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錦依笑著道謝,說道:「那邊叨擾了。」

這時候就聽到嗷嗚一聲,還有十六的責怪聲:「阿藍,別什麼東西都往嘴裡咬,小心有毒,這是什麼,怪噁心的,快吐掉。」

「嗷嗚~」阿藍有些不願,頭還甩了一下,直把十六甩了一身水。

「唉唉唉,快快,那東西有毒,不能吃。」村長見到阿藍嘴裡咬的東西,面色一變,連忙喊道。

陸錦依也看去,還沒看清就聽村長喊起,頓時也是一驚,連忙也跑過去。 那邊十六早就聽到村長的話了,也連忙掰開阿藍的嘴撤掉那噁心的東西,然後緊張的對著它的嘴巴檢查。

阿藍被他掰得有些難受,嗚嗚咽咽的要掙扎開。

十六焦急問:「阿藍,怎麼樣,有沒有那裡不舒服?」

「嗚嗚嗷~」

「喵!」小灰似乎也有些擔心又氣憤,站在十六肩膀上給了阿藍腦袋一爪。

這時候眾人也過來了,以為耆老看了地上的東西,鬆了口氣,道:「沒事沒事,這是已經死了的,不會蜇人。」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留有毒的東西在這。」伍元皺眉道,見陸錦依還要過去看,連忙拉住她。

陸錦依拍拍他的手,道:「沒事,我就看看。」

村長連聲道歉,道:「這東西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每到秋天就會開始冒出來,和多爪魚一樣有很多觸手,只是這些觸手蜇人有毒,能致命,所以一般這個時候都會禁止村裡的人來海邊,就怕遇到這東西,我們都叫水蘑菇。」

妖王她立志做好人 「會經常漂來嗎?多嗎?」陸錦依突然問。

「像這樣的月份,每天都能在岸邊見著一些,沒數過,少說有幾十個吧。」村長道。

「你想做什麼?」伍元認識她這麼久,那能看不出什麼來,立刻皺眉道。

「我……」陸錦依抬頭,下意識想說要這個,但話到口中,卻又頓住。

這東西她自然是知道的,這是水母,還是可食用的,也叫海蜇,不過的確有毒素,但只需要經過特殊方法就可以去除毒素,食用起來對人體也有益。

只是她又想到這裡畢竟醫療和器具都很落後,如果讓這個東西傳開來,以後引得許多人都去捕抓,難免不會被傷到,這可是要命的。

就像河豚一樣,固然美味,卻是劇毒,每年有多少人死在河豚的劇毒下,有的是因為捕抓,有的是因為處理不當食用中毒。

十六似乎也看出她的糾結,道:「你認識這個,難道能吃?」他用枯樹枝戳了戳那透明的東西,有些嫌棄,又有些好奇。

陸錦依看著那個個頭不小的水母,嘆了口氣,道:「沒有,只是覺得挺新奇的,想研究研究,不過既然有毒,那就算了。」她說完,站了起來。

伍元了解她,自然明白她此刻的口不對心,不由又看了眼那奇怪的東西一眼,不過也沒說話,這種危險的東西,她能放棄也是好的。

晚上陸錦依幾人被安置在族長的家裡住。

這裡也就族長的屋比較大,雖然是老屋,但能空出來的屋子還是比較多,而且難得是有泥瓦的。

陸錦依和族長的大增孫女住一間。

本來是她住大增孫女的房間,族長大增孫女到朋友家借住的,不過讓陸錦依給婉拒了,說兩人一起睡就可以,床也夠大。

可能因為海邊濕冷,所以村裡的屋子不咋樣,但屋裡都堆砌了土炕,還挺大。

族長家裡人口也不是很多,就六個人,兒媳婦,一個孫子,也就是目前家中的男主人,還有孫媳婦,兩個曾孫女。

族長今年也有六十九歲了,而媳婦五十二歲,但看起來也和六十多歲的老人一般,就是他的孫子,明明三十多歲,看起來也有四五十歲,都比較顯老。

兩個增孫女,大的十八歲,小的十四歲,皮膚偏黑,有些瘦削,都挺內向。

大的叫郝小蓮,小的叫郝小玉。

陸錦依讓人把馬車上的東西都拿下來,把吃食拿出來一些當晚餐,一些讓族長幫忙分給其他人,大部分都是鹹鴨蛋。

郝家村少有人吃過鹹鴨蛋,郝族長家也是,郝老三也是近幾日才到榆陽縣,對陸錦依也了解不多,只知道這個鹹鴨蛋似乎很受歡迎,不過有些貴,所以沒有買過,郝家村的人自然也沒吃過。

