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咒語的念出,以傑斯高舉過頭頂的神器‘雷澤’爲起點,一道粗大無比的雷柱直衝天際,整片天地之間頓時雷雲滾滾,雷鳴閃爍,強大的天威,讓在場數萬修者的心神都不禁有些微微的顫抖,即使是戰鬥中的鐵木與斬天兩人也都一一退開一旁,目瞪口呆的望向天空。

似乎沒有絲毫所覺,蕭凡血色的眸子中,只有鐵木!紫焰隨着鮮血的澆築,已經有三丈多高,略顯單薄的身軀,潛藏着無盡的力量,提在右手中的神兵龍吟在身後劃出一道長長的劍痕!

“鐺!”宛若鐵石相擊的聲響自雲霄上傳出,就好像神聖的教廷在裁決罪惡的生靈,無數道雷霆交接,一道粗大無比的雷電如游龍一般當空劈下,目標正是下方的蕭凡!

敏銳的意念嗅到了足以威脅到自己生命的危險,蕭凡緩緩擡頭,血眸之中閃過一絲憤怒和恨意,仰頭向天長吼,手中重劍神兵揮舞而起,帶動長長的紫焰,吼道:“蒼天!以我之血染蒼天!”話音一落,紫焰再次暴漲,神兵舞空,一道紫焰升騰的數千丈劍芒當空劈出,瞬間便將那天際上落下的裁決神雷劈成漫天碎片!

在所有人駭然的眼神中,數千丈長的巨大劍芒劈散神雷後,去勢不減的繼續向傑斯,鐵木,以及他們身後的兩大學院的數萬修者劈去,沉重的死亡氣息頓時縈繞在所有人的心頭,面對這幾乎可以撼天動地的強大力量,他們還能掙扎什麼?

這一刻,數萬人絕望了,傑斯絕望了,鐵木也絕望了。

“傳說中,天地間本無光,有了黑暗之後,纔有了光亮。”就在所有人面對驚天劍芒絕望的時候,一道充滿了淡淡威嚴的聲音傳入所有人的心神,只見那原本墨雲滾滾,一片漆黑的蒼空突然亮起刺目的白光,讓所有人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是過了片刻間,還是過了許久,當所有人睜開眼睛的時候,陰霾的天空已經恢復了往日的清明,五道身影顯現半空之中,正是天武學院的五位院長!畢竟蕭凡這一劍的氣勢與裁決神雷的氣息委實有些驚天動地,又怎麼可能不驚動了學院的這五大巨頭?

“阿彌陀佛,得饒人處且饒人,小小年紀,何必妄造殺孽?”首先開口說話的卻是那佛道學院的院長空寂大師,方纔蕭凡的那一劍若是劈實了,魔法學院與道修學院的數萬學員都會盡皆喪命,這又如何能不讓這個以慈悲爲懷的高僧動容?

血色的眸子望了望虛空而立的五道身影,蕭凡的神經有些迷糊,嘴角撇起一絲不屑的譏笑,蕭凡剛要開口,卻是直挺挺的轟然倒地,全身數丈高的紫焰也瞬間斂入體內,神兵龍吟隱入眉心消失不見,一切開始的那麼突然,卻在這片刻就結束了。

臥龍天玄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處來到蕭凡身旁,抓起蕭凡的右手,天玄皺着眉頭向蕭凡體內輸入一道元力探察他的傷勢,這一看卻是讓天玄嚇了一跳,此時的蕭凡已經不僅僅是重傷那麼簡單了,他感覺到蕭凡體內的生命之火已經馬上就要熄滅了!

就在此時,那道修學院的院長紫星道君卻是突然冷冷開口道:“心狠手辣,殺意滔天,天地不容,此子當殺!”

這一句話,卻是讓那本就爲蕭凡擔憂的天玄心中升起一股怒火,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天玄開口道:“若不是你們道修學院與魔法學院,戰道學院聯合想要踏平我武道學院,蕭凡怎會生出殺念?想要殺蕭凡?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這一番說出口,卻是讓所有人都明白了天玄的意思就是:這蕭凡我護定了。

冷冷的掃了一眼普羅休斯,紫星道君,巴羅塔西,空寂四人,天玄直接抱起蕭凡一個空間挪移就離開了,這一幕景象,讓所有人都驚訝這個武道學院院長的強勢。

眼神狠厲的望着天玄離去的地方,紫星道君還沒那個實力跟天玄動手,四人也都知道天玄已經踏入通天境界了,以他們九天巔峯的修爲,那根本就是雞蛋碰石頭,沒有絲毫的機會。

天玄走後,其他四大學院的院長也都紛紛離開,這場由魔法學院引起的廝殺也就此結束,學員們紛紛散去,斬天,小卓,兮若,南風三人站在原處,心中擔憂着蕭凡的安慰,看着地上那幾乎成河的血跡,蕭凡這次的傷勢絕對不簡單!

