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

嬰靈的面孔逐漸的恢復平靜,繼續道:“如果你真的同情我,就不要管我的事,放了小奇,讓它繼續幫我收集陰魂。”

陳浩問道:“你收集陰魂幹什麼?”

嬰靈獰笑:“我要破開這石靈陣,我要爲天下的所有冤死女嬰討一個公道。”

陳浩點頭道:“我明白了。”說完,陳浩突然手捏劍指,一指點出。一道法光爆射,落在洞口下方的一塊石碑上。

這塊石碑,上面纏繞着怨氣,煞氣,不斷的污染上面的純正力量,看起來,這就是嬰靈需要陰魂的目的,是讓陰魂以靈魂之力,來衝擊泰山石碑,然後以魂飛魄散後的怨氣和煞氣來污染石碑,繼而慢慢的打破這石碑陣的封禁。

看起來,它的方法似乎可行,這塊泰山石碑的力量比其他的石碑弱小了許多,連接也變得晦澀,只怕繼續這麼積累陰魂衝擊,還真會讓它成功。

可是知道了嬰靈的目的,陳浩怎麼可能讓它如意?

雖然溺嬰的事,值得同情,甚至需要譴責,可是,讓這樣一個兇物出去,那更是一場災難,死亡的不知道有多少人,這其中將會有多少無辜者。

若是冤有頭,債有主的報復,陳浩可以不管,因爲害人者人恆害之,這是報應。但是因此而大規模的亂殺,陳浩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接受了陳浩的開光加持,那石碑嗡的一聲,突然爆發強大的靈性,直接把覆蓋石碑上的怨氣煞氣衝散一空,而後靈性擴散其他石碑,連成了一塊整體。

頃刻間,一股無形的壓力憑空浮現,然後壓制嬰靈。

嬰靈驚怒尖叫,卻毫無反抗之力,身影轟然化作綠光,然後緩緩沉入地下。

頃刻間,洞穴又黯淡下來。

壓制了嬰靈,陳浩看向了周奇,目光復雜。

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周奇此刻已經目瞪口呆,小小的身體,瑟瑟發抖。

錯了,自己全錯了,打着正義的名字,自己卻做了壞事,害死了那麼多的人,自己就是一個兇手啊!

“嗚嗚,嗚嗚嗚……”

突然,周奇抱頭蹲下,痛哭出聲。

陳浩正想說些什麼,瞬間色變,驚詫的看着周奇。

只見周奇的身體,突然一縷縷陰氣散去,一道道虛影從身體中散開,只是片刻時間,它的身體就變得透明起來。

這個小傢伙,居然自散魂魄!你這也太剛烈了吧! 周奇的所爲,陳浩看在眼中,無可奈何。

鬼物要自散魂魄,這是誰也無法阻止的。

只是這孩子,年紀雖小,這性子卻是很剛。

知道自己犯了大錯,雖然是被妖邪誘騙,卻也知道殺人償命的道理,毫不猶豫的以魂飛魄散來償還。

眼睜睜的看着周奇消失,直至徹底無影無形。

陳浩這才轉身,看向洞穴,臉色瞬間變得陰沉無比。

不管這嬰靈是不是冤死,但是它現在的行爲,觸及了陳浩的底線。

冤殺無辜,甚至讓無辜陰魂以魂魄來衝擊泰山石,爲它脫困,這簡直惡毒至極。

你是要脫困是吧,呵呵,老子今天直接幫你解脫。

陳浩冷哼一聲,手捏劍指,運轉法力,再次凝聚開光法光。

“臭道士,你真的要和我作對,要和我不死不休!”

眼看陳浩又要給鎮壓自己的泰山石碑陣加持,嬰靈的聲音再次響起,怒不可歇。

陳浩冷冷道:“對,老子就要這麼做,你有意見?”

說完,陳浩毫不猶豫的把十年法力凝聚的開光法光加持在了泰山石碑上。

嗡鳴一聲,泰山石碑的靈光暴漲一截,威能再次變強。

一聲慘叫突兀傳來,旋即嬰靈得意的笑了:“臭道士,知道爲什麼我只是被困,沒人敢來殺我嗎?因爲我裹挾了數百鬼嬰,這可都是無辜冤魂,你殺我不成,卻冤殺無辜,等着心魔纏身吧。”

陳浩眉頭一蹙,略一沉吟後也笑了:“這就是你的依仗嗎?不好意思,我還真不怕心魔。”

話落,陳浩又是一道十年道行的法力加持石碑,這一下,起碼數十道慘叫聲響起。

嬰靈:“……”

“臭道士,你這是要和我同歸於盡嗎?這對你有什麼好處,你冤殺無辜,會遭天譴的。”嬰靈氣急敗壞的怒吼。

陳浩道:“天譴就天譴,反正今天我就是要弄死你。”

說完直接把剩下的法力全部加持在石碑上。

這一下,慘叫聲連綿不絕,頃刻間,一道道綠光在石碑陣中爆裂消失。

陳浩面無表情。

冤殺無辜,他不願意。

但是都被這嬰靈裹挾了,難道還跑的掉?