陸錦依只說著是她自己研製的一些鹹鴨蛋,送給大家當個見面禮,還告訴他們吃法。

郝族長看著這的確也是鴨蛋,雖然聽名字覺得有些奇怪,但也覺得就鴨蛋應該不是貴重東西,便也沒多推辭,客氣的道謝后就和孫子一起拎著兩大籃子鹹鴨蛋和一些零散的吃食去找村長分。

「夏姑娘,您們有沒有什麼忌口的?」郝氏小心翼翼問道。

「要做晚飯嗎?」陸錦依回道:「要不晚上我來做吧。」

「使不得使不得,您是客人,怎麼可以。」郝氏一驚,連忙擺手道。

陸錦依歉意笑道:「您先別急,其實是我這幾位朋友都吃吃慣我做的,所以……是我們叨擾了。」

「啊。」郝氏愣了愣,隨後想想也覺得是,她自己什麼廚藝自個知道,也就能吃而已,而這幾位客人肯定吃不下這些粗茶淡飯的。

她頓時有些犯愁,不知道該怎麼招待這幾位,也沒經驗,而且家裡也沒什麼精貴的東西。

「能帶我去廚房看看嗎?」陸錦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覺得有些打擾,可是她也的確不想虧待自己。

現在那張桌子上還放著兩個碗,用竹篾蓋起來,可能是中午吃剩的菜,而單從那味道,她就基本能判斷對方的廚藝怎麼樣了。

如果只是清粥小菜還好,但他們這邊海產過剩,所以基本都會用海鮮,可卻不會處理,導致腥味過度,這樣的飯菜她絕對無法入口。

「哦哦,廚,廚房,哦,您隨我來。」郝氏一時半會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照著她說的辦,一邊給女兒使眼色讓她去找族長回來。

可惜這會兩個姑娘完全沒注意到她娘,小的被阿藍和小灰吸引著,眼睛一直盯著兩隻看,非常好奇。

大的卻被陸錦依拿出來的精緻糕點和沒見過的吃食給吸引了。

郝氏一臉心累,走過的時候還故意碰了下郝小蓮的肩膀。

郝小蓮倒是回神來了,但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見她們往外走,又看一屋子的男人,頓時臉一紅,會錯了意,忙也拉過妹妹跟著出去。

郝氏走在陸錦依前頭帶路,也不好再給她們使眼色,只能哭著一張臉帶著陸錦依去廚房。

而隨著她們離開,很快屋子裡就傳來十六無奈的勸說,大略是阿藍要吃東西,十六在努力阻止。 郝家村的人以捕魚為生,少有種田,而且海邊的土壤也不適合種植糧食,所以他們這邊也的蔬菜比較少。

