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乎國家,馬虎不得,楊雲決定詢問上級。

宋雄的賤臉出現在屏幕上。

「怎麼樣?巴鐵國的外交官見到了吧?」

見到了,而且很潤。楊雲如是想到。

「你知道?」

「扎爾娜和我們談過,這個女人不錯,很聰明,願意一同發展。」

楊雲知道,這是宋雄在提醒他,對方高智商,不能中了美人計。

「可是對方真的很潤啊!」

楊雲在心底吶喊。

「需要我做什麼?」

宋雄又給了一份計劃書。

「後邊會有很多人找你尋求合作,計劃書上的國家都可以答應。」

楊雲掃了一眼,不多,也就一百來個。

「為什麼是我?」

宋雄眼睛裡帶著笑意。

「你說呢?」

楊雲眼睛越瞪越大。

「卧槽!你們。。。」

話還沒說完,就被掛斷。

楊雲反應過來,炎華把他推出去當擋箭牌。

開了合作的口子,就會有其他國家蜂擁而至,不能全部答應。

不能答應的怎麼辦?那就交給楊雲拒絕,炎華完全可以說楊雲不同意合作,不是我們不想合作。

楊雲是炎華運動員,掌握了炎華的國運,我們必須聽楊雲的。

這樣一來,所有的仇恨都放在了楊雲身上。

妥妥的工具人啊!

楊雲覺得自己肯定是嘲諷技能點滿了。

嘆口氣,又無可奈何,誰讓他這麼優秀呢。

走到門口。

「扎爾娜女士,我們願意合作,具體細則由國家出面商討。」

扎爾娜大眼睛裡面帶著喜悅。

「多謝楊雲先生,既然如此,那以後我們就是盟友,不管任何條件我們巴鐵國都願意接受。」

大眼睛裡帶著魅惑,扎爾娜專門在「任何條件」四個字上加了重音,說話的時候更是有意無意的秀了秀大長腿。

楊雲心裏面有兩個小人。

一個小人說,這女人是極品,拉進來深入交流。

另一個說,好啊好啊。

楊雲深呼吸一口氣,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砰的一聲關了門。

扎爾娜錯愕。

然後是欣喜,

她查過資料,楊雲這個人有本事,但血氣方剛,有些好色,在這都是男人的鳥巢中,一個美女的美人計絕對有用。

不過楊雲竟然忍住了,讓扎爾娜很意外。

「不愧是掃地僧,要是連小小的美色誘惑都擋不住,太對不起人設了。」

如果扎爾娜知道楊雲此刻正在電腦前左右互搏,不知道是什麼表情。

半個小時后,楊雲到了開啟了賢者模式。

「宋雄啊宋雄,是你說的,這娘們太聰明,我相信你。」

不是楊雲不想深入交流,他怕對方帶著其它目的,雖然兩國交好,但涉及國家層面上的事情,不得不防。

神清氣爽的楊雲躺下準備休息的時候,系統提示音響了。大宇宙空間。

究極騎士的裝甲變成了乞丐裝,血色從類皮甲的防護衣下滲透出。

雷傑多身上也遍佈了大大小小的傷痕,雖然都不嚴重,但看上去卻十分的觸目驚心。

「好強,這傢伙越發適應諾亞的力量和扎基的戰鬥本能,更加的難纏起來了……」肖龍抹過嘴角,生物裝甲是溝通了他的肉體的,內

《在假面騎士當工具人的日子》024扎基 太陽騎士團在新一學年首次開始了聚會,不過地點並沒有安排在有求必應屋,他們徒步到了禁林邊緣,因為海格說昨夜有隻外來的地龍闖入了斯芬克斯的領地,然後就沒然後了,海格帶回來了一整條地龍背脊大肉塊,不吃白不吃。

不過這次參加的「人」數有點多,除了最開始的這一群人和預備役納威之外,還有一隊不會說「人」話,但是一點都不能被小瞧的小傢伙。

作為霍格沃茨寵物界的扛把子,盧克西當然是其中的一員,而作為盧克西的坐騎,金妮的棗紅小馬滴答當然也準時的來到了這裏,被他們當成球來踢的胖蛤蟆萊福自然也因為他們倆的原因滾著過來了,海德薇在天上飛來飛去,他是盧克西的備用飛行坐騎,至少在諾伯回來之前是這樣的。

而見到這麼多小傢伙齊聚一堂,羅恩當然也不會忘了自己散養的坐騎臭臭,第一次和小夥伴們見面的臭臭絲毫不顯羞澀,在盧克西的喵喵拍擊下,臭臭很快的就成了貓老大新的跟班,畢竟盧克西很會玩,跟着這樣的大哥絕對是異常歡樂的,臭臭這個沒出過禁林的小傢伙自然被盧克西那廣博的『學識』給迷暈了眼。