與其成爲嬰靈的保護層,還不如親手瞭解,也好過助紂爲虐。

嬰靈驚恐了。

這尼瑪遇到了一個瘋子啊,之前陣封自己的道門修士也不敢這麼做,他憑什麼敢這麼囂張?同歸於盡就這麼好玩?你就這麼想不開?

眼看着保護自己安危的鬼嬰們一個個被泰山石碑鎮殺,繼續潛伏,絕壁沒活路。嬰靈不敢躲了,急忙從地下飛出,惡毒的看了一眼陳浩,咬牙切齒的道:“好一個道門修士,今日之仇我記下了,你等着,我一定會報復你,報復你的親人,讓你後悔今日的所爲。”

說完,嬰靈裹挾殘餘的鬼嬰們,衝向一塊石碑。

嗡!

泰山石碑爆發威能,把衝擊的鬼嬰們直接泯滅。

但是嬰靈不管不顧,在鬼嬰們消失後,它依然衝過去,伴隨着慘叫聲,嬰靈的身體也快速的消散。但是嬰靈也衝到了泰山石碑前。

這時候,詭異出現。

就在嬰靈要散去的時候,突然冒出了一個淺綠皮膚,身形似人,卻猴臉尖嘴,手臂修長的小巧怪物。

這怪物忍受着泰山石碑的力量對身體的傷害,尖叫着突破了泰山石碑的封鎖,跳了出去。

一出來,怪物沒有絲毫停留,轉身就跑。

陳浩被這一幕驚呆了。

臥槽,嬰靈居然跑出了泰山石碑陣!尼瑪,可以出來,爲什麼還要誘惑周奇去害人來消磨泰山石碑陣的力量?

不對,這傢伙一下子變得好弱,簡直比一般的惡鬼厲鬼都不如了。

陳浩看着怪物,突然發現了異常。

脫離了嬰靈的外殼,這怪物就好像一個百級大號,一下子退到了十級!

它是不捨得嬰靈的力量,所以才藉助陰魂消磨泰山石碑陣!

心中明悟過來,陳浩就笑了,也不追擊,默默的看着怪物跑遠。

就在這時,只聽得一聲喵嗚的叫聲,然後怪物驚恐大叫:“貓妖!”

哇嗚!

這一次,貓叫聲更加尖銳了,似乎被貓妖這個稱呼刺激,隨後怪物的慘叫傳來。

少時,陳浩走出去,就看到了怪物。

它被黑貓踩在貓掌下,滿身傷痕,瑟瑟發抖。

“饒,饒命,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怪物看到陳浩,急忙求饒,一臉哀求。

陳浩笑了:“你是嬰靈?”

“我是,不不,我不是嬰靈,我是水猴子魂。”怪物急忙解釋。

陳浩嘴角一抽。

水猴子的名氣在民間可不小,他小時候每到夏天就常聽大人說別下水,要被水猴子拖跑的。

倒沒想到,水猴子長這樣?真特麼醜。

“呵,水猴子?那這嬰靈是怎麼回事?”陳浩幽幽開口。

水猴子急忙解釋了一邊。

原來,這水猴子也是一個妖類,意外得到了半部鬼道法門,可惜卻因爲妖身無法修行。正好當時遇到了一個女嬰被一老太太放入水中水溺,它趁機奪了這女嬰的魂,發現合魂之後,居然就能修行了。

於是水猴子就佔據了女嬰之魂,開始修行鬼道法門,而且同時它不斷地收集其他嬰魂,想要修煉法門中的鬼靈化身之術。

十幾年後,就在水猴子即將利用嬰魂把鬼靈化身之術修成的時候,卻被一位道門修士發現,並且追殺它。

最終,因爲水猴子裹挾的數百嬰魂,那道門高人不敢冒險,以泰山石碑陣把水猴子封禁。

那位修士的用意,就是讓水猴子自己放棄嬰魂,突破封禁,然後自己纔好下手消滅它。

可惜修士想的挺美,結果沒想到水猴子小氣吧啦,不想捨棄這十幾年苦修的嬰魂之身,居然就這麼忍受了下來,把那修士給耗死了。

之後,因爲修士在山谷中設置的陣法封鎖,水猴子的事無人得知,它也安心潛伏,等待良機,這一等就是幾十年,終於等到陣法自動破去。再就是周奇的到來了。

可惜水猴子耗死了道門修士,還是沒逃過這一劫。

說完自身的來歷,水猴子可憐兮兮的道:“大師,我已經知錯了,我願意改邪歸正,求求你,放過我吧。”

陳浩咧嘴一笑:“先不說被你害死的人,就憑你剛纔威脅我的話,你還是解脫了好。小黑,開吃。”

哇嗚!

黑貓早就急不可耐了,聞言直接張嘴一吸,水猴子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身影就化作一道氣流,被黑貓吸入了嘴中,嘎吱嘎吱的一頓嚼。 嚼吧嚼吧,吞嚥下去,黑貓舔了舔嘴,感覺味道還不錯,有嚼勁的樣子。

站在一邊的黃鼠狼卻是目瞪口呆。

我勒個擦,這貓妖居然吃魂!!你是鍾馗投胎嗎?你也太兇殘了吧!