或許此時心中最亂的莫過於納蘭兮若了吧,天玄老人早就已經看出來了,她有着帝狂巔峯境界的修爲,手中更是還有着上古神物天殤琴,如果兮若全力出手,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南宮小生也不會死。天玄也不知道她爲何隱瞞,然而每個人都有着每個人的祕密,他也不想過問,至於蕭凡的傷勢,他也當做是對蕭凡的磨練,蕭凡此時的傷勢雖然嚴峻,但還在他的掌控之中。

今天發生在蕭凡身上的異象,再一次讓兮若怎麼想都無法想明白,記得兩年前,蕭凡眉心的金芒,便讓所有人都感覺他不簡單,當知道那是神兵龍吟之後,兮若也就明白了。一年前,蕭凡迷失神志之時,曾經開口說過一句話:“女媧,爲何亂我心神,阻我成天?”

“女媧?那可是上古之時的大神!你的身上到底隱藏了多少的祕密?”擡頭仰望着萬里蒼穹,兮若心中盡皆一片混亂的思緒。

【由於昨天上了一個24小時的連班,所以沒有時間回家碼字更新,這裏還請兄弟們莫怪。今天我熬夜碼字2更奉上,應該可以讓兄弟們感覺到點安慰吧,喜歡這本書,而且喜歡忘情的風格的話,就請加入讀者羣:90686318,忘情寫書的路不會終止,這只是第二本。】 時間總是在不經意間從指尖悄然流走,昨日的一幕幕還縈繞在天武學院衆多學員的心頭,自從回來之後,傑斯再次閉關了,鐵木閉關了,莫克閉關了,即使是無相那個小禿驢,也閉關了。見識過蕭凡的神威之後,他們心底那對於力量的渴望,頭一次那麼的強烈。

在天玄臥龍潛修的那間閣樓中,蕭凡也在蒲團上躺了整整一天,幾近燃滅的生命之火,在靈魂的識海中,忽閃忽滅,一旁的天玄看起來也似乎蒼老了許多,這一天的時間,他一點也沒閒着,想要重新點燃生命的火種,唯有那傳說中的上古神陣:黎血奉天陣。

陣法已經佈置完畢,唯一還欠缺的只有九黎之血了,話說這九黎之血在人族中,那絕對是鳳毛麟角的存在,擁有九黎血脈的人,修煉武道一途的成就,絕對比普通的那些天資縱橫的人,還要大的多!上古之時,人皇軒轅,武魔蚩尤,戰神刑天,無一不是擁有九黎血脈的人。

九黎之血雖然稀少,但是蕭凡依然還是有救的,值得慶幸的是,天玄臥龍就是一個擁有九黎血脈的人。


望着躺在那裏,臉面上沒有絲毫血色的少年,天玄蒼老的面容上泛起一絲苦笑,自語道:“蕭凡啊蕭凡,真不知道選擇你作爲棋子這一步,人皇是做對了,還是錯了?不過短短兩年,你可是讓我夠忙活的了。”話雖然這樣說着,天玄也沒有絲毫猶豫的便從指尖逼出一道精血,瞬間引動了黎血奉天陣。

陣法一經啓動,天地頓時變色!只見天際邊,一團團墨色的雷雲滾滾而來,傾盆的大雨覆蓋了整個天武學院,一隻只無形的觸手無聲無息間從數以萬計的學員們身上帶走了一些東西,只可惜,年少的他們,並沒有絲毫的察覺。

異變初啓之時,兮若便感覺自己的體內的天殤琴微微一顫,一道若有若無的紫色光罩頓時護住了全身,心神微震的獨孤卓全身騰起青色的光罩,安詳的躺在牀榻之上的南宮小生的屍體也泛起烏黑色的玄光,由此看來,小生並沒有真的死去。

