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被打開,電視,燈光,立刻忽然閃滅,外面月光照進,一身喪服長衫,長發遮住了臉頰,眼睛發綠,臉色煞白,嘴唇無色,身體不停抖動,我向後退了幾步,孫銘躲在摸身後,婁然向前飄來,一下碰到了墨斗線,慘叫聲響徹。

婁然手一揮,很多血沾到了墨斗線上,火星電光過後,墨斗失去了靈力。

「我去,怨氣挺重啊!」阿凱驚呼。

「大哥,我可能保護不了你了。」我對孫銘說笑。

孫銘立刻跪了下來,「小哥弱能救我,錢一定雙倍。」

「切,逗你的,哈哈。」我笑著。

「這種時候居然開玩笑。」孫銘有些擔憂,死死的拽著我。


師傅和阿凱拿桃木劍,向婁然打去,一團鬼氣將師傅包裹其中,房間四周一片漆黑。只聽,師傅和阿凱相互呼喚的聲音。

我拉住孫銘的手,「拽著我,別離我遠了。」我緊張道。

「是嗎?我不離開你。」聲音有些冰冷,嫵媚。

我回頭一看,居然是婁然,它乾枯煞白的手,此時正握在我的手心中。

我一劍朝它揮去,只聽一聲慘叫,我一劍划中了婁然,但它又消失了,出現在了我身後,沖我微笑,我剛要揮劍,手就被拽住,「急急如律令,破。」

只聽一聲咒,我發現,我面前站著的不是婁然,而是阿凱,師傅拽著我手。師傅手按我額頭,我回頭一看,孫銘慘痛的捂著胸口,我剛才鬼打牆,把孫銘當成了婁然,一劍劃到了他。

「我去。」我拍下額頭。

「哈哈哈,找個道士就想對付我。」婁然掐著孫銘的脖子。

「住手。」阿凱沖向婁然,桃木劍在婁然身上劃出口子。

婁然怒斥:「我先殺了你。」婁然向阿凱抓去。

師傅一劍擋住婁然的鬼手,「婁然,死就死了,何必在報復,多條人命在手,你也不好投胎啊!」師傅勸道。

「死,我是死了,死不甘心,我死了,而他們幸福。」婁然聲音凄涼。

執迷不悟,「阿凱道。」

「既然如此,不必在多說。」我拿劍指向婁然。

「臭道士,少管閑事。」它的手,掐在孫銘脖子上更用力了。

「咳咳。」孫銘掙扎著。

左手握劍指向婁然,右手一懟劍柄,劍飛向婁然,婁然輕敵,站在原地沒動,身子輕斜,「一把破劍想對付我。」婁然不屑。

「是嗎?看你的手。」我微笑。

孫銘落在地上,「啊!手……手。」孫銘向我爬來。

婁然看見自己的右手,已被軒轅劍斬斷,婁然死死的盯著我,地上的手向孫銘爬過來,婁然沖向我。

師傅一把拉過我,因為我手上現在沒武器,軒轅劍還在那鬼身後,我繞過婁然,撿起軒轅劍,阿凱用硃砂困住婁然掉在地上的手臂,我拿起劍走向阿凱。阿凱看著那隻手,「這手上帶的是鑽戒,都死了還帶什麼戒指啊!」阿凱眼睛放光。

那隻手飛了起來,越過地上硃砂,拿起劍,一劍刺穿手心。

婁然回過頭來看向我,結果被師傅一腳踹在胸前,撞到牆上。

那手朝孫銘爬去,孫銘向後退,「別,別過來。」

「還不死心,看我把它剁成肉醬。」

我拿劍在那手上一通剁,剁成了好幾段,鬼是感覺不到疼痛的。

阿凱拿下鑽戒仔細看著,婁然沖向我,一把掐住我脖子,我撞到阿拉身上,戒指掉在了地上。

阿凱四處找著,「我挺同情你,不過,去死吧!」

我眼神變紅,由紅變黑,師傅看到一驚,我舉起軒轅劍,朝婁然斬去。


「住手。」我聽見師傅喊我,一聲慘叫后,我看向師傅,師傅皺著眉頭,我手上軒轅劍有些震動,這次沒把我彈開。

阿凱還在找著戒指,地上一攤血水發著腥臭,孫銘起身,遞給師傅六百塊錢。

我看著劍上的血跡,應該是孫銘的吧?

