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題外話------

新的人物出現了,冥焱大人,您在不來,小若璃就要被別人搶走了啊~

冥焱:「小璃兒是我一個人的,他人休想染指!」

箬箬:「冥爺威武!」(撒花~)

求月票~求收藏~ 看著眼前著一幕,風若璃彷彿聞到了姦情的味道,反正下午沒課,時間不急,索性停下腳步,靠在一旁的樹榦上,微微收斂一下自身的氣息,等著接下來要上演的好戲。

沒過多久,那位如玉美男就開口說話了,「這位同學,我們不合適,現在你們這個年齡,應該把注意力都放在學習上。」

那位美男的聲音,就如同他的人一樣,讓人如沐春風、耳目一新,即使是拒絕的話語,也讓人感覺十分的舒適。

接著美男話音剛落,站在他面前的少女就吞吞吐吐的說道,「可…可是…」

少女的雙手不自覺的攪著垂在身側的衣裙,從那微微顫抖的雙肩就能看出,此時那個少女必定是雙眼通紅,一副想哭的模樣。

看到這裡,風若璃要是再不明白眼前的戲碼,那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這分明就是一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狗血戲碼,沒想到居然被自己給遇到了。

微微搖頭,真是沒意思。

對於這出沒什麼看頭的戲,風若璃已經不抱有什麼想法了,此時,她只想遠離這個是非之地,可是,風若璃想走,卻有人偏偏和她作對,這不,攔路的人說話了。

「唉,這位同學,你等等,我這就來。」正當風若璃轉身之際,之前那道溫潤如風的聲音從自己身後傳出,直覺告訴風若璃,這說話人的主人叫的正是自己,可是,沒道理啊。

聽完這話,風若璃只是腳步微頓,便有若無其事的朝前走去,直到感覺身後有風聲傳過來,才停下了腳步,側頭看去。

只見那白衣美男來到自己身側,略微抱歉的對著之前的那位少女點點頭,然後在風若璃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人給拖走了,沒錯,就是拖。

風若璃腳步不動,完全是那名男子硬拽著自己超前快速走去。

其實,雲輕風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總之,看見這名如琉璃一般精緻的少年時,自己的身體就已經快於自身的反應。

這名當初驚鴻一瞥的少年,自從早上無意間遇到她,她那俊美的面容便不由自主的浮現在自己腦海中,以至於,從來上課認真的自己,第一次在課堂上出現了跑神的狀況。

剛才,自己也不是沒有辦法脫身,雖然面對那些女同學的告白,自己會很頭痛,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可是,自己無意間再次瞥見這位少年,便想要接近她,而事實上,自己的確是這麼做了。

「喂,你要帶我去哪?」看著眼前的景物飛快的掠過,再看拎著自己的那位美男,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便無奈的出聲提醒道。

「啊?」美男腳步一頓,不明所以的看著被自己提著的風若璃,樣子很是無辜。

風若璃扶額,從那位美男手裡掙脫,環顧四周,好傢夥,這是把我帶到了哪裡啊,對於還不熟悉環境的風若璃來說,四周的景物十分的陌生,不由得又是一陣的頭疼。

美男撫了撫自己的眉毛,歉意的說道,「是在抱歉,我沒有想要把你拖進來,我是真的…。」

還沒等美男說完,風若璃就伸手打斷了他的話語,微微一笑,親切的說道,「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都了解,現在,我要離開,好了,就是這樣。」

說完,也不等美男說話,就徑直朝著相反方向走去。

雲輕風獃獃的看著風若璃瀟洒的背影,反應過來之後,便大聲的對著風若璃的背影喊道,「同學,我叫雲輕風,有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

獨自喊完,也不知道對方到底聽見沒有,自嘲的笑了笑,總覺得自己今天特別的反常,最後看了一眼少年的背影,貌似,自己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而走在前面的風若璃,其實是聽到了雲輕風的話,在聽到他的名字是叫雲輕風的時候,只是眸光一閃,關於天辰學院,雲輕風的信息就浮現在腦海里。

雲輕風,和蘭寧一樣,都是負責藍級班的老師,年齡是老師中最小的,學院學生對於雲輕風的評價就只有短短的五個字,陌上人如玉。


今日一見,果然不負他的稱號。

不過,眼前的情況又要怎麼辦才好。

風若璃停在一個十字路口,無奈的看著兩邊完全不熟悉的道路,有些無奈,微微搖頭,憑著直覺,朝著右邊的小路走了過去。

天辰學院環境十分清幽,校內綠化做的很成功,幾乎走到哪裡都能看見綠樹,還有一些小樹林分佈在學院各處,假山、溪流、湖泊、樓閣……這些十分有情景的建築,在學院中也是常見的。

