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博文對於白貓的膽小有些嗤之以鼻,都說江湖越老,膽子越小,這白貓聽口氣也是參加過百年大戰的人物,只是兵解之後,不小心投胎到了貓身上,這才成了妖獸,可是既然是參與過百戰大戰的人物,怎麼膽子能這麼小,剛看到天使的影子,就已經琢磨逃跑了,未免太給百年大戰中那些浴血奮戰遇仙神亦不退不拔的前輩們丟臉了。

“成啊,那我先回去了,反正這地方我敢呆夠了,你自己小心,我可不想一路流浪着回國。”白貓倒是個臉皮厚的,一點也沒有前輩的自覺,拋下一句話,立刻從雍博文肩膀上跳下去,一溜小跑地逃了個沒影沒蹤。

雍博文轉頭問潘漢易:“感覺怎麼樣?”

“不如仙人,不過力量不可小瞧,正面對抗的話,就算能贏,敢必然傷亡巨大。我們現在這點人手實在不夠看,我再調十個小隊過來。”

如今人間對域外神魔的力量已經缺少具體形象的概念,唯有在域外鏖戰多年的廣陽派纔有資格對這些非人間力量品頭論足,而潘漢易做爲廣陽派一度實際上的軍事總指揮,算是最有比較發言資格了,他既然說要調十個小隊過來,那麼就是說他認爲再增加這些人手,就足夠把正在走出門的那兩個身形越來越明顯的天使留下來。

只是用上千廣陽派弟子,才能留下兩個天使,這天使的戰鬥力也未免太強了些,而就這些他們還不如仙人,那真正的仙人戰鬥力又得強到什麼地步,也怪不得整個廣陽派畏仙人如虎豹了。

“你哪還來的十個小隊?我們這次來不是就帶了這麼多人嗎?”

雍博文很懷疑潘漢易明裏一套暗裏一套。

潘漢易低聲解釋道:“雍總你決定干涉俄羅斯內政,我怕手頭這些人不夠用,再從總會那邊調過來的,這兩天就躲在我電腦裏,正式開始動作之後,才分派出去。我這就召人過來吧。”

“不,不用,這是俄羅斯內部的事情,我們可以插手,但沒有必要爲此出死力。”雍博文看了看不遠處的烏麗亞娜,在身邊祭起一個小型的屏蔽法陣,以防烏麗亞娜聽到,“如果這些天使真要插手人間事務的話,那自然是由俄羅斯法師協會方面自行應對,我們只是來見證瑪卡里奇死亡的,現在已經完成任務了,沒有必要再讓我們的人冒險。你先通知廣陽弟子撤離,留下魔王部隊殿後監視,我們先看看情況再說。”

潘漢易勸道:“雍總,要不然你也先撤吧。”

雍博文搖頭道:“現在烏麗亞娜還需要支持,我要是就這麼走了,之前的工夫就全都白廢了。再說了,事情還沒有壞到那個地步,瑪卡里奇顯然不是爲了對付我們才召喚天使降臨的,而是要復活他的兒阿綱托裏,這兩個天使降臨下來,未必會參與戰鬥。”

潘漢易無奈,再怎麼說雍博文也是老闆,又當着烏麗亞娜的面兒,他怎麼也不可能把雍博文綁了走人,只得打起十二萬分的小心,萬一有什麼不測,便是拼了性命也要保雍博文無事。

說話間,那扇金光匯聚的大門已經完全打開。

大門後是一片金光,燦燦耀眼,完全看不清金光之中有什麼。

兩個身形足在十餘米高下的巨大天使自金光中走出,其中一個手中還提着一個巨大的黑盒子,也不知裏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天使自金光中走出,落到那個停止塌陷的層疊空間當中,也沒有顯擺地講兩句話,空着手的那名天使只將手一揮,那隻仍在不停吸食狼人的腦蟲倏地便跳到了天使掌中,一動也不動,慢慢的變成了一個雕塑樣的物體。

那天使伸手在腦蟲上面輕輕一撫,腦蟲登時化爲齏粉。

上千道透明的影子自其中飛出,圍着天使緩緩飛舞,其中一個則慢慢降落到了天使身前,可不正是已經死去了的瑪卡里奇。

他的靈魂居然藏身在了腦蟲當中,這絕對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我主,您最卑微的僕從已經實現了您的要求。”

