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雲朝臉色一紅,不再說話了。

玉自珩剛才在外面看到了兩人之間的互動,心下瞭然,只是夏蟬卻是不知道的,所以一時間有點疑惑,眼神在兩人的身上轉了幾圈,心下不停的思量著。

這會兒,馬車已經到了陸雲朝家裡了。

陸雲朝下了馬車,進了家門。

趙氏正在院子里,一看陸雲朝回來了,一驚,急忙上前道:「雲朝,你怎麼又回來了?」

「娘,我們在路上碰到了將軍和將軍夫人,他們沒有地方落腳,想在咱們家裡先住一晚上,您快些去收拾一下吧。」

趙氏聞言,十分的驚訝,可是看著停在門口的馬車,趙氏也急忙道:「行,你先將他們叫進來,我這就去安排住處。」

陸雲朝點點頭。

夏蟬幾人進了屋子,幸好陸雲朝家裡還算大,趙氏將堂屋和旁邊的屋子也收拾了出來,夏蟬見趙氏自己去忙活,急忙讓梅丫和顧清也去幫忙。

房產界的一朵奇葩 ,總算是安頓好了幾人。

晚上吃完飯,陸雲朝便將要全家搬走的消息跟雷鳴和趙鶯兒以及趙氏說了。

「要搬走?這也太突然了吧……」

趙鶯兒皺眉,有些頭疼,其實也是有點發愁。

陸雲朝道:「大姐,咱們是不得不搬走的,現在這個時候,等著將軍他們一走,咱們一樣會受到報復的。」

雷鳴卻點點頭道:「雲朝說的對,咱們得為了以後做打算,再者,咱們跟著雲朝去了,也能住在一起,這樣以後還有個照應,不用來回的跑。」

聽見雷鳴這麼說,趙氏也是點點頭,道:「那就搬吧,我聽你們的。」

趙鶯兒也是被說動了,點點頭道:「好,搬走就搬走吧。」

趙氏說著,又看著陸雲朝道:「雲朝啊,娘怎麼看著那個玉姑娘又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呢?」

趙鶯兒跟雷鳴也急忙點頭,看著陸雲朝。

陸雲朝嘆口氣,將玉夢芷已經恢復了記憶的事情跟幾人說了。

趙氏咂咂嘴,道:「雲朝啊,不是娘說的不好聽,這玉姑娘不都跟你有了肌膚之親了嗎?她現在這樣,還記得之前的事情嗎?」

陸雲朝眼神迷茫了起來,他知道玉夢芷是玉家的人,又是將軍的姐姐,怎麼能是自己這種窮書生能配得上的?

「娘,玉姑娘本來就是金枝玉葉,她的爹是鎮國老將軍,又是大將軍的姐姐,我們怎麼能高攀的上呢?之前是人家失憶了,我本來就是佔了人家的便宜……現在還怎麼能說這種話呢?」

陸雲朝說著,心中也是十分的難受。

趙氏看著自己兒子臉上的神色,也是難受的很,知道自己兒子雖然嘴上這樣說,可心裡一定是很難受的。

「好了好了,娘不問了。」趙氏說著,下了炕去穿鞋,道:「早點睡吧,明兒一早不就得走嗎?」

陸雲朝點點頭,跟著下了炕,道:「我去收拾一下明天的東西。」

說著,便直接轉身出了門去。

趙鶯兒看著自己弟弟的愁容,心裡也是十分的心疼。

陸雲朝出了門,連夜的雇了一輛馬車回來,然後將需要的東西都連夜搬上了馬車,這才算是歇了下來。

一轉身,陸雲朝剛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汗,就看見玉夢芷正出神的站在自己的身後,陸雲朝嚇了一大跳,急忙往後退了一步。