任誰也不會想到,爲了救蕭凡一命,天玄臥龍竟然能夠狠心引動‘黎血奉天陣’!傳說中,若是啓動這逆天的陣法,方圓數千米範圍內的所有生靈,都會被剝奪十年的壽命注入陣法中心處的那個人體內,僅僅只是爲了點燃那即將熄滅的生命炙炎。

慶幸的是,五大學院中爲數不多的幾個佼佼者手中,都有着至寶護身,倒是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其他四位院長對於天玄敢做這種逆天之事,也是敢怒不敢言,唯有睜一眼閉一眼了。

“黎血奉天?”感受着那詭異的氣息,兮若便明白了事情的緣由,迷惑的眼神遙遙望向武道學院最高處的那個小小閣樓,兮若心中想到,莫非蕭凡的傷勢已經嚴重到了這種程度?然而,又到底是什麼驅使着這位天玄老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動用這逆天的陣法?

閣樓之中,天玄臥龍幽幽一嘆,誰又能夠真的理會這位老者的心?他畢生的一切,都奉獻給了人族,爲了人族,爲了這顆有可能決定人族未來的棋子,他也只能如此了,用數萬人十年的壽命,換取人族的昌盛,一切都值得!

在蕭凡的靈魂深處,已經快要熄滅的生命炙炎,突然被蜂擁而入的龐大生命元力包裹起來,猶如點點星火的火苗頓時嗖的一下旺盛起來,已經漸漸冰涼的軀體再次感受到了那久違的溫度,識海中的那團紫氣也變得異常活躍起來。

片刻之後,蕭凡的靈魂便清醒了過來,只是軀體還未醒來,直愣愣的望着面前的紫氣團,蕭凡就是想不明白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莫非也是人皇安在自己體內的定時**?

仔細的感受着紫氣團傳出的氣息,那是一種比之洪荒亙古更加久遠,蒼茫的氣息,此時的蕭凡已經不是剛剛出山之時的懵懂,在天武書庫之中,蕭凡閱讀了海量的功訣,自己明白這紫氣團絕對不簡單!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蕭凡用靈魂意念的手,輕輕的去觸摸氣團,頓時感覺一股極其純淨的本源力量融入靈魂,讓自己的神識更加凝視,更加強大!這個發現,讓蕭凡異常的興奮!

軀體已經漸漸恢復了知覺,蕭凡無奈的從識海中退出,回到了現實,對於這個紫氣團的祕密,只能等以後再好好的研究一下了。

緩緩睜開雙眸,深邃的瞳孔,表示着蕭凡經過這一次的生死,更加成熟了許多,看開了許多,明白了許多。

恭敬的對着面前的老人深深的行了一個禮,不管在自己的心裏,蕭凡如何的去看待這位上古的強者,但是在今天,如果沒有這位老者,自己已經死了,若是死了,未來的一切,還有什麼用?

淡淡的點了點頭,天玄臥龍並沒有開口說任何的話,一老一少就這麼平靜的對視着,對於蕭凡心境的成長,他還是很滿意的,縱觀天地之間,又有哪個十七歲的少年能夠如此平靜的與自己對視?

蕭凡已醒,陣法落幕,天地異象也跟着消散而去,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來的快,去的也快,學員們疑惑的望向天空,也唯有不知緣由的抓了抓後腦,暗道老天爺的脾氣果然讓人摸不清。

引動這絕世的逆天陣法,讓天玄感覺心力消耗甚大,蒼老的面容微微一笑,開口道:“蕭凡,成長的道途,不能永遠靠我的庇護,不計後果的使用超越自身極限的力量,若是沒有我,今天的你,已經死了。”

對於這一點,蕭凡當然明白,在自己的心裏,蕭凡也暗暗決定,以後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再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自己還是有些過於年少輕狂啊,心境還需要挫折的磨練。

看到蕭凡懂事的點了點頭,天玄甚感欣慰,轉念一想,便又開口問道:“昨日與傑斯等人戰鬥之時,你那紫焰的力量從何處而來?”對於蕭凡身上所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這個問題,應該纔是天玄真正關心的,畢竟此時的蕭凡還是他和人皇掌控中的棋子,他不希望出現絲毫的變故!

從天玄的目光中,蕭凡可以確信,他並沒有隱瞞自己什麼,面前的老人根本不知道那紫色氣團的事情,心中思緒剎那間轉過,蕭凡眼神沒有一絲一毫波瀾的搖了搖頭,有些不確定的開口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時的我只想殺了鐵木那廝爲小生報仇,力量不足的我,便感覺從靈魂深處涌出無窮的力量!”