瑪卡里奇的靈魂在天使面前緩緩下跪。

雍博文連連搖頭,咂着嘴道:“丟人啊,真是丟人啊,我一直聽說除了我這個水貨之外,真正的紫徽會員,都是有通天徹地大神通本事的角色,便是對上神魔也有放手一搏的能力,你說瑪卡里奇再怎麼說也稱霸俄羅斯這麼多年,老梟雄一個,怎麼說跪就跪了呢?”

潘漢易撇了撇嘴,要說他在域外也是久經征戰的,多少如同廣陽派被調到外域協助作戰地的門派高人都見識過,回到人間也是幾經戰鬥,中國法師協會的高層也見過少,可在他看來,所見過的所有人裏面,論起膽子都沒有雍博文這傢伙大的。他在人間搞的那些事情就不提了,用一句膽大包天來形容還算恰當,但在域外的時候,那行事的膽子可真是連天都包不住了,什麼情況都不瞭解呢,就先打妖魔,再打仙使,把交戰雙方都給打了一遍,然後施施然返回人間,全不把這當回事兒,照舊搞風搞不着消停。這纔是真正的狠膽子,什麼人和他比起來都得自愧不如。

烏麗亞娜終於有些挺不住了,往雍博文這邊靠了靠,顫聲道:“大天師,我們是不是先暫時躲一下,天使可是代表主的力量,絕對不是我們能應付得了的。”

“淡定,烏麗亞娜。”雍博文道,“我們中國有句話叫每逢大事有靜氣,形容的是能夠成大事的人,你現在的樣子一點靜氣也沒有,這麼點小小的波折都受不了,將來怎麼統領整個俄羅斯?你可是要成爲新的地下女沙皇的人,拿出點氣度來。天使怎麼樣?不就是個子高點嗎?比他們個子高的我也見過,真打起來也不見得會輸。關鍵是要有信心,關鍵是要有自信,實在不行的時候再說逃跑也不遲,你放心,有我在這裏,總歸能保得住你安全。”

“那我們就這麼看着?是不是採取點什麼行動?”烏麗亞娜還是覺得就這麼當旁觀羣衆實在是有些不妥。

雍博文道:“目前爲止,這是我們能採取的唯一行動。在天使沒有表現出敵意之前,我想任何試圖惹怒他們的輕舉妄動都是不可取的。我們不怕他們,但也沒有必要去主動惹他們,不是嗎?我看你父親召他們來,應該是預謀已久的事情,絕不是臨時起意要借天使的威勢來對付我們,看着吧,看看他是怎麼請求天使讓你哥哥阿納托裏復活的。難道你沒聽明白他腦袋爆了之前說的那些話嗎?這兩個天絕對就是你哥復活的關鍵。你現在需要考慮的,不是怎麼逃跑,而是接下來要怎麼面對你復活的哥哥!難道你打算召告天下,然後把已經唾手可得的權位拱手相讓嗎?”

烏麗亞娜看着天使,依舊帶着濃濃的不安,“如果天使真能夠讓阿納托裏復活,那他是不是也會擁有天使的力量,我怎麼是他的對手?我該怎麼辦?”

“你可真不是一個合格的政治家。”雍博文搖頭嘆氣,很不看好烏麗亞娜將來對俄羅斯法師協會的統治,要知道這可是一個有着強人政治傳統的國度,烏麗亞娜如果不能表現出足夠的強勢,並且擁有將這種強勢轉化爲意志的實力,那麼她在這個位置上絕對呆不了多久,想必到時候,想搶這個位置的人一定很多吧。

天使居高臨下俯視着謙卑的瑪卡里奇,發出瞭如同雷鳴般宏亮的聲音,“很好,信徒瑪卡里奇,你已經實現了你的許諾,由三千名強者的靈魂來兌換阿納托裏,現在足額靈魂已經收到,吾將遣返阿納托裏返回人間,並允許你親眼看到這一幕,現在退下吧!”

