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在路上流浪

再沒有什麼阻擋 就像耳邊的風一樣

所有希望 所有的夢想

在你經過的路上 自由的綻放 Yeah

有沒有時間 有沒有合適的地點

把經過的一切想一遍

在你心裏面 有沒有合適的房間

把經過的一切存在裏面

還有什麼能讓你永遠的擁有

能讓你抓住不放手

把自由還給自由 感受無邊的感受

你這就跟我走

再沒有什麼阻擋 追逐那生命的真相

有一道陽光 照在我身上

陪我在路上流浪

再沒有什麼阻擋 就像耳邊的風一樣

所有希望 所有的夢想

在你經過的路上 自由的綻放

就像路邊的風一樣

所有希望 所有的夢想

在你經過的路上 自由的綻放 Yeah

像風一樣 自由的飛翔

自由的歌唱??那生命的真相

——選自沙寶亮《真相》

有時候選擇不去說明振興,只是因爲沒有說出真相的理由,僅此而已。——By日奈森亞夢

‘邊裏唯世,如果你知道了真相又會是怎樣一幅表情,會很有趣吧’我心裏這樣想着,然後戴着一副淡然到極點的表情走進了天河司的辦公室,還記得當初離開這裏的時候爹地問我‘爲什麼聖莉安依舊不再是聖夜了,但是這個理事長卻還是原來的’,我當時只是含糊帶過,司也是一個深受我信任的傢伙呢。

“司,是時候宣佈解散守護者了”我淡淡地說。

“好啊,不過亞夢你從回來也沒有去大學部上幾次課那”司抱怨。

“舅舅你知道的,那隻不過是一個掛名的老師而已”我依舊不再以的說。

“我是知道啊,不過你決定做這件事,是要揭開這一切麼?”司

“是啊,到揭開真相的時候了,很期待那幾個人臉上的表情啊”我笑着故意做出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一定很精彩,亞夢……”司開始欲言又止。

“舅舅怎麼了?”我問。

“他們要來了,你打算怎麼做?”司問。

“誰來了如何,以諾和該隱到了該出現的時候自然會出現,至於其他的我也不需要擔心什麼”我說。

“魔尊呢?”司嚴肅起來。

“魔尊叔叔打小就疼我,現在的魔尊是他的兒子,一向當我是小妹妹的”我笑道。

“你果然是一點也不擔心啊”司

“舅舅本質上來說我不需要擔心,畢竟空海他是現在的魔尊的弟弟轉世,即便是記憶被封印也改變不了這個身份”我真的不想去解釋這些無聊的身份。

“好吧,我去宣佈那件事了,你回去教室上課吧”司說。

“阿司試着放寬心,我的命運就是那樣的,所以改我承受的我不會推卸,使命就是使命”我說完離開了司的辦公室,按照原路返回了高三月組教室。

“亞,夢兒,你跟司先生說好了麼”看到我回來幾鬥立刻來了精神,我點點頭回到座位上。

“等着吧,司馬上就會宣佈那件事了”我淡淡地說。

“你怎麼了?”幾鬥問。

“沒什麼,他們快來了”懶得多做解釋,我只是含糊的帶出關於他們到來的消息。

“他們?你的前世所繫?”幾鬥

“不止,還有空海前世的哥哥,未來的魔尊。或許還有妖吧”我分析着,然後有些無語。

“擔心你吧”幾鬥一副看大戲的神色,嘴角帶着不明的笑意。

“各位同學請注意,現在播放廣播,鑑於守護者一直對學院沒有做出任何貢獻,學院領導和股東一致決定以後聖莉安學院高中部守護者將被遣散,往後高中部只有學生會‘蝶之翼’,不再有守護者存在”司

我聽着司在廣播裏不緊不慢地說出這條勁暴的消息,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一抹笑,看着愣在那裏的邊裏唯世他們,一臉鄙夷,沒錯我就是讓你知道你們是廢物。還有好戲在後面,呵呵~

“吶,大家聽到了麼,理事長說守護者被解散了呢,太好了”某位八卦女。

“亞,啊,夢兒,守護者真的要解散了?”秋兒從星班跑來問。

“嗯”我點點頭,完全不在乎。(因爲下節課是體育課,同學們都去準備了。)

“太好了,夢兒,你幫亞夢報仇了呢”秋兒狠狠地瞪了一眼邊裏唯世和凌汐雪煙,然開心地說。

“亞夢”歌唄‘不小心’叫出了這個名字,“夢兒,沒想到你居然挑了這個時間呢。”

