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體內四大本源不斷壯大,白起已經熟悉了這冰冷刺骨的感覺,漸漸的身體也恢復了行動的能力!

而各大本源也發生了本質的變化,竟然出現了融合的趨勢,這種變化是白起沒有預料到的!

接近透明的九幽之炎,深藍色的寒冰本源、血色的殺戮本源和雷霆本源,顏色逐漸變黑,如同幽潭中的顏色一般,然後四大本源在體內糾纏融合到一起!

此刻四大本源,沒有一絲衝突,就這麼突兀而又順理成章的融合到一起!

新融合後的本源,結合了四者全部的能力,化爲一個黝黑的火焰一般的本源,只不過這道火焰卻是陰寒冰冷的氣息,火焰的中心有一團雷霆一般的東西,最中心一柄縮小的殺神劍,一般的殺戮本源化成的本源之心。

如此本源看起來如同拼接到一起,卻又給人一種融會一體,不分彼此的矛盾感!

這四者融合前唯一的相同點都是吸收了陰煞屬性,白起就把融合後的本源稱爲陰極業火!

而白起的這種稱呼也恰好說明了本源的真正屬性,天地分陰陽,而白起原本所有的本源都是陰屬性的,融合後就變成純陰的屬性,也就是陰屬性的極致,所以稱之爲陰極業火恰恰合適!

就在陰極業火凝成的時候,白起神通初期的修爲也直接突破到神通中期,白起並沒有停止修煉!

依舊不停地吸收着來自幽潭的寒流,而原本沒有減少的幽潭之水,在陰極業火融合後,竟然開始緩慢的減少!

對於這個情況白起雖然有些不解,但是也有了猜測,原本的本源和陰極業火本就是質的區別,屬陰極的幽潭根本不會因爲白起原本駁雜的本源有所減少。

而在白起的四大本源融合後,兩者的屬性都達到了同意品級,這就是四大本源和陰極質的區別,原來量多卻是不純粹,所以吸收的速度有限!

而融合後就不然了,白起平靜的看着體內的本源不斷壯大,幽潭潭水的不斷的減少,白起期待等幽潭全部被吸收後會有什麼樣的效果!

陰極業火不斷的壯大,從原本只有拇指大小,變成拳頭大小,最後直接在白起體外顯出形態,將白起包裹在裏面後,開始瘋狂的吸收起幽潭中的寒流!

此時的陰極業火已經不能用吸收來形容了,直接吞噬起來,這也是殺戮本源原本就有的能力,吞噬、瘋狂的吞噬!

幽潭之水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減少,白起心中古井無波,陰極業火吸收的同時,也會反哺一些能量到白起的體內,加速白起元力的吸收!

本源和修爲同步瘋狂提升,而此時的幽潭之水也僅僅剛下降到胸口的位置,而此時卻是過去了好久!

但由於此地永遠都處於黑暗,白起並不清楚過去了多久!

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爲化龍玉出現的緣故,白起不會在擔心南荒的事情,這件事情可以慢慢來!

等冷血或更多的人修爲突破後,然後在以雷霆之勢一舉收攏各大勢力!所以白起心無旁騖的吞噬着幽潭之水,而隨着陰極業火不斷的壯大,吞噬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另一面,冷血帶化龍玉回到崖頂的時候,迎來衆人喜悅的歡呼。

對於喑和刀疤來說,冷血就是他們的餓老大,是他們生存下去唯一,這是一種同命相惜的感情。

“老大回來了,你沒事吧!”喑第一眼就看到了冷血,在場最關心冷血的就是她,當先喜悅的喊出聲,刀疤也是歡喜的附和着!

“害你們擔心了,我沒事!”冷血看到衆人關切的面孔,心中也是一陣感動!

“對了,老大你有沒有見過一個叫白起的,當時我們打算去救你,那個白起就突然出現,自告奮勇的說去幫你,怎麼沒看見他。不會是凍死了吧!”

刀疤看到冷血單身一人,不由問出聲,刀疤雖然和白起部熟但是對於白起這種做法還是很敬佩的!

喑見狀也是疑惑的看着冷血,冷血輕聲一笑道:“白起兄弟無事,此次還多虧了白起兄弟,若非是他我恐怕就見不到你了!

而且我和白起已經結爲兄弟,以後遇到千萬要客氣,只不過他說要下去修煉,我們就在此等上一天,若是他沒有上來,應該就是在下面閉關了,我們就回去!”

聞言,刀疤和喑面色都是一陣,刀疤境的道:“老大對他這麼有信心,你就不怕他是凍死在下面上不來了?”

“放心吧,以白起兄弟的能力,是死不了的,對他這點信心還是有的,要不然如何做我冷血的兄弟!”

冷血這麼說着,連自己都感覺一陣好笑,或許和白起皆爲兄弟是自己的福氣也說不定!