瑪卡里奇飄到了一側,垂手站立,但卻忍不住往外邊瞧了一眼。

這一邊有雍博文,有烏麗亞娜,瑪卡里奇的眼神中透出了難以掩飾的得意。

明明已經死了,連腦殼都爆了,還有什麼可得意的?

能夠統治俄羅斯這麼多年,獨抗歐美勢力侵蝕,瑪卡里奇絕對是一個老謀深算的傢伙,能讓他這種情況下依然難以抑制的得意,只能說明一件事情。他依然覺得自己勝券在握!

雍博文感覺有些不安,向潘漢易使了個眼色,潘漢易會意,悄然下令各部準備撤離。

這可不是逞強的時候,如果那兩個天使真有參戰的打算,或是復提到的阿納托裏真就那麼不好對付的話,雍博文絕不會讓自己的手下白去爲俄羅斯的統一事業而犧牲,就算魔王部隊那也是用錢和大量時間堆出來的,白白浪費,雍博文絕對會心痛的。

另一個提着黑盒子的天使邁步上前,將那黑盒子放到地面上。

說是黑盒子,體積僅是相對於巨大的天使而言,實際上也相當於一個小小的房子。

盒子黑黝黝的,也不知是什麼材質造的,在重重金光映照下,依舊烏突突的,好像不知用了多少年的舊貨。

那天使一擡手,打開了盒子側面的蓋子,看起來就好像是把這個小房間的牆壁掀開了一面。

盒子中趴着一個人,衣衫破爛,頭髮虯結,趴在那裏似乎在睡覺。

大約是天使開盒子的動靜驚擾了好夢,那人緩緩的翻身爬起來,盤坐在地上,兩眼茫然地四下張望,他留着濃密的大鬍子,臉也如身上一般是極髒的,根本看不清本來的樣子,打着哈欠,無神的雙眼左看右看,彷彿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阿納托裏!”打開盒子的天使發出充滿威嚴的聲音,“你的父親願意用自己的生命爲鑰匙,打開通道,並用三千名強者的靈魂做爲贖金,只求把你從天堂帶回人間,現在你自由了!出去吧,返回人間,繼續你人間未盡的旅程!”

那就是阿納托裏嗎?

看起來好像是個落魄的偷渡客。

這位難道真有什麼天大的本事,落地就能扭轉局勢?

雍博文很是懷疑地看着那個有點丐幫長老模樣的人。

烏麗亞娜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息,緊緊盯着那人,下意識喚了出來,“阿納托裏,真的是你嗎?”

那人迷茫的神情終於漸漸轉爲了狂喜,“我回來了,我回到人間了!”

他歡呼着,站起來,跑出了盒子。

“看到了嗎?吾等已經實現許諾!協約完成!走吧!”

兩個天使同時化爲一道金光倏地升上天空。

不,不僅僅是兩個天使,還有那扇門,支撐起整個正在塌陷的層疊空間的金光,都隨着天使的離去在剎那間一同升上天空。

失去了支撐的層疊空間立刻繼續方纔未完的塌陷進程,而且由於外力持續作用,空間本身其實已經完成了塌陷全過程,全靠着金光支撐才能勉強維持完整,金光一消失,整個空間立刻支撐不住了,在一瞬間就急速地向着中央塌陷。

阿納托裏欣喜若狂的神色還掛在臉上,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連同那些沒逃出來的異種衛士,一併被壓縮進了塌陷的空間當中。 由法術構建的層疊空間完全塌陷,只餘下一個團雜七雜八的物事。

那是空間塌陷後,殘留在空間中的物質被極度壓縮所產生的殘餘雜質,其中也有阿納托裏的血肉殘餘。

“這個,就算是完事了?”

雍博文有些不敢相信。

瑪卡里奇把阿納手裏誇得跟朵花一樣,不惜搞這麼大的陣勢,扯上了天使,把阿納托裏從天堂弄回人間,如果這是組隊刷副本的話,那這阿納托裏想來就是俄羅斯副本的最後boss了。

可這位boss倒好,只露了一面,什麼本事都沒來得及使出來,就直接被秒殺了。

這是怎麼樣坑爹的劇情啊!