“歌唄亞夢已經死了呢~”我故意拉了一個長音,對歌唄說。

“是啊,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兒,本來還想她當我嫂子呢”歌唄一臉的惋惜。

“亞夢?你們說亞夢了對麼?”邊裏唯世來了精神。

“呵呵,你沒有資格叫她亞夢,因爲你害死了她”歌唄

“是啊,不過如果亞夢沒死的話,就不會有姐姐的存在了”茉莉&亞月

“這話是沒錯,如果亞夢還活着,那麼夢兒就不存在了”露露他們異口同聲地說。

“不管怎麼樣只要她還在就好了”幾鬥深深地看着我,抱緊我,無意之間又開始害怕了。

“我會一直都在的,對吧各位”我笑着看着爲在我身邊的大家。

“是啊,因爲懦弱的孩子已經長大了,脆弱的小女生已經蛻變了”歌唄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我們只看到了蛻變的結果,卻不知道那個痛苦的蛻變過程,玄應該知道的吧”冰羽

“那種痛是畢生只要一次就會難忘的,夢兒經歷的遠比我看到的、你們經過的還要艱難”玄月

“亞夢醬,冷幽說會有新夥伴呢”蘭小小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身邊。

“蘭?這不是亞夢的甜心麼,怎麼在你這裏?”邊裏唯世看到了小蘭問。

“我永遠是亞夢的甜心,但是我已經不是以前的蘭了,虛僞的王”蘭不屑地冷哼。

“蘭,冷幽還說了什麼?”我沒有理會邊裏唯世,而是專心的想着‘夥伴’這個詞。

“冷幽說”蘭還沒有說完,‘咔啪’‘咔啪’兩聲就打斷了她。

“虹,甜心女王”一個頭戴皇冠、身穿‘龍袍’(還有龍袍?),身後披着七彩披風,手裏握着女王權杖的甜心出現,她冷冷地看着衆人,然後淡淡地對我說。

腹黑寶寶:媽咪,跟我回家吧 “雪,冰雪女神,虹的妹妹”一個頭上戴着雪花髮卡、身穿白色雪紡裙的甜心說。

“果然是新夥伴,夢,你真的快變成母雞了”歌唄笑道。

“加上茉亞,已經16個了,天啊,姐你果然是母雞”茉莉

“到底爲什麼亞夢的甜心在你身上”邊裏唯世還揪着這個不放。

“戴雅出來讓他們看看那天的事”我淡淡地說。

“是,亞夢醬”戴雅從蛋殼裏飛出來。

“萬能的守護女神,賜予我力量,時光倒流~回到一切發生那天”戴雅

凌汐姐妹帶着我和璃茉分別到了校園裏的某個樹林。(PS:先說亞夢這裏的情況。)

“亞夢醬,你把唯世君讓給我吧,我喜歡他啊”凌汐雪煙可憐兮兮地說。

“讓給你?”我皺了皺眉,本來我並不在乎那個花花公子,“你當唯世是什麼?”

“亞夢醬,你已經有冰羽同學了,就把唯世讓給我吧,我只有他了”她開始裝哭了。

“冰羽?這和冰羽有什麼關係,再說我從來沒有阻止你喜歡唯世吧”我冷笑着說。

“可是唯世君只喜歡你啊,爲什麼你有了冰羽君還要霸着唯世的愛,我不能沒有他啊”凌汐雪煙說。

“你還有事麼,沒事我要走了”我懶得再理這個人,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我的手腕被拉住,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我轉過身看着被抓住的手腕,不禁想:終於要開始了麼?但是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靜靜地等着她的下一個動作,果然她抓起我的手向她的臉上打了下去。

開局八千億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我心下冷笑,臉上也是一臉的不屑,並挑眉等着另外那個主角到來。

“雪煙,你怎麼了?”邊裏唯世看着凌汐雪煙臉上的指痕關切地問。

“亞夢醬,我不會跟你搶唯世君的,你放過我”開始裝可憐了吧,那張泫然欲泣的臉和楚楚可憐的口氣,要不是我知道她的爲人也會很心疼的吧。

“日奈森亞夢,你做了什麼?”邊裏唯世扶着凌汐雪煙冷冷地對我說。

“我什麼也沒有做”我頂着他,一字一頓的。

“雪煙,疼麼?”邊裏唯世溫柔地看着凌汐雪煙問着。

“唯世君,我不疼,你告訴亞夢醬,我不會跟她搶的,讓她放過我”還是那僞裝出來的可憐。

“亞夢,道歉”邊裏唯世看着我,冷冷地命令。

我皺了皺眉,眯着眼冷笑道:“我是不會道歉的,我爲什麼要去承認自己沒做過的事情。”

鏡頭轉換到璃茉那裏——

“凌汐沫,你找我幹什麼?”璃茉淡淡地說。

“璃茉醬,我喜歡凪彥,你可以把他讓給我麼?”凌汐沫跟她的姐姐一樣做出一副可憐的祈求模樣。

“不可能,凪彥是一個人,不是什麼物品,說讓就讓”璃茉斬釘截鐵的拒絕。

“可是我真的不能沒有凪彥”凌汐沫依舊在故作可憐。

“我說了不行”璃茉淡淡地說完,轉身要走。(PS:中間省略。)

