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秦書文總是覺得這樣好聽的話,從慕卿的嘴巴里說出來,有些怪怪的,但是也不好多說些什麼,只能是看著林憂,笑著說道:「憂兒,你回家跟家裡人說說,看看他們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聽到這裡,林憂的臉更紅了,輕輕地點了點頭,羞澀的看了顧豫一眼,好一副小女兒的樣子。

顧念看著林憂這個樣子,氣的七竅生煙,直接放下了手裡的筷子,「媽媽,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吧!」

說完以後看都沒看林憂一眼,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慕卿見狀,急忙忙的放下筷子,不好意思的看著秦書文,「伯母,我去看看她!」

秦書文只覺得莫名其妙,這之前的時候,不是還都好好的嗎?


顧豫輕輕的笑了笑,拉著林憂的手,滿臉都是幸福的笑容。

慕卿追到後面,卻意外的發現,顧念竟然在沒出息的哭鼻子。

走上前去,輕輕地戳了顧念一下,低聲說道:「怎麼?就這麼點本事?就會哭鼻子啊?」

顧念沒好氣的甩開了慕卿的手,悶悶地說道:「你說的倒是簡單,你沒聽見沒看見嗎?我媽媽都要公告天下了,還有我哥哥,是不是眼睛瞎了?怎麼就看上這麼個綠茶啊!」

聽到這裡,慕卿也是沒有忍住,笑出聲來,淡淡的說道:「顧念啊,我問你,丟人和丟哥哥,你選哪一個?」

「你什麼意思?」

顧念倔強的擦了擦眼淚,悶悶的看著慕卿。

「你啊,年紀小,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之前的時候,林憂跟我們醫院的主任不清不楚的,家裡的母老虎可是來鬧了一場的,還有就是,監控,你知道嗎?我手裡有監控!」慕卿笑嘻嘻的,戳了一下顧念的腦袋。

顧念聽到這裡,頓時就有些急了,「你有你不早點說?慕卿,你玩我呢?」

慕卿白了顧念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孩子,是不是我給你手術的時候,不小心把你腦仁一起扣出來了?」

顧念歪著頭看著慕卿,很快就明白了慕卿的意思,沒錯,這個林憂,詭計多端的,又那麼會演戲,哥哥連自己的親妹妹都不相信,怎麼會相信眼前這個女人?

說來說去,都是自己這個哥哥不爭氣,色令智昏!

慕卿看著顧念這個皺著眉毛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嘆了口氣,然後低聲說道:「念念我不是非要你們顧家丟人,可是這件事,若是不能一擊即中,林憂的本事,總是會讓我們反噬自身的,所以,只能是訂婚典禮的當天,鬧起來,不過,你們顧家的臉面……」

「跟哥哥一輩子的幸福比起來,這都不算什麼!」

顧念知道,顧家的臉面很重要,但是,相比之下,她覺得,哥哥的幸福更重要!

慕卿就知道,顧念是個拎得清的,輕輕地笑了笑,然後揉了揉顧念的頭髮,笑著說道:「不跟你廢話了,我要回家了,晚了的話,封時奕會罵人的!」

聽到這裡,顧念倒是有些八卦了,笑嘻嘻的說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慕卿小姐姐,竟然害怕封時奕啊!」

什麼害怕啊!

慕卿就是不願意聽封時奕絮絮叨叨的好不好?

白了顧念一眼,兇巴巴的說道:「你要是有時間,還是跟你哥哥聯絡聯絡感情吧!省得到時候,自己沒人疼!」

說完以後直接轉身就走,顧念看著慕卿這個樣子,氣得跳腳,「慕卿,你這個嘴巴,你嫁不出去了!」


慕卿回頭做了一個鬼臉,笑嘻嘻的。

結果一轉身,好死不死的撞在了顧豫的身上,「哎呦!」

顧豫本來是出來看看顧念的,哪裡知道會撞上慕卿?

看著慕卿這個哭唧唧的樣子,急忙說道:「慕醫生?您沒事吧?」

怎麼沒事啊!

慕卿有些欲哭無淚,只覺得自己的鼻子都要斷了好不好?