雍博文本來已經蓄勢以待,準備大戰一場,至少準備好犧牲幾百上千的俄羅斯法師,再添補點地獄魔王,以推倒這最終boss。可現在,他就好像蓄滿力道的一拳卻打在了空處一般,滿心空落落的,全是使岔了勁的感覺。

“大概,也許,應該是完事了,據我所知,即使再強大的仙人,如果不能及時逃走的話,也會被空間塌陷壓死,我想他總歸不會比仙人更強吧!”

潘漢易也對這神一樣的轉折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雍總,你說瑪卡里奇千辛萬苦的,不惜陪上自己一條性命,也要把阿納托裏從天堂弄回人間,他這是圖個什麼啊?再讓阿納托裏死一次?不知道他這回能不能復活了。”

“我認爲阿納托裏這應該是第一次死亡,他上一次去天堂的時候,應該還活着!”

雍博文摸着下巴,思忖道:“阿納托裏是瑪卡里奇最信重的兒子,既然派他到東歐那種混亂不堪極度危險的地方做事,那就說明這件事情極爲重要,而瑪卡里奇需要一個最可信賴的人來執行這件事情,如果說在贏得瑪卡里奇信任方面,阿納托裏在俄羅斯法師協會稱第二,大概沒有敢稱第一了。我猜阿納托裏去調查的,一定是跟那個通往天堂的祕密通道有極大關係,說不定調查的就是如何打通這條通道。因爲安德略的出賣或者是其它什麼佈置,阿納托裏或許完成了任務,但也深陷天堂不得迴歸人間。人死了去哪裏這種事情,沒有誰能夠百分之百肯定。而瑪卡里奇卻能肯定阿納托裏在天堂,就是因爲這個原因!阿納托裏用自己換取了打通那條通道的方法。正因爲肯定阿納托裏的下落,瑪卡里奇才會不惜以自己爲代價,換取阿納托裏的迴歸。只是他算計到了所有的事情,唯獨沒有算計到阿納托裏迴歸時的情況,也沒有算計到天使幹活不管善後這種會被投差評的行爲!但凡天使要是做事靠譜點,也不至於讓阿納托裏回到人間就直接被碾壓成粉末了。有人能去,就有人能回來。這條通道,可比教廷以前掌握的那個只能去不能回來的通道強多了,不知道打通方法有沒有留下來。”

潘漢易乾脆利索地道:“我讓那幫小子回來,帶着魔王部隊,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個方法找出來!”

“這個不太好吧,畢竟是人家俄羅斯法師協會的地盤,我們做事還是要低調一些,,再低調一些。”雍博文表示自己的臉皮還不夠厚。

“沒問題,我會讓那幫小子收斂點,不要把房子都拆了。”潘漢易很能理解老闆的心思。

“大天師,這,這就結束了?”

被這一場場神轉折給驚到不知所措的烏麗亞娜總算是回過神來,仍有些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簡直就好像作夢一樣,突然之間,像大山一樣壓在頭上的父親就那麼死掉了,突然之間,本是要回來大顯神威的大哥就那麼死掉了!她贏了,她居然贏了!

wWW_ тт kдn_ C O

烏麗亞娜興奮得幾乎要尖叫起來了。

從今天起,她就是俄羅斯法師協會的新會長,她將俄羅斯地下世界的新一任沙皇,一位女沙皇,一位將可以與葉卡特林娜二世相提並論的偉大女君主!

當然,在此之前,她還有些爛攤子要收拾一下,關鍵是還有一位請來容易送走大約有點困難的大天師。

“不,還沒有結束!”

雍博文神色凝重,絲毫不因看到已經勝利而放鬆,反而比起之前還要嚴肅。

“難道還會有變化?”

烏麗亞娜覺得自己的心臟實在是受不起這種大起大落的折騰了。

“說不準。但你父親再怎麼說也是一位紫徽會員,你的哥哥又遠道從天堂迴歸,要說他們兩個就這麼滑稽的死掉了,你想信嗎?你認爲這可能嗎?”

烏麗亞娜聽雍博文這麼一說,心裏便有些發虛,“我也覺得不太現實,可是,可是他們都已經死了,我們親眼看到了不早嗎?”