“凌汐沫,你對璃茉醬做了什麼?”凪彥走過去毫不猶豫地站在璃茉身邊質問。

“凪彥君,璃茉醬、璃茉醬她打了我”同樣的話、一樣的招數。

“呵呵,你真可笑,璃茉爲什麼要打你,凌汐沫我可以告訴你,我永遠不會跟你在一起的”凪彥說完帶着璃茉來到了我所在的那個地方。(某暝:凪彥好樣的。凪彥:默。)

“日奈森亞夢,你給我馬上道歉”邊裏唯世

“哈哈,真好笑,我憑什麼道歉”我好像是遇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朗聲大笑。

“你還不承認,你看看雪煙臉上的指印,你還說你什麼都沒幹?”邊裏唯世質問。

我走到凌汐雪煙面前,真的擡起手狠狠地毫不猶豫地給了她一巴掌,“邊裏同學,你自己看吧,只有我真的做了纔會承認,剛纔我沒做過憑什麼承認?”

“你……你這樣的人沒有資格呆在守護者”邊裏唯世似乎很憤怒。

“哦,你以爲我很想做?別忘了當初是誰求我加入的,那麼今天我就告訴你,我退出”我冷冷地說。

“亞夢醬退出,我也退出”凪彥與我同仇敵愾。

“我也一樣,我永遠跟亞夢站在一起”璃茉

“璃茉茉、小夢夢”彌耶看着我們,然後堅定地說,“我也退出,因爲她們是我的朋友。”

“夢兒,發生了什麼事麼?”冰羽他們聞聲趕來,裝傻的問。

“沒什麼,羽我們終於可以解脫了”我故做無力的靠在他身上回答。

“亞夢姐姐,你是不是說我們可以離開了?”亞月

“小月兒說的沒錯,我們可以走了”我揉了揉她的發頂笑道。

“耶,真棒”亞月

“日奈森亞夢,我們分手了”邊裏唯世說。

“哈?”我好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你跟我分手?邊裏同學,你是不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我們根本沒有在一起,我喜歡的根本不是你,是那個離開的人。”

“你,把HumptyLock還給我”邊裏唯世說。

我伸手摘下lock,剛要把鎖交還給邊裏唯世,卻突然被一道光芒包圍。

“亞夢,我的主人,你不可以拋棄我喲”一個溫柔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我放下擋在眼前的手,在四周尋找了一陣,卻只看到一團霧氣,其他的什麼也沒有。

“你是誰?我的守護甜心麼?”我莫名其妙地問。

“呵呵,我的主人,你認爲我是誰呢”那個聲音輕輕笑了,依然溫柔地問。

“迷霧散去,茫然的孩子找到了屬於她的方向”我忽然想起Dia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你,你是HumptyLock中的甜心,或許你就是這個Lock吧”我若有所思的說。

漸漸地我在白霧中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小身影,我知道那就是守護甜心。

“那麼亞夢,你還迷茫麼”依舊是帶着濃濃笑意的聲音。

“不,茫然的孩子已經找到了方向,我不會再迷茫了”我也微微一笑,看着那越來越清晰的小甜心。

“那麼,亞夢,就讓我們 變身Aumlet the truth of mine(守護真正的自己)”甜心說。她的話音剛落,那陣光芒消失,我從光芒中出現並且自動變身了。變身後的樣子:紫色的長髮,頭頂左側有一個銀色的十字架,深紫色的晚禮服,胸前戴着一枚薔薇胸針,黑色的長筒靴。

“亞夢,你好漂亮”璃茉

“真的誒,小夢夢你怎麼忽然變身了?”yaya

“夢兒,這跟你本來的樣子好像呢”冰羽

“小傢伙是你搞的鬼吧”我無奈地看着坐在我肩膀上那個紫色的小身影。

“嘿嘿,主人難道你不喜歡麼”小傢伙說。

“這是lock的力量麼?”我看着自己的模樣心裏滿是疑惑。

“不是喲,亞夢這是你自己的力量激發了鎖的共鳴,纔有了十字架的出現”甜心

凪彥依舊是很快發現了小傢伙的存在,問:“亞夢醬,她是?”“凪彥,那個是鎖的守護神”節奏解釋着。“小傢伙,你叫十字架?”我莫名地問。小甜心柔柔的一笑,說:“十字架並不是我真正的名字,至於我的本來名字,等他來了再說吧。”“他?”這個詞引起了我的注意,“是鑰匙裏的十字架吧。”我笑着點了點她的小腦袋說。“嘻嘻,是呢”十字架(PS:暫時這麼叫吧。)

“亞夢,那就是邊裏唯世和凌汐家那幾個吧”十字架很是不屑地看着邊裏他們。

“啊,是”我懶得多說。

“那麼亞夢要報復麼”十字架很認真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