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的讓自己不要罵人,「顧總,你沒事吧?」

顧念看著慕卿這個狼狽的樣子,一個沒有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哈,慕卿,你也有今天啊!」

慕卿回頭狠狠地白了顧念一眼,顧豫看著顧念這個沒心沒肺的樣子有些無奈,嘆了口氣,然後看著慕卿,低聲說道:「我能跟你單獨談談嗎?」

慕卿也是覺得,是時候,跟顧豫好好談談了!

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走吧。」

顧念看著兩個人,有些奇怪,但是想著慕卿總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也沒有著急跟上去,朝著屋子裡的林憂做了一個鬼臉,好心情的回房間去了。


林憂看著慕卿跟顧豫兩個人單獨朝著後花園走去,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不過倒是眼疾手快的拿出手機,拍了下來,直接把照片發給了封時奕。

封時奕這邊,剛剛看見司末的簡訊,已經是要殺人了,結果又看見了林憂發過來的照片,更是氣的不行,二話不說,拿著車鑰匙,就朝外面走去。

這個時候,宋文正好帶著做好造型的趙美爾走了進來,迎面撞上了怒氣沖沖的封時奕,宋文有些奇怪,「總裁?您這是……」

封時奕看著煥然一新的趙美爾,滿滿意的點了點頭,冷聲說道:「在這等我!」

說完以後,大步離開。 趙美爾看著封時奕的背影,心裡說不出來的失落感覺,悶悶地說道:「是不是我不好看?」

宋文看了趙美爾一眼,嘆了口氣,然後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總裁到底要做什麼,但是趙美爾,你相信我,總裁是不會喜歡你的,所以你千萬不要痴心妄想,知道嗎?」

痴心妄想?

是啊,就是痴心妄想啊!

哈哈,呵呵!

趙美爾的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不過倒是乖巧的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宋特助,你放心,不該是我的東西我是不會奢求的。」

宋文以前從來都沒有注意過趙美爾,現在看來,倒是個聰明人兒!

慕卿這邊,跟著顧豫一起來到了後花園,慕卿看著顧豫的背影,一時之間,心裡百感交集,嘆了口氣,低聲說道:「顧總,你現在春風得意,可還記得,你那個屍骨未寒的未婚妻嗎?」

顧豫怎麼都沒有想到,慕卿會忽然跟自己說這個,皺了皺眉毛,轉過頭來,看著慕卿,低聲說道:「當然記得,說來也是好笑,你知道嗎?其實,你有很多地方,跟她很像,只是,她不像你這樣,活潑愛笑,我們在一起快一年多了,我都沒見過她的笑顏。」

七零異能小嬌妻 ,淡淡的笑了笑,然後低聲說道:「是嗎?其實,我也不愛笑!」

顧豫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慕卿現在說話的樣子,簡直就跟林卿一模一樣!

皺了皺眉毛,下意識的伸出手,朝著慕卿的額頭伸去,「卿兒,是你嗎?」

卿兒,憂兒,顧豫的惡趣味實在是……

慕卿只覺得好笑,直接別過臉去,躲開了顧豫的手,冷聲說道:「顧總也是有未婚妻的人了,還希望,顧總能夠自重一些!」

顧豫這才回過神來,急忙忙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小聲地說道:「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管顧豫到底是什麼意思,慕卿現在對他都是沒意思了,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顧總總是說要跟我好好談談,那麼,到底要談些什麼?」

顧豫這才回過神來,嘆了口氣,然後轉過身去,悶悶地說道:「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能感受得到,你對憂兒是有一種敵意在的,我們兩家的公司,也是有些合作的,所以,你能不能稍微看在合作的面子上,不要跟憂兒起爭執了?」

聽到這裡,慕卿頓時就覺得有些說不出來的好笑感覺。

看著顧豫的背影,只覺得眼前的人,跟自己的距離是那麼的遙遠,扯了扯嘴角,淡淡的笑了笑,低聲說道:「顧總是不是有些誤會了?我從來沒有針對過你的未婚妻啊!」

顧豫聽到這裡,皺了皺眉毛,「真的沒有嗎?」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我為什麼要跟林憂針鋒相對,你不想知道嗎?」慕卿說這個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有些說不出來的神秘感覺。

顧豫看著慕卿,心裡也是好奇,「那,我能知道為什麼嗎?」

「天理昭昭,你總會知道的,顧豫,我看在你還算是個老實人的份上,我勸你一句,你最好是好好看清自己身邊到底都是些什麼人吧!」

若是從前,慕卿可能還會對這個男人有那麼一絲絲的感覺或者說是期待,但是現在,慕卿算是明白了,自己的一切,不過都是奢求罷了。

直接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剛剛走出顧家大門,就看見封時奕的車子停在了門口,封時奕黑著臉下來,看著慕卿,聲音冷冰冰的,「還知道出來?」

慕卿大步上前,緊緊的抱住了封時奕,笑了,「哥,我想你了。」

什麼鬼?