雍博文沉聲道:“我們親眼看到了你父親瑪卡里奇的靈魂升入了天堂,而且還是兩位相當強力的天使親自來迎接的,我們親眼看到了你的哥哥從天堂重回人間,是你的父親不惜一切代價弄回來的!”

烏麗亞娜心裏一下就沒底兒了,“你的意思是說,他們兩個都沒有死,可能都已經在天堂了?那他們還能回來嗎?”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雍博文神色肅然,“我們不敢肯定你的父親是不是在這裏留了什麼通道口,以方便他們重新返回人間。烏麗亞娜,勝利還沒有到來,不要高興得太早了,我們必須要確定萬無一失纔可,哪怕有任何一絲他們迴歸的可能,也要毫不留情的扼殺!這樣吧,我安排我的人對你父親掌握的核心地區進行清場,以確保他們不會再重回人間,至少不能從夏泉宮裏重新迴歸人間,你到外面去,儘快完全掌握局勢,停止騷亂!現在,我們需要一個平穩的局面,也要表現出對局面的控制,這樣才能讓那些跟隨你的人加深對你的信任!你放心,後面這裏有我,前面就要依靠你自己的發揮了,加油,烏麗亞娜女皇!”

烏麗亞娜感激萬分,沉聲道:“大天師,那這裏就交給你了,我會盡快把前面的局勢掌握住,結束騷亂,恢復正常秩序!” 烏麗亞娜自然不是那麼傻到完全相信雍博文。

她也清楚雍博文全用自己人收拾現場,肯定是想動手腳,比如找一些瑪卡里奇留下來的寶特啊、法術啊之類的東西。

但在這種時候,烏麗亞娜卻沒有其它選擇。

她對瑪卡里奇的畏懼已經深入到了骨子裏,總覺得瑪卡里奇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就死掉,萬一自己堅持收拾現場,結果瑪卡里奇安排了後手,噌地跳出來,她該怎麼辦?輪刀子把老爹再砍死一回?她自己也清楚,自己想來是沒有那麼大勇氣的。

而且用手底下的人收拾現場,萬一真見瑪卡里奇,有幾個人會堅持服衆她的命令去幹掉瑪卡里奇,這也是比較難說的事情。

大家都盼着瑪卡里奇死掉,可是誰也沒有勇氣親自動手,要不然也輪不到雍博文這麼個外人來推動這件事情了。

而從另一方面講,烏麗亞娜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實力並不足以壓服整個俄羅斯法師協會各方面的術法力量,尤其是這次爆亂,雖然名義上的領頭人是她,但背後出了大力的,卻是雍博文,若沒有雍博文的支持與幫助,她領導的這場爆亂,最多也就止步於夏泉宮大門前了,談何佔領整個夏泉宮?不管是從日統治俄羅斯仍需要雍博文的大力幫扶這個角度考慮,還是從該給雍博文些好處來酬勞這個角度考慮,收拾現場這個差使,都要交給雍博文來執行。