廚房很小,和伍家以前的差不多,不過這個連門都沒有。

郝氏忙點上燭台,廚房亮了些。

她有些尷尬道:「廚房簡陋,還請莫怪。」

「沒事,你們別當我們真是什麼含著金湯勺的貴人了,我們村裡也和你們這兒差不多,之前我家可要更簡陋。」陸錦依說著,一邊打量廚房。

廚房裡一邊貼著牆是一個土灶,另一邊是一條比較小的過道,基本就容一個人活動,不過可以並列站著兩三個人。

牆壁上打著一些木釘子,上邊掛著一些魚乾,角落還有一個大水桶。

灶台上有兩個木盆,一個放了一些手掌大小的銀魚,一個放著小蝦,看著已經死了。

「你們村?」三人一聽,有些錯愕,郝氏道:「您不是縣城裡……」

「我們也是最近才搬到縣城住的,我們是伍家村的人,這些可以用嗎?」她指著兩個盆里的東西。

「可以可以。」郝氏看都沒看,直接點頭。

陸錦依笑著點頭,隨後開始挽起袖子,準備大幹一場。

「您這……」郝氏看著她這架勢,想阻止又不敢,不阻止又有點擔心怠慢客人。

「能幫我個忙嗎?」陸錦依指著盆里的小蝦。

「能能能,做什麼,您吩咐。」郝氏立刻道。

陸錦依無奈笑道:「您也別那麼客氣了,叫我阿錦吧,幫我把大些的蝦挑出來剝殼,留其他差不多大小的蝦一起。」

「哦,好好。」郝氏應著,忙端過盆子,到旁邊,叫著兩個女兒過來幫忙。

陸錦依掃了一遍灶台,把魚拎起來,然後轉頭對郝小玉道:「小玉,能不能麻煩你去我朋友那邊拿調料包?」

郝小玉看了眼郝氏,也有些不知所措。

「還不快去。」郝氏連忙推了她一笑,然後笑著和陸錦依應著。

陸錦依也有些無奈。

郝小羽忙跑出去,沒一會就帶著伍元走過來。

伍元拿著一個竹編的小筐子,見廚房小,就沒進去。

「小玉幫我拿進來。」陸錦依道。

「哦哦。」郝小玉小心翼翼看向伍元。

伍元把小筐遞給她。

她小心捧起,走過去給陸錦依。

「要幫忙嗎?」伍元問。

「不用,你幫十六看著,別讓阿藍它們搗亂。」陸錦依道。

伍元又瞧了下廚房,正好和郝氏眼睛對上,便點了下頭。

郝氏也笑著點了下頭。

等他走,郝氏忍不住道:「這位是您相公嗎?」

陸錦依一愣,道:「為何這麼問?」

郝氏表情也頓了一下,緊張道:「沒沒,看你們感情挺好的。」

「這都能看出來?」陸錦依笑了下。

郝氏見她沒有不悅,反而笑了,心想應該是猜對了,心下也放鬆許多,也笑道:「那是當然,感情這東西也不是一定要表現出來,看你們對視就知道了。」

「哦……」陸錦依神思微頓,隨後笑了聲,道:「其實他是我義兄。」

「啊?怎麼會……呃,不是,我我不是那個意思……」郝氏有些慌神了。

陸錦依忙擺手道:「沒事沒事,別慌,其實很多人都會這麼誤會,我們感情的確很好,謝謝。」

「啊,呵呵,是啊是啊。」郝氏尷尬的笑了笑,不敢再多說話了。

陸錦依也沉默下來,開始專心處理魚,只是思緒卻開始飄起來。

「哇,好厲害。」沉默中,郝小玉不覺出聲的一句打破了沉寂。

一直埋頭幹活的母女兩立刻也抬頭看去,就見陸錦依已經把魚骨肉分離,手上一支鑷子飛快的在魚肉上來回,旁邊不知不覺就堆了一小堆骨頭,大小都有。

這種魚骨頭是比較多,所以沒什麼人會買,因此一般都會留下來自家自己吃。

骨頭扒掉后,又見她一手按著魚肉,一手拿著刀,飛快的划著,沒一會一堆薄薄的魚肉就出現了。

陸錦依也聽到聲音,還有空閑轉頭朝她們笑了一下。

幾人緩過神來,連忙低頭繼續幹活。

雖然不懂,但也聽說過廚師都很忌憚偷師。

即便她們沒這個意思,但難保不會被誤會。

沒過一會,廚房就飄出香味來。

而這個時候郝家兩位也回來了,還帶著村長也過來,主要是來和陸錦依道謝的。

聽到陸錦依在廚房做飯,三個人倒吸了口涼氣,嚇得臉都白了,當下就想往廚房跑,不過被伍元給攔住了,好說歹說,才沒有去阻止,但依然坐立不安著,連談話都心不在焉。

村長這會也不敢走,生怕待會會出什麼事來。

不過沒一會,大家就被香味給吸引了。

「好香,夏姑娘這是做了什麼?」這裡也就十六最無所謂,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伍元嗅這香味,回想剛剛去送調料的時候看到的,便笑道:「可能是水煮魚。」