玉夢芷神色不滿,道:「書獃子,你就這麼怕我嗎?」

陸雲朝急忙搖頭,「不是不是……」

說著,陸雲朝道:「玉姑娘,你怎麼會在這裡?」

玉夢芷雙手環胸,挑眉道:「那你怎麼這麼晚了還在外面?」

陸雲朝笑笑,道:「明天不是要搬走嗎?我出來整理了一下明天要搬走的東西。」

玉夢芷看了看陸雲朝身後的馬車,將情況的確如此,便點點頭。

一時間,兩人之間沒有了話題。


我的完美總裁老婆 ,陸雲朝道:「玉姑娘,要不然您先回去吧,夜裡外面太涼了。」

玉夢芷看了看陸雲朝,道:「書獃子,我問你啊,你有沒有喜歡的姑娘?」

陸雲朝一愣,眼神閃躲了一下。

玉夢芷急忙上前,站在陸雲朝的身前,道:「不許說謊!」

陸雲朝不會說謊,他是個十分正直的人,也是個比較單純的人,所以這一想要說謊

一想要說謊,就忍不住衍生開始閃躲,玉夢芷是早就知道了,所以在陸雲朝一開始閃躲眼神的時候就急忙上前來,看著他。

陸雲朝見玉夢芷一下子到了自己的面前來,無奈的點點頭道:「有。」

玉夢芷一下子愣住了。

「你……你這個書獃子,你不是讀聖賢書嗎你?你怎麼會還有時間喜歡姑娘呢?我看你就是假心假意的!」

玉夢芷十分的生氣,卻又不能說別的,只得這樣一個勁的說著陸雲朝,越說自己心裡越著急。

「玉姑娘,玉姑娘你聽我說……」

陸雲朝看著玉夢芷生氣了,心中十分的害怕,急忙想上前去安慰一下玉夢芷。

「你走開!」玉夢芷伸手推了一下陸雲朝。

陸雲朝沒注意,一下子往後退了幾步,差點跌倒。

玉夢芷一愣,急忙伸手拉了他一把。

「你沒事兒吧?」

玉夢芷看著他虛弱的面色,十分的擔心。

剩女錯愛 ,他白天里為了自己,而受了一頓打,他的身子本來就虛弱,現在肯定是更受不了了。

玉夢芷一時間心裡十分的心疼。

陸雲朝順勢拉住了玉夢芷的手,眼神真誠的看著她,「你別生氣了,如果我哪裡做錯了,你打我罵我都行,就是別生氣,你現在還受了傷,不能生氣的。」

玉夢芷聽著陸雲朝說的話,心裡是有感動又生氣。

一甩手甩開了陸雲朝的手,玉夢芷道:「你不覺得自己很情聖嗎?已經有了喜歡的女子,卻還來關心我?我跟你什麼關係啊?」

陸雲朝一愣,搖搖頭道:「其實……其實……」

「其實什麼?」玉夢芷轉頭看著他。

「其實我喜歡的姑娘就是你!」

陸雲朝抬頭看著玉夢芷,一口氣說了出來。

玉夢芷大驚,臉色隨即紅了起來,「什麼……我?」

「對,玉姑娘,我知道我這樣說真的很無禮,我也從來沒有肖想過能跟你怎樣,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你……」

陸雲朝說著,眼神真誠的看著玉夢芷。

玉夢芷抿唇,「你說真的嗎?我會當真的哦!」

「當然是真的!」陸雲朝嘆口氣說著,「我……」

「太好了!」

陸雲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玉夢芷的一個擁抱給打斷了。


她的雙臂抱住了自己的脖子,身子緊緊的貼著自己的,在自己耳邊聲音歡快的說著。

「太好了,太好了,你也喜歡我,太好了……」


陸雲朝一下子愣住了。

玉夢芷抱著陸雲朝的脖子歡快的跳了好幾下,然後又鬆開了他的脖子,看著陸雲朝道:「陸雲朝,以後你就是我玉夢芷的人了,一輩子都不能變。」

說著,踮起腳尖來,湊上去,親了一下他的額頭。

陸雲朝整個人都是傻掉的。

「我看到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喜歡一個人呢,就要親一下他的額頭,你也來親一下我的……」

玉夢芷說著,笑著看著陸雲朝。

陸雲朝的身子都是僵硬的。

「快啊……」

玉夢芷輕笑著道,聲音難得的有了些許撒嬌的意味。

陸雲朝頓了頓,於是便慢慢的低下頭去。

正在要親上玉夢芷的額頭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傳來,打斷了兩人。

「你們幹嘛呢?」

玉自珩端著盆站在門口。

陸雲朝一愣,看到來人是玉自珩,整個人都愣住了,急忙後退了一步,「將軍……將軍……」

玉自珩心中大火,上前道:「陸雲朝,你真是大了膽了,占我十二姐的便宜?」

玉夢芷急忙上前,伸手擋在了陸雲朝的身前,道:「才沒有,我們倆互相喜歡,為何不能在一起?十三,你不能說他,他以後可是你的姐夫。」

「姐……姐夫?」玉自珩皺眉,「十二姐,你能不能別這麼護短?還沒成親就要先佔我的便宜。」

玉自珩十分的無奈。

玉夢芷道:「本來就是,這是早晚的事兒。」

說著,轉頭看著陸雲朝道:「喂,書獃子,你願不願意娶我?」

「啊?」陸雲朝一愣,沒想到玉夢芷會忽然這麼問。

一時間語塞了。

「我……我……」

玉夢芷一看陸雲朝這麼支支吾吾的,不禁皺眉道:「陸雲朝,你我什麼我啊,你到底願不願意,不願意就拉倒……」

「我願意,我願意!」

陸雲朝急忙說著,伸手一把攥住了玉夢芷的手,然後看著玉自珩,堅定的說道:「將軍,我是真心實意的喜歡玉姑娘的。」

玉夢芷十分的開心,轉頭側臉看著陸雲朝,然後又轉頭看著玉自珩,揚眉道:「十三,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寧拆十座廟不破一樁婚!你真的忍心拆散這麼相愛的我們嗎?」

玉自珩無語了。

「好了好了,你們隨便吧,當我沒看見,你們繼續。」

說著,便直接端著盆進了門去。

玉夢芷冷哼一聲,道:「哼,跟我這兒說什麼這個那個的,自己還不是個妻奴,你瞧,堂堂大將軍,人前叱吒風雲,人後給媳婦端洗腳水。」

陸雲朝輕笑,道:「將軍真是個好男人。」


玉夢芷笑著轉頭看著陸雲朝,道:「你羨慕啊?那


羨慕啊?那以後你也可以啊。」

陸雲朝臉色一紅,道:「玉姑娘……我……」

「叫什麼玉姑娘,叫我十二就行,反正我爹娘都這麼叫我。」

陸雲朝臉色紅的越發的厲害,努力了半天,才喊了一聲,「十二。」

「哎!」

玉夢芷笑著答應,又道:「那以後我叫你什麼呢?你爹娘都叫你什麼?」

「我……叫我雲朝就行……」

玉夢芷歪了歪頭,看著陸雲朝,道:「雲朝?」

陸雲朝抿著唇點點頭,輕聲的應了一聲。

玉夢芷十分的開心,蹦跳著靠進了他的懷裡。

「雲朝啊,以後我保護你,別怕……我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

陸雲朝輕笑,伸手抱住了玉夢芷的身子,道:「我會保護你,即使是付出性命,我也會保護你的周全的。」

玉夢芷笑著點點頭。

月色下,兩顆青澀的心在愛的牽引下,慢慢的越靠越近,一點點的靠攏,變成了一體,永遠也不分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