於是烏麗亞娜很是表現得高高興興的離開這裏,去外面收拾局面,務求在最短時間內重新穩定夏泉宮。

而在她離開之前,雍博文很善解人意地塞了部數碼相機給她。

不過是部相當普通的傻瓜相機,但裏面卻記錄了瑪卡里奇最後時刻爆頭的重要畫面,清楚證實了瑪卡里奇的死亡,而且還是確實是因病死亡。

這是雍博文在最初的時候就安排人準備好的,要證實瑪卡里奇死亡總不能把他搞死之後再領大傢伙來都參觀一下,最好方法自然就是提供影像資料。

至於烏麗亞娜怎麼用裏面拍下來的相片來編造出一個瑪卡里奇早已經死亡,而莎娜麗娃卻密不發喪,僅此擄取最高權力的謊言來,那就不是雍博文所關心的了。

反正俄羅斯術法界各方人士所重點關心的,只是瑪卡里奇死沒死的問題,至於他怎麼死的什麼時候死的,這種事情想來是沒有人關心的。

烏麗亞娜一走,潘漢易就把之前撤離的人馬又都召喚回來,由廣陽派弟子分別帶領成小隊的地獄魔王,進行現場清理勘察。

瑪卡里奇所在的房間只有百餘平米,全仗着空間疊加技術才能容納那麼多人,但這並不表示整個瑪卡里奇所佔的地方就只有這百餘平米。事實上這一個房間周圍數十個房間都是屬於瑪卡里奇所有並使用的,每一個都採用了空間疊加法術。有的房間是用作了書房,藏有大量俄羅斯方面的法術書籍,有的房間用來貯藏各種魔法原料,有的房間用來珍藏瑪卡里奇執掌俄羅斯數十年來收到的各國術法組織所贈送的奇珍禮物,有的房間則用來存放大量不適於存於電腦之中的原始檔案資料。

這都是好東西,潘漢易老實不客氣地替已經表示自己臉皮不是那麼厚的老闆做了主,直接把這些東西一掃而空,統統存入電腦,上傳到公司網絡存儲器中收藏。

一支小隊在瑪卡里奇所在房間的下方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室。

不過這個地下室裏並沒有存着什麼寶貝財富,而是堆滿了乾枯的屍體。

數以千計的乾枯屍體。

有人類的,有妖怪的,有惡魔的。

各種各樣,千奇百怪。

相同的是,每一具體都是乾癟的,好像只剩下了一層就好像是那些被腦蟲吸死的狼人衛士。

這就是藏在腦蟲中三千靈魂的來源。

瑪卡里奇爲了接回遠在天堂的兒子,收集了三千名足以稱爲強者的生靈,不管是人間的法師,還是妖界的精怪,將他們統統殺死。

這是一種最古老的祭祀方法。

也是最殘忍的一種祭祀方法。

以生命和靈魂爲獻祭,向更強大的位面祈求願望的實現。

這種方法曾經一度在人間極爲流行,甚至在人間的法師們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將那些外位面的生靈統統趕了出去,並且封閉了大部分已知通道之後,在人間依然流行了很長一段時間。

當然,沒有了位面通道,沒有了那些強大的生靈,這樣的祭祀將不會再有用處,逐漸被人們所拋棄,以至於遺忘,到如今甚至連法師都很少會記得這種曾在人間流行一時的殘忍祭祀方法。

很顯然,瑪卡里奇正是採用這種古老的祭祀方法,纔打動了天堂中的天使,取得了換回自己兒子的機會。

從這一點來看,天堂的天使,或者說天堂本身,很需要強大的靈魂,三千個足夠強大的靈魂,對於天使而言也是一個極重的砝碼,爲此他們不惜打破了從來沒有活人能夠從天堂返回人間的先例。

雍博文親自主持,點火將這些屍體以三昧真火焚燒成灰燼。

熊熊大火被法陣限制在地下室中,將會燃燒很久。

一直忙活着主持搜索工作的潘漢易悄悄走過來,低聲彙報,“在瑪卡里奇的藏書室裏,發現了一個隱藏的小型書房,我們在裏面找到了一些東西,有瑪卡里奇的日記,還有一些在國外隱祕行動的直接受瑪卡里奇指揮的俄羅斯法師給他發來的機密彙報,你來看看吧,裏面有涉及到中國法師協會和你的部分。”

雍博文點了點頭,指着正熊熊燃燒地的地下室叮囑道:“要確保完全燃燒充分,不要留下一點證據。這種殘忍的祭祀方法,還是讓它淹沒在歷史中吧,不要讓人從這裏的痕跡判斷出來,我怕會有更多人的人仿效這種方法。”

潘漢易應道:“雍總,放心吧,我會親自盯着。燒完之後,會仔細檢查灰燼,要是有發現的話,會及時向你彙報。”很顯然潘漢易對雍博文的話另有一番領悟。 在書房中的發現的小密室更確切點說,應該是一個情報室。

裏面儲存了大量關於各國法師協會的情報,很多都是高度機密。

顯然瑪卡里奇手下有一支極有效率的間諜網,已經滲透到了歐陸各國法師協會內部,甚至是如巫師公會這般大型跨國術法組織核心。

俄羅斯與歐陸各國爭鋒多年,從巫法實力到教義正統,再到對地緣掌控,以一國之力獨抗歐陸諸國,近年來又新加入了美利堅法師協會,除了自身根基雄厚,做爲領導者的瑪卡里奇領導有方外,情報的準確及時,也是極爲重要的原因。