「水煮魚有那麼像?」十六皺眉疑惑。

當然,他意會到的水煮魚就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直接用水煮熟魚。

伍元忍不住笑了下,道:「待會就知道了。」

其實他也挺喜歡看別人為陸錦依的廚藝驚艷的樣子,會讓他有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

郝家兩位和村長則又開始坐立不安起來,不過這會只要是懊惱,後悔竟然沒有多準備一些食材做菜,這不是怠慢了客人么,而且現在還讓客人自己去做菜。

這時郝氏在外邊喊了一聲開飯拉,接著就見她小心端著一盆熱氣騰騰的東西過來。

那是一個木盆,上邊白花花的又有紅色的,等放到桌子上,眾人才看清楚,原來是魚片和紅辣椒。

「這……是水煮魚?」十六詫異的看著盆上微微捲曲著,看起來有些晶瑩剔透的魚片,沒有入口,看著都覺得應該挺Q彈的。

最重要的是,陸錦依還擺盤了,魚片被擺成一圈又一圈,然後熱湯直接澆熟,所以這會魚肉一層層捲起,看著就像盛開的一朵大大的牡丹一樣,非常好看。

「誒,您怎麼知道,夏姑娘說著是水煮魚,乖乖,我第一次看到魚竟然也能做得這麼好看,太厲害了。」郝氏早在廚房被震撼過好幾次了,但這會還是忍不住應和。 郝族長輕咳了聲,郝氏才恍然一驚,連忙閉嘴,轉身匆匆出去端菜。

郝家兩位和郝村長對視一眼,似乎有些明白對方為何有底氣了,這位夏姑娘可了不得,雖然不知道味道如何,但單聞著香味,再看看這菜的精緻大氣,就知道她的店日後定然會火。

沒一會,郝小蓮也端著一大盤菜進來,是一盤干煸椒鹽蝦苗,看著沒什麼特殊的,不過味道也很香。

郝小玉在後邊,拿著碗筷。

郝氏很快也過來,又端了一個小木盆,裡邊是一盆湯。

陸錦依也在後邊,端著一盤糖醋蝦仁,因為大蝦不是很多,所以這盤量也不多。

兩張桌子拼起來才能放下這些菜。

郝村長看著這些完全沒見過的菜,努力的咽了下口水,歉意的對陸錦依道:「夏姑娘,您是客人,怎麼能由您來做飯了,實在怠慢了,都是在下考慮不周……」

「沒事,村長,這都是我自己的意思,因為他們只吃慣我做的,所以,其實是我給大家找麻煩了,還請見諒。」

「沒有沒有沒有。」郝族長連忙擺手,道:「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您想做什麼儘管吩咐便是。」

「那就是了,其實大家不用這麼客氣,畢竟以後我們可都是合作夥伴了,也就是朋友了,不用這麼見外,快走坐下吧,菜涼了就不好吃了。」陸錦依笑道。

「對啊,趕緊的,涼了就不好吃了。」十六已經坐下,想要先吃為敬,但偏偏身邊兩隻這時候大概也被香味給誘惑了,正鬧騰,他正安撫著。

見郝家幾人還站著,陸錦依無奈道:「各位這般,看來的確給大家帶來不便了,是我考慮不周。」

「沒有。」郝村長連忙道,隨後一邊僵笑著,一邊暗示郝家幾位,道:「既然夏姑娘俞幾位客人都不介意,那你們也不要過於拘謹了,那大家先用飯,我也回去了。」

許家二少 「誒,村長也留下一起用飯吧。」陸錦依道。

郝族長一聽,立刻也抓住村長,僵笑著道:「對啊,村長也留下用飯吧,來來,大家入座吧,別客氣。」一邊說著,還把郝村長按著坐下來,才在旁邊坐下。

陸錦依滿意的笑著點頭,拉著郝小蓮和郝小玉也入座。

一頓晚飯吃得「賓客盡歡」,眼見夜色開始沉了,簡單洗漱后就各自回屋子休息。

郝小蓮躺在陸錦依身邊,一動也不敢動,僵直著。

雖然炕夠大,但是兩個人並躺著距離還是很近的。

寂靜的夜裡,都能清晰的聽到郝小蓮有些不穩的呼吸,顯然她自己也聽到了,只能盡量屏住呼吸,拉起被子遮住口鼻。

陸錦依有些無奈,翻了個身,側對著她,輕聲道:「小蓮?」

「啊?」郝小蓮下意識應了一句,只是口鼻悶在被子里,聲音有些悶。

她連忙拉下被子,正要起身,卻被陸錦依伸手過來按著又倒了下去,不由轉頭。

陸錦依道:「我有點睡不著,你困嗎?」

「啊,我我不困。」小蓮道。

陸錦依忍不住輕笑一聲,抬手拍拍她被子,道:「不要那麼緊張,我又不吃人。」

郝小蓮一僵,她本來就是個很內向的人,不善言辭,加上對方身份不同,生怕會得罪她。

她可知道祖父和村長他們有多麼看重這次合作,如果被她給搞黃了,那就得成全村的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