可是,現在的這些建築,讓風若璃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原因不為其他,只因為風若璃已經在這些亭台樓閣之間穿梭了快一個下午了,卻還沒有找到回去的路。

風若璃本想飛到高空看一下的,可是想到學院之中除了演練場之外,其他環境都處于禁空狀態,就是想飛也不可能。

於是,風若璃就在這優美的環境下走了一圈又一圈……

「啊!還有完沒完了!」在這偌大的古風古樓之中走了n圈之後,就連風若璃現在那副優雅、高貴形象都有忍不住爆粗口。

可是,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幕毀形象的場景,卻在無意間被人給盡收眼底。

紫落本來是想找一個清凈的地方休息,卻無意間看到了這樣的一幕,有誰能夠想到,在他們眼裡如皇子般優雅的風魅影殿下,居然會有如此…。嗯,抓狂的一面。

之前就發現她一個人在這庭院里閑逛,卻沒有想到,她居然逛了一遍又一遍,再看這一幕,才知道,原來我們高貴的殿下,迷路了…

看著下面拿樹出氣的風若璃,紫落眼中快速閃過一絲寵溺與無奈,快的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好笑的搖了搖頭,紫落還是決定下去幫幫她。

現在的時間大約在下午四點左右,也就是說,風若璃自從來到這座庭院,已經逛了大約有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的時間,身心疲憊的風若璃毫無形象的坐在走廊的台階上,想著如何才能出去。

這個時候,園子里沒有任何人,當然,除了那個躲在暗處的紫落。

也是,下午的時間,大多數學生會選擇在宿舍修鍊,有的會選擇出校門去玩,只有極少數的人才會在學院瞎逛,即使瞎逛,也不會來這麼偏僻的林園,也就只有迷路的風若璃,和找清閑的紫落,會跑到這裡。

風若璃低著頭,正在絞盡腦汁的思索著要怎麼出去,當初被雲輕風拐跑的時候,也沒有注意走過的路,而這裡的環境幾乎都差不多,風若璃也沒找出通往外界的門,要是讓炎月和魅影閣的人知道了,還指不定會怎麼說呢,堂堂炎月魅王,魅影閣魅尊,居然也有迷路的一天?

唉,失策啊,失策……

正當風若璃暗自神傷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一雙紫色滾邊黑靴,微微一挑眉,順著靴子往上看,眼底第一次閃過一絲的驚艷。

原本風若璃對自己的容貌還是[熱,門.小-説.網]相當有自信的,可是,眼前之人,同樣擁有著不輸於自己的美貌。

只見少年有著一張妖孽般的面容,那張標準對準的瓜子臉甚至比女生還要好看,尤其是那一雙紫色的桃花眼,眸光瀲灧之間,呈現的都是誘人的風情,少年皮膚白皙,甚至仔細看還能看見那皮膚下細小的血管,用膚如凝脂來形容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及肩的黑髮參差不齊,為少年更顯得多了幾分的隨性,這樣的一個人,如果不是他頸上的喉結,風若璃都要以為他是女生了。

在這個世界上,能讓風若璃感覺到驚艷的除了冥焱以外,如今又多了眼前這個俊美的少年。

當然,風若璃不會沉迷於少年的美貌之中,回過神來之後,就開始細細的打量著對方。

將近一米八的身材,在同齡人之間算得上是高挑了,精瘦的身側不會讓人覺得弱不禁風,也不會讓人覺得粗狂,一身紫色滾邊黑衣合適的包裹著少年那足以看稱謂完美的身材,又是一陣無聲的嘆息,眼前之人長成這樣,完全是給大眾女生添堵啊。


突兀的,風若璃又想起一句話來,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這句話雖然是形容女性的,但用在眼前的少年身上,一點也不為過。

說風若璃扮成男生那是非常的成功,從來沒有人懷疑過,如果拿紫落和風若璃對比,相信大家都會覺得美艷的紫落是女扮男裝,而不是如今溫潤如玉的風若璃。

在風若璃打量著對方的同時,紫落也在打量著風若璃,之前隔得太遠沒有看清,在之前在教室里的時候,她又是背對著著自己,就更加沒機會觀察,現在,自己終於可以仔細打量一下這個能進入聖級班的人了到底有什麼不同了。

眼前之人有著驚人的容貌,即使整天面對著自己這張俊美異常的面容,紫落眼底還是不免閃過一絲驚艷。

少年大約十五六歲模樣,一席純白色的衣袍,更顯得她如同仙人一般,一雙深邃純凈的黑眸鉗在這張雌雄莫辨的臉上,細碎的長發覆蓋住她光潔的額頭,垂到了濃密而纖長的睫毛上,眼角卻微微上揚,而顯得妖媚無比。