蕭凡這話一出口,天玄頓時起了疑心,只見那渾濁的一對老眼中泛起一絲精光,緊盯着蕭凡的眼神,讓蕭凡感覺眼睛一陣的刺痛,頭腦都感覺有些眩暈,莫非他要對自己動手?

就在此時,靈魂深處的紫色氣團再一次涌出一道蒼茫亙古的能量,蕭凡身上的異樣頓時消散而去,天玄臥龍眼中的精芒也收了回去,即使是以他通天境界的修爲,卻是絲毫也無法看出丁點的線索,天玄也就相信了蕭凡的話,或許這個少年真的擁有着無窮的潛力吧。

沉默片刻,天玄望向蕭凡,有些擔憂的說道:“奇蹟,不會一直伴隨着你,龍吟已經被封印了力量,沒有修爲,沒有境界,倘若他日面對真正的強者,你將沒有絲毫的機會!”

這沉重的一句話,卻是真實的觸痛了蕭凡的軟肋!是啊,在九大境界,八十一重天之列,皇極境界不過還是弱者,雖然那紫氣團能夠給予自己戰勝一切的力量,但是如果沒有天玄,若再次出現昨日的場景,自己豈不是死定了?何況自己心裏的本意是要完全擺脫天玄臥龍與人皇的掌控!


皺着眉頭,蕭凡心中思慮萬千,許久過後,蕭凡方纔擡起頭來,眼神堅毅的說道:“修煉,唯有修煉!前輩,我想再進入一次天武書庫,我要看的不僅僅是武道的功訣,還有魔法,道修,鬥氣,佛門的典籍!”

蕭凡這一番話出口,讓天玄微微一震,驚訝的望向蕭凡,從眼神中便看出了這少年似乎已經決定了,待看到蕭凡再一次的點頭過後,天玄嘆息一聲,搖了搖頭,轉身背對着蕭凡,天玄臥龍望着閣樓之外的一片蒼空,無奈的開口道:“其實,若你專心修煉《潛龍訣》,如果再尋到後續功訣,成爲通天強者,也指日可待!但是你卻決定要走那條几乎是沒有盡頭的路,我無法勸你什麼,你好自爲之吧。”

話音一落,只見那白色袖袍輕輕揮動,在蕭凡的面前,再次出現瞭如兩年前那日一模一樣的黑色空間門戶。

深深的看了一眼天玄的背影,蕭凡心中暗道一聲謝謝,沒有多做任何的猶豫,便擡步走入其中,雖爲潛龍,終究會有一日飛龍在天,只是不知那日究竟是何時,修煉《潛龍訣》成爲棋子,這絕對不會是蕭凡的選擇,那麼他的選擇又到底會是什麼? 蕭凡已經走了,閣樓中只剩下了天玄臥龍這個滿臉滄桑的老人了,隨着空間門戶的閉合,天玄的臉色卻是陡然之間冷了起來,眼睛望着緩緩擡起的右手指間,只聽他自言自語道:“蕭凡一年半載估計不會出關,我這隻手有多少年沒有沾過血腥了?可惜的是,上萬年來,第一次破戒,卻是要殺一個小姑娘。”

除開臥龍自己,如果不算人皇軒轅的話, 唯一一個知道蕭凡擁有龍吟劍的便只有納蘭兮若了。爲了蕭凡以後的安全起見,天玄準備殺了她,畢竟世人皆傳言龍吟神兵中隱藏了《潛龍訣》後續的祕密!如今人心不古,天玄不相信任何其他人!

幽雅的房屋中,盤膝而坐在牀榻之上的兮若卻是眉頭微皺的睜開眼睛,頓時發現了那無聲無息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天玄老人,不禁疑惑的開口道:“前輩?”

此時的天玄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慈祥,而是帶着淡淡殺機的冷漠面容,讓兮若心中不禁有些戒備,從自己動用天殤琴的那件事之後,面前的這位老人知道了自己隱藏的太多的祕密了。

“你知道我是誰麼?”彷彿是在看死人一樣的望着兮若那年輕絕美的面容,天玄的心中雖然微微有些惋惜,卻還不足以讓他放棄。

兮若不明白天玄老人的意思,但是從兩人之間的氣氛中,兮若的心中突然想到了一句話,莫非這個老人要讓自己死之前,死的明白點?