可怕,以後要嚴於律嘴,千萬不能喊貓妖。

想及剛纔看到水猴子被貓眼那瘋狂暴虐,再吃下去的行爲,黃鼠狼打了個哆嗦。

以後還和白露吹啥牛逼,這位纔是真牛逼,真大佬啊,惹不起。

解決了水猴子,陳浩再次還回山洞內。

妖邪沒了,但是泰山石碑還在。

這可是被自己加持了三十多年道行開光的泰山石碑啊。

若是一般,陳浩也就不管了,被自己開光後,這泰山石碑已經成了寶貝,就這麼放在這裏,太浪費了。

不過總歸是別家道門的東西,陳浩也不好意思就這麼拿走。

所以陳浩把自己從東陽得到的那一塊拿了出來,然後把開光的那一塊換下來,心裏美滋滋。

你們家的一塊不少,我也沒吃虧,公平公正。

帶走了開光泰山石碑,陳浩這才心滿意足的帶着衆小離開。

在縣城開了個房後,陳浩把收起的一男一女兩個年輕陰魂放了出來。

此刻,水猴子早已經被黑貓消化,倆陰魂身上的邪法消失,恢復了正常,這會兒正依偎着瑟瑟發抖。

突然被放出了那個封閉的小空間,看到了陳浩,倆陰魂都是大喜。

男子急忙開口道:“大哥,我真的沒錢,您就大恩大德,放了我們吧。”

陳浩:“……”

“你們已經死了。”陳浩沒好氣的說道。

男子一愣,然後笑道:“大哥,您別開玩笑,我這不是好好的嘛,哪裏死了。”

呵,還是個糊塗鬼。

陳浩笑道:“你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

“我這不是被你綁……額!”話未說完,男子呆住,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一下子變得極爲驚恐。

“是火,好大的火,好痛,難道,難……”他哆哆嗦嗦的,說不出話來。

Wшw ¸тtkan ¸C O

女孩也傻眼了,自己怎麼就死了?我還很年輕啊,我都還沒結婚呢!

“大,大哥,怎麼會?我們沒病沒痛的,怎麼會死?我怎麼會死!”男子驚慌衝向陳浩,抓向他的胳膊。

但是他落空了,怎麼也抓不住陳浩。

男子:“……”

陳浩道:“怎麼會死,還不是自己作孽,你們之前打過胎吧,有妖邪利用被你們打落的胎兒報復你們,然後你們就死了。”

“啊,是孩子報復我們?余文耀,我早和你說過,不要打,不要打,你非不聽,現在好了,把孩子打掉,他報復我們了,你現在滿意了?你這個混蛋,你把我也害死了。”女孩一聽是這樣的原因,頓時暴怒,橫眉豎眼,喝罵男子。

男子這會兒正驚慌失措呢,被女孩喝罵,頓時也怒了,反駁道:“難道你就沒錯,好好的養你就行了,非要孩子,你就這麼想上位?”

“余文耀,你混蛋,你追我前也沒說有老婆,我跟了你,不給我買房子也不給我買車,難道連要個孩子的權利都沒有?你,我跟你拼了。”女孩氣的衝上來就扭打。

男子直接一把把女孩推到在地,怒道:“死都死了,你還想怎麼樣?”

女孩呆坐在地上,突然抱頭痛哭起來。

陳浩:“……”

Mmp,感情又是一個出軌男和小三,呵呵噠。

男子又看向陳浩,哀求道:“大哥,您能不能幫我復活,我還年輕,我不想死。”

陳浩聽笑了。

傲情:歸來的愛 還年輕,不想死?你問問誰想死,還幫你復活?你想多了吧。

陳浩道:“復活是不可能復活了,你們已經死了,屍體都被燒沒了,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超度輪迴,或許下輩子,還有機會做人。”

男子面色一變:“不行,我不能死,我家裏有錢,大哥你要多少都行,我不要投胎,我要活着。”

剛還說沒錢的,現在又有了?就你這摳逼模樣,這女孩真眼瞎。

陳浩撇嘴:“我說超度,也沒說我能幫你超度,只是告訴你一個事實,好了,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男子急了,連忙道:“大哥,我們可以商……”

“難道你想讓我說滾嗎?”陳浩語氣一沉,冷冷開口。

男子:“……”

女孩也被嚇得停止了哭泣,淚眼吧嗒的看向陳浩。

怔怔的看了陳浩一眼,男子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壯起了膽氣,不悅的大聲道:“你讓誰滾呢,老子現在是鬼,你都碰不到我,老子不滾又怎麼樣?我告訴你,今天不幫我,老子就纏上你了,讓你不得安寧。”

陳浩氣笑了。

尼瑪,不僅是個出軌男,還特麼是個無賴,威脅我是吧?

本就看你不順眼,這下有理由了。

“小黑,上點心。”陳浩淡然開口。

男子愣住,正不明所以呢,突然身體感覺到了一股吸力,然後身體扭曲着化作了一道氣流,進入了黑貓的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