封時奕對慕卿這個突如其來的熱情,弄得有些說不出來的難受感覺,不過倒是下意識的抱住了慕卿的腰,沒好氣的說道:「回家了!」

慕卿早就已經習慣了封時奕這個冷冰冰的樣子,調皮的笑了笑,「你怎麼來了?」

「不是說了,不讓你出門?」封時奕白了慕卿一眼,警惕的看著四周,確定沒人以後,這才開了車門,把慕卿粗暴的塞了進去。

慕卿揉了揉火辣辣的腦袋,看著邊上的封時奕,悶悶地說道:「我又不是人人都認識的,有什麼不能出門的?」

封時奕沒有多說直接把人帶回了別墅,站在門口,「要是再敢出去,我就讓傅院長把你開了。」

這麼嚴重啊?

慕卿瞬間淚目了,忽然就覺得,自己撒嬌也是沒有個啥用處。

皺了皺眉毛,悶悶地說道:「那要幾天?」

「看心情!」封時奕丟下這句話,直接轉身走了,留給了慕卿一鼻子的汽車尾氣!

喂!

慕卿氣急,狠狠地跺了跺腳,一臉的鬱悶。

司末悠悠的從後面走了出來,笑嘻嘻的看著慕卿,「挨罵了?」

慕卿狠狠的白了司末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就是個狗腿子,賣國賊!」

司末只覺得說不出來得委屈感覺,自己這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是吧?

慕卿白了司末一眼,然後轉身對著門口的保安說道:「你去,給我買十隻兔子回來。」

司末有些奇怪,不明白慕卿要兔子幹啥,跟著慕卿一起走進去,小聲地說道:「慕卿,你剛才去顧家,場面咋樣?火爆不?」

這個八卦的男人!

慕卿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然後直接鑽進了自己的房間。

上一世的時候,慕卿的家裡是有自己的實驗室的,現在,沒有了,所以,慕卿只能是把地下室收拾出來,拿著自己的傢伙,下去了。

十隻兔子很快就來了,慕卿拿著兔子,開始解剖,前段時間,慕卿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現在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實踐。

司末本來以為慕卿要兔子是為了養著玩的,但是看著眼前的血腥場面,有些懷疑人生了,「慕卿,你真的是女孩子嗎?」

慕卿頭也不抬,只是冷漠的回了一句,「我是醫生。」

司末看著慕卿這個專註的樣子,有些好奇,走上前去,「在搞什麼?」

專業上的問題,慕卿自然是樂意探討的,「我剛才注射了三十毫升的氣體在這裡,故意形成氣阻,可是你看這裡,為什麼沒有?」 茅山祖師走後江帆,就開始修鍊茅山點穴手,這茅山點穴手真是太霸道了,有定身點穴,還有三日死穴、七日死穴、爆裂死穴等等,無論是人鬼神魔,只要被點中,難以逃脫。

直道雞鳴天亮,江帆才停止修鍊,站起身來,開始練習茅山拳法,這是江帆每天必做的功課。

茅山拳法十分獨特,練拳既是練氣,練氣也是練拳,拳打卧牛之地,時而慢如抽絲,時而快如閃電。

一個小時后,江帆練習完畢,洗臉漱口,此時已經是早晨七點多鐘了,是該吃早餐的時候了。

進入食堂,買了兩個包子和饅頭,江帆坐在餐桌前吃的時候,看到李寒煙走了進來。

李寒煙穿一件黑色的短袖上衣,花邊大翻領,衣服綳得緊緊的,飽滿的胸脯呼之欲出,下身穿一條黑色七分牛仔褲,雪白的小腿,顯得十分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