疑惑的目光望向老者,兮若裝作不知的開口道:“晚輩不明白前輩的意思,前輩莫非有什麼事要告訴若兒麼?”

“呵呵。”暗歎一聲這女娃的演戲功夫,天玄有些不知所謂的微微一笑,道:“如果你是納蘭世家的後輩弟子的話,你應該知道萬載前上古洪荒之時的一場驚天慘戰的始作俑者是誰吧?”

表情微微一愣,兮若順着天玄的意思,想也不想的便開口道:“這個在晚輩世家典籍上有記載,當初是人皇帶領着人族九大部落發起的這場戰爭。”

望着兮若那滿臉疑惑的表情,天玄突然感覺這個丫頭似乎有那麼點意思,只見他手捋下巴上的白鬚,眼神陡然一冷,殺機涌向兮若,道:“小丫頭,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納蘭世家還沒那個本事培養出一個十幾歲的帝狂巔峯修者,我也不管你是誰,今天你必須要死!”

話音未落,便見天玄臥龍屈指輕輕一彈,一道青芒瞬間激射向兮若的眉心!以他通天境界的修爲,想要殺死一個帝狂境界的垃圾,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異變陡然突起,修爲之間的巨大差距,兮若根本無法反應過來,在這危機關頭,璀璨的銀白色能量猛然亮起,將兮若保護其中,通天境界的隨手一擊,那幾乎就是相當於九天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了!然而此時面對那銀白色的護罩,卻是根本無法寸進分毫。


感受着那銀白色能量的氣息,天玄臥龍也是驚訝萬分,身影瞬間飄退,只見那璀璨的銀白色能量在兮若的身前幻化而成一頭丈高的銀白色猛虎,金色的王字在額頭上閃閃發亮,威嚴無比的王者霸氣頓時將整個房間震塌!

意隨心動,耀天的青芒照徹虛空,一青一銀兩團能量不停的衝擊在一起,巨大的動靜也驚動了學院中的所有人,然而即使是包括那四位院長在內的所有人都無法靠近戰團分毫,也無法看清楚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心有靈犀的對視一眼,四位院長的心中不禁同時想到,莫非是通天級強者的對抗?

戰圈內,揹負雙手的天玄臥龍,聲音有些顫抖的喝道:“西極白虎,沒想到居然是你?!作爲人皇的四大守護獸之一,莫非你要背叛軒轅?!”在人族大業的進展中,背叛這兩個字,在臥龍的眼裏,容不得絲毫。

丈高白虎的身上銀芒一閃,而後斂入體內幻化成一位身着銀白色長袍的中年人,面對天玄臥龍的指責,只見他的嘴角撇起一絲不屑,道:“人皇已死,我憑什麼還要繼續做他的守護獸?我還真沒想到,上古人族的軍師臥龍竟然淪落到欺負一個小女孩的份上了?”

聽到白虎的言語,臥龍感覺自己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他沒想到,人皇這麼一死,萬年之後的一切竟然都變成了這般模樣,就連當初向天發誓要永生效忠人皇的四大守護獸之一的西極白虎竟然也背叛了人皇,還真是可悲啊!

沉默的搖了搖頭,天玄臥龍自嘲的一笑,手中閃爍的青芒顯現而出一顆黑白相間的棋子,只聽他緩緩開口道:“還真是可笑啊,白虎,你知道麼?你以爲人皇真的已經死了麼?老子今天告訴你!人皇沒死!當人皇的大計功成的那一天,人皇將會成爲最強的至尊天!你這個叛徒恐怕見不到那一天了。”

白虎剛要反駁,卻見其身後的兮若緩緩走到前面來,語氣平靜的對天玄臥龍說道:“至尊天?恐怕臥龍前輩你也見不到那一天了。”

兮若的這一番話讓天玄突然有些錯愕,有些吃驚的望着面前這個只有帝狂境界的少女,天玄有些好笑的開口道:“沒想到你這個小丫頭竟然也知道至尊天,你說我見不到那一天?你以爲憑這隻畜生就能對付的了我麼?還是你感覺你那帝狂巔峯境界的修爲能夠打敗我?”