隨後又和衆人說了下白起救自己的情景,但是卻沒有提起白起說的那些關於上天界的事情,衆人聞言皆是讚歎不已。

同時對於白起也多了一分敬重,這些人本就是桀驁不馴,眼高於頂的人,除了冷血連大荒現任的盟主魂都不服,而對於白起卻是發自內心的佩服。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然後衆人直接返回了地煞部落,地煞部落與其說是部落,還不如說是一個山寨,在地煞山脈的一個小山頭上,其中並沒有人,或者說整個山寨只有他們這些人!

回到部落後,冷血就暗道:“壞了,當時之位化龍玉的事情高興了,竟然忘了和白起細說部落的事情,到時白起恐怕找不到啊!”

於是對刀疤道:“你去派個人回深淵那邊等待白起兄弟,當時忘了和他細說部落的事情了,到時怕他找不到啊!”

刀疤應了一聲,便吩咐人去做:“二煞,你們倆快去深淵那邊,等候白起兄弟,就是那天那個一身血泡的人,他出來後你們將他引來部落!”

二煞是兄弟兩人,高瘦的叫煞一,矮胖的叫煞二!

二煞兩兄弟同時應了一聲,就向着山外飛去,路上煞一開口道:“弟弟,現在正是個機會,我們和不妨趁機回到大荒報信,若是魂盟主能夠得到了冷血的寶貝,咱們倆就是功臣啊!”

“大哥,冷血老大對咱們如何,你心裏比我有數,當年若不是冷血老大咱們兄弟早就命喪兇獸之口!

那魂究竟給你什麼好處,你願意不惜一切的背叛冷血老大!”

煞二看着大哥苦苦相勸,這件事情煞一和他說了好多次了,但是自己苦苦相勸,煞一也認錯了,可是此時竟然舊事重提!

“好吧,我告訴你,當時離開大荒時魂盟主要我將冷血的一舉一動報告給他,若是我做出什麼貢獻的話,可以提升我爲第九長老,倒時我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弟弟想開點吧,冷血現在這樣能給你什麼!”


煞一終於還是將魂的許諾說了出來,希望以此打動自己的弟弟! “大哥,你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了,如果沒有冷血老大,咱們也不會有今天啊,難道爲了利益連冷血老大的救命之恩都不顧了嗎?”

煞二依舊希望自己的大哥可以回心轉意,但是煞一卻是不屑的笑道:“弟弟啊,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利益至上的世界,收起你那可笑的忠義感吧!

大哥再問你最後一遍,你跟不跟我去大荒部落,這次冷血肯定在深淵得到了寶貝,到時若是被魂盟主得到,他一高興咱們後半生就有想之不盡的榮華富貴!”

煞一越說越激動最後直接瘋狂的笑了起來,煞二看着自己的大哥,痛苦不已,煞二心中暗道一聲:‘大哥,對不起了!’


然後手中出現一柄短刺,狠狠的刺向煞一的胸口,煞一隻顧着高興哪有防備自己的弟弟,於是直接中招了,然後身體就這麼狠狠的從高空摔了下去!

看着煞一摔下去的身影,煞二眼中滑落兩地淚水,這個人雖然變了,但是他依然是自己的哥哥啊,親手殺了自己的哥哥他如何能不痛苦!

煞二沒有下去看煞一,直接飛身離開,這一刻他心中雖然痛苦萬分,但是他知道這麼做是對的!

若非冷血他們早就是已死之人,所以他們活下來,他們的生命就是冷血的,所以煞二不容許自己背叛冷血,更不容許自己的大哥背叛!

而煞二多麼希望自己先死,就不用這麼痛苦,可是事情依然到了現在的地步。

‘就當你早在當年就死在了兇獸之口!’

如此想着,煞二就直接離開,沒有再去理會大哥的生死,而在煞二離開後,摔落道地面的煞一一個翻滾就站了起來!

摸了摸胸口的傷口,煞一喃喃道:“人各有志,弟弟我不怪你,只希望他日不要在如此相對!”

原來煞一在煞二刺來的時候,就做出了決定,所以並沒有反抗,直接屏住呼吸裝死過去!

只有這樣,自己纔不用和弟弟生死相對,只有這樣自己纔可以追尋自己的生活!

隨後又看了眼煞二離開的方向,嘆了口氣低語道:“弟弟,千萬不要回來的太快!”

然後向着大荒部落的方向,極速離去,煞一知道自己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剛到大荒部落,並且在弟弟趕回來自前,就先一步帶魂來到地煞部落,這樣他們兩個人才能不會一聲生死相對!

再回到深淵前的崖頂,煞二乾脆盤坐在深淵前等待着白起。

‘兩天前才離開,今天又回來了!’

心中暗歎一聲,煞二不由的想起大哥的事情心中又是一陣悽苦!


煞二安靜的等待着白起,知道第七天的時候,煞二就看到一陣光束直衝了出來!

這道光束正是白起,直到今天白起終於把幽潭之水全部吞噬,陰極業火已經蔓延到全身各處,不論血肉合適骨髓,沒有一處不充斥着陰極業火!

