 玄武王冷哼一聲,似乎還在為前幾天的事情生氣。

「你過來怎麼不通知一聲,我好有些準備。」申箭尷尬地說道。

「我又不是過來吃飯,有什麼好準備的。」玄武王大步走了進去,好像這是自己的家一樣。

楊望跟楊蕊看到玄武王進來,也嚇了一跳,不知所措。

「你們一個兩個都傻愣著幹什麼,不認識我了?」玄武王奇怪地問。

「不是……外公,我沒想到你會過來。」楊望首先反應過來,對楊蕊說道:「妹妹,你去泡茶。」

三人之中,就數楊蕊最單純,不會演戲,所以楊望才想辦法將她支開。

「哦哦,好的,我現在就行。」楊蕊連忙離開了。

玄武王走到桌了旁邊坐了下來,說道:「光明,過來這裡坐,我有話想跟你說。」

申箭心裡十分焦急,幽冥那邊給他的時間只有半個小時,如果他再不趕去,就來不及了。

帝臨鴻蒙 但是玄武王說話,他又不敢不從,只得坐了下來。

「你現在還想著要去真仙界嗎?」玄武王問。

「……我不想去了。」楊光明只能說慌。

「這才是對的,真仙界有什麼好,那地方現在亂成一團,以你現在的境界,在那裡根本就無法突破,沒有半點作用,等於是浪費青春。」玄武王見他服了,有些滿意。

「父王教訓得是。」

「你是我玄武王的女婿,我自然不會虧待你,我這次前往神界,弄了點好東西,煉製了幾顆丹藥,過兩天給你送一顆,能增加你一甲子功力。」玄武王繼續道。

「多謝父王。」

申箭心急如焚,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到借口離開。

「雪兒呢,怎麼沒看見她?」玄武王四下看了一遍,奇怪地問。

「哦……娘,她睡著了。」楊望連忙說道。

「一大早就睡覺,這不像她的作風?」玄武王奇怪地問。

「她有點不舒服。」

「什麼,不舒服,我去看看。」玄武王站了起來。

申箭嚇了一跳,如果被父王看到洛雪,肯定能看出她被打暈,要是被他弄醒,一切都完了。

千均一發之際,他腦海里突然就想起葉雄的一段話:不是什麼事情都靠實力,更多的時候是靠腦子。

「父王,雪兒她剛睡下,還沒睡安穩呢,要不讓她睡半個時辰再叫她起來,不然她要生氣了。」他試探地問。

「這倒是,這個女兒就是脾氣大。」玄武王哈哈地笑了起來。

申箭鬆了口氣,腦子轉得飛快,以前他從來都沒有這麼用心去想一件事情。

「父王,冰海樓新推出幾種點心,非常可口,你一定喜歡,不如我前去買回來,讓你嘗嘗?」

楊望連忙道:「外公,咱們好久沒下棋,咱們一邊下棋一邊等。」

「好咧,那咱們就好好下下。」玄武王搓了搓手。

楊望連忙帶玄武王朝棋室走去,一邊走,一邊朝申箭眨眼睛,讓他快點離開。

申箭鬆了口氣,走出房間,化成一道流光,快速離開。

時間,已經趕不及了。

他不怕玄武王會生氣,楊望跟楊蕊都是他的外孫,他不會對他們怎麼樣的。

……

眨眼之間,半小時就過去了。

幽冥跟呂天照一直在團團轉著,她們真擔心申箭無法脫身。

「半小時時間到了。」洛冰提醒。

站在洛冰的角度,她真心不希望申箭跟著前去。

申箭是她的姐夫,平時就管得她嚴嚴的,一起去的話,她未必有那麼多自由。

「阿雄,要不再等一下。」幽冥試探地問。

葉雄摸了摸鼻子,沒有說話。

他沒說話,幽冥就等於他默認了。

在以前,葉雄原則性非常強,但是這一次,他沒有原則。

或許他也希望申箭一起去真仙界。

眨眼之間,又十分鐘過去了。

幽冥跟呂天照心急如焚,唯有葉雄,一如淡然地懸浮在半空之中。

「快點,還等什麼,萬一我父王來了,你們就死定了,一個都逃不了。」洛冰急道。

多等一秒鐘,就多一分危險,這是大家都知道了。

「洛冰,滴血,啟動通界令。」葉雄吩咐。

洛冰連忙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進入通界令之中,令牌馬上就亮了起來。

葉雄將元氣輸進去,他只覺得無數的元氣湧進令牌,那吞噬之力大得嚇人。

終於,令牌上一束光射了出去,落到半空之中,那裡慢露出一道空間裂縫。

「幽冥,呂天照,你們先出去。」葉雄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