面對天玄臥龍的譏諷,兮若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只見她搖了搖頭,道:“我年齡雖小,但是我知道,修爲達到通天巔峯層次之後的修者,都渴望自己能夠成爲主宰一切的天,然而從混沌誕生直到如今,卻也僅僅只有兩位天的存在,帝釋天和無極天,上古之時人皇想要憑藉人族的氣運成天,奈何帝皇之道,已經有了帝釋天,我不知道人皇到底憑藉什麼能夠成爲至尊天,但是我父親說過,至尊天只是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境界。”

天玄震驚了。兮若說的這些東西,即使是他這位通天境界的上古強者都根本不清楚,然而面前這個不過十幾歲的小丫頭竟然比自己還清楚!只見天玄的眼神中精芒一閃,聲音發顫的開口問道:“你父親是?”

“無界的至尊,無極天。”表情依然沒有改變,兮若的聲音還是如往日那般平靜。

然而天玄卻被這個回答給震撼了!只見他的眼神有些迷惑,冷不丁的突然開口喝道:“你不是納蘭世家的女兒麼?不可能!無極天怎麼可能會有女兒?!”

看着面前這位在上古之時呼風喚雨的臥龍軍師,白虎的眼神有些不忍,看到臥龍有些受到刺激,忍不住開口道:“以無極至尊的能力,讓兮若小姐成爲納蘭家的女兒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臥龍,放棄吧!人皇那所謂的至尊天的夢想,不會有結果的!莫非你以爲帝釋天和無極天會眼睜睜的看着人皇成爲至尊天麼?”

可謂是一語點醒夢中人!白虎的話,讓臥龍緊接着便平靜了下來,眼眸冷冷望向面前的兩人,那捏在指尖的棋子陡然化作一道黑芒破開無盡空間向兮若激射而去!放棄?不可能!計劃了萬載,又怎麼可能輕言放棄?

看到臥龍依然還是那麼的固執,白虎唯有沉重嘆息一聲,一聲若有若無的虎嘯響起,頓時幻化出萬丈的虎爪向那顆棋子扣去,他知道,臥龍軍師一生都在幕後佈局,這顆黑白相間的棋子,可以說是臥龍武道一途的精髓凝聚而成的本命神兵,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如果兮若死了,他白虎也不可能活下來,無極天是不會放過他的,同時他心裏也清楚,以無極天對兮若的愛護,兮若的身上又怎麼可能沒有保命的東西?

話說白虎原本是九天巔峯的修爲境界,背叛人皇跟隨無極天之後,修爲才被硬生生提到了通天二重天的境界,面對同樣是通天二重天的臥龍,他沒有絲毫的把握,因爲自古以來,沒有人知道這條潛藏在人皇背後的臥龍到底有多強。

‘啵’的一聲,萬丈銀白色的巨大虎爪應聲而碎,那顆黑白相間的棋子也被巨大的反彈力震了回去,只見臥龍左右一接,便將棋子收回,右手虛空向下一拍,口中冷冷喝道:“萬古枯!”面對白虎與自己相當的修爲境界,他雖然有信心可以打敗他,然而那絕對不是一時半刻就行的,唯今之計,只有先暫時的以這手‘萬古枯’的禁止阻擋他一下,先滅掉那個兮若再說!

青色的巨手從天而降,白虎頓時感覺全身元力都被瞬間束縛在丹田之中,自己剎那間失去了與天地間的感應,在這僅僅剎那間的功夫,臥龍那已經收回的左手輕輕向前一推,再次喝道:“萬古蒼!”

青色爲主,四色爲輔的能量鋪天蓋地,將西極白虎與兮若同時籠罩其中,一股彷彿來自於上古洪荒的蒼茫氣息帶着無邊的殺機,讓兩人的心中頓時感覺一股涼意襲來,兮若更是眼神詫異的驚呼出口道:“五道齊修,你竟然都能達到通天的層次?!”

驚訝歸驚訝,面對臥龍的攻擊,兮若卻是絲毫也不擔心,只見她眉心陡然升起一道白芒瞬間彪飛而出,在其面前幻化成一個臉盆大小的圓盤,只見在那圓盤之上,兩個大大的暗金色的字甚是醒目:無極! 那帶着‘無極’二字的星圖徒一顯現,天玄臥龍臉色陡然一變,身影毫不猶豫的瞬間後退了數步,驚呼出口道:“竟然是無極圖!”

看着對面臥龍那一臉駭然的模樣,兮若依然還是一臉的冷淡,臥龍不該知道的東西太多,父親將無極圖交給自己,自己就應該完成父親交給自己的囑託,否則怎對得起那蓋世無雙的父親?