「你對付窮鬼呢?才這點錢。」我不滿。

師傅接過錢,揣進兜,「走。」師傅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


「走了阿凱。」我拽走阿凱,戒指他沒找到。

一陣白霧出現,黑白無常出現在門口,「李晨宇,你殺我冤魂,我要向閻君如何交代。」黑白無常盯著師傅。

「在給你一個亡魂不就好了。」< 三天了,我們沒接一單生意,師傅天天翻找著書,看看如何破解我身上的咒紋之術。

我沒事摟著破熊,看著那顧語凡和師傅的照片,我一閑下來就會感到孤獨,阿凱在家時間很短,師傅看著書,也沒空搭理我,我除了睡覺就是看茅山書。

我睜開眼睛,發現師傅臉貼在我面前,「啊……師……師傅。」

我被嚇的立刻坐起,神情慌張。

「黑主。」師傅盯著我。

「怎……怎麼了師傅。」


「我不明白,你體內的力量?」師傅笑著。

「力量,什麼力量?」

「你小子別糊塗,說,你從小就有這種力量嗎?」師傅問我,給我問的一愣一愣的。

我搖著頭,「不知道,七八歲之前的記憶已經忘了。」

師傅拉起我,「走,占卜。」

我跟著師傅,走出家門坐在車中,「占卜,算命嗎?什麼意思,難道是為我占卜。」我在心裡想著。

占卜,估計現在沒人信這玩意了,屬於算命,算命只有發生的事能算出,未果之事算不出。

占卜就是擺弄法器,古器,還有天文地理,電視劇中長出現一句話,老夫夜觀天象,今夜會如何之類的,這是占星術。

師傅則帶我去占卜,占卜可比算命厲害多了,可以預知未來,師傅要預知下我的未來。

我們前去找一個占卜師,聲名在l市靈異圈第一。

占卜師是位老頭,蔣,名向余,蔣向余。

聽說他占卜很准,生意比師傅治鬼都好。

我和師傅打車來到一處院落,院落很寬敞,來到蔣向余家門前,師傅一腳踹在門上,並喊:「送酒的。」

過了一分鐘,門打開,一位理到歪邪,滿嘴絡腮鬍子,臉色紅潤的老人家走出。

「誰送的酒。」老邪

者打了個飽嗝。

「李晨宇送的神清氣爽酒。」

老者看了師傅一眼,「李晨宇,快進來。」

師傅走進屋內,「蔣老頭,不錯啊!開始天天喝上小酒了,這小酒小菜喝的。」

師傅拿了桌上幾顆花生米,喝了幾口酒,「這酒不錯。」

蔣向余點了點頭,酒好像有些醒了,「那是那是,多虧了北晨對我的照顧,才讓我老蔣頭有今天。」

師傅點了點頭,「這喝多些啊!這臉紅的。」

老蔣頭擺了擺手,「什麼喝多了,我這是精神煥發。」

師傅笑了笑,「今天找你是有件事想請您幫忙。」

「誒呦,客氣客氣,有事就說。」

師傅抬手看向蔣老頭,「給他占卜。」

蔣向余看向我,「走吧,去裡屋。」

蔣向余以前是算命的,后遇到師傅,師傅讓他學占卜,給他介紹了師傅,就這樣,老蔣混出了今天。

走進裡屋,一屋子的奇怪擺設,一個柜上放著羊的頭骨,骨頭上布滿裂痕,兩邊是雜草,中間是個銅盆。

蔣向宇拍了拍我肩,「不錯,身上帶有靈力,是做陰陽先生的好苗子。」

「還行吧!只可惜他太笨了。」

「我可不笨。」我直接吼道。

「您是怎麼知道我是他徒弟的?」我問道。

「從他第一位徒弟死後,他也沒在來我這,他這人,性格孤僻,不是帶徒弟來,還能有誰。」蔣向余看著師傅道。

師傅在桌上拿出紙條,在上面寫上想問的話,我們盤膝而坐,蔣向余拿過紙單道:「這個看在你幫過我份上,三千。」

師傅立刻站起,我以為他會生氣,結果他笑了,「見財忘義。」

師傅直接遞給蔣向餘三千塊,我還以為他會不要錢,沒想到要占卜之際,竟竟然開口要錢,師傅竟然也給他了。

「誰叫這是生意,下次我給你在打折,便宜些。」

蔣向余看著紙單,「黑主的來歷。」

蔣向余拔了我根頭髮,放進紙單中包裹起來,之後把紙扔進銅盆中,紙入盆中,立刻有火焰冒出,燃燒起來。

火焰憑空出現,燃燒的很旺,蔣向余拿起那捆雜草扔入銅盆中,火焰頓時向上竄了半米,我很吃驚的看著這幕,因為不可思議,燃燒的雜草,居然沒有一絲煙霧飄出。

我剛要問這是怎麼弄的,師傅捂住我的嘴,對我搖頭,不讓我說話,如果說話會得罪神靈。

蔣向余手觸摸羊頭骨,羊骨兩個空洞雙眼,此時放出了幽綠的光芒,忽然飄在銅盆上空,置身於火焰之中,火卻沒將它燒毀。

「卜師,想知道什麼?」

「我去,好厲害,好像動漫一樣。」我看到這一幕很激動,羊頭居然說話了,明明連個嘴沒有,聲音確是從他嘴裡發出來的,這聲音清啞,冷漠!我四處看著哪發出的聲音,最後,眼睛落在羊頭上果它發出的。

「好厲害。」不由得心裡這麼佩服占卜。

蔣向余道:「紙條中的問題。」

羊頭眼睛冒著綠光,沉默了四分鐘,「黑主,黑氏夫婦抱養之子,出生剋死親生父母,乃死神化身,不詳之人,具體,乃天機。」

蔣向余手按羊頭骨上,羊骨飄飄落下,我目光看向師傅,「我不是父母所生,我是不詳之人,剋死父母,怎麼會,我……我不是父母所生,怎麼可能?」我簡直不敢相信。

我起身朝外跑去,師傅沒有追我,而把另一張紙條交給蔣向余,「卜他的未來。」

「不去追嗎?」蔣向余看著師傅。