純凈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種極美的風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一襲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細膩肌膚,魅惑眾生的臉上不知是因為走的太久還是其他什麼原因,臉頰泛著微紅,如同水蜜桃一般,細細的汗珠緊貼在少年臉上,即使此刻再狼狽,也無時不流露出高貴淡雅的氣質,配合她頎長纖細的身材。

紫落在沒有遇到風若璃之前,絕對想不到世上還有這等不輸於自己的傾城容貌,如今,看到眼前之人,紫落算是開了眼界了。

「同學,你好,我叫風魅影,我迷路了,你能不能帶我出去。」見紫落也沒有說話的意思,風若璃便笑著說道,微揚的嘴角恰到好處,會讓人覺得賞心悅目,從而給你增添幾分的好感。

可是,讓風若璃失望的是,眼前的少年只是看了一眼風若璃,一句話都沒有說,直接就走。

見狀,風若璃也沒有生氣,從地上起身,緊跟著眼前的絕美少年。

少年不知道怎麼七拐八拐的,不出片刻,便把風若璃給帶到了那林園的入口處,最後看了一眼身後的風若璃,少年轉身,就朝著入口的大門走了出去。

這邊,風若璃還在暗罵自己是豬腦子,之前自己在入口這裡轉了好幾圈都沒有發現這是出口,這是笨死了!

忽然,風若璃發現紫落丟下自己走了,連忙出聲喊道,「喂,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

風若璃的聲音雖小,但卻清清楚楚的傳到了已經走遠的紫落耳朵里,紫落暗自驚訝著風若璃如今的修為,同時,也不吝嗇的說出了他的名字。

「紫落。」和風若璃的方式一樣,紫落淡淡的聲音清晰的響在風若璃耳邊。

風若璃挑眉,沒有想到,這個紫落的實力不錯,按照他的實力,進入紫級班應該不成問題,卻屈尊來上藍級班,真是不可思議,但是,風若璃也不是多管閑事之人,今日,紫落幫了自己,他日,自己同樣回報給他就好。

看著快要落下的太陽,風若璃暗自嘆了一口氣。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題外話------

哇咔咔,又出現一個美人呢~冥焱啊,快點回來看好你家的小若璃吧~

冥焱:「敢跟本尊搶人?找死!」

箬箬「嗯嗯~」(雙眼冒紅心~) 等風若璃回到自己的小院,天已經黑了,問過聖翼飛之後,風若璃才知道,原來之前自己迷路的那個林園,是學院最大的仿古式建築,裡面之大,堪比一個訓練場,亭台樓閣、軒榭廊坊之類的建築在裡面多如牛毛,美是美,但是太過於複雜,這也難怪風若璃會迷路。

直到第二天上課,風若璃在才發現,原來紫落是和自己一個班的同學,只不過,紫落坐的位置是在最後一排,而且還很偏僻,自己之前也就沒有注意到。

進門的時看到坐在最後一排靠著椅子後背閉目養神的紫落,風若璃先是一愣,隨後便朝著紫落走了過去。

在風若璃走到紫落身側時,紫落便睜開了他那雙魅惑的紫眸,就那樣定定的看著風若璃,無聲的詢問著,什麼事?

這個時間,班裡的人來的不是很齊,但也有三分之一的同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如今,看見兩個同樣容貌不凡的男生走到一起,不免八卦的思想蹭蹭燃起,一個個的,眼睛明亮的看著這場戲的主人公。

面對紫落無聲的詢問,風若璃只是微微一笑,溫和而又真誠的說道,「昨日多謝幫忙。」

誰知紫落壓根不甩風若璃只是瞥了一眼風若璃,便又開始了閉目養神,獨留風若璃一人,尷尬的站在那裡。

風若璃摸了摸鼻子,是自己長得太讓人討厭了嗎?怎麼這人對自己如此的冷淡,不應該啊,無奈聳聳肩,便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就是這一轉身,使得風若璃沒有看見紫落那滿含笑意的目光。

班裡剩餘三分之一的同學見沒什麼好看的八卦新聞,便惺惺地轉過身去,做著自己的事情。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這陣腳步聲在安靜的教室中顯得格外響亮。

沒過一會兒,一個身材瘦小的少年就滿頭大汗的奔進了教室,二話沒說,眼尖的看到第一排桌子上放著一瓶水,直接抓著水杯,往嘴裡灌,樣子很是不雅。

這時,從門口走進來三位長相不錯的少女,其中一位長相清冷的少女,嫌棄的瞥了一眼那狂往嘴裡灌水的少年,沒有說話,倒是身邊的那位長相可愛的少女開口說道,「衛青,你就不能文明點,昨天老師都白教你了。」