右手食指蜻蜓點水般的輕輕觸碰身前空間,無極圖突兀之間產生一股無法抗拒的吸力將臥龍一點點吸引過來,不管他如何的提起元力抵擋都無補於事,通天二重天的修爲,在無極圖的面前,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能夠使用‘無極圖’的兮若,不懼怕任何通天六重天以下的強者。

天地何其大?通天強者與通天強者的對抗,玄妙‘無極圖’的混沌亙古氣息,自然也驚動了天地之間無數的強者。

蒼浮神州也好,蒼夷之土也罷,在這之上,還有着更爲神祕,另人嚮往的‘九天之界’與‘衆神國度’。高坐九天雲團之上的太清,太始,太初三位道尊,接引,菩提三位佛祖,當然還有巫妖兩族的祖巫,妖皇都感應到了來自神州中央的強者氣息。

然而感應到歸感應到,他們還不至於去湊這個熱鬧,畢竟強者與強者對抗之時,最忌諱的就是有外人突然參與進來,一個弄不好就是被圍攻的局面。雖然說三清,佛祖等人對自己的修爲很自信,但是這蒼浮天地之間,到底有多少隱世的更強者,他們也根本不知道,至於那高高在上的天,更是他們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通天境界的強者們都明智的選擇了明哲保身,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就在臥龍感覺自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而身不由己的被吸引向‘無極圖’之時,一聲宛若來自於寒泉九幽的狂笑讓兮若,白虎,臥龍三人都猛然一愣。

隨着狂笑聲越來越清晰,大地突然猛烈的顫抖,龜裂開來,一道粗大的血柱自地底衝出,向漂浮在半空的‘無極圖’衝擊而去。

在這剎那的瞬間,一道直入雲霄,響徹蒼穹的狼嘯聲顫人心神,一身血袍,額頭掛着一道月牙的血月狼王也同時到來,只見他一把將臉色蒼白的臥龍拉到自己身旁,隨後便退到了數十丈外冷冷的望着場中的異象。

血月的來到,讓天玄臥龍稍微鎮定了一下,畢竟此時的血月已經不是往日的血月了。自從上古之時的一場殺局過後,血月的修爲進境,比之自己還要快!如果是血月當空的話,他的修爲甚至於能硬撼通天八重天的強者!

擡眼向場中望去,讓人心顫的狂笑聲帶來了瀰漫天際的血污,只見這些血污在半空當中幻化成一個人的模樣,一對比之身上更加猩紅的眸子冷冷的掃視着在場衆人,最後定睛在無極圖之上,刺耳的聲音有些詫異的開口道:“無極天的無極圖?那老東西不是被封印了麼?”

此言一出,震驚全場,聞聽這話,兮若臉色猛然一變,駭然的望向那血色的人影,驚呼出口道:“你是血魔天?!”


“咦?”聽到兮若道出自己的名號,血魔天有些詫異,望了望‘無極圖’再看了看兮若,方纔恍然大悟道:“你是無極天那老東西的丫頭?我說怎麼會有人能夠控制無極圖呢,想當初無極天那老傢伙被封印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我剛纔聽你說這天地之間只有帝釋天和無極天?莫非我九幽冥帝就排不上號了?”

聞聽這血影竟然是傳說中血魔天,血月的第一反應就是拉着臥龍就跑!這一切自然逃不過血魔天的反應,只見他隨手一拍,一隻巨大的血手頓時沖天而降,封鎖了兩人周圍的空間,冷冷喝道:“本尊剛來就走?老子讓你們走了麼?”

血魔天的突然出現,瞬間便將兮若心中的計劃全盤打亂,擡手將無極圖收回眉心,兮若恭敬的向虛空上的血影行了一禮,道:“若兒拜見冥帝叔叔。”心中卻是暗道,這血魔天不是重傷了,一直在九幽十八層地獄深處潛修麼?

控制住血月與臥龍兩人,血魔天冷冷一哼,道:“你小丫頭不用忽悠我,混沌之時,我們三天二祖一魔圍攻開天中的盤古,盤古雖死,三天卻是一個被封印,一個被迫入輪迴,我也是重傷,道祖與神祖兩個老東西也被封印了,真魔那傢伙更是被盤古九斧劈死了,無極圖,本尊不稀罕,你是自己交出天殤琴來,還是要我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