白起的修爲更是達到了神通後期,雖然沒有達到神通巔峯,但是也只差一步!

白起剛飛出深淵,就看到崖頂一個矮胖子正看着自己,但是白起並沒有什麼印象!

正要離開就聽到,矮胖子的呼喊聲:“白起大哥,我是煞二,冷血老大讓我來迎接你的!”

白起聞言飛起的身影頓時止住,然後落到煞二的身前露出一個笑容:“這人不僅長得猥褻,連名字都這麼個性!”

如此想着,白起出言道:“哦?大哥真是太客氣了,當日已經告訴我地方了,如今還派你來,那麼咱們走吧!”

煞二聽了,心中有了想法,出聲道:“敢問白起大哥,冷血老大怎麼給你說的?”

“他告訴我他在地煞部落,怎麼了有問題麼?”兩人飛起,白起並沒有全速前進,只是和煞二保持一樣的距離!

“果然如此!”煞二心中暗笑一聲,然後道:“當日冷血老大並沒有和你說清楚,我們地煞部落其實就我們幾十人,而且部落不過是在地煞山脈中一個山寨,之所以叫部落,也是爲了好聽!”

白起聞言心中一震,若是沒有煞二的到來,自己說不定還真找不到地方,心中也是暗暗好笑,冷血也太大意了!

兩人一路飛行,偶爾聊上兩句,二人經過煞二殺死他哥哥地方,身形一頓,就向着地面望去,雖然此刻他們距離地面有百丈高,但是煞二也是神通期的修爲,地面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然而下面卻沒有了哥哥的屍體,心中頓時咯噔一下,臉色一變,暗道壞了!

白起發現了煞二的異常,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然後順着煞二的眼神向下望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下面就是一個小山谷!

“難道沒死?”煞二嘀咕一聲,皺着眉頭將前些日子和哥哥的事情說了一遍!

白起聞言,也是眉頭一皺深深的看了煞二一眼,對煞二忠義的表現欽佩不已,隨後安慰道:“不要擔心,可能被兇獸之類的。。”

說道這白起沒有說下去,地面的情況白起也看在眼裏,根本沒有雜亂的模樣,而煞一很可能並沒有死!

煞二明白白起的意思道:“白起大哥,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我怕事情有變,冷血老大若是出了事,我煞二就是罪人啊!”

白起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乾脆將煞二抓在手中,帶他一起飛行!

白起帶着煞二,速度依然快如閃電,煞二感看着周圍的景物飛速後退,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心中暗暗激盪不已,對白起的實力更是猜測不已,如此速度,就是冷血也沒有啊!

在煞二的眼中,冷血就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了,冷血的速度他也見識過,當年就自己時,冷血施展的速度就已經讓他讚歎不已,但是白起的速度,卻是讓他更加吃驚!

原本距離地煞部落還有半天的路程,但是在白起的帶領下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就趕到了!

而在二人剛來到地煞部落外圍的時候,就看到十二個一身黑袍,帶着黑色斗笠的身影,懸浮在地煞部落的上空!

對面正是冷血等人,兩方正在對視着,而煞二的眼神卻放到了一個高瘦的黑衣人身上,那個熟悉的身影,就算看不到臉,煞二也知道是誰了!

看着眼前的場面,白起低語道:“正是時候呢!” “冷血,把東西叫出來,我可以放他們一條生路,要不然他們都得死!”

爲首的黑衣人,手指指向冷血身後的所有人,冷聲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冷血面色平靜,聲音冰冷沒有絲毫所動!

“冷血,原來你也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小人,爲了一件寶物,你想棄他們生死不顧麼?”黑衣人語氣譏諷,鄙夷的說道!

不待冷血可口,刀疤就是向前怒聲道:“披着一身黑皮就可以遮住你們醜陋的模樣了麼?魂,既然敢來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麼?還是你們這些人都沒臉見人啊!”

“哈哈!!”

刀疤話音剛落,身後衆人都大笑出聲,連遠處的白起也是露出一絲笑容!

然後繼續道:“你也不用挑撥我們兄弟的關係,想要動手便出手吧!何必找這麼個拙劣的藉口,你不過就是一個膽小鬼,怕他日冷血老大找你找回場子罷了!”

“哈哈,好!刀疤是吧,沒想到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嘴硬,冷血我不得不說你有一羣好兄弟啊,着實讓魂羨慕不已啊!”混坦然承認自己的身份,似笑非笑的說道。

“是麼?難道你認定吃定我們了麼?”冷血看了眼遠處的白起,嘴角掛起一絲笑意,如果說之前還處於劣勢的話,白起來了就擁有了平等的局面,冷血對白起信心可是十足啊!

“冷血,不要虛張聲勢了,爲了你大荒左右盟使,八大長老哦不是九大長老都來了,或許你應該爲此感到榮幸!”

魂語氣略帶譏諷,目光直視冷血!

冷血嘴角彎起一個弧度,鄙夷的看了眼魂道:“魂盟主,在冷血的眼中,你們不過是一羣強盜外加一個叛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