然而今天的真·大哥卻並非是盧克西,小小隻的鳳凰福克斯在食物鏈的頂端俯視着他們,擁有漫長生命的鳳凰除了沒有盧克西那麼會找事兒玩之外,他才是當仁不讓的真大哥。

雖然剛剛涅槃不久,看着都不夠盧克西兩口吃的,然而見識過鳳凰厲害的盧克西一點都不敢炸刺,這種大佬只能供著,然後緊緊的抱住福克斯的大腿。

看着這群小傢伙們在一旁歡笑打鬧着,赫敏托著下巴滿眼的羨慕,她也好想養一隻寵物,可是今年的對角巷之旅全去麗痕書店看書了,她直接忘記了自己想養一隻寵物的打算。

「明年!明年我一定不會忘的!」

掏出了超迷你的記事簿認認真真的在上面寫下了這條備忘,赫敏拉起了秋張的手,把這位瘋狂吸獨角獸,吸得上癮的孩子從爬不起的深淵中拽了起來。

「我可以的,我還行,再讓我抱一分鐘,他的毛好軟啊,好舒服~」

「但馬上要開始了,以後我叫羅恩多讓臭臭出來,你可以隨便揉。」

聽到了赫敏的保證,秋依依不捨的放開了臭臭,一步三回頭的艱難離去。

「為什麼要叫他臭臭?這名字好難聽啊羅恩。」

「換一個!」

秋活力十足的蹦到了羅恩面前,她在為臭臭打抱不平。

「我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臭臭在…..」

一個飛馳的金色小馬幾乎是用飛的衝到了羅恩的面前,這巨大的衝擊力讓羅恩都一下子站不穩,跌跌撞撞的往後退了十幾步。

「nonononono!」

臭臭飛快的甩著腦袋,在經過了一年的成長之後,雖然他還沒能褪下柔軟的金毛,但已經長大不少的他還是比以前多了一點對於節操和名譽的重視。

他可是獨角獸啊!這糗事要是被說出去了,獨角獸的臉可被他給丟乾淨了,這可千萬使不得。

「啊哈,原來你現在也知道害羞了?」

羅恩大力的揉了揉臭臭的臉,這一臉討好的小獨角獸用粉嫩嫩的舌頭在羅恩的臉上舔來舔去。

「那就再給臭臭取個大名,小名還是叫臭臭好了,畢竟他以後也會是一頭拉風的大馬,銀光閃閃的那種。」(這裏可以有臭臭的大名,但是碼字的想不出來)

「對吧?」

臭臭立起了上半身,發出了歡快的長鳴,他肯定是能長成和爸爸媽媽一樣高大健碩的模樣。

看着小傢伙撒歡似的跑開,抱着塞德胳膊不撒手的秋張用楚楚可憐的目光看着自家的男朋友。

「塞~德~」

「這….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塞德尷尬的摸著腦袋,獨角獸這種生物,就算是想看看都不容易,何況養一隻?

我塞德雖然是個天妒的帥逼,但能遇到秋就已經耗盡了他此生的幸運。

這番柔情真摯的話語讓秋的心情好上了不少,自家的男朋友並沒有那麼差嘛!

「海格!快過來啊!」

烤肉已經差不多了,羅恩招呼著海格讓他快點從屋子裏出來。

「來了來了!」

隨着這大嗓門的響起,拎着一個酒桶的海格從小屋的門內走了出來。

「有烤肉!怎麼能沒有酒!」

「我找了好久才把這桶龍血威士忌翻出來,我丟地窖裏面放了快三十年了,要不是你說有好事兒,有重要的事情,我絕對捨不得。」

「來一杯?」

海格晃了晃手裏的超大號酒杯,隨後打開桶蓋滿噹噹的舀了一杯,那烈酒濃烈的香氣瞬間就蓋過了那烤肉散發的美妙味道。

「未成年禁止喝酒!」

赫敏比劃了一個×,有點小不滿的看向了海格。

「我這不是….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我總是不把羅恩當成小孩子,他也就比我十二歲的時候矮了半米小了兩圈,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一口喝乾了被子裏的威士忌,微微有些臉紅的海格咧嘴爽朗的笑着。

「到底是什麼驚喜?你知道的,我對這種事情比較着急。」

噸噸噸的又幹了一大杯,海格坐在了鋪子毯子的草地上,哪怕已經這樣了,他還是比所有人站起來都高。

「開業了。」

「什麼?」海格有些摸不著頭腦,他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已經開業一周了。」

「上個星期我們不是邀請你去對角巷了么,你喝了五桶純麥芽威士忌,最後還和小天狼星基情摔跤,你把他丟到了大概三十英尺高?」

「噢!你們的那個小紙片啊!」

終於想起來了的海格一拍腦袋,隨後眨著眨黑黝黝的眼睛再次灌了一大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