現在瑪卡里奇死了,也不知烏麗亞娜知不知道掌控這個情報組織的方法,若是她不能掌控,也絕不能讓其落入敵對一方手中。

潘漢易所說的,雍博文應該看看的東西,單獨存放在一個文件櫃內。

瑪卡里奇是個極爲老派的法師,對於電腦之類的電子設備有着天生和本能的敵視與戒備,因此在他的這間小小密室裏,沒有一臺電腦,所有情報都是以紙質方式存檔。

每一個文件櫃是一個分類。

而那個雍博文要看的分類的名字是,中國。

這是一櫃關於中國的各方面情報以及在中國境內曾採取的各種機密行動的計劃、總結。

廣陽弟子都是作戰經驗豐富的老戰士,在仔細檢查過後,把中國方面的情況分成幾大類擺好,凡是有涉及到雍博文、魚承世的,哪怕是僅僅是有字眼提到過兩人的情報單獨放了一摞,厚厚一疊,又聯繫人使了通文類法術,將內容翻譯成中文,以方便雍博文觀看。

雍博文讓人把這疊情況搬到辦公桌上,就坐在本屬於瑪卡里奇的位置上,仔細翻看。

這其中涉及到雍博文的部分,最初便是從他加入法師協會,被魚承世捧成紫徽大天師後開始的,主要是基本資料的調查。

關於個人出身門派、年齡籍貫、所做貢獻等相關信息,幾乎就是國內法師協會備案檔案的盜版,雍博文曾看過自己存在春城法師協會的檔案,只是不過是好奇,隨意翻了翻,但還是注意到其中有兩處把自己的名字錯打成了雍文博,當時因爲好笑,而印象深刻,此時翻閱俄羅斯這邊這份,竟然又看到了那兩處錯誤。

這根本就是春城法師協會檔案的影印件!

雍博文不由得大爲警惕,想來是春城法師協會內部已經有被俄羅斯法師協會收買的人員,由此推知,那麼會不會還有被其他勢力收買的法師?現在春城雖然也因爲種種原因算得上是一處焦點地帶,但等到雍博文真正插手東歐戰事之後,百分之百分成爲世界矚目的焦點,只要他在東歐戰事當中運作出色,那麼春城就必然會成爲影響術法世界局勢的一極!一個真正屬於紫徽大天師應有待遇和榮耀!

那麼,一個穩固的密不透風的老巢,就是必然的需要。

絕不能等春城真正引起世界矚目之後,在安全保密方面,仍然漏得跟個篩子一樣。

雍博文琢磨着在春城開展一次大規模的安全清理行動。當然他不是春城法師協會主席,在春城法師協會也沒有相關任職,這種行動他是不能指手劃腳甚至親自指揮的,但他做爲全國總理事會的副理事長,還是有資格向春城法師協會提出相關“建議”,想來逄增祥會很欣然採納,並且認真執行。

接下來就是春城方方面面的情報,主要是關於魚承世和其旗下軍火公司的資料。這時候就能看出魚承世公司在保密方面的出色了,俄羅斯這邊的相關情報基本涉及不到任何核心機密,所有都是從各種公開渠道採集來的彙總。

翻過這些採集來的情報,下面是一些行動的計劃和總結,每個計劃的相關資料都訂了厚厚一本。

第一本便赫然是,“關於強襲葫蘆島法師協會總部的計劃。”

雍博文不由一驚。

葫蘆島法師協會遭襲,囚禁的克里斯蒂安被劫走,十餘名本地法師遇害,實在是中國法師協會成立有史以來最重大的一次恐怖襲擊事件。雍博文一直以爲是澳大利亞法師協會動的手,由此纔有遠赴澳洲一戰,掀翻了整個澳大利亞法師協會,打得會長古德里安至今仍流亡在外下落不明。

這份計劃是後補報上來的,也就是說實際執行人根據當時的情況,自己做出行動決定,只不過在事後上報一份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