「就是,即便在渴,也要注(熱門小説網)意形象啊。」另一位長得很是秀麗的少女也跟著附和道。

風若璃知道,那個身材瘦小的少年,名叫衛青,是班裡的小喇叭,班裡有什麼新的情報,幾乎都是他傳出來的,而那位沒有開口說話的清冷少女,名叫喬傾嫿,是班裡有名的冰山女王,那位長相可愛的少女,是叫歐陽瀟瀟,活潑可愛,在班裡的人緣很好,最後那位長得很是清秀的少女,則是叫做夏洛,最大的愛好就是看美男,這一點,風若璃深有體會。

只因為,風若璃剛進這個班的時候,她那道格外灼熱的視線,自己是想忽視都忽視不掉。

這四個人經常走在一起,好像他們從前就認識一樣。

衛青把嘴裡的水咽下,看著那三個少女得意的說道,「哼,你們別不服,要是你們聽到我這個消息,絕對我還要激動。」

衛青嘚瑟的看著眼前的三名女生,同時,他的話,也把全班同學的好奇心給勾了起來,紛紛把注意力轉向了衛青身上,叫喊著讓他快說之類的話語。

喬傾嫿雙手環胸,目光清冷的看著衛青,想看看他究竟能說出什麼名堂。

歐陽瀟瀟和夏洛,則是一副狐疑的看著衛青,顯然不認為他能說出什麼勁爆的信息。

假意咳嗽了一聲,衛青清清嗓子,感覺到全班大部分人的視線都集聚在自己身上,這才開口說道,「我剛剛得到消息,紫級班的老生,就在今天下午,就要回來了!」

「嘩——」衛青話音剛落,不出所料,所有的人都變得躁動了起來,開玩笑,那可是紫級班啊,象徵著絕對實力的紫級班啊!

在天辰學院,聖級班只能算是一個特殊的班級,遠遠比不上擁有悠久歷史背景的紫級班,風若璃心裡雖然清楚如今的聖級班才是幾百年前,真正紫級班的晶華,可是,外人卻不曉得這其中的故事。

看著全班人一下子變得興奮起來,衛青也很是自豪,要說這些小道消息,他能論第二,就沒人能論第一。

歐陽瀟瀟和夏洛嘴巴張的老大,一臉驚訝和興奮的模樣,就連一向清冷的喬傾嫿也面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紫落雖然在閉目養神,但耳朵卻在關注著眾人討論的話題,無疑都是圍繞著即將歸來的紫級班,心下不由得鄙夷道,紫級班?哼!

剛來的洛祁楓,見班裡的氣氛尤為興奮,微微一挑眉,坐到紫落身邊,出聲問道,「這是怎麼了?」

閉目養神的紫落,在聽到洛祁楓的聲音后,慵懶的抬了一下眼帘,微微瞥了一眼洛祁楓,便又將眼睛閉了上去。

洛祁楓不由得摸摸鼻子,怎麼又不理我。

正當洛祁楓以為紫落不會說話的時候,紫落那略微帶點沙啞的聲音在洛祁楓耳邊響起,「紫級班,要回來了。」

紫落本就不喜歡說話,如今能這麼簡潔的和洛祁楓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洛祁楓也覺得十分的受寵若驚,按照以往,的經驗紫落八成會無視自己,可是,現在卻回答了自己的疑問,這怎能不令洛祁楓驚訝。

和紫落認識好幾年了,兩人的對話加起來用手指都能數的過來,如今紫落居然會回答自己的問題,這不由得讓洛祁楓多想。

狐疑的瞄了一眼紫落,洛祁楓微微抿嘴,欲言又止。

紫落皺眉,別以為他閉著眼睛就不知道洛祁楓一直盯著自己看,還有那副見鬼的模樣又是怎麼回事啊?

無奈,洛祁楓的視線太過於灼熱,紫落幽幽的睜開了那雙妖艷紫眸,開口說道,「什麼事?」


見紫落主動說話,洛祁楓也就不再糾結,淺墨色的眸子閃過一絲堅定,微微抿嘴,對著紫落開口說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沒關係,你可以告訴我,好歹我們也是多年的朋友了,你要是遇到什麼困難,我可以幫你的,你別想不開……」

洛祁楓嘟嘟囔囔說了一大堆,紫落越聽,眉頭皺的越緊,這亂七八糟的,說的都是什麼啊?

紫落不說話,洛祁楓也不知道紫落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只是見紫落緊皺的眉頭,便以為自己猜對了,從嘴裡說出的話更是滔滔不絕,大有不把紫落腦海里那些扭曲的思想說回來,就不停下的想法。

紫落不善言談,外加洛祁楓根本不給紫落插話的機會,紫落也就憋著一股氣,看著洛祁楓嘴巴一張一合,吐出一堆的長篇大論,索性閉上眼睛,無視對方。

洛祁楓見紫落閉上眼睛,也不惱,繼續說著自己的,也不過紫落究竟聽沒聽。

兩人相處方式十分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